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上校冲着外面大喊一声:“通讯员!”

    “到!”一个干练的二级士官撩开门帘走进来,站得笔直向上校敬礼。

    “传我的命令,部队紧急集合,准备行动!”

    通讯员出去之后,上校的目光才投向另一位沉默的军官,说道:“秦政委,程大栓同志是我狼牙大队的骨干士兵,在一次秘密行动中牺牲,连遗体都没找到,这些年来,我们这些老战友一直没能很好的照顾他的家属,我很内疚啊。”

    政委咳嗽一声说:“老钟,你的心情我明白,但是咱们毕竟是军人,插手地方上的事情不太好,T部队是新组建的部队,总部领导一直很重视,如果政治上出了问题,很难向领导交代,虽然说军事上你是主官,但是出了事大家都要一起背,所以,我不同意你擅自调动部队。”

    帐篷里的空气一下变得尴尬起来,秦政委三十多岁,瘦长身材,白面细眼,一派儒将风度,和钟大队长粗犷豪迈的风格正好相反,他是政委,军衔也是上校,政委不同意调兵,大队长也没辙。

    李建国站起来说:“部队有难处,我理解,老钟,我谢谢你的好意,这件事我自己处理就可以了。”

    作为前狼牙大队的一名高阶士官,李建国很明白部队里的事情,私自调动部队是很忌讳的事情,尤其是这种高级别的特种部队,擅自调动是要军法从事的。而且T部队是新组建的一支队伍,官兵磨合还没有那么熟悉,大队长和政委也是从不同的部队调过来的,难免会有意见上的分歧,他不希望自己的老上级,同是狼牙大队出身的老钟为难。

    秦政委笑笑,说:“老钟,我的意思是说,部队不能动,但是可以用其他名义,正好训练已经结束,可以给战士们放假了,去附近大城市逛逛也不是不行,不过不许穿军装,不许带武器。”

    钟大队爽朗的笑了,过去拍着秦政委的肩膀说:“老秦,我没看错你,有你这样的搭档,T部队有希望!”

    转脸又冲外面喊道:“通讯员,前一个命令取消,部队放假,全部换便装跟我进城去玩。”

    秦政委插嘴道:“老钟,把一分队给我留下吧,驻地那么多装备万一有个闪失就麻烦了。”

    “好,一分队给你留下看家。”

    ……

    五分钟后,六十名T部队士兵集结完毕,全部换上了便装的军人们,依然难掩彪悍本色,报数声此起彼伏,一长串军绿色涂装,造型极其邪恶粗犷的四驱越野车停在旁边,穿迷彩服的士兵正快速拆卸着越野车上的各种标识。

    李建国和他的部下们静静地列队在一旁等候着,在他们身旁,只有一辆可怜巴巴的老式东风卡车和一辆六十年代的长江750,但是兄弟们的精气神一点也不比那些T部队的战友们差。

    “马超,你认识那叫什么车么?”红蟑螂扭头低声问道。

    马超摇摇头,他毕竟只是一个汽修工,市面上常见的汽车他知道,这种造型邪恶的越野车还是头一次见。

    一直待在队伍末尾不敢胡乱说话的新丁叶知秋壮着胆子插了一句:“那是老毛子的营长。”

    “什么老毛子,都是中国人,哪来的外籍营长?”红蟑螂说。

    “我说那车,是俄罗斯出的‘营长’越野车,比悍马还牛逼。”军武宅男叶知秋小声咕哝着,却被众人一顿嘲笑,认为这一定是军方秘密研制的特种车辆。

    T部队登车完毕,钟大队站在驾驶室踏板上,大手一挥:“前进!”车队浩浩荡荡的沿着崎岖的车路开进了,强劲的引擎轰鸣着,车辆顶部的通讯天线迎风晃动,威风凛凛,红星公司的老东风却因为天气寒冷发动不起来了,如同哮喘老人一般吭哧吭哧点不着火。

    ……

    冬日的江北市依旧热闹喧嚣,普通市民却根本不知道繁华背后隐藏的危机,至诚花园门口,进进出出的业主都好奇的看着被烧得焦黑的门卫值班室,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保安们默不作声,牙关紧咬,他们在等,等刘经理回来主持大局。

    王文君他们几个把当夜作案时穿的衣服都塞进了洗衣机,瘦猴换了一套衣服出来打听消息,来到上班的网吧发现大门紧闭,打电话询问朋友,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吓得他赶紧跑回家,把门窗紧锁,战战兢兢的说:“惹大麻烦了!”

