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又说:“今天早上万民长跑,周市长看到你们红星公司的队伍了,印象很好,还用了雄壮威武的形容词,我明天就会把你那个提案报上去,能不能成,还要多方考虑,现在也不好给你打包票。”

    刘子光拍着周文的肩膀说:“谢了,替我向晓静问好。”

    周文点点头:“老同学,别客气,我走了啊。”

    出门上车,周秘书开着自己的奇瑞A3回到家,上楼掏出钥匙开门,可是里面却反锁了,拧了几圈打不开,周文急了,敲门喊道:“晓静,开门。”

    里面传出刘晓静懊恼的声音:“你还知道回来啊,这个家不就是你的旅馆么,现在旅馆打烊了,你另找别家吧。”

    周文赶紧说软话:“晓静别生气,上午我不是去帮刘子光的忙了么,老同学的面子总是要给的吧,他中午还要请我吃饭呢,我挂念着你和孩子就没去。”

    “呸,谁信你啊。”

    周文无奈,只好坐在门口楼梯上抽烟,过了三分钟,门打开了,刘晓静和孩子站在里面没好气的说:“进来吧。”

    周文赶紧进屋,一看饭桌上空荡荡的,也不敢抱怨,只能陪着笑脸说:“走,我请你们下馆子。”

    “才不稀罕呢,不去。”刘晓静说。

    “我们要吃爸爸做的菜。”小孩子嚷了起来,显然是受到某人的教唆。

    周文赶紧说:“好,好,爸爸很久没下厨了,今天就为你们做一顿饭。”说着丢下公文包,脱了西装穿上围裙,走进厨房一看,青菜都洗好了,肉也切好了,米饭也焖在锅里了,他心头一热,打开煤气灶炒起菜来。

    半小时后,一家人团团圆圆坐在桌子旁吃午饭,周文一边吃一边介绍自己最近的工作,自打机缘巧合调进市政府之后,周文的仕途就一帆风顺,从秘书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档案管理员变成了代市长的贴身秘书,这一切,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如同梦幻一般。

    秘书是一种很独特的职业,就拿市级机关的秘书来说,级别高的能到正处、副处,比如市委李书记的秘书赵庆楠,小的或许只是副科,科员,甚至办事员,比如某位不进常委的末位副市长的秘书或是秘书处里那些不是固定跟某领导的小秘书们。

    跟随高层领导的秘书称之为大秘,这种人权势滔天,手眼通天,一张字条,一个电话,普通人眼中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就能顺利解决,但小秘书们就只有打的报销,吃饭签单这种小小的权力了。

    选择一个好秘书,对领导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就如同男人寻找妻子一般,不但要考虑到门当户对,也要以此体现自己的品味、尊严。选择秘书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不幸摊上一个品德恶劣,贪婪成性的秘书,领导的政治前途可想而知。

    很多领导谨慎小心,最终却是坏在秘书或者夫人身上,事实上,秘书和领导呆在一起的时间,比领导和夫人呆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接触的机密也更多一些,领导办事瞒天瞒地,不瞒秘书,领导和秘书之间的关系也绝不是外人想象的那种拎包端茶写稿子的关系,而是一种唇齿相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领导飞黄腾达,秘书也会节节高升,首先是级别上,会跟着领导的升迁而作相应变动,然后是物质上,各种福利应有尽有,明的暗的好处也数之不尽,妻子可以调进更好的单位工作,孩子可以进最好的幼儿园、小学、中学,甚至出国留学都有人买单。

    如果领导升迁到了更高的职务,那么秘书就会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继续在领导身边锻炼,还有一种是下放到基层担任具体职务,比如到某个油水比较足的单位当局长,或者下区,县做实权副职,总之领导是肯定会把自己的亲信安排好的,不然领导自己面子上都没有光彩。

    继续留在领导身边锻炼,也是为了将来的安排,省部级领导的秘书下到地方上去,起码是县级市副市长职位,然后节节高升,前途不可限量,成为领导在官场上的嫡系人马。

    如今江北市最大的秘书就是李书记的大秘赵庆楠了,然后往下排,就是周代市长的秘书周文了,说道周文的升迁之路,也是江北市官场上的一段传奇。

    周文原来是街道办事处的普通科员,基本上属于怀才不遇的那种类型,街道办事处这个层面的官员,接触的事务也比较低级,迎来送往,拍马溜须,尔虞我诈的事情比较大,身为省城某重点高校毕业的周文看不惯这些事情,不愿意参与其中,当然别人也看不惯他,各帮各派都排挤他,办事处领导更是不把这个大学生放在眼里。

