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个膀大腰圆的红星队员被叫进来,一字排开,手里都拿着大锤和洋镐,刘子光干咳一声说:“就从这间屋开始吧,有多大劲使多大劲,给我砸!”

    队员们呸呸往手心里吐口唾沫,搓搓手,抡起重磅铁锤和洋镐,开始了肆无忌惮的破坏,这种破坏带有极强的目的性,那就是专砸值钱的玩意儿,专砸有疑点的地方,比如墙壁敲一敲有回声,上去就是一锤,非得砸开看看究竟不可。

    阎金龙的办公室当年可是花了大价钱,聘请了名设计师和香港的风水先生进行的设计布局,那是有很大讲究的,不光陈设的物件都是价值不菲的宝贝,摆放的位置也很有来头,此时却被这帮没文化的丘八挥动大锤一番乱砸,设计师和风水先生要是看见这幅场景,非得痛心的吐血不可。

    阎金龙的座椅背后是一整排直达天花板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典籍,从世界名著到MBA企业管理,卡耐基系列等等,简直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几个队员上去粗暴的将这些书都扫了出来,却惊奇的发现这些典籍都是没有书瓤的空壳子。

    有门,这恐怕不是单纯为了装点门面而为之,应该是为了减轻分量,把书架当做暗门的原因,或许其中某本书就是打开暗道机关的开关,不过队员们可没那份耐心,直接抡起大锤就是一顿暴风骤雨。

    书架被砸的稀巴烂,果真露出了后面的玄机,这是一间密室,里面整面墙都是监控器,在这里可以监视到金碧辉煌每一个角落,从停车场到大厅,再到各个楼层,走廊,还有一台大屏幕电脑放在一旁,大概是程序管理机,贝小帅上去摆弄了一阵,居然调出一些不堪入目的视频图像来,看地点都是在金碧辉煌的客房里,贝小帅正流着口水看的起劲呢,被刘子光一巴掌拍醒:“别看了,把硬盘拆了拿走。”

    仔细观察那些监控屏幕,却看不出什么道道来,秘密电梯的进口肯定就在监控范围内,但是这会子没人进出,无法进行识别,难不成还真的把金碧辉煌给拆了啊,兄弟们倒是有这个兴趣,就是实施起来比较难,这种系统工程需要出动挖掘机才行,靠人力来干效率太低。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忽然门口有人探头探脑,大家一起回头看,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清洁工阿姨拿着拖把站在门口,冲他们挤眉弄眼,刘子光过去客客气气问道:“大姐,你知道阎总在哪儿么?我找他有点事儿。”

    清洁工冲走廊尽头指了指,啥也没说,拖着一条瘸腿走了,刘子光一摆手:“兄弟们,别砸了,有正事儿干了。”

    走廊尽头是一面镜子,看起来和其他楼层别无二致,但是敲一敲似乎有回声,两个大汉上去抡起大锤猛砸几下,镜子四分五裂,露出里面的钢板,还有一个密码键盘锁,贝小帅上去胡乱按了一组数字,液晶屏显示出错误的英文字样。

    “别费那事儿了,直接砸。”又是几锤砸下去,铁门纹丝不动,这时候需要动用霰弹枪射击独头弹才能打坏门锁,可是大伙都是良民,哪有枪啊,不过不要紧,液压破门锤已经送上来了,这玩意比霰弹枪还好使,咣当咣当两下,铁门被撬开,一群人蜂拥而入。

    铁门后面是一个狭小的空间,一把椅子,一张小桌子,墙上有电话和监控屏幕,能看见走廊里的情况,小桌子上还放着一本极厚的网络小说《武林帝国》。

    这大概就是值班员的位子了,在位子后面,就是电梯门,刘子光随手按了向下键,电梯门打开,可是里面却根本没有按键,众人都傻了眼,只有刘子光明白,这电梯应该和滨江锦官城的一样,是用磁卡控制的。

    “高科技啊!”贝小帅赞叹一句,挥起了大锤。

    “等等。”刘子光拦住他说:“做事要细心,暴力不能解决问题。”

    说着拿起那本《武林帝国》,从里面抖出一张磁卡来。

    几个人相视一笑,走进了电梯,李建国第一个进去,队员提醒他:“教官,他们可能有枪。”

    李建国淡淡的一笑,眼中的鄙夷很是明显,挥挥手里的工兵锹:“这玩意,比枪好使。”

