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刘子光的家底子李纨很清楚,除了建材生意赚了点钱之外,其他的幼儿园、烧烤摊子都是不上台面的买卖,竞拍金碧辉煌这种大事,没有上千万恐怕拿不下来,难道他真的可以做到么?

    “要不,和周市长打个招呼,争取一下援助吧,他毕竟主管文教卫生这一块,图书馆也在管辖范围之内。”李纨建议道。

    “周市长的介入是必须的,不过不能太早,那样显得早有预谋,你们出面都不合适,只有我出面最妥当,一来我是王校长的学生,又是他的忘年交,二来我的身份不那么复杂,由我出面,不会让人感觉有功利的因素掺杂在里面。”刘子光说。

    的确,抛开黑道的那些事情不说,刘子光同志的形象还是很正面的,数次见义勇为,好市民荣誉称号,旗下的红旗幼儿园和红星保全公司更是脍炙人口,别管人家是不是沽名钓誉,起码事情做得漂亮。

    “那……你资金够不够?”李纨还是不放心。

    刘子光耸耸肩膀:“资金?这种公益事业你跟我谈资金,我不让他们出钱就是好的,总之这件事卓力他们已经开始着手了,我们跟进就可以,据我了解,还有好几家在打金碧辉煌的主意,而且还有一个老熟人呢,哼哼,这回有好戏看了。”

    ……

    说服卓力的工作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难,到底是豪爽的蒙古汉子,听刘子光把前因后果叙述一遍,当即拍着大腿说:“不就是整个图书馆么,我全力以赴!赚钱是小事,培养下一代是大事,现在的孩子就知道往网吧里钻,为毛?没地方可去啊,咱们小时候还有个小人书摊、少年宫啥的,现在呢,毛都没有,这不是把孩子往网吧里推嘛。”

    听到这话,贝小帅不高兴了:“二哥你这么说我可得说道说道了,网吧咋了,网吧也是教育人的好地方,网上那么多好小说,好游戏,那都是精神食粮啊,教育青少年奋发向上,团结互助……”

    “拉倒吧你,你们90后就是没心没肺的一代,还奋发呢,你洗洗睡吧。”卓力不屑道。

    “谁90后啊,老子是八八年生的,你才是九零后,你们全家都是九零后。”贝小帅蹦起来说。

    刘子光赶紧打圆场:“好了,要本着科学发展观看问题嘛,网络上也是有好有坏的,图书大厦里也饱含了网络阅览室,其实也就是变相的网吧,到时候交给小贝管理,让你真正过一把网吧老板的瘾。”

    大家吵吵闹闹,其实都是开玩笑,刘哥决定的事情还没有错过,虽说金碧辉煌那个旧址不开洗浴中心有点浪费了,但是毕竟图书大厦才是正经事业,干这个,家里人脸上都跟着沾光。

    “老王校长和我爸住一个楼,那是绝对的好人,不冲别的,就冲老王校长的面子,我就无条件支持。”卓力最后这样说。

    事情定了,刘子光去找周文联系,这边也就散了,现在华清池已经恢复了营业,此时已经临近春节,大批娱乐行业从业者回乡过年,按说应该是淡季,但是由于金碧辉煌的那些技师大量涌入华清池工作,新鲜人不断,客源自然也蜂拥而至,可谓日进斗金,难怪卓力财大气粗呢。

    没有阎金龙捣乱,卓力前段时间盘下的那个酒吧也没了悬念,所谓的拆迁无疾而终,没人再提这件事,私人城市酒吧的装修工作已经开始进行,等装修好了,王星就是负责人。

    刘哥那边刚走,王星的手机就响了,他掏出手机看了看说:“二哥,新买的防火板有点问题,我过去看看。”

    “行,你去吧。”卓力不在意的一摆手。

    到了门口,卓力又叫住他:“早点回来,晚上在和平饭店给你订房间了,好好庆祝一下生日。”

    王星一顿,感动的光辉在眼中一闪而逝。

    十五分钟后,王星找到了防火板的供货商,随便扯了几句闲话便离开了,直奔市东区某处,一路上还谨慎的观察有没有人跟踪自己,转了两次公交车之后,终于来到一座大厦,乘坐电梯上了天台,那里已经有人在等他了。

    那是一个身着便装的中年人,灰色驼绒短外套,藏青色西裤,银色的方形皮带扣上,似乎有警徽闪烁,干练的表情和不苟言笑的态度更是直接表明了他的身份。

    “小王,有什么最新进展?”

