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约的人是老王校长,他儿子王琛已经回英国去了,老头子又是孤身一人了,在家摆了酒席说要请刘子光喝一盅。

    赶过去之后,才发现还有一个陪客,正是王校长的邻居,晨光厂前保卫科长老卓,也就是65式马刀的真正主人,卓力的老爸,两个老头子正坐在小方桌前吃着花生米聊天呢。

    看见刘子光来,老王校长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盒子说:“这是我从省城带来的好酒,大家尝尝,还有这烟,你们拆了吸。”

    刘子光一看,吃惊道:“五粮液,苏烟,老校长你档次很高啊。”

    王校长呵呵笑道:“都是别人送的,我哪舍得买这么贵的东西。”

    小方桌上摆着花生米、臭豆腐、盐水蚕豆,还有老卓拿来的,自家灌的香肠,都是极好的下酒菜,刘子光笑道:“三人不成席,要不然再喊一个人过来吧。”

    王校长说:“凑不齐了,楼上的老吴脑溢血不能喝酒,楼下的老韩去他闺女家过年了,这楼里就我们老兄弟俩了。”

    刘子光说:“老兄弟没有,可以叫小辈过来,我这就把卓力喊过来。”

    一个电话过去,卓力吓得屁滚尿流,吞吞吐吐说有事,卓老爷子抢过电话说:“给你五分钟时间,必须赶到。”

    不出五分钟,卓力就屁颠屁颠的来了,哪还有半点江湖上闻风丧胆的卓二哥的威风,整个就是一店小二,倒酒点烟的活儿他都包了。

    几杯酒下肚,老王校长开始吞云吐雾,很自豪的说道:“这次我去省城收获不小,拿了一箱子书回来,另外还办了一件大事,我通过特殊渠道向省里反映了我们高土坡拆迁的事情,省里领导很重视,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这个事了,咱们学校也安全了,所以我今天才请你们来喝一杯。”

    听到这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大家立刻激动起来,纷纷向老王校长敬酒,王校长端起酒杯,啧的喝了一口,又说道:“其实功劳还在大家,如果当初没有团结起来抵制,这会儿高土坡怕是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了。”

    ……

    大开发集团,员工们一如往常般忙碌着,大开发很重视企业文化这一块,公司到处都挂满了老总聂万龙的照片和语录,让员工们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老总的关怀。

    大开发的员工们,不分四季都穿黑蓝色的西装,女性工作人员的西装裙长度和领巾的颜色都由聂总亲自来定,每天早上要跳集体健身操,背诵总裁语录,每周都要阅读总裁指定的一本精神食粮,比如《把信送给加西亚》,《卡耐基口才360招》等书,这些滥大街的玩意,被聂总誉为大开发的心灵鸡汤,员工必读。

    楼上总裁办公室内,聂万龙坐在大班台后面,拿起面前的一堆待签的发票草草翻了一遍,信手就丢了回去:“让财务重新审核!”

    年轻的文员没见过聂总发脾气,吓得脸都白了,捡起发票灰溜溜的走了,聂总这才对坐在沙发上的客人道:“接着说。”

    “是这样的,西郊会所那块地是属于人防办的,现在对方要求收回……”客人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西装,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律师。

    “怎么会这样呢?当时是谁经手的?”聂万龙眉宇间出现了一个川字。

    “是老爷子办的,当时办的是租赁承包,每年五万租金……”

    律师还没说完,电话响了,聂万龙拿起电话道:“什么事?”

    “聂总,公安局打电话来,让您下午去协助调查。还是西郊会所涉枪案件的问题。”

    “我没时间,让办公室去应付他们。”聂万龙没好气的放下电话,刚要说话,电话铃居然又响了。

    聂总抓起电话骂道:“说了没时间了!还打!”

    那边接线生被吓得都快哭出来了:“聂总,有客人来访。”

    “没时间,让他们预约!”

