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是夹江派出所的警车,夹江派出所,顾名思义,就是淮江两岸都管着,这也是当年的历史遗留问题,江南这块地是红旗钢铁厂的,而红旗厂又在派出所辖区内,后来这块地皮又低价卖给大开发建别墅了,所以锦绣江南别墅区虽然地处南岸,却属于北岸的派出所管辖。

    过江需要走跨江大桥,一来一回起码折腾四十分钟,要搁平时,杨副所长才不会亲自过来呢,最多是打发管片民警带俩治安员来瞧瞧,这是这次有所不同,马局长的秘书亲自打电话过来安排任务,说是大开发聂总家里有点事,让所里出几个人过去看看。

    杨副所长当即点了几个亲信的手下,开着两辆警车直奔南岸锦绣江南,到了大门口就发觉气氛不对,黑压压的一片人啊,其中还有不少熟面孔,都是市内道上玩的比较好的角色,他们看到杨副所长来了,也都挥手致意。

    气氛很古怪,不像是打群架的样子啊,杨副所长很纳闷,他却不知道,其实这些人还真是喊来打群架的,其中不少是高土坡人招来的帮手,也有一部分是大开发叫来的人,都是道上混的,就算没说过话也眼熟的很,有个中间人一介绍,便都成了哥们,称兄道弟递烟点火,这场架是肯定打不起来的。

    来到99号别墅附近,气氛才紧张起来,两百多号拿着家伙的保安和混混对峙着,别墅门口停着一辆车,一群人站在那里泾渭分明、怒目而视,其中有个眼熟的背影,好像就是大开发的聂总。

    杨副所长疾步上前,招呼道:“聂总。”

    聂万龙回头一看,点头道:“小杨你来的正好,你看看这些犯罪分子嚣张到什么地步了,杀害了我父亲,还不让我进家门。”

    杨峰定睛一看,这不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刘子光么,别看他现在混得光鲜,去年刚来那阵子还不是被自己揍得臭死。

    这些江湖人士虽然一个电话就能招来几百人,但是在杨副所长眼里,那都是渣,黑社会再牛逼也牛不过政法机关,说办你就办你,从警也有五六年了,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杨峰走过去,距离刘子光一米远的地方,狠狠盯着他说道:“警察办案,让开。”

    杨副所长手下几个警察也吆喝起来:“都把家伙放下,干什么呢这是!”

    没人理他们,刘子光更是毫不畏惧和杨副所长对视着,无比平静的说:“不好意思,你不能进。”

    杨峰笑了,是那种怒极而笑,这小子吃了豹子胆吧,居然敢公然妨碍执法,杨峰有心想动武,可是看到地上躺着的那四个黑西装,再看到旁边贝小帅眼中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杀气和袖筒里的寒光,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掏出证件伸到刘子光的鼻子前喝道:“看清楚,警察办案,请你让路,否则我以妨碍执法的罪名逮捕你。”

    刘子光轻轻将杨峰的手拨开,一字一顿的说:“不是穿着这身衣服就是警察的,杨峰,你根本不配提警察这两个字。”

    杨副所长震怒了,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让自己难堪,尤其还当着大开发聂总的面,他心中的火焰腾起万丈高,正要发飙,远处又是一阵警笛鸣响。

    刑警二大队的人来了,依然是胡警官亲自带队,大切诺基,干练的装束,冷峻的表情,一行人来到别墅前,刘子光侧身让开一条路说:“现场保护起来了,人在车里了,都交给你。”

    胡蓉点点头,看也不看旁边的杨峰,喝令自己的部下:“小张小王,进去搜集证物,给证人做笔录,小李,你把嫌疑人带走。”

    杨峰讪讪地说:“蓉蓉,这个案子是我先接的。”

    胡蓉面无表情的说:“这是命案,刑警二大队负责了,而且嫌疑人此前已经电话向我报案自首,你们派出所负责保护现场就可以了。”

    不等杨峰回答,又转向刘子光道:“赶快把你的人撤了,像什么话!”

    刘子光冲贝小帅一努嘴,小贝拿着手机走到一边安排人撤离去了。

    既然警察来了,刘子光便不再拦住大门,任由聂总他们进去,聂万龙意味深长的看了刘子光一眼,带着手下走进了自家别墅,不大工夫就听见里面一阵噪杂,刘子光知道是聂总的人和刑警们起了冲突,耸耸肩撇嘴笑了。

    外面聚拢的人渐渐散了,小区保安们也撤走了,现场只留下刘子光他们,小雪和毛孩坐在车里,一个刑警帮他俩做笔录,本来刑警是想把人带走的,刘子光一瞪眼说:“搞什么搞,我们是受害人!”刑警也就罢了。

    聂万龙甚至没能看父亲最后一眼,因为尸体实在太过骇人,警察怕刺激到聂总,执意将他们拦在门外,法医戴着手套将现场证物都用小塑料袋装了起来,闪光灯亮个不停,各个细微之处都被拍了下来。

