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呼啸,滨江大道星光酒吧某间包房内,四个男人正在打牌,是带彩头的那种,而且数额还不小,但是有杨所镇着,怕毛。

    “对了,阎金龙今天下葬。”杨峰一边摸牌,一边不经意的提起。

    “哦,怪可惜的,他那个小的,长的还不错,叫什么小云的娘们。”李志腾随口附和道,他现在已经不在防暴大队干了,转到市局三产金盾互为公司做小队长,管着几台押运车,手底下也有几号弟兄,几把喷子。

    “老阎命不好,惹谁不好,惹政法委书记的闺女,活该他倒霉。”说话的是大开发的虎爷,上次的案子好不容易才撇清关系,花了他不少钱呢。

    提到这个,在场的另一个人就有点害怕,治安大队的老顾,就是当初误抓胡蓉的那个老顾,他年龄不小,职务不高,是治安大队有名的老油条,杨峰当初刚进来的时候,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就是跟他学的,不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杨峰玩的比老顾要好得多。

    杨峰说:“我寻思着,金碧辉煌那块地方不错,要不然盘下来算了,咱们几个凑凑,到时候赚了钱大家分。”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大家的赞同,都是社会上混的,自然知道娱乐行业的暴利,有虎爷这种道上成名角色加盟,再有杨峰这位派出所副所长罩着,哪能不赚钱。

    “我觉得行,金碧辉煌地势好,风水好,停车场和浴池锅炉都是现成的,只需要重新装潢一下就行,换个门头灯箱,找一些小姐过来,只要别太出格,绝对生意岗岗的。”虎爷乐开了花,第一个同意。

    李志腾也兴奋起来,说:“太好了,以后出去玩不用花钱了,算我一个。”

    老顾也点头说:“是个好办法,不过那块地方实在太好,肯定有不少人盯着,咱们几个,实力还是不行啊。”

    杨峰说:“我已经调查过了,那个楼是房管局的资产,金碧辉煌签了十年的租约,不过现在资产全部没收,金碧辉煌娱乐公司也破产清盘了,这个楼肯定要拍卖的,到时候咱们参与竞拍就行,谁敢挡路,绝对让他生不如死,这快地方咱们是拿定了。”

    杨峰找这三个人来是有他的想法的,李志腾虽然不在防暴大队工作了,但是毕竟还在本系统内,而且他叔叔是分局政委,关键时刻能帮上忙,而且他本人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容易控制,是自己的亲信人马。

    老顾是自己的老哥们了,人老精,鬼老灵,这位治安大队的老油条多年丰富经验绝对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有他加盟,很多事情就不用自己出面了。

    至于虎爷,那是道上成名的角色,而且人相对来说比较敦厚,起码不是阎金龙那种老狐狸,让他出面开店,自己在幕后操纵再合适不过。

    其余三人也都明白自己的分量,杨子是他们的老朋友了,人仗义不说,背景还很强硬,市委组织部的一把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听说这回市里班子又要调整,杨部长有可能再上一层楼,担任副书记呢,有这样的后台,简直就是免死金牌啊。

    “行,就这么整,该怎么办,杨子你说吧。”三人连牌也不打了,兴奋地说道。

    杨峰矜持的一笑,点了一支烟慢条斯理的说:“法人代表呢,我们三个有公职的都不适合当,虎爷你当仁不让,你是场面人,店里大局你的主持。”

    虎爷说:“没问题,这个你放心好了,我那些朋友正愁没场子玩呢,咱的洗浴中心一开,绝对把他们都拉来捧场。”

    杨峰又说:“金碧辉煌的前车之鉴,大家都记着点,反正别整的太过火就行,求财嘛,又不是开黑店,差不多就好,平时我不可能经常过去照应,李子你身份相对好点,就多担待点,有事直接找老顾,他们治安大队就管这个。”

    老顾说:“没问题,这事儿我包了,谁敢找茬闹事,绝对饶不了。”

    “生意干起来,起码每天三五万进账,一年下来就是上千万,咱们亲兄弟明算账,分红的时候可得按照入股比例来结算。”杨峰说。

    “那是,那是,杨子说的对。”大家都附和道。

    “具体该投资多少钱,现在还算不出来,到时候再说吧,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杨峰说完,披衣出门走了。

    其余三人满腹心事,也各自散了。

    杨峰的路虎彻底报废了,已经拆成零部件处理了,现在他的交通工具是所里的配车,警用牌照,照样牛逼,老顾也不含糊,座驾是一辆大队暂扣的无牌车辆,事主不敢来领,事实上已经成为老顾的专车,至于虎爷就更不用说了,卡宴走到哪里都牛逼。

