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痛苦的抱住了头,似乎内心在挣扎,良久才幽幽说道:“为什么会这样?”

    刘子光拿起李纨的咖啡杯,到厨房帮她倒满端回来,放到小茶几上,转身坐下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出来会舒服一些。”

    李纨长长出了一口气,问道:“有烟么?”

    刘子光摸出自己的中南海点上,然后递给李纨,只抽女士烟的李纨不习惯这种混合型的味道,呛得咳嗽了几声,但还是继续抽着,此时不管什么烟,只要能让她的情绪镇定下来就行。

    “我和小诚的爸爸是大学同学,他叫甄志,是学生会主席,又是校足球队的队长,我们一起参加了那年在新加坡举行的国际大专辩论会,我是他的副辩手,我们不顾一切的相爱了,毕业后,我违背父母的意愿,放弃了已经安排好的政府部门职务,跟着他回到了江北市发展。”

    “对我们的婚事,他父母本来就不是很满意,仅仅是因为属相不合,后来总算是接受了,甄家是干部家庭,要脸面的人,因为举办婚礼的时候我父母没有到场,婆婆当场就甩了脸色,后来我们买房子、创办公司的时候,他们家一分钱也没支持,还是我妈妈偷偷给我了五十万作为启动资金,至诚广告公司,也就是至诚集团的前身才初具规模。”

    “再后来,小诚出世了,因为是儿子,和甄家的关系才得以缓和,那时候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我们赚了些钱,买锦官城房子的时候,为署名的事情还小小闹过一次,后来我让步了,就没在房证上署名,再后来……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说到这里,李纨双眼饱含了热泪,几乎泣不成声:“那天晚上,小诚发高烧住院,甄志在外地出差,接到电话连夜往回赶,结果就在医院门口……被一辆醉驾的汽车撞到……他是RH阴性血,血库里没有存量,他是死在我怀里的……那时候,小诚才不到两岁。”

    李纨再也说不下去了,眼泪奔涌而出,刘子光默默起身,将这个可怜的女人揽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好了,我没事。”李纨轻轻推开刘子光,继续讲:

    “甄志去世后,他父母把丧子之痛发泄到我头上,不但恶语相加,还要立即清算遗产,不过那时候公司正处于低潮,银行贷款是天文数字,房子也有几十万贷款没还,此事便作罢了,你能想象我那时候面临的局面么,家里顶梁柱塌了,孩子还不懂事,公司业务一团乱麻,负债累累,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撑过来的,老天爷总算眷顾我,我通过江雪晴的关系拿到滨江大道的建设合同,正是这个合同,让至诚集团起死回生,大放异彩。”

    李纨忽然笑了笑,自嘲道:“他们都说我是铁打的女人,背地里叫我铁娘子,其实我也是被逼到那个份上,我也是女人,希望有坚实的臂膀可以依靠,可是没有,从商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男人见得太多了,不是图钱,就是图人,没个好东西。”

    刘子光有些滴汗,心说我算哪一种呢,不过更多的却是对李纨的敬重和佩服,一个孤零零的女人,创建起这么大的集团公司,用什么形容词来赞美她都显得那么苍白。

    “那么最近又是怎么闹起来的呢?”刘子光小心翼翼的问道。

    “到底血浓于水,小诚是他们甄家的骨肉,我也不想闹得太僵,失去这仅有的亲戚,逢年过节都会送一份丰厚的礼物,老人家嫌房子太小,我赞助了五十万帮他们换了滨江的大房子,甄丽,也就是小诚的姑姑说要买车,找我要赞助,我直接送她一辆甲壳虫,因为我觉得公司有甄志的一份,我有义务帮他孝敬老人,照顾家人,没想到啊没想到,却照顾出一家仇人来。”

    “他们家人一直觉得儿子是我害死的,至诚集团应该属于他们甄家,现在集团规模上去了,好比肥猪该出栏了,于是便开始发难,说我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要收回小诚的抚养权,并且索要集团51%的股份,不给就起诉,到底是搞司法工作的啊,口口声声都是法律、正义,甚至指责我行为不检点,难道他们觉得我就应该当一辈子寡妇么!”

    “碰”的一声,咖啡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上,黑色的泡沫都漾了出来,刘子光从没见过李纨如此愤怒,铁娘子的强硬一面毕露无比。

    “回头我就去派出所把小诚的名字改了,叫李小诚,如果他们还不死心,我就再改,随你的姓叫刘小诚,气死他们!”

