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光押着阎金龙走到金碧辉煌大厅里的时候,阎总才亲眼看到马仔们的惨状,几十个人骨断筋折,并排躺在地上,手脚都用韧性十足的白色塑料捆扎带绑起来,那些自己花费巨额资金购置的工艺品也都化作碎片,门外更是警灯闪烁,如临大敌。

    阎金龙苦笑一下,说:“能不能挡一下脸。”

    韩光点点头,拿过一个黑色的头套帮他戴在头上,然后喝令手下将阎金龙押出去,一出门杨峰就迎了上来,很自然的想去把阎金龙接过来,但是却被刑警队员不客气的推开,径直将阎金龙押上刑警队的车。

    此时外面那些越野车已经撤离了,公安干警们接管了现场,调遣大客车来押送大厅里的打手们,以及运送地下室里的大批受害者,韩光也向赵副局长做了简单的报告,阎金龙涉嫌绑架、非法拘禁,容留并组织卖-淫,以及谋杀等多项指控,请求赵副局长给予批捕。

    赵副局长大笔一挥,签字同意,不管怎么说,事情得到圆满解决,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后续的事情就是检察院和法院的活儿,阎金龙有能量就去通融,没本事就自己扛着吧。

    “看,他们出来了!”有人喊了一句,现场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向大门望去,只见残破的旋转玻璃门内走出四个人,都戴着手铐,披着大衣,头发蓬乱,身上血迹斑斑,一脸风萧萧兮的派头,不像是犯罪嫌疑人,倒像是慷慨激昂绑缚刑场的革命义士。

    “啪啪啪”一连串快门声,赵副局长扭头一看,不知道啥时候电视台的记者混进来了,急忙喝道:“谁让你们进来的!”一帮警察涌上去,把电视台的摄影机和记者全都赶了出去。

    胡蓉带着三个刑警从后面跟上来,押着四个犯罪嫌疑人走向警车,杨峰看到胡蓉,顿时眼睛一亮,走过去亲热的说道:“蓉蓉,恭喜你,又立功了。”

    胡蓉面无表情的说:“谢谢。”

    “阎金龙是你抓住的吧,太厉害了,真不愧是咱们的刑警之花,兑了,明天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杨峰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招呼自己的手下过来:意欲把刘子光等四人接过去。

    胡蓉一瞪眼:“你干什么?”

    “哦,蓉蓉,这几个小子一直在所里挂着号呢,我早想逮他们了,就先交给我吧,保管把什么都问出来。”

    胡蓉根本不理杨峰,走过去粗暴的将已经按住刘子光肩膀的协警推开,傲然道:“这是刑警的案子,你还是搞你的治安去吧。”说完带着一干人等扬长而去,只留下杨峰站在原地,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赵副局长看了直叹气,这个杨峰有时候办事很不着调啊,人家刑警的案子,你插手个什么劲啊,摆明了和人家争功,能给你好脸色看么。

    四个被押走之后,接下来的场面才真的是触目惊心,足有上百名衣着单薄的年轻女子,身披毛毯从金碧辉煌里走出来,瑟瑟发抖,楚楚可怜,这就是传说中被软禁强迫卖身的女子吧,一辆警用客车都装不下这么多人的。

    后面还有腿被打断的女子用担架抬出来,一幅幅场景触目惊心,连饱经沧桑的老民警们都不禁感叹,金碧辉煌玩的确实有点过了。

    忽然又是一阵闪光灯刺眼的光芒和连续的快门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孔不入的记者们又溜进来了,气的赵副局长大吼:“把他们全拦在外面!”

    ……

    大切诺基里,驾驶位子上的胡蓉脸上布满了阴霾,眉头紧皱,似乎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小刑警不敢说话,坐在后座上的刘子光也不说话,一脸不在乎的看着外面的景色,忽然他发现这条路似乎不是去警局的路。

    “嘎”大切诺基一个急刹车停下,胡蓉跳下车,打开后车门冷静的说:“下车。”

    刘子光狐疑的跳下车,站在胡蓉面前看着女刑警,后面一辆车也紧跟着停下,胡蓉走过去把车门拉开,也让那几个人下车,随后走回来二话不说抓起刘子光的手,把他的手铐打开,将手铐挂在腰带上,转脸跳上了汽车。

    刘子光望着驾驶室的胡蓉,揉着手腕说:“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你自由了。”胡蓉脸也不转的说。

    “哦,谢了。”

    “如果需要配合调查的话,我会打你电话,我想,你不会跑吧?”

    “当然。”

    “那就好。”胡蓉一踩油门,大切诺基绝尘而去,身后三人也揉着手腕走过来,一脸的纳闷:“咋回事,怎么说放就放了?”

