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雪和别的女孩不同,这十几年来接触的人和事都很单纯,高土坡的邻居们和学校老师同学们,大都关心照顾着她,基本没有接触过那些阴暗的东西,再加上她对梅姐的信任,所以很难理解梅姐话里的意思。

    事到如今梅姐也没办法了,碰到个不开窍的傻丫头,真是白瞎了一张好面孔,不过话又说回来,恐怕人家大老板喜欢的就是这种一尘不染的感觉呢。

    本来虎爷交代自己的任务是,慢慢诱导、腐蚀这个女孩子,让她心甘情愿的成为金钱的奴隶,按说梅姐在这方面也是个老手了,当年她和虎爷搭档开洗头房的时候,那些从农村骗来的小丫头,都是她过手才调理好的,别管多烈性的女娃娃,照样乖乖听话。

    可是面对小雪的时候,不知咋的,梅姐总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或许是这个女孩子如同冰雪一般纯洁的心灵让梅姐自惭形秽吧,每当梅姐看到小雪和小草一起读书做题的时候,就想起自己年少时候,领着弟弟妹妹复习功课的样子,好几次她都忍不住落泪,想退出这个所谓的“计划”。

    但是,梅姐不能这么做,也不敢这么做,她现在人老珠黄,仅有的一点积蓄也被小白脸骗走了,现在住的房子还是虎爷帮她租的,小草的学费也是虎爷出的,受人恩惠替人消灾,虎爷交代这么点小事还不能给办好,梅姐也内疚。

    唉,说不定也是为这丫头好呢,她家经济情况这么差,老爸一死就没人管她了,现在大学里那么乱,那些小白脸都是骗死人不偿命的主儿,与其这冰清玉洁的女儿身便宜了大学里的那些小杂种,还不如卖个好价钱呢,看这位老板放长线钓大鱼的架势,光运营资金就投入了一两万,还不包括事后给梅姐的赏钱,应该是位财大气粗的金主,小雪跟了他,说不定一步登天了呢。

    过了自己这一关,话就容易出口了,反正虎爷说了,不管咋地先把人弄来再说,到时候少不了梅姐的辛苦钱,于是她干咳一声道:“趁着放假,要不然今天就过去见见人家老板吧。”

    小雪迟疑一下道:“我想找个人陪我一起去,要不然遇到坏人就麻烦了。”

    梅姐拍着大腿说:“这孩子说啥呢,梅姐能把你往火坑里推么,你放心,人家绝对是好人,梅姐亲自陪你过去,还有啥怕的。”

    小雪虽然性格柔弱,但是遇到自己认定的事情却格外固执,梅姐怕她反悔,便松了口气问道:“你想找谁陪你一起去啊?是不是同学啥的?”

    “我想让弟弟陪我去。”

    梅姐松了一口气,既然是小雪的弟弟就没什么可担忧的,小雪才多大点孩子,比她还小的男孩简直就是乳臭未干,所以她根本不去过问这个弟弟是何来历就一口答应了。

    于是梅姐给“张总“打电话联系,小雪给毛孩打电话喊他出来陪自己去见“客户”。

    毛孩是小雪唯一差遣的动的人,也是她的学生,她的小弟,这段时间一直跟着雪姐学文化,毛孩的妈妈和小雪的爸爸都是市立医院的重病号,一来二去就熟悉了,毛孩粗枝大叶,笨手笨脚,她妈化疗期间的照顾多亏了人家小雪,所以毛孩打心眼里崇敬爱护这个姐姐,接到小雪电话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实际上,接到电话的时候毛孩才刚下长途汽车,过完年之后他就心急火燎的从乡下赶过来了,就因为舍不下建国叔和地地道道那些小兄弟们。

    烧烤摊子上那些十来岁的半大小子,都是毛孩的家乡人,山里实在贫困,这些孩子便都进城务工来了,白天在刘叔办的补习班里上学念书,晚上出去搭棚摆摊,管吃管住不说,每月都有一笔工资呢,虽然不多,但是寄回家里也够半年开销的。

