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市精神病院,大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在皑皑白雪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几个穿着黑色呢子大衣的男人站在车外抽着烟,他们在等人。

    铁栅栏门内,两个工作人员领着一个瘦瘦的女孩子走了过来,那个女孩子低着头,脚步很快,似乎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

    温雪被释放了,当她坐进刘子光的辉腾时,竟然一言不发,依旧低着头盯着地,贝小帅为了逗她开心,说了几个网上看来的笑话,自己笑的前仰后合,但是其他人都没笑。

    贝小帅的笑声戛然而止,看看后视镜,镜子里的刘哥面色阴郁,再看小雪,正茫然的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原野。

    “小雪,没事了。”贝小帅伸手拍了拍小雪的肩膀,没想到手指刚碰到她,小雪竟然吓得尖叫一声,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贝小帅明白了,小雪被吓到了,这几天来一连串的遭遇,已经超出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

    一路无语,回到市里之后,直接把小雪送到陈老师家里,让陈老师的女儿夏夜帮着照看她,至于老温那里,一直还瞒着他呢。

    临走前,刘子光小声对温雪说:“小雪,你爸爸的手术费用我已经付过了,肾源也联系好了,还找了一个护工照顾他,你安心休息就好了。”

    小雪嘴唇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说出口,一滴晶莹的泪珠却滚落在地。

    刘子光叹一口气,没再说什么,转身去了。

    ……

    毛孩无罪释放,这个案子就算终结,至于聂文夫涉嫌强奸一事,由于当事人的死亡也无法追究了,但是另外两个当事人,张大虎和梅姐却依然在追捕之中,不光警察要抓他们,聂总的人也在满世界找他俩。

    至于聂万龙通过杨副所长安排在看守所里的两个杀手,情况似乎很不乐观,本来他们是打算在当夜把毛孩蒙在被子里一顿闷死的,结果却被毛孩先下手为强,用孟知秋留下的匕首,直接把两人捅了,然后狱友们一拥而上,乱拳将两人打了一顿,这案子也算是恶性案件了,但是由于俩杀手都是外地人,没人替他们出头,况且也没闹出人命,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今毛孩在江湖上的地位扶摇直上,一般小混混,别管年龄大小,见到毛孩都要毕恭毕敬尊称一声毛哥,倒不是因为毛孩有几个大哥级的长辈撑腰,这种待遇完全是他自己用行动搏来的。

    聂万龙暂时没有任何行动,他是上流社会人士,对于高层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省厅都介入了,这时候再乱来,那是给自己找麻烦,而且光是西郊会所的事情就够他头疼的,也没精力再管这件事,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一切等督察组离开之后再动不迟。

    案子结了,督察组的任务也完成了,至于聂文夫涉嫌强-**女,私藏枪支弹药的案子,那不在他们管辖范围之内,领导交办的任务圆满完成,卢处长也放下了那张臭脸,接受了江北市局同志们的邀请,大家坐在一起联络下感情。

    马局长点了局里的精兵强将,办公室几个酒桶,后勤几个会来事的小娘们,还有几位副职,陪着省厅领导用餐,酒过三巡之后,气氛便热烈起来,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几个小娘们都是半斤的酒量,省厅的同志也不含糊,基本上是来者不拒,卢处长还表演了一手深水炸弹的功夫,博得了不少掌声。

    酒酣耳热之际,马局长趁着卢处长上洗手间的功夫,也跟了过去,两人一边放水,一边进行了推心置腹的交谈。

    卢处长喝了酒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一般,豪爽大度,干脆利落,马局长提到小杨的问题,说这个同志还年轻,要多锻炼锻炼才是,他马上拍着胸脯说:“检讨我看了,很深刻,年轻同志还是要给机会的,就是圣人也会犯错的嘛。”

    马局长激动的尿都差点撒在裤子上,回到酒桌上之后,倒了一大杯酒和卢处长干了一杯,两人深有感触的说了同样的祝酒词:理解万岁!

