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草创期,凡事都要亲力亲为,甚至冲杀在第一线,有了实体,上了台阶之后,手底下小弟慢慢多起来,打打杀杀的事情就可以交给小弟们了,但是随着事业的上升,遇到的麻烦也会越来越多,有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必须痛下杀手,那时候就不能用自己的人了。

    所以刘子光才会在外面物色新人,而且这件事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神秘的外地汉子,是刘子光手中掌握的一件秘密武器。

    自打金碧辉煌倒台之后,高土坡四大天王的名气才算是真正在江北市打响,以前虽然玩的也不错,但只能局限在南区,现如今名声显赫,整个江北市黑道都知道了四个人的名字,手底下混饭的小弟也多了起来,吃饭的嘴多了,一个华清池提供不了那么多的就业岗位,所以卓力把目光投向了金碧辉煌的旧址。

    金碧辉煌水文化会所位于淮江北岸,滨江大道旁,占地颇广,由一座地下三层,地上五层的建筑物和停车场、副楼组成,装修豪华,设施齐全,虽然遭到破坏,但是稍加修理就能投入使用,金碧辉煌破产之后,不知道多少人把目光投过来,想拿下这个地盘。

    这座楼的产权在房管局,要想拿下来可不容易,卓力已经和有关人员接触过了,该送的也送了,该说的话也说过了,但是真金白银绝对少不了,没有一千万,这座楼的租赁权不可能拿下来。

    卓力志在必得,刘子光全力支持,从金碧辉煌转走的那五百万正好派上用场,沙场经营这么久,也积攒下一笔资金,可是怎么算都有个缺口,刘子光又不愿向李纨开口,于是便果断下令,暂停此事的跟进。

    不跟进不代表放弃这块地,不出两天,一条耸人听闻的消息传遍了江北市,金碧辉煌旧址闹鬼!不止一个人看到,穿着红衣服的女鬼飘荡在大厅里,半夜还有奇怪的声音,再联系到前段时间阎金龙的死,大家全都毛骨悚然起来,这座楼,怕是冤魂太多,不干净啊。

    就连虎爷都找到杨峰商量,说是不想掺乎这件事了,万一巨款砸进去租下个凶宅,那岂不是血本无归。

    杨峰正烦躁着呢,老妈就给了三十万,这几天自己到处筹款,只借到一百来万,这点钱远远不够,主要合伙人虎爷又临阵退缩,此事只好作罢。

    ……

    高土坡拆迁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不知道为什么,大开发再也没有动静了,有人说是高土坡居**合抗争的结果,有人说是大开发资金不到位,无力进行拆迁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安居公司闹出夜袭那档子事,又招惹上军区罗副司令,这是所有人都史料未及的,但是军方的压力毕竟有限,哪怕是位高权重的将军呢,也不可能阻碍地方经济建设的发展。

    大开发的聂总,那是个手腕老辣的商人,断不会轻易服输,在没有强大外力的干涉下,让他放弃高额利润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刘子光认为,大开发暂时按兵不动,可能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今年春节来得早,一月下旬就要过年,今年冬天格外冷,但是过年的气息却依然火热,商店里,超市里的年货已经上市了,走亲访友的活动也渐渐开始了。

    身为高土坡的居委会主任,红旗幼儿园的老板,红星保全公司的总经理,晨光子弟中学的校外辅导员,刘子光已经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各方面的朋友也多了起来,这是他回乡之后的第一个春节,自然要大肆走动一下。

    首先是高土坡的居民们,刘子光下一步竞选区人大代表的事儿可全指望他们呢,他安排手下去超市批发了一车色拉油,上百箱的火腿腊肉、精面粉,准备着看望孤寡老人五保户啥的时候用,另外又买了价值五十万的购物卡,面额从五十到一千的都有,既有超市的又有帝豪商厦,各层次人群都能照顾到。

    需要刘子光亲自走动的关系也不多,教育局的几个领导,司法局副局长宋剑锋等,再有就是老同学周文了,红星公司第一笔业务全靠周文帮衬,这个情,说什么都要还,至于街道办事处、派出所、消防队、工商税务啥的,就让小弟们出面即可。

    傍晚时分,来到周文家,开门的是保姆,看到刘子光两手空空,保姆很狐疑的看着他,问道:“你找谁?”

    “我找周文,哦,他要是不在家,刘晓静也行。”刘子光大大咧咧说。

    保姆上下打量他一番,有些迟疑,这时候屋里传来爽朗的笑声,客厅里有人在谈笑风生,女主人的声音响起:“陈阿姨,是谁敲门啊?”

