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让江北市各级官员惶恐不安,他们总算见识到了郑书记的厉害,马伯仁是李书记的嫡系,已经内定为下一届政法委书记,进常委,兼任副市长都是筹划内的事情,一句话就贬到政协去了,手段何其利落。

    就因为一桩小小的案件,堂堂的公安局长就栽了,政协秘书长虽然级别不低,但是清水衙门,权力和公安局长相差太多,突然遭此变故,马局长欲哭无泪,坐在自己的大办公室里久久不愿离去,面前的烟灰缸里积了一大堆烟头,屋里烟雾缭绕。

    马局长提拔起来的那些大小干部也悲戚惶然,整个市局笼罩在一片阴沉的气氛中。

    与此同时,司法局大院内却欢声笑语,同志们正在为副局长宋剑锋召开欢送会,司法局虽然也是局级单位,但是和公安局这种超级大单位完全无法比拟,宋剑锋从一个坐冷板凳的司法局副局长忽然跃升为公安局一把手,政治前途可谓豁然开朗,一片光明。

    宋副局长和司法局的同事们握手话别,气氛亲切热烈,局长大人握着老宋的手久久不松,语重心长的说:“老宋啊,这段时间憋屈你了,我们都为你鸣不平啊,唉,不说了,好好干吧,我们等着你的三板斧。”

    司法局的一些年轻同志也开玩笑的说:“宋局长,以后要经常来司法局坐坐啊,这里是你发迹的地方哦。”

    人逢喜事精神爽,宋剑锋一反往日那种低调平和的风格,整个人意气风发,看起来好像年轻了十岁,他大手一挥:“同志们再见了,以后常联系。”

    其实大家都明白,宋剑锋本来就是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早晚要升局长的,他平调到司法局只是官场斗争的结果,司法局也不是他发迹之处,而是蛰伏之地。

    望着宋剑锋的奥迪车远去,司法局的同志们依然还在挥手致意,老局长默默地说道:“宋剑锋此去,定要一飞冲天啊。”

    公安局大院,宋剑锋的座驾还在两条街区外,这里就收到了路面交警的通报,一群人站在大门口窃窃私语着,这些人都是局里的年轻同志,对宋局长的名声早有耳闻,这位新来的局长其实早就在公安系统内名闻遐迩,遇到大案要案总是冲在第一线,穿着防弹衣拿着手枪,是他最经典的形象。

    宋局长和即将离任的马局长不同,他是军转干部,从刑警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升上来的,不靠笔走龙蛇,不靠裙带拍马,完全靠的是智勇双全的真本领,近年来江北市几乎所有的要案大案,都是在他亲自指挥下完成的,在公安局这样一个特殊的行业内,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值得人尊敬呢。

    当宋局长的座驾驶入大门时,大群干警围拢上前,鼓掌欢迎,这不是组织安排的仪式,而是群众自发的迎接,宋剑锋让司机停车,下车走到干警们中间,热情的和大家握手。

    一串鞭炮在院子里炸响。红色的纸屑四处飞扬,气氛达到了高潮,马局长站在三楼办公室内,撩开窗帘看着外面这一幕,不禁黯然神伤。

    交接手续很简单,宋剑锋本来就是做过常务副局长的,公安局的一套东西他全部了然于胸,甚至比马伯仁还要门清。

    马局长很亲切的将自己的继任者迎进了办公室,坐在沙发上说:“小宋啊,有你接任我就放心了,我也没有别的东西送你,这一幅字是李书记的亲笔,我就留给你吧。”

    马局长的大办公桌后面,有一幅装裱精美的书法作品,上书八个大字:立警为公,执法为民。字迹拙朴厚重,正是市委书记的手笔。

    “谢谢老领导的礼物,我收下了。”宋剑锋谈笑风生,神采飞扬,马伯仁很勉强的笑着,又说:“一会等局纪委的同志来了,我再把经济账目交一下,干干净净,清清白白,走的也放心。”

    ……

    马伯仁走了,宋剑锋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光是系统内重新洗牌就要花费一番功夫,不过宋剑锋很有信心,因为他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胡跃进的大力支持。

    如今胡跃进也不再是那个被架空的书记了,宋剑锋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领导干部,又是政治上的盟友,自然会对他言听计从,从今天开始,江北市政法口又是铁板一块了。

    西郊会所案本来已经被强力压制下去,现在宋剑锋一掌权,这个案子又被提了出来,并且作为最近工作的重点。

    人证物证俱在,领导又大力支持,很多暗藏的案子渐渐浮出水面,从西郊会所这块地的取得,到非法购买、持有枪械、管制刀具、毒品、收容组织卖-淫,拐卖妇女儿童,强-**-女,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妨碍公务,一桩桩,一件件,令人发指!

