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枪指着头的滋味不好受,被枪指着头唱歌的滋味更不好受。

    阎总是什么人,那是整个江北黑道都声名显赫的大人物,金碧辉煌数百名员工的精神之父,场子里的年轻打手,总是不自觉的学阎总走路的架势,抽烟的派头,小姐们更是敬畏阎总如天神一般,听到阎总的名字都要发抖,在大家心中,阎金龙是高高在上的,不可触摸的,传奇一般的人物。

    但就是这样一个大人物,竟然被人用枪指着头,跪在地上唱歌,这首《征服》的歌词在这个独特的场合下,有着不同的意思,对刘子光他们来说,是复仇的快感,对阎金龙来说,则是深深地屈辱。

    但阎总毕竟是个枭雄,能屈能伸的枭雄,这些家伙做事路子很邪,天知道他们会不会真的动手杀人,好汉不吃眼前亏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别说是唱征服了,就是让他当众喊爸爸他都不会带一丝犹豫的。

    一曲终了,刘子光拍着巴掌点评道:“唱的不错,不愧是娱乐场所的老总,沙哑豪放带点哀怨,柯受良要是没死,你哥俩有一拼,金龙哥,你很有当快男的潜力,大家都给阎总呱唧呱唧。”

    门口围着的众小姐都拍起巴掌来,稀疏的声音如同光脚丫子走在水泥地上一般,阎金龙面色晦暗,抬头说:“可以放了我吧?”

    刘子光冷笑道:“不能。”

    “姓刘的,不要欺人太甚,我阎金龙自认没什么地方对不住你的,是你先挑起来的事儿,我不过是帮兄弟出一口气而已,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杀了我?”阎金龙急的头上青筋绽现,语无伦次。

    刘子光挑起阎金龙的下巴说:“阎金龙,咱们两家的事情,确实是到此为止了,我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不过你这些年干的事情也太不像话了,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现世恶,现世报,你做了那么多的恶,我要是把你放了,回去之后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的,所以,我不能饶你。”

    阎金龙怒道:“有种你就杀了我,我看你能走出这个门!”

    刘子光一脚将他踹翻,喝道:“小贝,把他捆了,嘴堵上,连同外面那些受害者一起交给警察。”

    小贝应声道:“看我的!”

    卓力却隐隐露出不安神情,把刘子光拉出来低声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阎金龙和杨峰是穿一条裤子的,把他交给警察,那不是放虎归山么。”

    刘子光说:“谁说我要交给杨峰了,天底下的警察又不是都是坏的,也有好的嘛。”

    “哪有啊?”

    “我就认识一个女刑警,六亲不认铁面无私。”

    “哦,姓胡那丫头的,跟头疯狗似的,她行!”卓力恍然大悟。

    屋里,贝小帅已经把阎金龙捆成了粽子,不过缺少塞嘴的东西,回头对一帮技师招手道:“有什么趁手的东西,赶紧拿来帮忙。”

    技师们面面相觑,地下室内气温恒定,大家身上都穿着单薄的衣服,哪有多余的布料,还是八十八号小雅比较机灵,伸手到裙子底下摆弄一番,将一条粉色的蕾丝小裤裤递了过来,贝小帅撇着嘴接过来,赞道:“还是原味的,金龙哥你占大便宜了。”说着将小裤裤硬是塞到了阎金龙嘴里。

    一条肯定是不够的,其余技师也纷纷慷慨相助,脱下小裤裤丢过来,贝小帅不顾阎金龙的极力反抗,讲这些骚哄哄的玩意都塞进了他的嘴里。

    阎金龙的双手背在身后,也双脚绑在一起,身体反折着,这个姿势极其的不舒服,想挣扎都难,昔日不可一世的大老板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如果让外面道上兄弟看见,一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地下室里手机没讯号,刘子光又走进来,拿起桌上的电话机拨了个号码,声音响了三遍之后,一个熟悉的女声道:“你好,胡蓉。”

    “胡警官你好,我是刘子光,现在金碧辉煌地下暗室,我掌握了阎金龙的犯罪证据,人证物证俱在,你有没有兴趣过来看看。”

    “好,你等着。”胡蓉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子光看看表,说:“差不多了,让外面的兄弟收工吧,这回闹得挺大,小贝,卓力,过瘾不?”

    “过瘾!”两人异口同声道,那边李建国走了过来说:“让弟兄们先撤吧,搞得太大也不好。”

    刘子光点点头:“建国哥你安排。”

    ……

    刑警二大队办公室,胡蓉风风火火走进来,大声喊道:“谁跟我去金碧辉煌抓人!”