    毛孩就是这帮半大小子们的头儿,长期以来跟着李建国耳濡目染,小小少年已经隐隐有些领袖气质了,说话斩钉截铁,惜字如金,上次阎金龙派人来砸摊子,毛孩奋力反击,胳膊断了都没吭过一声,已经成为这些孩子们的偶像。

    接完电话,毛孩把手机掖进挎包,将行李丢给来接站的手下,说:“叫车。”

    手下赶紧招手喊了两辆出租车,一行人钻进去,毛孩坐在副驾驶的位子,指挥司机开往高土坡,在梅姐的按摩房门口停下,此时虎爷的卡宴已经停在门口了,毛孩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雪姐怎么和这些人搅在一起了。

    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只是自己先入为主的看法,兴许人家是好人呢。他从出租车上下来,对后座上的小伙伴低声说了句话,然后走向门口。

    “毛孩,梅姐帮我介绍了一份新工作,你陪我去见工吧。”小雪说。

    “嗯。”毛孩答应一声,警惕了看了看梅姐和司机座位上肥胖的后脑勺。

    “呵呵,还是个小男子汉呢。”梅姐打趣道,看看屋里的挂钟说:“时间不早了,你们先上车,我锁门。”说完拉下了按摩房的卷帘门。

    一行人上车,卡宴直奔聂老江边的别墅而去,忽然多出一个人来,虎爷有些不满意,但是梅姐说人家小姑娘非要带个保镖,要不然就不去了,虎爷也就不吭声了,反正自己又不是搞绑架劫持,正儿八经的介绍业务,身正不怕影子斜嘛。况且这个脏兮兮的小男孩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危险,去就去吧。

    聂老在市区有多处房子,最经常住的就是淮江南岸的别墅了,虽然只有一江之隔,但是环境优越多了,这个名为“锦绣江南”的别墅群是大开发的得意之作,全部是独栋别墅,整体面积五百平米以上,网球场、游泳池一应俱全,附近还有大开发名下的高尔夫球场,是江北市最顶级的别墅住宅区。

    门卫很严格的登记了虎爷的车牌号和姓名,电话通知被访业主,得到同意之后才放车进去,小区里绿化极佳,洁净的路面上一尘不染,各种树木灌木后面,是一栋栋造型各不相同的别墅,豪华的轿车、跑车停在路边,彰显着主人的身份。

    来到最深处一栋江景别墅前,虎爷把车停下,带着三个人走到门廊下,按响门铃,不大工夫,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叔过来开门,热情的把客人让进来,招呼佣人倒茶。

    宽敞无比的客厅正中央摆着一架锃亮的钢琴,墙上挂满风景画,宽大的绒面沙发看起来就舒服无比,壁炉里燃烧着木柴,哔哔剥剥的响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放射着柔和的光辉,穿着白色中式服装的佣人无声而敏捷的走动着,看她们微黑的肤色和眉眼,分明不是国内人。

    这是菲佣,来自菲律宾的素质优秀的家政服务人员,可不是安徽小保姆能够比拟的,由此也能看出这家主人不但资本雄厚,而且极有品位。

    慈眉善目的管家请他们在沙发上落座,然后很客气的说老爷还在练气功,请客人们稍等。

    虎爷忙不迭的站起来客气道:“您忙,我们自己招呼自己就成。”梅姐也很拘束,不敢乱说乱动。

    小雪也被这种只有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一幕彻底震慑了,只有毛孩坐在角落里的单人沙发上,镇定自若的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有几个出口,几扇窗户,门板的厚度,门锁的质地,屋里有什么趁手的家伙……

    一直等到日落西山,从落地长窗望出去,夕阳在江水上染出一道玫瑰色的影子,格外美丽,江上的航船发出悠长的汽笛,屋里的大座钟敲响了,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

    壁炉里的火越来越旺了,虽然房子很通透,但是暖气却很足,坐在屋里,羽绒服都穿不住,再加上心里焦急,大家鼻尖上都渗出了汗珠。

    终于,正主儿出现了,一位头发雪白的老者身披睡袍从楼上下来,呵呵笑道:“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小雪抬头一看,这个人认识,不就是元旦来学校视察过的聂老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