    通过调取西郊会所的安全探头录像得知,会所的客人都是江北市乃至省内、国内的上流人士,无论哪一个都不是轻易能动的人物,案子到这里就陷入了僵局,再也进行不下去了。

    外部压力也很大,自从宋剑锋就职以来,方方面面的压力也接踵而来,当领导不是只凭着一腔正义就能干的来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知道当一把手的难处,此时宋剑锋才明白自己的前任其实还是有些政治智慧的,如果按照自己的脾气秉性,恐怕这个位子坐的不会比马局更久。

    千头万绪啊,西郊会所的客人,不管动了哪一个,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而且人家只是聂文夫的客人,并没有做什么非法的事情,难道就因为在山上打了猎枪,洗了温泉就是犯罪么?

    动了这些手眼通天的人物,等于和整个特权阶层为敌,破坏了潜在规则,那么以后宋剑锋的工作就别想开展下去了,任他功劳再高,荣誉再多,也躲不过那么多的明枪暗箭。

    当领导要懂得进退,明白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即便是宋剑锋这种铁肩担道义的老刑警在现实面前也不得不屈服,做出了指示,案子到此为止,处理范围只限于被抓到的那些人,不能“拔出萝卜带出泥”。

    但是某些泥巴显然不是因为萝卜的关系而进入侦察人员的视线,夹江派出所副所长杨峰涉嫌谋杀、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刑讯逼供等罪行而被刑警二大队秘密立案。

    杨峰是组织部杨部长的儿子,标准的高干子弟,公安系统内部有名的花花公子,大能人,如果他稍微本分一些,宋局长也不会轻易动他的。

    但是他玩的似乎太过分了一些,近期一些重大案件,总会发现他的身影,更何况宋剑锋被贬职的那件事,就是他老子亲自操刀的,一个优秀的公安人员差点就失去政治前途和为之奉献了无数心血的事业,这口恶气如果再咽下去,那宋剑锋就不是宋剑锋了,而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政客。

    鉴于杨峰在系统内耳目众多,又具有一定反侦察能力,所以刑警们秘密立案侦查,知道此事的人不超过五个,专案组组长由宋剑锋亲自挂帅,具体工作由二大队负责。

    宋剑锋上任之后,大刀阔斧的进行了人事重组,看守所所长被免职,江岸分局李政委,也就是李志腾的叔叔,调去市局担任工会主席,还有一些重要部门的领导岗位也进行了换血。

    上回省厅督察组来的时候,杨峰的副所长职务被暂时免职,现在督察组走了,市局一直没有给他恢复职务,这些天来他也乐得清闲,整天跟一些狐朋狗友喝酒打牌,发发牢骚什么的。

    星光酒吧内,一帮年轻人坐在圆桌旁喝着洋酒,说起新来的宋局长都是一脸的鄙夷,李志腾更是骂骂咧咧:“我擦,这下我是彻底回不去了,连我叔都贬到工会去了,姓宋的玩的还真狠。”

    “毛!不就是一身警服么,老子还穿腻歪了呢。”杨峰鄙夷的说。他有个好爹,本来进公安局就是图个威风,这些年玩也玩够了,昨晚上老爹还说呢,不行就调离公安系统,不受这个气了,市里那么多好单位,随便儿子挑,实在不愿意上班也有办法,开个公司什么的,还不跟玩似的。

    “杨子,你底子硬,姓宋的不敢动你,我们可就惨了,上午公司领导给我打电话,说是再不去上班就除名了,我擦,我叔叔当政委的时候,借他两个胆子也不敢这么牛逼的和我说话。“李志腾满腹委屈的说。

    “别担心,我手头还有些资金,咱们合伙开个洗浴中心就是,还不比当警察来钱快。“杨峰说道。

    “杨子,兄弟们可就全指望你了。”

    “好说,兄弟们走一个。”杨峰举起了手中的芝华士,几个酒杯碰到了一起。

    ……

    走出酒吧,清冷的空气让杨峰被酒精烧灼的头脑清醒了一些,他上了自己新买的牧马人吉普车,发动热车的时候,眼睛不经意的扫了后视镜一眼,发现远处路边停了辆民用牌照的桑塔纳,里面两个男子正拿着杂志挡住脸。

    这么冷的天,谁坐在车里看杂志啊,一股疑云浮上心头,但杨峰还是开车离去了,同时仔细观察着后视镜,果不其然,那辆桑塔纳也启动了,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刚开出没多远,前面出现了交巡警设的岗,红蓝警灯在夜色中闪耀,穿着反光背心的交警挥动指示牌,示意车辆靠边停车。

    杨峰缓慢停下车,摇下车窗冲着走过来的小交警喊道:“自己人也查么?”

    小交警李尚廷严肃的敬了一个礼说:“请出示您的驾驶证行驶证,并且下车接受酒精检查。”

    杨峰气坏了,开门下车嚷道:“你不认识我么,我是杨峰,夹江所的。”

    “对不起,就是市局的也要检查。”小交警一脸的六亲不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