    刑警们惊讶的看着她,没人动。

    “已经掌握了阎金龙的确凿犯罪证据,破获了他的密窟,现在我们可以正大光明的抓人了。”胡蓉继续喊着,但是队员们依然不动,而是把目光投向政委办公室。

    门开了,李政委阴沉着脸走出来,质问道:“谁下的命令?”

    “我!”韩光推门进来,说:“李政委,以前我们没有证据,畏首畏尾不敢抓人也就罢了,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再不将这个毒瘤彻底打掉,更待何时!”

    “韩光,你已经停职了,这个案子上面不让查了,你这么做是违纪行为你知不知道!”李政委严厉的喝道。

    “老李,你好记得咱们穿上这身警服,头顶着国徽时候发下的誓言么?忠于人民,忠于法律,做人民的忠诚卫士,还有你们,你们记得曾经发下的誓言么!想除暴安良伸张正义的,跟我走,想升官发财的,留下!”

    说完韩光扭头就走,胡蓉没有丝毫犹豫紧跟其后,一帮血气方刚的年轻刑警也拿起衣服和枪械手铐跟了出去。

    “站住!”李政委大吼一声。

    韩光停下,但没有回头。

    李政委走过来,抽出腰间的九二式手枪,抓住韩光的手,把沉甸甸的手枪塞在他的手里,郑重的说:“我也记得誓言。”

    韩光深深地看了李政委一眼,把手枪塞在腰带下,转身而去。

    ……

    招商会议告一段落,外商和李书记在会客室接受本市媒体的采访,赵秘书终于有了一些空闲,他微笑着走出会客室,矜持的和那些漂亮的女服务员打着招呼,赵秘书穿着淡蓝色的衬衣和藏青色西服,条纹真丝领带,纯银袖扣从法式翻叠袖口露出,胸口还有一簇鲜花,整个人显得玉树临风,风度翩翩。

    赵秘书拿出手机按下开机键,信息嘀嘀作响,翻阅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

    他马上给公安局打电话:“指挥中心么,我是市委秘书处赵庆楠,让指挥长接电话。”

    那边有人接了电话,赵秘书严厉的呵斥道:“你们怎么搞的,外商下榻的宾馆出了那么严重的治安案件,怎么还没处理好,我告诉你,我市的投资环境如果受到影响,你们都要负责任地!”

    “赵秘书,现场情况比较复杂,涉案人员也比较多……”

    赵秘书粗暴的打断对方:“我不管那个,外商马上就要回去了,你们必须在十五分钟内解决事情,对破坏江北市投资环境,给江北人民脸上抹黑的犯罪分子,要给予严厉打击!”

    “明白了。”

    赵秘书放下手机,愠怒的嘀咕道:“越来越不像话了,乱弹琴。”

    会客室里传来喊声:“赵秘书,快来,合影了。”

    赵秘书脸上马上洋溢起热情的笑,快步走了进去,一群西装革履道貌岸然的人站在会客室的大鹏展翅壁画前,赵秘书挑了个位置站上去,下面闪光灯便接连不断的闪烁起来。

    ……

    赵副局长压力很大,一边是市委的压力,一边是总参特种部队,他谁也惹不起,只能采取一个拖字诀,倒是杨峰副所长极力主张强攻,让防暴队员往里面硬闯,但是立刻被防暴大队的大队长否决,这位大队长是部队转业干部,很有眼力价,一看就知道这些当兵的不是善茬,自己手下这帮防暴队员对付不明真相的群众还行,和特种部队对着干,那不是自取其辱么。

    杨峰很急躁,金碧辉煌里可是有他的干股的,砸坏了他也要受损失,更何况还牵扯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被人发现就麻烦大了,他急得团团乱转,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只是派出所副所长,手底下就十几个警察,一帮协警,这种大场面下根本无济于事。

    正在着急之际,忽然三辆大切诺基风驰电掣的开到,从车上跳下来一队干练的便装警察,全都穿着深蓝色的坎肩,身前身后印着“POLICE,便衣刑警”字样,冲在最前面的正是警花胡蓉。

    杨峰眼睛一亮,心中大喜,有这帮刑警二杆子上去打头阵,自己只要跟着浑水摸鱼就行了,他抱着膀子开始看热闹,闹吧,闹得越大越好。

    但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那些特种部队的人根本没有拦阻便衣刑警么,只是问了一句什么,就把他们放了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杨峰望着赵副局长,赵副局长也是一脸的纳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