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知道李建国的历史,甚至连刘子光都没听他说过一个字,但是刘子光明白,建国哥绝对不是等闲之辈,斯捷奇金冲锋手枪不在我国军用武器装备序列之中,能随意挑选武器的部队,绝不是一般的部队。

    初次见到李建国的时候,他还是个夜市摆摊子卖烤羊肉串的小贩,居无定所,经济拮据,连给嫂子治病的六万块钱都凑不出来,但刘子光从那时候就认定,李建国是条汉子,是可以信赖的兄弟。

    之后发生的事情证明了他的看法,李建国为人低调,不爱出风头,不爱惹事,但是遇到事情绝不含糊,上次金碧辉煌的事情就已经接近他的底线了,这次毛孩的事件更是直接击穿了他的忍耐限度。

    李建国忍无可忍了,深藏已久的狼牙终于露出了寒光。

    报仇计划只有刘子光和李建国两个人参与,不是不相信卓力和贝小帅他们,而是不想把他们拖累进来。

    杨峰不是姚老二那种人,他是正式编制的公安人员,家庭背景深厚,动了他之后就别想在江北市继续生活下去,要做好亡命天涯的准备,大开发也不是金碧辉煌那种层面的企业,而是江北市支柱产业,老总头上无数耀眼光环,动了他们,就是和整个社会为敌。

    都是有家有口的人,李建国不愿意连累兄弟,至于刘子光,那是没办法的事情,李建国明白这件事刘子光一定会参与,而且他的身手远超其他人,有他协助,事情会顺利许多。

    枪只有一把,李建国要让给刘子光使用,刘子光却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支钢丝滑轮弓来,拨了拨弓弦说:“兰博用的那种,射程远精度高,无声无息杀人于无形,还能注射麻醉剂,而且射速比弩要快,搞偷袭,这个比枪厉害。”

    李建国点点头,表示赞同。

    “你有计划了么?”刘子光问。

    “有!”

    退役特种兵已经进入了临战状态,那股气势让刘子光都觉得有一丝凉意,聂万龙和杨峰们,以为依仗权势和金钱就能为所欲为,殊不知他们已经将沉睡的猛虎激怒了。

    激怒猛虎的直接后果就是,江北市将会天翻地覆、血流成河!

    ……

    杨峰从酒吧里走出来,让凛冽的江风吹着身上浓烈的酒气,已经是午夜时分,灯红酒绿的滨江大道依然繁华无比,他点上一支中华,斜眼望着不远处黑洞洞的滨江大道88号,也就是金碧辉煌所在的位置,狠狠地吐了一口痰。

    这么好的位置,居然拿来当图书馆,不知道那些人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过,不过这事儿还不一定呢,姓周的别以为是代市长就能为所欲为,他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搞了个不大不小的新闻出来,还以为是政绩呢,哼,不出半年就让这个政绩变成笑话。

    官场上的事情,作为高干子弟的杨峰也知道一些,周仲达四六不靠,根基浅薄,谁也不把他当根葱,任你官清似水,奈何吏滑如油,等着瞧吧,这个图书馆要是能建起来,我杨峰的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李志腾也搂着个小妞走出了酒吧,自打上回被人敲了闷棍之后,他就请了长期病假再也不起上班了,还托人搞了个工伤认定,不干活也有钱拿,平时总是和杨峰泡在一起玩。

    “杨子,上哪儿玩去?听说三温暖新搞了个红绳项目,要不咱去尝尝鲜?”李志腾恬着脸说道,刚说完怀里的小妞就狠狠掐了他一把。

    杨峰鄙夷的笑笑说:“早玩腻了……”话没说完,他就脸色一变向旁边跳了一步。

    “砰”一声,地上一片狼藉,花盆碎片和泥土四分五裂到处都是,好悬啊,差一点就砸头上,杨峰抬头望去,黑洞洞的没有人。

    “我操,有人黑咱!”李志腾到底是防暴大队出身,一个箭步冲向楼梯,酒吧楼上是一家KTV,此时正在营业旺季,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杨峰也敏锐的感觉到有人在针对自己,他到没有李志腾那么鲁莽,赶紧闪身进了酒吧,打电话喊人。

