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邪火从肖大刚心底冒出来,高土坡在江北市中心偏南位置,属于江岸区管辖,但火车站属于市东区,两下里风马牛不相及,平时也没啥来往,刘子光虽然混的不错,但是这样大嗓门和刚哥说话,那叫没规矩。

    肖大刚是江北市道上早就成名的人物,火车站在每个城市来说,都是鱼龙混杂的地方,想混出头来殊为不易,肖大刚本来是铁路货场的搬卸工,后来因为打伤了领导被开除,便在站前广场上做起了小生意,弄些死猫烂狗煮熟了卖,专门坑外地旅客。

    那时候,江北市火车站一带还是孙国庆罩着的,肖大刚只能帮国庆哥捧着砖头那么厚的大哥大,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鞍前马后,孙国庆是江北是最早使用移动电话的一批人,摩托罗拉3200,吃饭的时候把足有五斤重的大哥大往桌子上一放,满饭店的人都会投来艳羡的目光,这全来自于孙国庆有个好媳妇。

    孙国庆的老丈人是铁路分局的离休领导,他媳妇崔曼丽是火车站的售票班长,三十出头风韵十足,喜欢穿一条紫色的健美裤,人称车站一朵花。

    九十年代的时候南下广州的卧铺票相当紧张,千金难求,实际上孙国庆就是靠这个起家的,后来不光倒腾车票,还把铁路招待所承包下来,找了几个风骚的外地娘们干起了不用本钱的买卖。

    孙国庆什么都好,就是太花,终于有一天在招待所里胡搞的时候被崔曼丽发现,当时闹得不可开交,半个月后,孙国庆就被人砍了八十多刀,横死在自家门口,据说这件事是盘踞火车站另一伙南泰籍票贩子干的,肖大刚在孙国庆的灵前发誓,一定要帮他报仇雪恨,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一把三棱刮刀血染站前广场,顺理成章的接管了国庆哥所有的生意,包括未亡人崔曼丽,至于到底孙国庆是谁下的手,已经成为上个世纪的疑案。

    说起来这些都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往事了,但是这么多年以来,肖大刚却混的并不是很出色,依然在靠倒卖车票,仙人跳敲诈钱财,录像厅按摩房这些小玩闹赚钱,手底下一帮青皮无赖,也都是三四十岁的老混混了。

    道上人都说肖大刚是个捧着金饭碗讨饭的傻逼,但是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依然觉得自己是牛逼哄哄的大刚哥,火车站一带全罩,所以当刘子光没大没小喊他刚子的时候,他很震怒。

    虎老不倒架,再怎么说大刚哥也是成名十几年的人物了,江湖小辈现在一点规矩都不懂了么,肖大刚愠怒道:“你叫刘子光?”

    “光哥的名字是你喊的!”贝小帅袖子一抖,片刀在手,就要冲过来劈肖大刚,却被刘子光伸手拦住,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远处的警察,说:“肖大刚,今天这个事你得给我个说法。”

    肖大刚也不想在出站口打架,那样围观的人太多,不好发挥,他一甩下巴,说:“走,那边说话去。”

    一群人离开人流汹涌的出站口,来到火车站旁边的一条僻静的巷子里,道路上污水横流,小旅馆的门紧闭着,只有几家挂着红灯和温州发廊字样的窄小门面开着,看到有人过来,浓妆艳抹的半老徐娘刚想出来招呼,却又缩了进去,关上了门。

    肖大刚一边走一边偷偷给手下打着手势,让他们喊人过来帮忙,他料定刘子光他们三人刚从火车上下来,身上肯定不会带家伙,不如趁这个机会把这三个家伙干趴,阎金龙那五十万悬赏不就到手了么,不就可以把自己那辆九七年的老桑塔纳给换了么。

    一群人在小巷里站定,气氛非常压抑,连路过的野猫都掉头跑了,肖大刚和他的几个手下抱着膀子,冷冷看着刘子光,大刚哥捏动指节,啪啪的响。

    刘子光也不搭话,上去就是一记大耳帖子,抽的肖大刚一个踉跄,他再怎么想也没料到对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而且还是打脸。

    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这帮高土坡的小家伙是一点没把老前辈放在眼里啊,怪不得人家阎金龙要灭了他们呢,今天这个场子要不找回来,以后就别在火车站混了,肖大刚伸手握住了腰间暗藏的九节鞭,还没抽出来就觉得脖子上一冷,锋利的钢刀已经架在他的下颌处。

    “我操,这才出去几天,你们就狂的没人形了,还敢和光哥单挑,我一个人就废了你们几个。“贝小帅怒骂道。

    肖大刚的手下刚要扑上来,卓力往前一站,聊开了上衣,露出腰带上别着的手枪,几个混混当场就急刹车了,面面相觑,这几个小子还真是牛,坐火车都敢带家伙。

    卓力一甩头,牙缝里迸出一个字:“滚!”