    一场酒喝的酩酊大醉,第二天醒来时,卢处长在枕头边发现了一个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银行卡,他轻蔑的笑笑,收起了信封,在小本子上做了记录。

    沉冤得雪,老天爷似乎也开了眼,一连两天都是晴天,虽然太阳当空照,但是化雪的时候气温却是格外的冷,就在这滴水成冰的季节,省委巡视组也来到了江北市。

    督察组前脚走,巡视组后脚就来了,不同的是他们乘坐的是火车。

    省委巡视组由办公厅一位副厅级领导带队,几个巡视员外加一位组织部的处长组成,李书记领着江北市四套班子的头头脑脑们亲自去火车站迎接,陪着客人们上了一辆丰田卡斯特,市局警卫科的皇冠警车开道,后面是一串黑色奥迪官车,交警全部上街指挥交通,领导车队所到之处,一律畅通无阻。

    巡视组的同志们不像督察组的人那样油盐不进,而是平易近人,态度和煦,这让江北市的大小官员们都松了一口气。

    调研的项目是江北市的政法系统,李书记点了马伯仁的将,让他整理出一份详尽的报告,务必要把江北市政法系统的光辉一面和优良成绩展现出来,马局长是政工人员出身,干这个最拿手,带着秘书炮制了两个晚上,把最近一年来公安局的英模事迹都列了个单子,呈给领导观看。

    老实说,去年江北市公安局真的是战果累累,很是破了几个人民群众高度关注的大案,拐卖儿童绑架案,银行持枪抢劫案,幼儿园劫持人质案,金碧辉煌大规模组织卖-淫嫖-娼案。每个案子都是以警方的全面胜利告终,很是涨了公安战线的士气,灭了歹徒们的威风。

    这几个案子都是惊天动地的大案子,拍成电视剧都不在话下,同时也涌现出一批可歌可泣的英模人物,身为公安局一把手的马伯仁,确实值得骄傲。

    但是巧合的是,这些案子没有一起是马局长亲临现场指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每逢恶性案件发生,马局长不是在省里开会,就是在县里调研,总之绝对不会出现在一线。

    当然,这并不影响马伯仁的功绩,毕竟这些功劳和业绩和他平时的严格要求分不开关系。

    和公安局比起来,法院检察院司法局就只能甘当绿叶趁红花了,马局长领导下的江北市公安局,如同傲雪寒梅般一枝独秀,就连省委领导同志都给予了高度肯定和赞扬。

    巡视组随后深入了各基层单位,和战斗在一线的公检法干警深入交谈,充分调查研究,三日后,巡视组满意而归,返回省城。

    这两拨人马终于走了,江北市大小官员们都长长出了一口气,这几天大家的心都是悬在半空中的,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位空降的省委书记,履新之后还一把火没点过呢,大家怕的就是他拿江北市当鸡杀,儆给其他市县的猴子们看。

    现在看来,这个担心是多余的,这位郑书记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手段不过如此嘛,于是乎,上到李书记,下到杨副所长,大家全都松了一口气。

    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场危机的原因最终还是找到了,就是一中某位吃饱了撑的教师,跑到省城去告御状,把官司打到郑书记那里。

    得知事情始末,大家才真正放下心来,都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原来如此啊。

    既然是这样就没啥可担心的,省委书记总要给老同学一个面子嘛,这样看来郑书记不但是个念旧的人,还是个很有人情味和正义感的官员哩。

    当然了,人情味和正义感在官场上代表着什么,在仕途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基层官员们了然于胸,本来对郑书记还存有的一丝敬畏也消失殆尽了。

    “到底是没在基层干过啊。”李书记长叹一声,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惋惜。

    一中那个姓陈的老师肯定不能动,不但不能动,还要好好安置,等开学之后,给他安排一个教育局副局长的位子,家里子女也可以安排到事业单位工作,总之一定要把郑书记的老同学照顾好,这是市委赵秘书亲自向传达的,李书记做出的重要指示。

    江北市区最高的建筑是大开发旗下的万龙大厦,站在大厦顶端的玻璃旋转厅内,可以俯视整个江北市区,淮江蜿蜒流过市区,如同一条缎带横在繁华的城市中央,李书记最喜欢在这个位置俯瞰自己治下的城市。

    这是西郊会所案件之后,李书记第一次到大开发来视察,其中意义不言而喻,李书记的到来给聂万龙吃了颗定心丸,父亲的死引发的一系列案件,让大开发的形象增添了一些负面影响,李书记就是来给他们撑腰鼓劲的。

    “市委书记李治安亲临大开发房地产集团考察工作,并且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大开发集团为我市GDP增长作出重要贡献,是我市支柱产业,市委市政府将一如既往的支持大开发集团的成长。”

    这是今晚JBTV的头条新闻。

    ……

    就在第二天上午,省里下了一份文件,原江北市公安局局长马伯仁调任市政协担任秘书长,原江北市司法局副局长宋剑锋,接任市公安局局长一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