    刘子光倒吸一口凉气,李总果然出手不凡,这一招绝对厉害。

    “他们家都是搞司法工作的,应该很难缠,你最好有个思想准备,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的传统不是白说的,这场诉讼可能会旷日持久。“刘子光提醒道。

    “你真以为当法官的就懂法么?”李纨鄙夷的一笑:“老头子是转业安置到法院工作的,据说以前是团政委,老太太退休之前,在市检察院主管妇联工作,甄丽在法院也只是个文员而已,他们家唯一真懂法律的是侯振业,也只是个钻法律漏洞的奸诈律师。这种背景,欺负一般老百姓没问题,想欺负我,门都没有。”

    “消消气,回头我帮你搞定。”刘子光笑呵呵的拍拍李纨的肩膀:“大过年的,开心点,他们越是无耻,咱们越是要过的好,给卫子芊打电话,咱们一起去动物园看猴子去。”

    “好,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化个妆。”李纨欢快的站了起来,向卧室走去。

    女人还真是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的动物,几乎是转眼之间就把烦恼抛到脑后去了,也难怪,像她这种级别的集团老总,每天面临的难题难以计数,如果不能有效地排解负面情绪,恐怕早就被郁闷死了。

    ……

    与此同时,小雪也骑着自行车到陈老师家拜年,自打上了高中以来,陈老师一直像父亲那样关心着小雪的学习和生活,他的女儿夏夜也成了小雪的好朋友,这几天正鼓动小雪考音乐学院呢。

    “小雪是个好苗子,她的天赋不止在音乐上,那是遗传基因的问题,要考,就考中国最好的大学,小雪你说对么?”陈老师微笑着否决了女儿的提议。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考北大,为老师争光,为学校争光,还有,到时候就可以和夜姐姐一起了。”小雪羞涩的笑着说。

    陈老师摆摆手:“不是为谁争光的问题,是你个人的前途问题,我教书三十年来,就没见过你这么优秀的学生,不客气的说,你现在的水平已经完全具备保送标准,不过我觉得还是自己考出的成绩好,你说呢小雪?”

    “我同意老师的看法,还是把保送名额留给更需要的同学吧。”

    陈老师欣慰的点点头,说:“高三下学期主要是复习,你虽然成绩优异,但也不能马虎,听说你最近在做家教啊,是不是家里经济紧张了?有事就和老师说,千万别客气,也不能耽误了复习。”

    小雪说:“最近代了两份家教,一个初中的,一个小学的,俩学生都特上进,特聪明,根本不用费力,和他们在一起也挺开心的,而且收入也不少呢。”

    夏夜瞪着大眼睛疑惑道:“怎么还有一个小学生?没听你讲过呢。”

    小雪说:“那个孩子叫程毛孩,是我弟弟,十几岁的人了,一天书都没读过,又不好意思上小学和那些孩子坐在一起听课,我就经常附带着辅导一下他,现在已经达到六年级水平了,再过几个月就能考初中了。”

    “小雪,你真善良,我要把你的故事画到漫画里去。”夏夜感慨道。

    “好了我的大画家,吃饭了,小雪,尝尝你师母的手艺。”陈老师起身招呼道

    ……

    风景秀丽的市郊某高级私人会所内,大理石铺就的半露天温泉浴室内,一个头发雪白的老头正舒舒服服躺在玉石砌成的池子内,外面是精致秀雅的日式中庭,温泉水腾起白茫茫的雾霭,不远处跪着的女服务生显得雾里看花,更加娇俏可人。

    老头旁边,躺着一个的黑胖子,胸口一巴掌宽护心毛更显粗俗市侩的本色,他一双色眼毫不顾忌的盯着女服务生,嘴里赞道:“聂老,您可真会品味生活,光这些稀罕的家伙事,我们做小辈的再过十年都追不上您老啊。”

    聂老哈哈一笑,低声道:“虎子看中哪个了?回头给你安排,会所里的丫头都是经过培训的大学生,会伺候人呢。”

    虎爷很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都是您老培养出来的尤物,我怎么好意思用呢。”

    聂老爽朗的大笑:“培训她们,就是为了伺候你们这些贵客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是客气,就是不给聂伯伯面子了,再说我也不用她们,这些丫头年龄都偏大,而且不是处,对养身之道没有益处。”

    说罢站起身来从池子里走出来,虽然已经是古稀之年,但是擅长养生的聂老却如同五十岁的人一样健康,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后背上纹着的关公,关二爷可不是寻常人能纹的,必须是黑道真正泰山北斗级的人物才有资格纹,就算阎金龙那种黑老大,也不过是纹几条龙在身上而已。

    女服务生学着日本女人的架势,颠颠小步跑过来,将一条雪白的浴巾围在聂老下身,聂老瞧瞧虎爷猴急的目光,微微一笑道:“你去伺候伺候虎爷。”

    女服务生俏脸一红,乖巧的脱了衣服下了水,虎爷感动的不行,连声道:“聂老您怎么那么疼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聂老邪邪的一笑,转身出去了,走到门口又回头道:“虎子,聂伯伯交代你办的事情,该抓点紧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