    “废话,本来就不该抓咱们。”刘子光把衣服甩在肩膀上,朝家的方向走去,李建国、卓力、贝小帅也紧跟几步,四人齐头并肩走着,在他们身后,是璀璨安详的淮江两岸万家灯火。

    ……

    刑警二大队办公室里,韩大队瞪着眼睛拍了桌子,冲胡蓉吼道:“你怎么把他们放了!”

    “他们又没犯罪,只是打伤了几个恶棍而已,需要羁押么?如果没有他们,咱们一万年也破不了这个案子!”胡蓉毫不畏惧的顶撞道。

    “我没说那个,我说的是……算了,你过来看看吧。”韩光拉着胡蓉来到一台电脑前,指着屏幕说:“这就是刘子光交给我的硬盘里的内容,除了几个破游戏,破电影之外,什么都没有!”

    “你是说,他搞了个掉包计?”胡蓉恍然大悟。

    “对!”

    “那我再去把他抓来。”胡蓉扭头就走。

    “回来!”韩光把她喝住,换了轻松的语调说:“算了,你现在找他还有什么用,这个人有分寸,不会乱来的,硬盘到了咱们手里,或许是个灾难,我只是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他成为另一个阎金龙。”

    “他不会!”胡蓉几乎是脱口而出,韩光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皱眉道:“你很了解他?”

    “我相信他,所以才会放了他。”

    韩光叹了一口气:“小胡,你的脾气像我,这或许不是好事,会害了你,就这样吧。”

    ……

    金碧辉煌被砸了个稀巴烂,已经不适合外商下榻,赵副局长很及时的向上面汇报了这一情况,招商局负责接待的领导很委婉的向外商解释了一下,外商相当的通情达理,也不回金碧辉煌了,直接让人回去拿行李,搬到另外一处五星级宾馆下榻。

    赵秘书得知金碧辉煌被砸,阎金龙被捕的消息后,不动声色,悄悄给公安局马局长通了个电话,又走到市委宣传部领导旁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当天晚上,阎金龙被捕的消息不胫而走,江北市方方面面的人都知道了,刑警二大队的办公室里,电话响个不停,打探消息的,说情的,拉关系套近乎的络绎不绝,这些人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角色,不接还不行,以至于韩光专门安排了两个人负责接电话,敷衍这些人。

    连夜审讯阎金龙,在搜查出来的账本和大量人证面前,阎金龙依然是谈笑风生,镇定自若,他明白,只要自己坚持一天,事情就会有转机。

    刑警们也没办法,阎金龙这种老狐狸反审讯的经验相当丰富,怎么也撬不开他的嘴。

    审讯室的门开了,韩光带着胡蓉走进来,问道:“怎么,他还没说?”

    “这老家伙嘴很严,什么都不承认。”

    韩光冷笑一声,坐下来扭转台灯,用一百瓦的灯泡照着阎金龙的脸,炽热的灯光下,一张老脸上沟壑尽显,阎金龙闭上眼睛,嘴角微微上翘。

    “你那么内行,一定知道我们警方的规矩,重证据,轻口供,就算你一个字不说,也照样定罪。”韩光慢条斯理的说。

    “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我什么都不会说。”阎金龙道。

    “你以为在香港啊,还律师!”一个小刑警怒道。

    “不说就不说,不过既然来了,睡觉是不可能的,小王,给他讲咱们的政策,一直讲。”韩光起身走了。

    ……

    第二天,市局成立了专案组,由赵副局长挂帅,鉴于这件案子的复杂性,牵扯到刑事、治安等多方面,两个副组长分别由韩光和派出所的杨峰担任,阎金龙再羁押在刑警大队也不合适了,市局派出一辆警车将他接走。

    阎金龙走的时候,脸上似乎带着胜利的微笑,让刑警大队的兄弟们都恨得咬牙切齿。

    同时宣传部也发了文,严禁不负责任的报导这个案子,此事关系到江北市的招商引资环境,一切要以大局为重,负面新闻都要压一压。

    于是,一切烟消云散,除了金碧辉煌门上贴了封条之外,平静如常。

    ……

    上午,某银行大厅,两个文质彬彬的人走了进来,拿出结算证、财务章、法人章、支票簿,要求办理一系列业务,包括电汇、转款、提现,涉及金额五百万之巨。

    银行工作人员不敢怠慢,赶紧通知了值班经理,值班经理过来一看,原来是金碧辉煌娱乐发展有限公司的账户,也就见怪不怪了,这家企业向来办业务都是天马行空类的,根本不守规矩,不过行长有交代,只要人家账上有钱,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不许过问更不许拒办。

    值班经理立刻吩咐员工认真办理,还很自来熟的和来人攀谈着:“阎总最近还好吧。”

    “金龙哥挺好的,最近生意忙,用款子也多,不过年后就宽松了,到时候可能有上亿的资金进来呢。”来人很随意的说着。

    “一定要存在我们行啊。”值班经理献媚的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