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什么来什么,周市长漏夜从省城赶回江北市,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进省城联络关系的事情,又出了那么个不大不小的事故,幸亏刘子光在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遮掩过去也就算了,哪知道忽然跳出这么个不开眼的记者,把这件事捅了出去,一时间周文甚至都想掐死这个自作聪明的小记者。

    孤立的一件事情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那么两件事就足以引起别人的关注了,周市长忽然更换驾驶员,报纸上又出现这么一条消息,清晨时分市长在郊区公路上古道热肠的救援车祸伤者,这两件事情都和周市长的专车联系在一起,只要是个聪明的人,就会联想到其中有事发生。

    市委市政府里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从各级领导到大小秘书,甚至打印室的那些小MM,小车班的驾驶员们,只要进了机关这个大熔炉,再蠢笨的人都会变得聪明起来,善于观察身边的人和事,注意官场风向变化,站对队伍,靠拢领导,实际上这才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平时百分之八十的精力也是放在这上面。

    在去年的那场官场大变动中,除了李书记是第一赢家之外,最令人大跌眼镜的就是,主管文教卫生广电的副市长周仲达当上了代市长。

    通常来说,市长接任市委书记一职后,由常务副市长接任,然后等组织程序完成,成为下一届市长,但是江北市原来的那位常务副市长健康状况堪忧,癌症晚期,已经不能胜任领导职务,也不知道哪位省里领导拍的板,居然点了排名相对靠后的周仲达的将,让他当了这个代市长。

    为什么要让资历最浅的周仲达做代市长,这里面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深谙官场之道的人都知道,这是各方面博弈的结局,李治安调任书记之后,最有希望担任江北市长的有两个人选,一是市委副书记王大庆,这是李书记的嫡系人马,南泰班子里的大将,还有一个是副市长秦松,他是江北本地官场的代表人物,从政多年来成绩显赫,人缘也很好,省里大概是短期内难以作出抉择,才临时将周仲达放在这个位置上。

    官场规矩是,只要组织部没有找你谈话,这件事就没有定局,所以江北市未来的市长究竟是谁,没有人能猜得出,但他们知道一点,那就是周代市长的希望反而最小。

    甚至连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食堂大师傅都懒得去为了周代市长的口味学习一下偏甜的南方菜系,而是一如既往的研究着咸辣口味的南泰土菜,小车班那些油条们更是不愿意去跟周代市长。

    司机和秘书一样,属于领导鞍前马后最亲密的跟班,跟了哪个领导,基本上一辈子就是这个领导的人了,领导们对下属往往也很照顾,比如前任市委书记的司机,在领导调进省里之后,直接进入交警队当了个大队长。

    人比人气死人,司机们虽然没有秘书们野心那么大,也是有上进心的,谁愿意跟着没前途的领导混啊,所以唯有老实巴交的老张师傅跟了周仲达当驾驶员。

    虽然几乎不被任何人看好,但是周代市长和他身边的人,却从未放弃过希望和努力,代市长这个临时职务,说明周仲达和王副书记,秦副市长一样是站在起跑线上的竞争者,虽然有着诸多不足之处,但他也有自己强大的资源,那就是省城的人脉。

    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放弃,这是周仲达的人生信条,他把这种信念也传授给了自己的秘书,当周文拿着报纸急匆匆的走进市长办公室的时候,周市长很冷静的挥着手中的江北晚报说:“这个记者很会抓新闻。”

    周文说:“要不要给报社打个电话,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周市长说:“巧合而已,如果是针对性的事情,就不会进行美化。”

    “可是,万一被人注意到,再联想到换驾驶员的事情,只要一查……”周文很不安的说。

    周市长笑了:“小周,你还年轻,这是好事不是坏事,不管怎么说,咱们现在坐在这里,而不是损坏的汽车里,最危险的关头已经过去,还有什么可怕的,至于有人注意,那就让他们注意去好了,我是代市长,对我进行侦查,那是违反组织程序的,没有人敢这么做,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也不会这么做。”

    ……

    市委办公楼,江北第一秘赵庆楠的办公室,王副书记的秘书走到门口,轻轻敲一下门,赵秘书抬头道:“小唐,进来坐。”

    唐秘书满面笑容的走进来,把手里的报纸往桌上一放,说:“周那边连这种办法都用上了,这是在造势啊。”

    赵庆楠拿起报纸看了一眼,随手丢下,轻蔑的说:“未必如此,依我看是某个小记者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你没注意到周今天还驾驶员了么?”

