熊局长有点不知所措,来到走廊里探头探脑,哪还有纪委干部的身影,他回头问服务员:“隔壁的客人呢,就是和我一起来的那几个。”

    “退房走了,你要是还想住就下楼交钱,不想住就赶紧收拾东西走。”服务员很不客气的说道,这里只是郊区一家不上档次的小宾馆,来往客人以大货车司机为主,服务员态度恶劣也属正常。

    熊天平慌忙跑到楼下,前台服务员见他下来,从柜台里拿出一个档案袋说:“喂,这是你朋友给你留下的东西。”

    熊局长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自己的钱夹子、手机、钥匙、腰带和鞋带,他更是如坠五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不管那么多了,赶紧穿上裤腰带,打开手机,十几个未读信息跳出来,有老婆发的,说小舅子被人打断了腿已经住院,让自己赶紧去看看,有包养的那个女大学生发的,让自己去陪她买美人豹小跑车,还有一些狐朋狗友发来邀请自己洗澡打牌的信息,其中就有土地局的王局长和交通局的张局长。

    一股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熊局长走出宾馆大院,来到外面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返回市区,一路都在思索着,回到局里发想起今天是星期六,办公楼里只有门卫,看见“被双规”的熊局长安然归来,门卫惊讶的神情一览无遗,熊局长顾不上搭理他,直接上楼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抽屉一看,那个黑色羊皮封面的笔记本果然不见了,再看柜子里藏着的五十万现金,却依然还在。

    熊局长慢慢的坐下,脑子机械式的回忆着所有的细节,这四个所谓纪委干部从头至尾都没有出示证件,把自己提走的时候也没说双规什么的,明明是自己心虚,一看见执法人员打扮的就怂了,活生生被人骗走的啊!

    想到这里,他如释重负瘫倒在椅子上,从抽屉里摸出自己的苏烟点上,美美的抽了一口,生活多么美好啊,老婆,二奶,澳洲求学的儿子,巨万贪来的资产,都没有离自己而去啊。

    那几个家伙太可恨了,居然招摇撞骗到国家干部头上了,熊局长忽然面目狰狞起来,把烟头狠狠捏灭,拿起电话要报警,可是刚拨了两个数字就停下了,自己可全都招了,收受了多少贿赂,放在几个存折里,藏在什么位置,全都交代的清清楚楚,财产可以转移,口供也可以不承认,但是涉及到很多其他人的事情,难道让自己去说:某书记你小心点,我昨晚不小心把你举报了。

    这几个家伙太狠了,摆明了自己不敢声张才这么搞的,熊局长恨恨的搁下了电话,抱住了自己的胖脑袋,痛苦的撕扯着已经不多的头发。

    铃铃铃,座机响了,熊天兵拿起电话,听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熊局长你怎么不报警?接着打啊,挂电话干吗?”

    是那个刘主任的声音,熊天兵吓得一哆嗦,下意识的看看窗户,赶紧扑过去把窗帘拉上,战战兢兢的说:“你们监视我?”

    “监视你,你配么?我告诉你,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掌控之中,该怎么做,你好自为之。”

    听筒里传来忙音,熊局长还呆呆拿着电话,半天才放下,重重叹了口气,忽然手机铃响起,吓得他一激灵,仔细一看是老婆打来的,这才按下接听键。

    “老熊,你个狗日的又去哪里花了?我弟弟被人打伤了你知道不,赶紧给我死到医院来!”

    熊局长赶紧收拾东西,出门想开自己的车呢,钥匙都拿在手里了又放下,这伙人神出鬼没,搞不好车里被他们装了窃听器呢,他还是出门打了辆出租车赶到医院,看到小舅子的惨状,熊局暗自庆幸,幸亏那伙人没有给自己来硬的,要不然现在躺在医院的就是自己了。

    正在后怕,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熊局长顿时紧张起来,来到走廊里接电话,依然是那个“刘主任”冷酷无情的声音:“熊局长,立功的机会来了,你小舅子丧尽天良,尽整些劣质建材强买强卖,我建议你大义灭亲检举他,这样对你们都好。”

    熊天兵吞了一口唾沫,壮着胆子说:“没门!我马上报警抓你们!”

