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外商在江北市进行投资考察之际,一切事务都要围绕这个大方向进行,有损江北市形象的,给江北人民抹黑的,都要尽量低调处理,这是市委给出的意见。

    有这个大方针,阎金龙案就好办多了,反正受害者都是无权无势的风尘女子,基本没有任何话语权,老百姓也不关心这个事儿,最多当个八卦新闻而已,领导只是要求尽快结案,并没有说什么从快从重从严处理,这个事儿的希望就大了。

    无非是老办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实在不行保外就医,招数有的是,其实上面也不是没有压力,比如政法委胡跃进书记就说了,一定要严肃打击这种丑恶现象,但是谁也不鸟这个即将过气的政法委书记,再等几个月就下台了,谁还甩你这一套。

    金碧辉煌的人几乎全部抓了,三姐被正式刑拘,其余打手则处以治安拘留,至于服务员、收银员、清洁工,办公文员等人则简单甄别之后释放,这些人都是跟随阎金龙多年的亲信,回去之后立刻投入到营救老大的行动中,不过他们却是分成两派,一派是以阎金龙的大老婆为首,另一派则是以阎金龙的二奶云姨为首。

    保险柜里的公章财务章法人章以及各种票据都丢了,跑到银行一问,说是账上的钱都转出去了,要知道这可是足足五百万之巨啊,阎金龙的两个老婆立刻互相指责起来,怀疑对方手脚不干净。

    闹归闹,救人不能耽误,大老婆从家里拿出二百万现金,开始跑关系,云姨也把自己的保时捷给卖了,凑出钱来通过自己的渠道联络关系,双管齐下,阎金龙在公安局里的日子过得不赖,不但不用受罪,还有手机可以对外联系,遥控指挥。

    成立了专案组,阎金龙反而轻松了许多,总之就是咬死口不认账,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死无对证的姚老二身上,说自己是董事长,不管具体事务,最近都在忙着帮市里招商引资的事情,哪有精力搞这个。

    三姐也和阎金龙串了供,把责任推卸给姚老二,说自己就是个大堂经理,啥都不知道,那些事情都是姚老二背着阎总私下里做的。

    专案组长赵局下令,立刻搜捕重要嫌疑人姚启明,韩光提出反对意见,主张从阎金龙身上打开缺口,却被赵局训斥了一顿,无奈之下,只好动用技术侦查设备,锁定了姚老二的手机讯号,确定他最后一次开机是在南方某省,于是韩光带了几个刑警,奔赴南方抓捕姚老二去了。

    ……

    滨江大道,香樟私房菜馆,隐蔽的角落里坐着两个便装男子,随便叫了几个菜一瓶酒,浅斟慢饮,低声说着话,其中一人正是专案组副组长,夹江派出所副所长杨峰,另一个身材敦实的年轻人,是杨所的朋友,市桃林看守所的陈勇警官。

    “你怎么搞的,居然能让刑警侦查员混进去,差点惹出大漏子来!”杨峰低声但是很严厉的说。

    “峰哥,我也是一时疏忽大意,哪能想到二大队的人对自己人也玩这一手啊,我错了,我罚酒。”说着,陈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幸亏善后工作及时,那件事暂时盖住了,不过这两天我眼皮老跳,兴许哪里有点不对劲。”杨峰说。

    “不会是二大队还盯着这个事吧?”陈勇也有些担心。

    “有可能,那帮人跟疯狗似的,见谁咬谁。”

    “对了峰哥,那个胡蓉不是你马子么,和她说说,放咱们一马不行么?”

    哪壶不开提哪壶,杨峰没好气的说:“那个臭丫头我才看不上呢,玩玩她而已,现在胡书记马上就退了,我哪能在他们这棵树上吊死。”

    “高!”陈勇伸出大拇指赞道:“还是峰哥高,警花杀手。”

    杨峰颇有些自得的撇撇嘴,其实这回他是失手的,自始至终,他连胡蓉的味都没闻到,更别说占什么便宜了。

    酒足饭饱之后,杨峰不经意的看看四周,将一个厚厚的信封推过去,陈勇接过来,捏一捏厚度,心里有了数,眉开眼笑道:“谢谢峰哥了。”

    “最近低调点,你看你,当个小警察,开那么好的车,怕检察院不来找你啊。”杨峰斥责道,但是语气中包含的却是大哥对小弟的关心。

    陈勇看看停在楼下的宝马320,讪讪的笑了:“峰哥,我这是小打小闹,哪有你的路虎拉风啊。”

    提到自己的路虎,杨峰就一肚子气,那辆车已经还回来了,但是基本上已经被折腾的快报废了。

    “再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过十分钟再走,听见么。”杨峰交代完了,起身披衣离开,陈勇目送他离开,从怀里摸出信封看了看,厚厚一叠黄色的钞票,面额是五百一张的港币,足有五万块,他嘿嘿一笑,将信封放好,心情大好,把剩下的半瓶酒都给喝了。