    但金子不管放在哪里都是要发光的,机缘巧合之下,周市长发现了周文这棵好苗子,调阅档案才知道,周文还是他的学弟,同姓又是校友,周市长便起了爱才之心,稍微提拔了一下周文,把他从办事处调到了市政府秘书处。

    市级机关四套班子,市委市政府,人大政协以及下面的部委办局,秘书们如同过江之鲫一般多,周文在办事处或许能出类拔萃,但是在能人扎堆的秘书处里还能显露出来,就不得不令人佩服了。

    周文是周市长从基层调上来的,按说应该有知遇之恩,但是周文从未给周市长送过什么礼物,甚至也没有私下里的接触,那些小秘书们都说周文不懂事儿,但只有周市长明白,周文这个小伙子不是不懂事,而是很懂事。

    堂堂一个副市长,什么没见过,也不缺那点孝敬,周市长相中周文,纯粹是觉得他是个人才,如果周文仿效那些庸俗之辈送礼的话,周市长反倒会觉得玷污了自己。

    还有一点引起周市长注意的是,周文作为一个新人,既没有那种点头哈腰的媚态,也没有趾高气扬傲气冲天,而是平和踏实,眼神纯净明亮,这在权欲横流的市政府秘书们之中,很难得。

    每次周市长经过秘书室,都会发现周文静静地坐着,不是整理文案就是看书,从不和同事们闲聊,有一天周市长突发兴趣,上前把周文手里的书拿过来一看,是本繁体竖排的二十四史,上面还做了点评,周市长立刻对周文刮目相看。

    要知道现如今官场根本不流行学术风,即便是名牌大学毕业或者MBA出身的秘书们,此时也只看什么《厚黑学》,《周易》或者《驻京办主任》之类书籍,哪有沉下心来做学问的啊。

    碰巧周市长也是个文化人,便看似不经意的就书中的问题向周文探讨,周文对答如流,对历史人物和事件一语中的,见识不凡,从此周市长便开始真正留意起这个人。

    后来周市长又单独和周文聊过几次,故意谈了一些官场人事,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会借着这个机会揣摩领导的意图,百般迎合,或者祸水东引,把问题引到自己的对头身上,但周文置身事外,只是站在大局面上对事情发表看法,并不关心那些是非纠葛。

    自此,周市长认定周文这个年轻人有大智慧,可担重任,恰逢江北市政局大变动,原来的市委书记调进省里,市长接任市委书记,代市长的位子机缘巧合落在了周副市长头上,他踌躇满志,上任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秘书给换了。

    于是,周文便成了代市长的大秘,肩上的责任重了,手上的权力大了,市级领导的办公费用往往都是秘书签字的,周文签个字,别管多少钱,都能拿到机关事务管理局报销了,周文随便说句话,打个电话,别人也会认为是周市长的意思,哪敢不办。

    但周文从未滥用过手中的权力,反而更加兢兢业业的工作,绝不给周市长添麻烦,正如周市长所说的那样,周文有大智慧,周代市长的这个代字还没有去掉,省委组织部也没有下来谈话,这件事还有变数,在这种关键时刻,哪能拖领导的后腿。

    周代市长也很着急,他和土生土长的李书记不同,在江北市人脉不够,当副市长的时候,分管广电、文教、卫生,体育,这些油水不大的项目,在土地财政当家的形势下,不容易出政绩,最近省里有风声说,新来的省委书记可能要有些动作,自己头上这个代字能不能去掉,就看这几个月的表现了。

    元旦万民长跑大会,是江北市的保留节目,周市长亲自参加了开幕式,并且看到了红星公司代表队的长跑运动员们,小伙子们统一着装,雄纠纠气昂昂,当时周市长就问了:“这是不是驻军代表队啊?”

    周文很及时的介绍道:“这是我市至诚集团下属的红星保全公司代表队,这个公司是新成立的,为我市去年的退伍兵安置工作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呢。”

    一个小小的安排,简单的一句话,就此改变了红星公司的命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