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围别人的,反被包围起来,保安们腹背受敌,惊慌失措。

    今夜的锦绣江南注定不会平静,家家户户的灯都亮了起来,住户们站在窗口,惊恐的看着外面成群结队的凶悍男子,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扫平金碧辉煌之后,高土坡四大天王的名号在江北市黑道如日中天,别管你是金盆洗手的老前辈,还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小混混,你要是说不认识高土坡的刘哥,那你就太OUT了。

    所以,刘子光一吹哨子,整个江北道上都惊动了,别管是在饭店里喝酒的,还是在家打麻将吹牛逼的,一个电话全都丢下手头的事情出来了,据事后出租车公司分析数据称,当晚八点钟时分,出租车载客率都达到一个新高度。

    最先抵达的一拨人是高土坡的嫡系人马,休班的保安、忠义堂的小弟,还有一群个头没有铁棍高,但是玩起刀子却娴熟自如的小P孩,那是毛孩的班底。

    一百多号人把锦绣江南的大门口都封死了,卓力贝小帅领着人气势汹汹走过来,铁棍、镐把、消防斧、铁尺、西瓜刀,甚至还有明晃晃的偃月刀,刀光闪耀,杀气逼人。

    锦绣江南的保安们胆战心惊,如同潮水般向后退却,手里的橡皮棍和手电可架不住消防斧啊,每月就千把块钱,犯不上为老板卖命。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保安主管拿着对讲机色厉内荏的拦住了卓力和贝小帅,卓力也不答话,就拿眼睛瞪着他,卓二哥的眼神比飞鹰刀片还锋利,保安主管和他对视了几秒钟就撑不住劲了,又看到二哥左手里拎着的马刀,他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很低调的站到一边去了。

    卓二哥很满意这个效果,鼻孔里嗤出一股冷气,看也不看他一眼,昂首阔步带着小弟们过去了。

    江边就是冷,站在别墅门口只觉得冷风刺骨,小雪抱着肩膀颤抖着,刘子光将风衣脱下来裹住她,拍拍小姑娘的脑袋,拉开车门说:“没事了,上车。”

    小雪乖乖坐进了车里,毛孩昂着头,一副英雄好汉的架势继续站在外边,李建国劈头给他一巴掌,骂道:“你也上车!”毛孩委屈的看了建国叔一眼,也钻进了大红旗。

    卓力他们走到别墅门口,问道:“什么事?”

    “小事,毛孩宰了个老流氓。”刘子光满不在乎的说。

    卓力和贝小帅吓了一跳,都闹出人命来,这还小事啊,贝小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指着车里的毛孩骂道:“你这孩子,咋比我下手还黑呢,跑路吧,等风头过去你就是大哥级的了。”不过这话听起来怎么也不像是训斥,反而像是夸赞。

    “跑毛路,毛孩这属于正当防卫,见义勇为,我已经让他自己打电话报案了。”刘子光说。

    卓力端详一下这座别墅的规模,咋舌道:“这家人排场挺大的,知道杀的是谁不?”

    刘子光一拍脑门:“差点忘了,老二你带几个人上去,把现场保护起来,不能让那帮龟孙子把罪证弄没了。”

    “没问题。”卓力回头点了几员干将,其中就有卧底警员王星。

    “走,跟哥上去保护现场!”

    ……

    此时,大开发聂总的车队正疾驰在跨江大桥上,这是以一辆宾利为核心,四辆黑色奔驰为副车的豪华车队,司机们聚精会神的驾驶着车辆,却发现今天桥上很不对劲,充斥着出租车,按理说江北市区的出租车到了这个时间段,很少往南岸跑的,现在都八点了,怎么一下子出来上百辆出租车,而且车里都坐满了年轻人。

    聂万龙坐在宾利后座上,两眼已经尽是泪水,大开发是父亲一手创办的,老爷子是聂家的主心骨,更是大开发的灵魂,虽然这些年他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但是在维系关系网,结交权贵方面,帮了自己很大的忙,父亲是XX委员,又是知名慈善家,大开发赚来的每一块钱都有他的辛劳。

    可是父亲竟然死了,被张大虎这个狗日的介绍的什么女孩子杀死在自家卧室里,想到这个聂万龙就怒不可遏。

    虎爷的本名叫张大虎,这些年跟着聂万龙鞍前马后干了不少事,父亲看他办事得力,也经常叫着他一起玩,打牌按摩什么的,张大虎路子野,脸皮厚,很多老爷子拉不下脸的事情他都能干的很出色。

    老爷子喜欢玩小丫头,尤其是十四岁以下的小丫头,这件事聂万龙不是不知道,那是老人的爱好,他也不便干涉,做儿女的只管尽孝道就是,这些年来老爷子过手的小丫头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从没出过事情,怎么张大虎一掺和进来就出事了呢。