    杨峰下楼之后,四下里张望几眼,确定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才步行离开,等他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之后,停车场上,一辆不起眼的捷达车里,胡蓉和一个刑警才直起身子来。

    “探长,要不要跟着他?”小刑警问道。

    “不用,咱们的重点不是他。”

    又过了一会儿,陈勇下楼了,步履跌跌撞撞,看样子喝的不少,钻进宝马车里,连安全带也没系,直接发动走人。

    “跟上他。”胡蓉说,捷达车紧随其后驶出了停车场。

    宝马车在前面歪歪扭扭的开着,捷达在后面慢腾腾的跟着,忽然前面五百米处警灯闪烁,是交巡警在查醉驾。

    陈勇一个激灵,最近醉驾查的很严,一律拘留处理,如果是公职人员,处罚更加严厉,他是看守所警察,和市里警察的关系本来就生疏,万一被查到就麻烦了,想到这个,再加上酒劲一顶,他一踩油门,竟然加速闯岗。

    但见一辆白色宝马风驰电掣般开来,交巡警们急忙举起停车警示牌示意,但对方丝毫也不减速,反而更加猖狂,交巡警摆在路上的锥筒被撞飞,两个警察也差点受伤。

    “糟了!”胡蓉暗道不好,急忙加速追赶,那边交巡警也反应过来,两辆摩托车迅速追过去,同时通过对讲机通知前面同事进行拦截。

    陈勇的车开得很快,宝马的速度不是盖得,一分钟就把追兵甩的不见了踪影,他得意洋洋的回头看看,再回过头的时候,正看到一辆高大无比的泥头车迎头开来,灯光刺得眼睛睁不开,被酒精麻醉的神经反应比较慢,若是平时,一打方向盘也就躲过去了,但是此时陈勇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宝马320以超过八十迈的时速,结结实实撞在泥头车正面。

    等交巡警赶到的时候,宝马车已经变成了一堆扭曲的废铁,泥头车司机吓傻了,满腹委屈站在一边,喋喋不休道:“我是正常行驶啊,是他自己撞上来的。”

    动用了液压剪才把陈勇从变形的驾驶室里弄出来,确切的说,是用盆舀出来的,方向盘顶进了肚子里,双腿齐断,脑袋也撞碎了,简直是惨不忍睹。

    胡蓉赶到现场,向同事出示了证件,戴上橡胶手套检查车内,从陈勇的腹腔内发现一个血迹斑斑的大信封,里面的钞票都被鲜血染红了。

    “这条线索断了。”胡蓉摇摇头说。

    ……

    得知陈勇死讯的时候,杨峰差点吓傻,他是警方内部人,事情的始末自然了解的很清楚,刑警这么快赶到现场,说明他们已经在秘密侦查陈勇,那么说,自己可能也在调查氛围内。

    一身冷汗,不过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陈勇死了,线索自然就断了,至于那些港币,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自己给的,刑警们再厉害,没有上面的支持,也不敢贸然对自己立案。

    这件事终于还是不了了之,年关将近,谁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看守所的警察醉驾有错,交巡警追逐致人死亡也有过错,手心手背都是肉,马局长从中协调,将这件事情妥善的处理完毕,至于陈勇家人要求的烈士称号,则被政法委否决,局里也不支持,陈家人也只能就此作罢。

    此事之后,杨峰暗暗给自己定了规矩,起码半年内要老低调行事,不能乱来,等老胡退下来,马局长登上政法委书记的宝座,那时候才是自己的春天。

    ……

    元旦了,江北市到处张灯结彩,厂矿企事业单位门口都贴上了欢度元旦的大红字,各单位的文艺骨干也忙着排练节目,准备会演,市一中的体操房内,十二名穿着传统民族服装的高中女生正在排练舞蹈,这是为了迎接元旦,迎接领导视察而作的准备。

    高三年级组长陈老师很生气,毕业班的学生怎么可以参与这种无聊的事情呢,不过这件事是校长亲自抓的,据说教育局领导也很重视,因为到时候会有一位大人物来视察,事关一中的前途问题。

    让陈老师最生气的是,他的得意门生温雪也被挑进了舞蹈队,这丫头家庭条件不好,单亲家庭,父亲长期住院,又是低保户,平时能抽出来学习的时间就不多,再这么搞,不是毁人家孩子么。

    但是主任说了,这回来视察的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位最热衷于教育事业的慈善家,温雪同学能在他面前表演,或许得到赏识,能获得大笔助学金呢。

    正是这条理由,才使陈老师勉强同意了。

    站在体操房门口,看着里面孩子们的表演,就连陈老师这种外行都能看出来,虽然温雪是最晚加入舞蹈队的,但是却跳得最好,不得不说,这孩子身上有着极强的艺术细胞。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