    只有李志腾,这些年来虽然跟着杨峰沾了不少便宜,但都是吃喝玩乐,现金没捞多少,本来工资不低,可他花钱又是大手大脚,至今手头没有一分钱急需,别说汽车了,就连电动车都没有。

    出了星光酒吧,李志腾谢绝了他们搭车的好意,自己一个人走在行人稀少的马路上,打起了小算盘,杨子的主意不错,开洗浴中心绝对是个来钱的买卖,可是自己手头没钱,老爹老妈又那么抠,连辆车都不给自己买,更别说拿出钱来投资了,想想自己每天押送上百万的巨款,可是那都是别人的钱,心中更觉得憋屈,以至于有人骑着自行车从自己身后经过都没留意。

    忽然眼前一黑,似乎头上蒙了什么东西,李志腾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却挨了狠狠一记重击,他疼得怪叫一声,朝着来袭方向猛踢一脚,落空了不说,脚踝还被人猛击了一下,都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然后那条支撑腿也被人横扫一脚,一米九的大个子当场倒地。

    袭击者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又狠狠一棍砸向李志腾的右手,四根手指当场被砸断,骨头断了筋肉还连着,疼得他哀号连连,袭击者这才从容上车离开,整个袭击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

    李志腾是被一辆路过的计程车发现的,将他送到附近医院急救,伤势很严重,右手指关节粉碎性骨折,即使痊愈,灵活性也大不如从前,拿筷子吃饭拿笔写字,甚至系鞋带都会受到影响,更别说拿枪这么危险的东西了,左腿脚踝处也骨折了,头部躯干多处软组织挫伤,手上脚上都打了石膏,身上缠着绷带,看起来像个木乃伊。

    杨峰次日上午赶到了医院,李志腾一见他来,眼泪就下来了:“杨子,你要帮我报仇啊。”

    杨峰阴沉着脸问:“看清楚是谁下手的么?”

    “没看见,上来就拿麻袋把我头罩住了,卑鄙小人,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非杀了他全家不可!”

    杨峰沉吟片刻道:“看来是有人在算计你,你最近招惹什么人没有?”

    李志腾很委屈的说:“没有啊,上次那个事之后,我一直挺老实的。”

    这就奇怪了,李志腾是杨峰的好哥们,他和杨峰基本上形影不离的,按说确实没得罪什么人啊,杨峰想想说:“李子你放心,这案子一定追查到底。”

    这是很严重的故意伤害案,杨峰亲自帮李志腾做了笔录,回去的时候,又专门去了分局一趟,找李政委说说事儿,这案子毕竟牵扯到他侄子,要显得重视一些。

    从政委办公室出来,杨峰顺路又到治安大队那边去串个门,正好老顾也在,两人刚聊了几句,忽然门外进来几个人,都穿着深色西装打着领带,领口佩戴着徽章,直接从皮包里拿出一张文件对老顾说:“顾大海,你涉嫌渎职犯罪,跟我们们回去接受调查吧。”

    老顾的脸色变得惨白,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确实,政法委书记女儿是那么好欺负的么,胡书记是那么好欺负的,即便即将退二线,也轮不到你一个小警察蹬鼻子上脸。

    杨峰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老顾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一句话也不敢说,这种场合言多必失,不如把嘴闭紧,他只是惊叹,胡蓉那丫头还真的是睚眦必报,老顾只不过误抓了她一回,就要把人搞到身败名裂啊。

    检察院可是个阎王殿,那帮人狠着呢,老顾的屁股又不是那么干净,想抓他的小辫子太容易了,这回警服是肯定要扒掉了,搞不好都得进去住几年,想到这里杨峰一阵后怕,自己和老顾关系甚密,两人合伙干了不少龌龊事儿,万一他要是捅出去,可就麻烦大了。

    赶紧回家,找老头子打点关系去,最怕拔出萝卜带出泥这种事儿,特冤!

    ……

    杨副所长火烧眉毛的时候,刘子光却是风光得意,代表红星公司和教育局签订了保卫合同,负责本市在册幼儿园的安全保卫工作,费用直接走财政拨款,按月结算,这是个长期合同,拿下之后至少能维持红星公司的运转了,而且这是一个品牌工程,打响名气之后,就不愁合同了。

    阎金龙终于死了,这个大快人心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公司文员小黄特地跑来,绘声绘色的把这件神奇的事情讲给刘总听,什么女鬼索命,半夜鬼哭,诡异的红裙子,刘总却只是淡淡一笑说:“老天爷是长眼的。”

    他当然不会傻到主动告诉别人,阎金龙是自己拽出窗户摔死的,死猫也是自己安排的,女鬼也是自己派人操纵的,总要让这些活在残酷现实中的人有些希望不是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