    几个人看看刀架在脖子上的肖大刚,没敢说什么,扭头跑了。

    刘子光摆摆手:“小贝闪开。”

    贝小帅收刀站到一边,刘子光上前,盯着肖大刚的眼睛说:“江北市没人敢欺负我刘子光的兄弟,没人!”

    说完一膝盖顶在肖大刚肚子上,疼得他倒在地上身子弯的如同熟龙虾,几个背着行李的高土坡小弟此刻眼泪都哗哗的,哽咽道:“刘哥,你回来了。”

    刘子光点点头:“好了,娘们才哭哭啼啼的,是爷们的就跟我走,把场子找回来,再加倍还会去!”

    “是!”小伙子们挺起了腰杆,跟着刘哥走了,只留下躺在泥水坑里的火车站一霸肖大刚。

    ……

    出租车上,刘子光详细了解了最近发生的情况,事态超出了他的预计,本来以为以阎金龙严谨的个性,不会主动出击,自己出去两天应该没事的,哪知道一起突发的斩手案完全打乱了计划,不过自己乱,对方也乱,从阎金龙的反应来看,他一定是急眼了。

    “砍手的事儿,是谁做的?”刘子光问。

    “不知道,兄弟们没有命令是不会胡乱动手的。”一个小伙子说。

    “不管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是不是咱们做的,这笔账都赖在咱们身上了,提前发动也好,赶在过年前把金碧辉煌铲了算了。”刘子光说。

    卓力和贝小帅都瞪大了眼睛:“铲了金碧辉煌?就咱几个人?”

    “怎么?不敢么?”刘子光问。

    “敢,有啥不敢的。”卓力拍了拍身边的长条纸盒子,那里面装的是火车托运来的日本32式骑兵刀。

    “光哥你说铲,咱就铲!”贝小帅也恶狠狠地说。

    刘子光笑了,说:“我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出门的时候就安排过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连毛孩都被打伤了,我就不信李建国不知道,阎金龙个不知死的家伙,还不知道自己这条命已经在阎王那里登记了呢,咱们得抢在李建国前面动手,不然连汤都没得喝。”

    卓力和贝小帅对视一眼,邪恶的笑了。

    二十分钟以后,一辆汽车停在金碧辉煌的停车场里,三个年轻人从车上下来,打开后备箱取出一米多长的家伙事,在手里挥舞了一下试试趁手程度,互相点了点头,哐当一声盖了后备箱,呈品字形向金碧辉煌的大门走来。

    此时正是下午四点钟,生意最淡的时候,门口保安一眼就看见了这三个人,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店里没有工程活啊,怎么来了仨民工,还扛着大锤和鹤嘴锄,不对,看走路这架势不像民工啊,像是来闹事的。

    保安急忙用对讲机呼叫支援,现在的金碧辉煌处于二十四小时戒备期间,阎金龙把所有的手下都叫来了,足有二百多号人,每天给开一百块钱的辛苦费,要是动手了,再加一百,这些人正百无聊赖的在健身室里吹牛打屁么,听到下面招呼,一个个眼睛都亮了。

    “抄家伙下楼!”有人高喊一嗓子,汉子们抄起台球杆、棒球棍、握力棒等家伙直往楼下冲,沉重密集的脚步如同雷鸣般,惊得大厅里的服务员都抬头望过去。

    马纯住院了,现在金碧辉煌里保安负责人是个叫毛毛的家伙,这人也是个狠角色,只是一直被马纯压住,没机会发挥而已,现在终于有了出头的机会,不好好表现一把怎么能行,他一马当先快步走着,身后跟着一群面目狰狞的打手。

    三姐也从办公室里出来,手握对讲机,一脸的严峻,帮着膀子眯着眼盯着门口,看看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刘子光等三人来到门口,先不急着进去,而是点了支烟。

    “咋整?”卓力问道。

    “砸!”刘子光把只抽了一口的香烟抛开,挥起长柄大锤,石破天惊的一声,金碧辉煌花了十几万购买的进口旋转玻璃门就化作了满地晶莹的碎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