    唐秘书自然知道,但是出于巴结赵秘书的心理,他要让对方主动提出这档子事,当赵秘书点破之后,唐秘书才做恍然大悟状,说:“哦,这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高,实在是高。”

    赵庆楠摇摇头:“只不过是一般善后工作罢了,指望这种小事就能给自己加分,把代字去掉,那是幼稚的想法。”

    唐秘书眼睛一亮,说:“要不要调查一下,把这件事捅出来。”

    赵庆楠摇摇头:“没有意义,他们肯定已经把功夫做足了,绝不会露出马脚,即便查出什么,也不会打击到对方,反而显得小家子气,你懂么?”

    唐秘书想了想,忽然展颜一笑道:“我懂了。”

    ……

    第二天,市政府办公室发了个通知,小车队全部去定点修理厂清洗油路,以备本市即将展开的乙醇汽油换代工程,消息传来,周文心里就有数了,办公室主任是秦副市长的人,这一手明显是冲着周市长来的。

    想当年汽油价格高涨不下,国家搞了个政策,用添加酒精的乙醇汽油,现在粮食贵了,用乙醇汽油也不合适了,又添加了一些其他的化学物质,汽车油路如果不清洗的话会受到一定影响,作为市领导更应当以身作则,率先使用换代汽油。

    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周市长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也没打算拒绝,直接让司机林浩开车去了修理厂。

    奥迪进了修理厂,立刻就有人凑过来检查车架号和发动机号,并且拿出登记资料来核对,让他们大失所望的是,这辆奥迪正是市政府为周市长配备的那辆专车,如假包换,绝对没错。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这辆车是玄子带着几个高级技工连夜修理好的,幸亏发动机没有大损伤,换个保险杠,前灯,钣金敲敲打打就完工了,夜里两辆车就对调回来,一点蛛丝马迹都没露出来,想在这件事上抓小辫子,那是痴心妄想。

    此事过后,周市长做了几件事作为回报,首先是老张师傅,遵照他个人意愿,调去开大客车,开大客车相对比较清闲,不像小车司机那样没日没夜,完全没有自己的私人时间,老张师傅五十岁了,家庭负担比较重,也该休息休息了。

    原红星保全公司职员,退伍兵林浩,经正规组织关系调入市政府小车班工作,担任周代市长的专职小车司机,享有全套保险和福利,虽然只是一个驾驶员,但含金量不可低估。

    林浩鲤鱼跃龙门,成为公务员队伍中的一分子,对刘总的感激之情那是没的说,对周市长和周秘书也很感激,虽然不能和兄弟们一起共事了,但是其他问题全都迎刃而解,据说当天晚上就有十几个媒人跑到林浩家里去提亲,要知道林浩以前相了几回亲,人家女孩全都嫌弃他的职业而毫不犹豫的和他说88。

    至于刘子光,周市长暂时没有什么表示,对此刘子光一点也不着急,反而更加心安,他知道,经历这件事后,周市长自然会对自己另眼相看,或许自己马上就会有一个官场上真正的靠山了。

    但是这个靠山未必真的那么可靠,富豪广场十八楼,至诚集团总裁办公室,刘子光和李纨面对面坐着,研究着当前江北市的政局。

    “市长人选最强有力的竞争者不是周仲达,而是市委副书记王大庆,副市长秦松,周仲达不过是过渡阶段而已,把至诚集团的未来押在他身上,有些冒险。”熟稔江北官场的李纨这样说。

    “不对,周仲达既然能担任代理市长,说明省里对他还是很器重的,虽然在大多数人里他只是个打酱油的而已,但是在我看来,他夺标的机会反而更大,河蚌相争,渔翁得利,周仲达的政治智慧不低,我相信他会是那个渔翁。”刘子光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可是……”李纨还在犹豫。

    “没有可是,我问你,至诚集团在市里最大的强援是谁?”

    “我们至诚集团的合同,大多是通过房改办李主任的关系,李主任的后台是市委主管这一块的徐副秘书长,嗯,以前还有交通局的江局长,这些人是至诚集团在官场上的朋友。”李纨介绍道。

    “这就是了,集团没有一个能称得上真正后台的人,这就是为什么至诚集团的发展总是慢大开发一拍的原因,人家有李书记撑腰。”

    听了刘子光的话,李纨若有所思:“对,你说的有道理,即便周仲达当不成市长,搞好和他的关系总不是坏事。”

    “砰砰。”门敲响了,卫子芊走了进来,手上抱着一个精美的木匣子和一个藤编的盒子,放到桌子上说:“遵照李总的安排,礼物预备好了。”

    刘子光好奇的打开盖子先睹为快,木匣子里面放着一本蓝色布面的旧书,还是从左往右翻的,打开一看,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竖排毛笔字,封面上四个大字:资治通鉴。

    藤编盒子里是两个黑色圆形漆质盖碗,里面盛满了黑白色的围棋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