    不管怎么样,张大虎逃不了责任,聂总已经发下江湖追杀令,今夜一定要见到张大虎,不论生死。

    聂总的江湖追杀令虽然很牛逼,但是比起高土坡刘哥吹哨子,还是差了一个档次,有钱归有钱,毕竟不是直接混社会的,发号施令总是要经过二传手,今夜江北道上的豪杰全都听刘哥招呼到南岸来办事,谁有闲空去抓虎爷啊。

    聂总的车队抵达锦绣江南大门口,却发现车满为患,到处都是出租车和私家车,戴着毛线帽子,穿着黑色杰克琼斯短大衣或者五颜六色滑雪衫的年轻人比比皆是,一个个看起来都是痞气十足,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开嘉年华晚会呢。

    汽车开不进去,聂总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别墅区的保安也都不在岗位上,居然让这帮流氓横冲直撞,这次事件过后,一定要好好整顿!

    聂总怒气冲冲下了车,在保镖和助理们的保护下向里走去,女秘书拿着聂总的大衣跟在后面一溜小跑,刚想帮聂总披上大衣,却被正在火头上的聂总一把推开。

    混混们虽然被刘哥喊来,但是却缺乏组织,没人指挥他们做事,所以都眼睁睁的看着聂万龙一行人走进来,直到走近99号别墅附近,聂万龙才发觉不对劲,这帮地痞流氓有来头啊,原来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别墅门口停着一辆大红旗,一辆军绿色的侉子,几个横眉冷目的家伙伫立在自家门口,却看不见管家老张和司机小王他们。

    这事儿怕是不简单,聂万龙压住心中的悲伤和愤怒,迈步走了过去,却被一群小痞子拦住,聂总身后戴墨镜穿西装的保镖立刻涌上去推搡对方,迎接他们的却是明晃晃的钢刀。

    刘子光没见过聂万龙,但是看他这副派头,就知道是别墅的主人来了,便招呼道:“放他们过来。”

    聂万龙带着一干保镖助理秘书走到别墅前,对刘子光等人怒目而视,严厉质问道:“你是谁?在我家门口干什么!”

    刘子光反问:“你又是谁?”

    聂万龙的保镖指着刘子光呵斥道:“这是我们大开发的聂总!你说话客气点。”

    大开发,聂总,好熟悉的字眼,高土坡不就是被大开发买下的么,每平方一千五的价格就是这个吃人粮食不干人事的家伙拍板的啊,刘子光当时就笑了。

    “聂总啊,令尊的事我很遗憾,你节哀顺变吧。”

    话说的挺漂亮,可是这副嘴脸就让人不舒服了,汽车正堵在人家大门口,手里还拎着警拐,标准的明火执仗欺负上门的架势,哪有半点的“遗憾”。,分明就是幸灾乐祸。

    聂总是什么人,江北人十大杰出企业家,市级人大代表,和李书记他们都称兄道弟的上流人,几千大开发员工的精神之父,他看也不看刘子光一眼,从牙缝里哧出一个“滚”字,径直往自己别墅里走,身后的黑衣保镖们很有默契的扑上来,以标准的擒拿动作来制-服刘子光。

    聂总的贴身保镖都是精心挑选的武校毕业生和退伍特种兵,全部身高一米八五以上,膀大腰圆,精通擒拿格斗、驾驶射击、电脑文秘、五笔字型,平时不管晴天下雨白天黑夜都戴一副黑超墨镜,耳朵后面挂着空气耳麦,造型极其拉风,可是真动起手来就有点露怯了。

    四个保镖,只消耗了刘哥和建国哥两秒钟的时间,全聚碳酸脂材料的T型警棍横抽在保镖们的腰杆上,人不吭一声就栽倒了。

    周围小弟们眼睛都看直了,动作太TM干净利落了,丝毫也不拖泥带水,真正的一招制敌,刘子光把警拐一扔,掏出中南海抛了一支给李建国,自己点上烟,站到了聂总面前。

    “不好意思聂总,在刑警没到场之前,谁也不能进去。”

    聂万龙停下脚步,也不说话,就拿眼神恶狠狠地盯着刘子光,聂总虽然五短身材,但是气场相当强大,就是江北市手握权柄的处长、局长们都不敢面对他强大的眼神,大开发的员工们更是将聂总敬若神明,一般小职员要是看到这种如炬的目光,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但是刘子光不怕,就这样居高临下的和聂万龙对视着,嘴角挂着一丝鄙夷的微笑。

    聂万龙眉头一皱,明白今天这个事儿复杂了,不单是张大虎的事情了,牵扯到反方面面的势力,到底是成名人物,他冷笑一声转身走开,勾勾手从秘书那里拿过手机,直接给市委书记打电话。

    忽然远处警灯闪烁,派出所警察到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