    刘子光喊了一声:“晓静,是我啊,刘子光。”

    刘晓静赶紧趿拉着拖鞋跑过来,责怪保姆道:“怎么不请客人进来,这可是我的老同学。”

    保姆讪讪的笑着,打开门请刘子光进去,一进门才发现,鞋柜已经放满了,门口摆满了各式皮鞋,男女式都有,客厅的墙角也摆着好多礼物盒子,沙发上宾朋满座,都是来拜访周秘书的各路人马。

    刘晓静倒也干脆,对客人们说道:“周文跟周市长去省里开会了,等他回来我一定把话带到。”

    客人们就都谦卑的笑了,说:“刘大姐还有客人,我们就不打扰了,代我们向周秘书拜年啊。”

    刘晓静笑眯眯的送他们出门,又提起墙角的礼物说:“这个可不能收,你们拿回去。”

    客人们立刻推脱,宾主双方说了好一堆客气话,刘晓静才勉强留下礼物,送走了客人,客厅里终于平静下来,刘晓静躺在沙发上说:“哎呀累死了,这秘书夫人也不是好当得啊,什么人能见什么人不能见,什么礼物能收什么不能收,都有讲究啊。”

    刘子光笑着说:“看你这副样子,似乎乐在其中。”

    “还乐呢,儿子都送到他外婆家去了,留在家里耽误学习,这些人可都是各怀目的来的,东西不收吧得罪人,收了吧,又怕给周文添麻烦,我是焦头烂额啊,对了,你来有啥事?”

    刘子光拿出一个信封说:“单位发了几张帝豪商厦的购物卡,我用不了,就拿来了,你和孩子添点衣服正合适。”

    刘晓静嘴上说着这怎么好意思,手却伸了过去将信封接过,刘子光是老同学了,他送的东西显然是可以收的那部分。

    很随意的往信封里瞅了一眼,是白金购物卡,一小沓足有十张,刘晓静知道这里面的钱起码上万,心里高兴起来,起身给刘子光倒茶削水果,聊了一些家常,渐渐谈到了高土坡拆迁的事情。

    “每平方才给那么点钱,简直太过分了,唉,大开发后台强硬,就连周市长都拿他们没办法啊。”刘晓静一边削着苹果一边侃侃而谈,熟稔的谈起官场新闻,已经颇有点秘书太太的气派。

    “是吗,大开发的后台是谁啊?”刘子光故意问道。

    “还能是谁,咱们江北市的一把手呗,我告诉你啊,八十年代文凭热的时候,李书记和大开发的聂总就是电大的同学,那时候李书记还在县里当科长,聂万龙也只是建安公司的小科长,他俩有同窗之谊呢,大开发能发展到这个地步,和李书记的支持分不开关系。”

    “怪不得大开发有恃无恐啊,对了晓静,你家在高土坡还有房子呢,周文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周文是市长秘书,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反正我们家也不在乎那几个小钱,该咋办就咋办吧。”

    又聊了一些家常,刘子光起身告辞,先去了交巡警三大队大队长老宋家,老宋是个豪爽人,不动声色收下了刘子光的礼物,邀请他留下喝一杯,刘子光说还有人要拜访,就不叨扰了,并且顺便向老宋打听宋剑锋的家庭住址。

    宋局长的家就在公安局宿舍,刘子光驱车到达那里,在门口登记并且留下行驶证之后才得以进入大门,按照老宋的指点来到二号楼,只见楼下停了一长串汽车,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但是宋剑锋家门口却冷冷清清。

    刘子光敲门进去,宋剑锋正巧在家,自打当了司法副局长之后,他的工作压力是大大减轻了,但是人却显得比以前老迈了许多,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和司法局闲职副局长确实不可同日而语啊。

    看到刘子光到访,宋局长很高兴,但是执意不愿意收购物卡,刘子光也不勉强,谈了一会儿就告辞回家了。

    汽车开进至诚花园大门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浓了,道路两旁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芒,居民楼上星星点点,万家灯火,刘子光心不在焉的扶着方向盘,忽然一个细微的声音传进耳朵,很轻很慢很柔和,但是可以听出,一颗子弹随着枪栓的推动,进入了弹膛。

    刘子光下意识的一打方向盘,“啪”的一声脆响,玻璃上出现一个破洞,副驾驶座椅头枕上青烟冒起,中弹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