    “聂总,他们是省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的。”

    “哦,让魏总去接待一下,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再过去。”

    律师看到聂万龙焦头烂额的模样,也无奈的摇摇头,现在整个江北市都知道,大开发的日子不好过了,聂总的父亲刚死不说,世面上又爆出一个猛料,说大开发捂盘不售,伪造大量假合同骗取银行贷款,网络上连那些合同的原件都公布出来了,大开发的名声一落千丈,已经成为过街老鼠。

    噩运像雪崩一般接踵而来,让聂万龙应接不暇,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临了,拿高土坡那块地的时候,大开发的资金链已经很紧张了,虽然拍下了这块宝地,但是预付款一直没有到位,这就种下了隐患,虽说国土局那几个领导都被巨额贿赂砸倒了,但是架不住上面派人查办啊。

    “聂总,你有事就先忙,这边我会处理的。”律师站了起来向聂总告辞。

    “好的,谢谢你侯律师,代我向李所长问好。”聂万龙很有风度的从大班台后面走出来,和侯律师握手告别。

    辞别侯律师,再去会客室接待省局的同志,助理推开玻璃门,五短身材的聂万龙热情洋溢的走了进去,一一和那几位坐在沙发上的人亲切握手,聂总大手一挥道:“既然到了大开发,就是我们的客人,小魏,晚上安排一下,我要为省局的领导们接风。”

    魏副总的神情有些尴尬,那几位省局执法大队的客人也不冷不热,站起来说:“聂总,就不用破费了,我们不是来做客的,是来送处罚通知书的。”

    “处罚,处罚什么?”聂万龙摸不着头脑,魏副总苦笑着递过来一张纸,原来大开发因为没有及时缴纳土地出让金,高土坡地块被责令收回,并且连拍卖时候的一千万保证金都没收了。

    这个消息真如晴天霹雳一般,省局的人出手太黑了,简直不给人喘息和思考的机会,聂万龙望着手中白纸黑字红章的文件,手有些发抖,变天了,变天了……

    “你们忙吧,告辞了。”省局执法大队的同志收起皮包,整整西装,昂然去了。

    聂万龙一屁股坐在沙发里,松了松领带,有些彷徨道:“梁局长那边怎么说?”

    “刚才打过电话,梁局已经被双规了……”魏副总小心翼翼的说。

    “孙行长那边呢?”

    “孙行长不接电话,现在这个节骨眼,谁敢贷款给咱们啊。”

    聂总深深吸了一口气,自从父亲死后,坏消息就一个接着一个,这是要把大开发置于死地啊!但是这些隐形的敌人却忽视了一点,聂万龙绝非轻易可以打倒的!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聂万龙稳定了一下情绪,给市委李书记打电话,电话是赵秘书接的,他简单向聂万龙介绍了一下最近省里的动向,国家连续出台政策打压日益高涨的房地产市场,严查违规出让土地的案子,这次整风是省委书记亲自抓的,谁也没办法,不过也无需过度担心,高土坡这块地不属于乱开发之列,梁局长被双规也不是因为这档子事,一切只需静观其变就行。

    “市里重新调整了规划和政策,高土坡地块重新拍卖,然后由政府出面拆迁,李书记希望大开发还能参与一下,不过这回聂总你可要准备好充足的资金哦。”赵秘书这样说。

    赵秘书的话又给了聂万龙很大的信心,只要有李书记鼎力支持,大开发这条万吨巨轮即便中了再多的暗算,也能乘风破浪的航行下去。

    ……

    大开发连遭打击,至诚集团的日子也不好过,近一年来集团的人力财力都集中在龙阳市城区CBD开发建设上,可是新年伊始却出了件大事故,一座在建的楼房倒塌了,当场压死压伤了十几个建筑工人,在重视安全生产的大环境下,这可是惊天大事故。

    幸亏此前专门成立了一家独立核算的公司来运营龙阳市项目,但集团依然脱不开关系,现在项目已经停止,各级安监部门,公安机关都介入调查,主持项目的至诚集团副总尹志坚已经被公安机关依法拘留。

    龙阳项目,是至诚集团渴求的翻身仗,却出了这样的事故,李纨连续几夜没有睡觉,在龙阳市主持赔偿、协调工作,但效果似乎并不理想,龙阳项目就如同一个硕大的泥潭一般将至诚集团吸了进去,每天光利息支出就几十万,还有几十个建筑队等着拿工程款,上百个材料供应商等着拿货款,几千个工人等着领工资。

    千头万绪,让李纨疲于奔命,她后悔不该不听刘子光的劝告,跑到龙阳这个地方来自找麻烦,其实楼塌的事情很简单,是因为使用了不合格的建筑材料导致的,而这批建筑材料又是龙阳市建设局长的小舅子供的货,质量奇差,价格还高,为了压缩已经居高不下的成本,尹志坚自作主张使用了这批建材,结果导致了恶果,但打掉了牙齿也只能往肚里咽,在人家的地盘上打官司,那不是找难看么。

    让人头疼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小诚的爷爷奶奶正式起诉李纨,要求分割财产,夺回孙子的抚养权。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