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出警速度很快,不到五分钟就有一辆警车开过来,把王琛接进了派出所,负责接待他的是一位年轻警察,随便做了笔录之后就说:“行了,你回去吧。”

    “警官,我记下了他们的车牌号码,我想这是一条线索。”王琛说。

    小警察很不耐烦的说:“我说你回去就行,还啰嗦什么。”

    王琛可不是书呆子,他默默记下了小警察的警号之后就出去了,打了一辆车来到滨江大道88号,自己观察附近的建筑物,这里多是酒吧饭店KTV等娱乐场所,江堤下是滨江公园,风景秀丽宜人,交通方便,四通八达,距离闹市不远,可谓闹中取静的一块好地方。

    王博士顿时就明白了,合着自己老爸的图书馆计划碍着人家的事了,这块地方怎么看都是开酒店比较合适啊。

    回家之后,父子两人进行了一番对话,作为儿子,王琛反对父亲参与这种毫无必要的麻烦中去,但一向与世无争的老王校长这次却相当的坚决,执意不肯放弃。

    王琛叹气摇头,王家的人都是倔脾气啊,他不得已只好说出自己的遭遇:“爸,我今天在外面被人威胁了,就是因为建图书馆的事情……”

    “谁?谁这么大胆?告诉爸,我找他去。”老王校长说。

    王琛鼻子一酸,父亲已经年迈了,但是还像年轻时候那样充满正义感,可惜,时代不一样了,他摇摇头说:“爸,咱们斗不过他们的。”

    老王校长说:“谁说斗不过了,不管黑的白的,咱都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教他有去无回。”

    王琛目瞪口呆,不过一年没见,学究一般的父亲怎么变成这样了。

    “爸,不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怂恿你吧,咱可不能被人利用了。”王琛说。

    “你爸爸快七十岁的人了,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经过?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就算拿刀架在脖子上也没用,我认准的事情,哪怕刀山火海,一样要闯。”老王校长豪情壮志,意气风发,却让儿子觉得更加难以理喻。

    “我觉得还是换一个地方比较好,不然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王琛还是委婉的提出自己的忧虑。

    “不,这块地方最好,我考察过了,滨江大道中段,紧挨着滨江公园绿化带,夏天乘凉的人很多,到时候搞一个户外阅览室,弄一些条凳,吹着江风看书,人生一大快事啊。”老王校长点了一支烟,眯起眼睛憧憬起未来,十分享受的模样。

    忽然他话锋一转,又评论道:“你看看现在江边是个什么模样,灯红酒绿,充斥靡靡之音,难道让市民耳濡目染的都是这些?这样很不好,以前我是没机会改变这个现状,现在有机会了,我老头子大不了豁出这条命了,一定要办成这件事。”

    说着,他拿出一张老旧的江北市城区图铺在桌子上说:“这是二十年前地图,那时候江北有一家新华书店,一家外文书店,市图书馆,区图书馆,各单位工会组织下面也都有图书室,街道居委会也有阅览室,就连街头巷尾都有书摊报亭,现在呢?”

    王琛知道父亲要说什么了,他虽然久居国外,但是对国内形势很了解,这些年来,国家经济是上去了,但是人民群众的道德素养和文化水平却没有同步跟上,就拿江北市来说,原先的几个书店都变成了大卖场,图书馆能养鬼,各单位的图书室、阅览室的那些藏书,大多以废纸价格处理掉,命运好点的还能流入旧书市场,命运不济的直接化成纸浆变成卫生纸了。

    “人民不读书,国家迟早要付出代价的。”老王校长掷地有声,刹那间,王琛忽然觉得父亲瘦弱的身影很高大,高大到需要自己仰视。

    “好吧,我支持您。如果他们敢胡来的话,我会直接打电话给二叔的。”王琛说。

    “不用,我自有办法。”老王校长诡秘的一笑。

    ……

    吓唬过王琛一回之后,虎爷便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正经对手是刘子光、卓老二他们。

    虎爷自己筹集了百十万块,杨峰不知道从哪里筹措了两百万,凑出三百五十万元来参与竞标,这次滨江大道88号的使用权拍卖走的是简易程序,只是动用了房管局的小礼堂,虎爷这次没敢玩硬的,他知道高土坡一帮人的厉害,玩武的,江北市基本上没人玩的过他们。

    小礼堂里稀稀拉拉坐了一群人,分成三个阵营,高土坡群雄和虎爷手下众地痞分坐两边,老王校长和王琛孤零零的坐在后面。

    高土坡一帮豪杰今天穿的都很正规,深色西装打着领带,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看起来活像一帮守法良民。

    “操,穿上西装照样是流氓。”虎爷啐了一口,心说你们这帮不上台面的混混,打打杀杀还行,做大买卖还逊点,上面早就打点好了,今天不过是走个程序而已,亏你们还有脸二五八万的坐在这里,都不嫌丢人。

