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个小交警一脸严肃、公事公办的样子,杨副所长的鼻子都差点气歪,自己可是响当当的杨大少,系统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平时别说被截停查车了,离得老远这些交警就腆着脸上来打招呼了。

    这么多年来,杨峰就不知道何为交规,逆行闯灯违听那都是家常便饭,有时候遇到不开眼的交警开了罚单,他理也不理,回头自然有人来给他赔礼道歉,堂堂组织部长家的公子,不知道多少人等着巴结呢,哪还敢得罪。

    杨峰就是在这种氛围下成长起来的,突然遇到一张油盐不进的生硬面孔,他的脾气也上来了,低声骂了一句,升起车窗玻璃就要发动汽车。

    李尚廷早已闻到车里的酒气,而且还发现这辆牧马人没有车牌照,连临时牌照都没有,醉酒架势无牌车辆,还拒不接受检查,这还了得,新局长上任三把火之一就是严查酒驾,正是风口浪尖的时候,出了岔子谁也担当不起,更何况小李还是个认死理的警察。

    他拦在车头前,再次向车内人敬礼:“请停车接受检查。”

    杨峰一踩油门,牧马人咆哮起来,引擎发出的巨大轰鸣没有吓走李尚廷,却把远处的执勤武警给引来了。

    为了加强夜间治安,交巡警都是和武警联合执勤的,这个卡点正好有四个武警战士,看到这边有人拒不接受检查,顿时围了上来,用79微冲指着车里的杨峰喝令他熄火下车。

    这时候杨峰才冷静下来,他悻悻的熄了火,刚打开车门就被武警拖了出来,二话不说按在地上,应急棍压着双臂,微冲顶着头,武警伸手一搜,从杨峰后腰上搜出一把上膛的77式手枪来。

    这下武警们兴奋了,立大功了,杨峰大声嘶吼自己是警察,可是没人搭理他,硬是被上了背铐拉到一边的警车上,这边再打电话核实。

    电话打到派出所,那边说确实有个叫杨峰的副所长,开的也是牧马人,但是这边依然不放人,直接打电话给市局督察队,让他们来领人。

    不大工夫,督察队的车到了,当场扣了杨峰的枪,酒后驾驶无证车辆,还带枪喝酒,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践踏五条禁令啊,任何一条抽出来都够他喝一壶的。

    事到如今,杨峰那点酒劲全醒了,坐在督察组的警车里和人家称兄道弟,提了好几个人的名字,督察带着怜悯的笑容看着他说:“杨峰,提谁都没用,宋局亲自抓警风建设,你算是撞枪口上去了。”

    此时,后面紧跟着的那辆桑塔纳也被交巡警拦住了,他们连车都下,直接出示了证件就放行了,车里的便衣警察还似笑非笑的看了杨峰一眼。

    杨峰明白了,这是有人在搞自己,说啥都是白搭,他索性缄口不言了。反正这身警服也不打算穿了。

    督察们倒也没难为他,解了他的手铐,拉到市局关进办公室,对他说在这过一夜,好好醒醒酒,然后就离开了。

    办公室里有一张长沙发可以睡觉,暖气也很足,但是杨峰却焦躁不安,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杨峰好歹也是警察,对一些事情比较敏感,凭着直觉,他认定已经有人在调查自己,而且很可能是宋剑锋安排的。

    思来想去,心中的恐惧越来越深,他的手机已经被督察暂扣了,但是督察却没想到,杨峰总是随身携带两部手机的,他掏出第二个手机给家里打电话,父亲已经睡下了,被他从床上吵醒,得知事情始末后沉吟片刻,说你千万不要乱动,一切等明天再说。

    杨峰这才稍微镇定了一下,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又给几个平时关系不错的伙计打电话,终于听到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看守所大换血,所长被免职之后,已经刑拘了

    不寒而栗的感觉笼罩了全身,本来以为陈勇意外身亡之后,那个秘密就随之埋葬了,但是现在看来这案子一直有人在紧盯着,长期以来,杨峰勾结陈勇和一些看守所的老油条,通过蒙骗绑架的办法为金碧辉煌提供新鲜血液,这件事要是捅出来,老爹都保不住他。

    杨峰出了一身冷汗,彻夜未眠,第二天早晨,处理结果一出来,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杨峰被撤销一切职务,清退出公安队伍,也就是俗称的扒警服。

    尽管早就做好了不再穿这身衣服的心理准备,但是自己辞职和被开除的滋味却截然不同,杨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好像被人用力抽了七八个大耳帖子一般。

    不光是他感到羞辱,他的父亲杨部长同样也感觉到羞辱,宋剑锋这不是在整自己的儿子,而是在向自己亮剑!

    官场上最重要的是什么,面子!宋剑锋如此高调的将杨峰开除出公安队伍,就是赤-裸裸的打杨部长的脸,就是在宣战。

    但是杨部长却不反思一下,自己几个月前何尝不是这样对待宋剑锋的,把一位年富力强的公安局副局长撸下来去坐冷板凳,若不是机缘巧合,宋剑锋的政治生命就被坏在他手里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宋剑锋上任伊始,就给杨部长送了一份大礼,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老宋的牙口硬着呢。

    这还不算完,杨峰因为酒后驾车被处以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处罚,家也不用回了,直接送看守所蹲着去。

    正要派车押解杨峰,刑警二大队一个电话过来,让先等一等,半小时后胡蓉的车到了,女探长依旧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架势,带着两个刑警来到杨峰面前,打开皮包抖出一张纸亮了亮说:“杨峰,你因涉嫌多项指控,被依法刑事拘留!”

    杨峰张口结舌,没想到宋剑锋的组合拳这么猛烈,一招连着一招,都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蓉蓉……我。”

    “请称呼我胡警官。”胡蓉面无表情的说完,指挥手下给杨峰上了手铐,在市局众多同事的注视下,将杨大公子押上了警车。

    ……

    审讯室内,杨峰揉搓着手腕,上面一道被手铐勒出的明显淤痕,他经常铐别人,今天还是第一次被别人铐,总算尝到了这种滋味。

    单薄的塑料椅子坐着很不舒服,那盏刺眼的台灯也很让人心烦意乱,审讯室没有窗户,墙壁和地面都是很粗糙的水泥质地,让人不由之主的生出绝望的感觉,墙壁上贴着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硕大的黑字刺得杨峰眼睛生疼。

    门开了,韩光和胡蓉走了进来,在小桌子后面坐下,先按照规矩询问了姓名年龄籍贯住址这些问题,然后韩光翻着手头的卷宗,很轻松地说:“杨峰,你也是当过警察的人,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交代罪行,争取从宽处理,以你的背景,弄个保外就医、缓刑什么的都不是难事。”

    杨峰鄙夷的一笑,说:“给根烟抽。”

    韩光也笑了,拿出自己的烟走过去递给杨峰,杨峰看了一下却不接,摇头说:“韩大队,你就抽这种四块五一盒的便宜货么,我只习惯抽软中华。”

    韩光收回烟盒,并不生气,只是微笑着说:“或许有一天,你连这种四块五的烟都抽不上呢。”

    胡蓉似乎很看不惯杨峰这种嘴脸,拍拍桌子说:“犯罪嫌疑人,请注意你的态度。”

    杨峰翘起了二郎腿说:“我没犯罪,我什么也承认,你们这套对付别人有用,对我那是白搭。”

    “好吧,那我请问你,这些是什么?”胡蓉站起身来,将一叠调查材料丢到了杨峰面前。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