    “还是那些,要拿下金碧辉煌,不过不是开洗浴中心,而是建图书馆。”王星说。

    “你整天呆在他们中间,就给我这些没用的情报?我问的是杀人、犯毒、涉枪案件的线索,你整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你还想干么?”中年人的眉毛拧在一起,严厉的呵斥道。

    “可是……我……他们就是很普通的生意人,偶尔打打架也是为兄弟出头,我觉得没必要再跟了。我申请退出这个计划。”王星盯着自己的脚尖,吞吞吐吐的说。

    “你说什么?你这是什么态度!上面安排你做侦察员,是对你的信任,也是对你的考验,本来想依靠你的协助打掉这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可是你倒好,提供来的线索反倒把金碧辉煌给掀了,不过也好,也算立了一功,但你不要忘记,现在的警校毕业生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包分配了,你知道你的同学毕业之后都干什么么?协警,治安员、混的最好的也不过是在分局开车,当个临时工而已。”

    王星默默无语,中年人烦躁的将烟蒂丢下天台,丢下一句话:“不把这件事情做好,你就别想转正,扛一辈子两拐吧!(注:学警和见习警察肩章标识)”

    中年人头也不回的走了,王星却站在天台边缘,吹了很久的冷风。

    ……

    接到刘子光的电话后,周文推掉了当晚所有的安排来赴刘子光的约,和平饭店的一个幽静小包间内,刘子光已经等在那里了,桌上摆着几个简单的菜肴,见老同学进来,刘子光便把服务员叫进来说:“喝什么酒?”

    周文沉吟一下道:“古越龙山吧。”

    “你小子和领导的步调保持的很一致嘛。”刘子光调侃道。

    不大工夫一瓶十年陈酿黄酒放到了桌子上,刘子光捣开泥封,先给周文倒了一杯,说道:“今天叫你来,有些重要的事情详谈,事关很多人的前途和命运。”

    周文脸色凝重起来,说:“你说吧,我就知道你找我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你觉得周市长这个人怎么样?”刘子光问道。

    “周市长是个好领导,好丈夫,好父亲,他和咱们江北市其他官员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还是能做一些实事的。”周文摩挲着酒杯,斟酌着语言说道。

    “那么,他头上那个代字,究竟有多大希望能去掉?”刘子光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是紧盯着周文的眼睛说的。

    周文犹豫了半天,终于说道:“难……我虽然当秘书时间不长,但是对官场的事情也有些了解,现在省里主要是江南一系的领导主政,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些年来被提拔的也都江南籍的干部,那边经济发达,容易出政绩,咱们江北市的干部最多就是市委书记到头了,很难有进省城的,前一位市委书记就是江南人,这想必你也知道。”

    刘子光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江北官场,是南泰帮的天下,从市委书记到各重要部委官员都是南泰人,本地干部也有,但是不成气候,最多能打平,周市长虽然生在江北,但是从政经历都在省城,说起来他不算江北人,也不算江南人,两边都不沾,所以……”

    周文有些踌躇:“周市长的压力很大,王副书记和秦副市长的资源都比他雄厚,真要斗起来,他一个回合都赢不了,代市长不能转正,继续当副市长的希望也不大了,可能会调到省城担任闲职,或者安排进人大、政协。”

    “如果那样的话,你怎么办?”

    “虽然我跟周市长的时间不长,但已经深深打上了他的烙印,如果去省城的话,我肯定不能跟着去,毕竟没前途,家庭也抛不开,如果去人大政协的话,我就跟着过去,反正我以前不过是个街道办事处小科员,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满足了。”

    刘子光点点头,周文说的应该都是实话,他又问:“那么,周市长本人是怎么打算的?”

    周文两手一摊:“还能怎么打算,赶鸭子上架,不争也得争了,周市长在省委组织部有个老同学,告诉他这次市长人选里确实有周仲达的名字,不过是不是陪太子读书就难说了,不管怎么样,人可以放弃选择放弃,但不能放弃选择,我猜他也是心怀壮志的,毕竟机会还存在,市长的人选问题,最终拍板权不在什么派系掌握中,而是省里一把手当家。”

    说完,周文叹了一口气,举起了酒杯:“这些天焦头烂额,烦心啊,来,喝酒。”

    这么一说,刘子光心里终于有了谱,锦上添花的事情不稀罕,雪中送炭才是最珍贵的,周市长和自己本来没有交集,是幼儿园安保业务的问题将两人连接在一起,从那件事上也可以看出,周市长是个好官,而且,这件事还牵扯到周文,自己的老同学,帮助他飞黄腾达,对自己的将来会有很大的助力。

    “周文,我有办法让周市长得偿所愿。“刘子光没有举杯,而是迸出这句话。

    “砰“的一声,周文的酒杯落到了地上,目瞪口呆盯着刘子光,一脸的不可置信。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