    人员到齐,拍卖会开始,房管局的几个领导走进来就座。主管此事的孙副局长神情有些奇怪,看也不看虎爷这边,站起来严肃的说道:“各位,经上级有关部门研究决定,滨江大道88号的使用权拍卖工作终止,经市政府,市文化局,市教育局、市总工会、团市委等部门协调,我局党委一致通过,做出如下决定,将滨江大道88号建筑主楼以及附属建筑物,以每年一元的象征性租金,租给归国华侨、剑桥大桥王琛博士,创建图书大厦,为我市公益事业、文化事业添砖加瓦,再创辉煌。”

    话音刚落,小礼堂外面涌进来一帮记者,摄像机扛着,闪光灯噼里啪啦亮着,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江北市代市长周仲达,身后跟着各部门领导,主席台上的房管局工作人员都站起来鼓掌,迎接领导的到来。

    虎爷傻眼了,啥也说不出来了,事情完全超出他的预计,他再牛逼,也不敢在市长面前耍横,再看高土坡那帮人,似乎早有预料似的,站起来很应景的拍着巴掌微笑着,虎爷就明白了,合着不是我玩你们,是你们合伙玩我啊。

    周市长在镜头下和王校长、王博士亲切握手,对他们投资兴办公益事业的事迹给予了高度肯定,并且承诺,市政府将会投入一部分资金,争取尽快建成图书大厦。

    “公益事业,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献出自己的力量。”周市长在镜头前意气风发的说道。

    ……

    虎爷带领部下愤然退场,出来就给杨峰打了电话,杨峰得知事情经过之后也是震惊的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才恶狠狠地说:“姓孙的敢摆我一道,有他好瞧的!”

    事已至此,市长大人都亲自出面了,那就绝无挽回的可能,唯一让杨峰和虎爷安慰的是,毕竟高土坡那帮人也没得逞,而且经济上没什么损失,各回各家,下回踅摸着好地方再投资不迟。他们只是不明白,为啥老王校长能搭上周市长这条线。

    不但他们不明白,就连王琛也不明白,为什么事情的转机这么具有戏剧化,和周市长谈了一会之后,王琛终于提出这个问题。

    周市长爽朗的一笑,说:“我就任副市长的时候,就开了一条热线电话,专门听取群众的意见和建议,很多群众不理解,不信任,以为是面子工程,其实他们错了,接到的所有电话和短信,都会有专人整理成册交给我审阅,就算再忙,我也会抽出时间来做这件事,毕竟,我是人民的市长嘛。”

    ……

    图书大厦一事尘埃落定,马上就是春节,按照中国人的习俗,一年中最重要的就是这几天,忙碌了一年的人们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千里迢迢返回家乡和亲人团聚,包饺子放鞭炮看春晚,热热闹闹过大年,不光学校工厂企事业单位放假,各个建筑工地也都停了,就连华清池的技师们也带着辛辛苦苦攒下的皮肉钱踏上火车返家去了。

    老王校长不光这一个儿子,另外还有一个女儿在省城工作,每次春节都是全家在女儿家集中,这一回也不例外,老人家在儿子的陪同下踏上了去省城的火车,刘子光带领一帮学生亲自前往火车站送别。

    老王校长桃李满天下,不光刘子光是他的得意学生,还有卓力、周文、贝小帅等黑道白道上的强力人士,大家热情的将老王校长父子送到月台上,亲眼看着火车慢慢驶离,一双双手在月台上摆动着,老王校长坐在车里,感动的拿手帕擦了擦眼角。

    直到火车消失在远方,众人才停止挥手,此时大家心情各有不同,最开心的还是周文,这一次图书大厦的事情干的太漂亮了,老王校长父子到了省城之后,百分之百会把这件事情讲出去,不需他们刻意说什么好话,只需实话实说,那么周市长的初步目的就算达成了。

    江北市是二线城市,走的人少,来的人多,正值春运期间,火车站拥挤不堪,一列南下的客车缓缓地停在月台边,风尘仆仆的旅客们提着大包袱小行李下了列车,急匆匆的朝着出站口走去,刘子光等人也随着人流走出了车站。

    站前广场上,一个民工打扮的中年人蹲在地上哭得很伤心,花白的头发在冷风中飘舞,身上的棉袄绽开一个口子,露出脏兮兮的棉絮,一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子丢在身边,口大张着,里面不过是些棉被、脸盆等物件。

    旅客们形色匆匆,谁也没有停下来过问,车站派出所的警察们忙着疏导秩序,也没空管这些闲事。只有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女孩停下脚步,蹲在民工身边低声问了几句,然后掏出钱包,拿出二百块钱递给他,民工说什么也不要。

    “拿着吧,总要回家的,这帮该死的小偷,你报案了没有?”这女孩的身材很好,从背后看去,窈窕纤细,声音也好听,宛若黄莺一般。

    “报案没用,春运期间警力紧张,哪有空管这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刘子光停在女孩身后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