    刘子光也跟着进去,他俩作为第一波突击力量,万一下面真有危险,也不至于被一勺烩了。

    电梯门慢慢的关闭了,刘子光手持磁卡在感应区刷了一下,电梯便开始往下降,那边李建国挥动工兵锹在电梯天花板上砸了几下,捣开一个洞,跳起来一个引体向上,踢开顶板,直接上了电梯顶部,又伸下一只手来。

    刘子光会意,握住李建国的手,也纵身上了电梯顶。

    电梯抵达,门缓缓的打开,嗖嗖数声,电梯间里火花四溅,九支碳纤维杆的箭矢射在不锈钢板上又弹了回来,倘若两人站在原地的话,恐怕已经被射成血葫芦了。

    见电梯里没有人,三个家伙探头探脑的走进来,手里都端着已经射空的三发狩猎弩,东张西望什么也没瞧见,刚抬起头来往天花板上瞧,就只见一把工兵锹迎面劈来。

    三个打手倒在血泊中,刘子光刷了一下卡,电梯向上运行而去,他和李建国昂然走了出来,眼前的景色并不陌生,依然是金碧辉煌的装修风格,富丽堂皇的金色墙纸,图案复杂的厚实地毯,黯淡的黄色壁灯,仿名家的裸-女油画,但是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

    两人对视一眼,分左右沿着走廊搜索而去,李建国是什么人,前狼牙部队的高级士官,漫说是这种二线城市的洗浴中心了,就是境外敌对势力的老巢,一个人单枪匹马都照闯不误,一把工兵锹打遍天下无敌手,些许几个毛贼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刘子光比李建国还猛,两手空空就一往直前,走到离他最近的一扇门前,抬脚就踹,门咣当一声开了,里面是四架双层铁床,一台小电视,八个衣着单薄的年轻女子战战兢兢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子光知道找对了,这里就是金碧辉煌的宿舍,姚老二所说的夹层了,这些女孩想必就是被软禁的工作人员了。

    他没说什么,走了几步又踹开了隔壁的门,里面的陈设完全一样,狭小的房间,住着八个人,大概是没到上钟时间,小姐们都是蓬头垢面,不修边幅,毫无粉黛修饰的面孔,不由得让人想起冤死的女鬼。

    刘子光点点头,刚要出去,忽然身后有人怯生生的喊他:“刘哥……”

    一回头,狐疑的看着其中一个女孩,问道:“你是?”

    “我是华清池的小丽啊。”女孩的眼泪扑扑的往下掉。

    “小丽啊,你看见丽莎没有?”刘子光问。

    “前两天还在,最近没看见,刘哥,你是来带我们走的么?”小丽哭着问道。

    “别慌,收拾一下东西,马上有人来接你们。”刘子光说完,拿出了手机想给胡蓉打电话,一看信号全无,这才想到这是在地下室里,还是先把阎金龙找出来再说吧。

    他又去踹门,一间屋一间屋的搜过去,就不信找不到阎金龙。

    这时候贝小帅和卓力等人也下来了,加入到搜查的行列中,越来越多的女孩瞪着狐疑恐惧的眼睛从房间里走出来,穿着吊带裙子和拖鞋,抱着膀子看着这些陌生人。

    “卓二哥!”忽然有人大喊起来,然后就只见一个女人疯狂的扑上去,抱着卓力的脖子大哭起来,眼泪鼻涕一把抓,一边哭一边回头大声喊:“这就是卓二哥,我们华清池的卓二哥!他来救我们了!”

    人群一阵骚动,终于知道这是救兵来了,女人们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神情都很兴奋,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喊,众人赶忙跑过去,就见李建国站在走廊尽头的一个门口,用手掩着鼻子。

    一股恶臭从房间里飘出,肮脏不堪的床上,躺着一个枯瘦如柴的女人,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破口的碟子,碟子里摆着发霉的馒头,角落里杂乱无章的放着拖把扫帚吸尘器等杂物,蜘蛛网遍布,便盆里的排泄物和长满霉点的墙壁就是那些恶臭的源泉。

    女人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门口,啥话也不说,这大概就是传说中被打断腿,以儆效尤的小姐吧。

    众人默默无语,刘子光转身就走,脸色铁青,这种场面如果是在旧社会不足为奇,但是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能如此猖狂,无法无天,视人命如草芥,这样的人,这样的企业,简直就是社会的毒瘤。

    气派无比的金碧辉煌水文化会所,坐落于风景秀丽的淮江之滨,滨江大道一侧,每当夜晚来临,霓虹闪烁,纸醉金迷,是江北市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谁又能想到,在这风光繁华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黑暗与龌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