    “好啊,你尽管报警,看看谁也进去。”

    说完电话就挂了,对方的猖狂让熊局长出了一身冷汗,他们是有恃无恐啊,手里掌握着证据可以拿捏自己,如果报警的话,恐怕自己就先被检察院拿了,自己这棵大树一倒,小舅子就没人罩了,最后还是得进去,这伙人真是恶毒啊,把路都给堵死了。

    再三考虑之后,熊局长终于下了决定,大义灭亲!可是当他按照那个号码打回去的时候,电话铃响了许久也没人听,他只得悻悻的挂了电话,这伙人很精明,也许使用的是路边的公用磁卡电话。

    他们在暗中监视我!熊局长很有自知之明,他也不回病房看小舅子了,径直出门拦了一辆车直奔市政府,找到主管建设口的副市长,大义凛然的举报了自己的小舅子。

    “他们趁我在外地考察的时机,打着我的旗号强迫至诚公司购买劣质建材,结果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后果,在这件事情上我难辞其咎!我没有把好关,没有刹住建材业的歪风邪气,我请求组织处分我!”

    副市长被熊局长义正词严的一番话震惊了,心说老熊是不是吃错药了,这些事大家心照不宣,何必说出来呢,不过既然他正式找领导交心了,副市长也只好公事公办。

    周一的时候,检察院把至诚集团驻龙阳市子公司的总经理尹志坚给放了出来,对熊局长的小舅子进行立案调查,由于他受了重伤“腿部被钢筋砸断”所以暂时保外,但是一场牢狱之灾怕是免不了的。

    为此熊局长的老婆恶狠狠地大闹了一场,不过熊局长才不怕呢,小舅子又不是他亲弟弟,牺牲就牺牲掉了,别说是小舅子了,就真的是亲弟弟,哪怕亲老子呢,该牺牲的还是要牺牲的,熊局长这么多年《厚黑学》可不是白看的。

    “被双规”的熊局长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建设局的同事们都很惊讶,但是这份惊讶也只能藏在心底,谁也不敢宣扬,熊局长也含糊其辞的对几个副职说,是纪委要办别的案子请自己过去协助调查而已,没啥大事。

    ……

    此时,扮演纪委干部的几位老戏骨已经回到了江北市,这种招摇撞骗的事情可是大罪,所以刘子光没敢动用手下小弟,带着贝小帅等人亲自操刀上阵,客串了一把刘主任。

    另外一个小麻烦就不用他亲自出马了,深夜十一点,某KTV楼下,侯律师喝的醉醺醺的下楼了,晚上和法院几个朋友小聚了一下,安排遗产官司的事情,几个朋友都拍着胸脯打了包票,这边一起诉,那边就封至诚集团的财产。

    “回见啊,慢点走。”侯律师和几个朋友握手告别之后,哼着闽南语小调《爱拼才会赢》来到停车场上,按了一下遥控钥匙,远处的本田雅阁发出清脆的鸣叫,侯律师迈步走过去,忽然旁边过来几个醉汉,和侯振业擦了一下,随即停下来破口大骂,进而动起手来。

    侯振业一介斯文人哪里经得住这帮流氓的捶打,金丝眼镜都被打掉了,十几个清脆的耳光抽在脸上,噼里啪啦的乱响,末了这帮人居然掏出了手枪,逼迫侯振业跪在地上,拿枪瞄准他的太阳穴。

    侯振业吓坏了,眼镜掉了他也分辨不出是真枪假枪,只听到那人哗啦一声推弹上膛,手指慢慢的扣动,“砰砰”两枪正打在腮帮子上,疼的侯振业惨叫连连,钢珠穿透了腮帮子,把牙齿都打掉了。

    流氓们收起家伙,摇摇晃晃走了,大皮鞋踩过金丝眼镜,发出玻璃破碎的声音,可怜的侯律师躺在停车场水泥地上,失魂落魄的哭嚎着,却没有人过来帮忙。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