    闹了半天也没查出是谁丢下的花盆,李志腾还把人家KTV看场子的保安打了一顿,别人忌惮他的身份没敢还手,老板还赔了不是,说了许多好话才罢休。

    不过经此一事,杨峰却提高了警惕,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帮亡命之徒,逼急了什么都干得出来,有心想抓刘子光,但是又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上面也给自己打过招呼,说姓刘的最近和周市长走得近,官场上讲究一团和气,周市长毕竟是政府一把手,抓他的人就是打他的脸,不好。

    杨副所长回到所里,第一件事就是把保险柜里的77式手枪拿了出来,装了7发子弹塞在腰里,有了这个沉甸甸的铁疙瘩,心里就安定多了。

    ……

    一整天的时间,刘子光都在采购物资,他和李建国两人戴着棒球帽和墨镜,在郊区的市场买了许多物料,又在电子市场买了一堆山寨机,无记名的神州行SIM卡,预备了几桶97号汽油。

    玩这些,刘子光只能跟李建国打打下手,看着建国哥动作娴熟的动作,刘子光心里翻来覆去只有一个词:战争。

    “建国,这些玩意都是谁教你的?”刘子光一边用匕首裁剪着毛线帽子,在上面割出孔洞,一边随口问道。

    “军队。”李建国迸出两个字,从靴筒里拔出伞兵刀慢慢的磨着,眼神有些凝重。

    “军队教给我这些,我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用在同胞身上。”李建国淡淡的说,举起伞兵刀在眼前观察着锋刃,镀铬层已经磨掉了,露出里面的钢口,很锋利。

    刘子光无语,他能理解李建国此刻矛盾的心情,忽然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胡蓉打来的,他赶紧放下手上的东西出去接电话。

    五分钟后,刘子光回来了,说:“计划要变更了,小胡提供了一条线索,可以试试。”

    李建国停止打磨的动作:“你说。”

    “抄聂家在西郊的淫-窝,把事情闹大,后续的事情交给小胡就行。”

    李建国沉吟片刻,说:“好!”

    ……

    用不着动用斯捷奇金和C4,刘子光也松了一口气,李建国毕竟是国家耗费巨资培养出来的,他不出手则以,一出手肯定不同凡响,到时候大开杀戒可就收不住了。

    说到抄家搞败坏,高土坡这帮人已经不是新手了,刘子光一个电话打到公司,召集人员准备干活,用的还上回准备砸金碧辉煌时候准备的物资。

    上次T部队出手,刘子光让红蟑螂预备的家伙都没派上用场,这会子还在仓库里放着呢,刘哥一声令下,红队,也就是训练最为严酷,人员最为精锐的红星保全公司第一分队迅速集结起来,开到郊外仓库进行装备。

    全套07式丛林迷彩服,制式军靴,凯夫拉头盔,新型装具,尼龙武装带,军用水壶,望远镜、手枪套、指南针、战术手套、军用步话机、一应俱全,不管你是惊鸿一瞥,还是仔细观察,这都是一支正规军。

    偌大的仓库里,红队的队员们用迷彩油膏互相帮对方涂抹着,有人在检查装备,有人在调试步话机,各小组之间确立了呼号和代号以及各种暗语、口令,红队的大部分队员本来就是退伍士兵,干这些事情熟门熟路,有条不紊,即使几个没当过兵的伙计,也受过李建国的魔鬼训练,和大家大同小异了。

    红螳螂打开一个铁柜子,开始分发枪支,是那种从内部渠道弄来的95式橡胶训练枪,不过离远一看,谁也分辨不出真假,再说了,谁敢凑到跟前去分辨真假。

    刘子光和李建国头戴贝雷帽,脚蹬军靴大踏步的进来,分队长立刻一个标准立正,大声喊道:“集合!”

    全体队员条件反射一般丢下手下东西,迅速排成两列,向军官敬礼。

    “稍息!”李建国说完,示意刘子光上前讲话。

    这是大家第一次见刘总穿全套军装,那股军人气质绝不是能装出来的,打死他们都不相信刘哥没当过兵,刘哥不但绝对当过兵,而且军衔还不低!起码是少校以上。

    刘子光上前一步,先以眼神检阅了小伙子们一遍,然后说道:“最近的事情,大家都听说了,响鼓不用重锤,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公安机关委托我们捣毁大开发的犯罪分子位于深山中的窝点,任务很艰巨,敌人很狡猾很凶残,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有!”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仓库。

    “再说一遍,我没听见。”

    “有!”愤怒的咆哮响彻云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