    胡蓉站在卧室里,耸了耸鼻翼道:“这股香味很奇怪。”

    法医拿玻璃器皿装着聂老胯下那“一尾活龙”上滴出的白色液态物质,冷笑道:“这是催情迷香,你看看床头柜上这些东西就明白了。”

    胡蓉戴上手套过去拿起那些小盒子一看,粉面顿时通红,不过不是羞涩的红,而是愤怒的红,尽是些印度神油,美国万艾可之类的玩意,这老东西,真不是好人。

    这个案子相对简单,因为凶手已经自首,所以搜集证物的工作相对简单,半小时后,两个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走进来,将聂文夫的尸体抬上担架,抬起尸身的那一瞬间,胡蓉看到了老头子后背上刺得关公,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了。

    自作孽,不可活。

    尸体蒙上白布,抬出了房间,聂万龙咬牙切齿的站在门口,亲眼看着父亲的尸体抬下楼,装进殡仪馆的汽车,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此刻他已经从张管家那里了解到事情的详细经过,而且知道杀害父亲的凶手就坐在门口的汽车里,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把那些人碎尸万段,但是他不能,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更何况,杀死他们简直太便宜这些人了,他要虐待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

    “警官,你们是怎么办案的,凶手就在门外汽车里,你们是抓还是不抓?”聂万龙把一腔怒火撒到了胡蓉身上。

    胡蓉公事公办的回答道:“你是死者的家属吧,你不要激动,案子的性质还没有确定,你要相信公安机关的判断力。”

    “你算什么警察?你懂不懂法!我父亲尸骨未寒,凶手大模大样坐在车里P事没有,你是怎么当的警察,我是市人大代表!我要投诉你!”聂万龙怒斥道。

    “请自便。”胡蓉根本懒得和他搭腔,带着人撤出房间,在门口拉了封条,将张管家和玛利亚一并带走,上车离去,刘子光的大红旗也跟在后面扬长而去。

    聂万龙阴沉着脸站在客厅里,久久没有说话。

    ……

    案件连夜审理,当晚所有证人都逐一过堂,江北803的美誉不是盖得,老刑警目光如炬,似乎能看透人的内心,张管家和玛利亚前言不搭后语的证词根本不足为信,反而小雪和毛孩,一眼就能看出是涉世不深的小孩,证词也比较统一。

    这案子情节简单,事实清楚,是一起典型的强-奸未遂,防卫过当案件,但是当事人的年龄不满十四周岁,可以免于刑责所以,基本上聂文夫是白死了。

    黎明时分,彻夜未眠的胡蓉把报告交给了韩大队,并且直言不讳说出自己的看法,别管姓聂的死者有着多么耀眼的头衔,混蛋就是混蛋,老了是老混蛋,死了是死混蛋,这种人渣,死了世界上就少个祸害,不值得怜悯,反而是那两个受害者的问题很难办,一个是未成年的儿童,一个是即将参加高考的高三女生,若是因为这起血案影响了心理健康和高考成绩就不好了。

    韩大队听胡蓉说完,摇了摇头说:“小胡啊,可惜混蛋们总是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局里已经下通知了,这案子不让咱们插手,移交给派出所办了,你回头把证物口供整理一下,交给杨峰吧,对了,还有那些证人和嫌疑人。”

    胡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杨峰?他会办什么案子?”

    “没办法,这是市局安排的,听说是姓聂的钦点让杨副所长办这个案子。”韩光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找马局长去!”胡蓉愤然站起。

    “小胡,执行命令吧。”韩光说。

    胡蓉歪着头坐在椅子上好一会儿,才气鼓鼓的起来,指挥下属进行移交工作,此时派出所的警车已经停在门外了,杨峰一脸得意洋洋,故意和胡蓉打招呼:“蓉蓉,多谢了你。”

    ……

    案子转到派出所之后,处理的也极为迅速,但是结果却完全反过来了,变成卖-**和社会渣滓抢劫不成,故意杀人的恶性案件。

    报告交到市局,马局长给予了高度赞扬和肯定,自此杨副所长的功劳簿上又多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刑侦高手、破案神速等美誉扑面而来。

    毛孩和温雪被依法刑事拘留,提交检察院公诉,聂文夫的遗体还给聂家,用水晶棺材装殓着,盖着鲜红的旗帜躺在鲜花之中,摆在聂府的灵堂里供宾客瞻仰,大开发所有员工都佩戴小百花和黑袖章,就连市委李书记都亲自前来吊唁。

    这案子是马局长亲自抓的,被办成了铁案,谁也翻不过来。

    但是这种颠倒黑白的无耻行径却激怒了所有正义在胸的人,小雪的班主任陈老师拍案而起,当即踏上了去省城的列车。

    案子的转机在于另外两个关键证人,虎爷和梅姐,如今江北市黑白两道都在搜寻这两个人,这是他俩却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踪迹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