    得知具体情况后,王文君和蚂蚁也是目瞪口呆,他们三个的擅自行动,竟然掀起了江湖的腥风血雨。

    “怎们办?跑吧。”瘦猴胆战心惊的说。

    “不能跑,跑了就露馅了。”王文君强自保持着震惊。

    “那只手怎么办?要不扔了吧。”蚂蚁说。

    “不能扔,那是咱们的功劳。”王文君语气坚定。

    瘦猴和蚂蚁都快哭了,事态发展超乎他们的预想,他们三个毕竟只是小混混,或许凭着一时气血之勇能做下大事,但是引发的后果却无力承担,用一句江北市的谚语来形容,就是:光腚惹马蜂,能惹不能撑。

    ……

    一番狂风骤雨般的报复之后,高土坡的人竟然没有丝毫反应,这更让阎金龙确信斩手案是他们做的,趁着刘子光不在,他要把高土坡的势力连根拔起,让他们永无翻身之力。

    金龙哥放话出来,开价五十万买刘子光一只手,但是他也知道,刘子光这家伙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角色,所以还采取了另外一些措施,抓了住在高土坡的一些小混混,秘密关押起来当做人质,又打电话给南边的朋友,托他们寻找真正的职业杀手。

    ……

    与此同时,警方也在行动,探长胡蓉带着两名警员对梅姐失踪前后的情况进行调查,发现当天夜里有一辆没拍照的汽车将梅姐接走,据梅姐的邻居反映,双方似乎认识,并不存在绑架的情形,但是只有匆匆一瞥,没看清接走梅姐的人的相貌。

    再调取相关路段的监控录像,终于发现了有用的线索,交警监控镜头拍下这辆汽车的闯灯片段,驾驶位子上的人赫然是秃头。

    调取金碧辉煌骨干分子的档案,保安部长马纯就是秃头,虽然这个不清晰的镜头并不能给他定罪,但是起码锁定了嫌疑人的范围。

    继续沿着线索追下去,在江滩一带搜索,终于在一片荒滩上发现了车辙印,天寒地冻,车辙印依旧保存完整,动用了警犬搜索还是一无所获,警员们急了,从市里拉来一艘橡皮艇,下水用竹竿探查水底,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他们发现了一个编织袋。

    打开编织袋,一颗惨白色的人头露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往下滴着水,警员们都捏住了鼻子,厌恶的扭过头去,只有胡蓉戴上橡胶手套拿过人头辨认。

    看守所里的一幕幕往事浮上心头,梅姐的笑容依稀还在耳畔回响,这才几天功夫,就身首异处,化作江边红颜枯骨。

    梅姐是个老鸨,负责甄别看守所里的女犯,把她们介绍给金碧辉煌的人,至于其间有没有看守所监管人员参与其中还是未知数,胡蓉急着想抓梅姐,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件事,但是对方显然很警觉,抢先一步下手灭口。

    梅姐死了,胡蓉一点也不怜悯,这种人渣死一百次都不足为惜,令她愤怒的是,金碧辉煌的人太过嚣张,人命在他们看来竟然是那么不值钱的玩意,想杀就杀,肆无忌惮,眼里根本没有法律,没有警察。

    “你们几个,继续搜索。”女探长对几个手下吩咐道,也不等法医抵达现场了,直接跳上大切诺基,风驰电掣的开回了刑警大队。

    走进政委办公室,胡蓉开门见山说:“我要求批捕金碧辉煌的保安部长马纯,他涉嫌一桩谋杀案。”

    李政委说:“马纯出事了,昨天晚上被人袭击,两只手都被砍掉了,人也深度昏迷,能不能醒来都是两说。”

    胡蓉说:“那我要求调查金碧辉煌的老板阎金龙。”

    李政委摆摆手:“小胡,这个案子先放一放,上面发话了,金碧辉煌不能随便动,至少投资考察团下榻在那里的时候不能动。”

    胡蓉说:“难道明知道他们杀人也不能调查么?”

    “证据呢?”李政委反问道,“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不会批准你擅自行动的。”

    “官僚!”胡蓉恨恨丢下一句话,摔门走了。

    ……

    几个高土坡忠义堂的小混混偷偷摸摸来到火车站,从出租车上下来却不敢直接去售票处,先探头探脑一番,确信没有人注意他们,才背着行李走过去。

    刚走到售票处门口,就被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围住了,都是熟面孔,为首的正是混这一带的肖大刚,火车站附近门面摊点都是他罩的,那些卖情趣用品的小店和洗头房、发廊也是他开的,这厮最擅长的就是玩仙人跳坑那些精虫上脑的外地人,属于东区地头蛇之一。

    “这不是跟贝小帅玩的几个小弟么,上哪去啊?”肖大刚皮笑肉不笑,把玩着手里两颗健身球,他身边几个三四十岁的老混混也都抱着膀子冷笑着,不动声色的将几个小家伙围了起来。

    不远处治安岗亭里,两个正在捧着饭盒吃午饭的协警很自觉地转过脸去,权当没看见。

    “大刚哥,我们想去走亲戚。”一个小伙子说。

    “急啥,到了你大刚哥的地盘上,还不得坐一会,走,我请你们几个洗头。”大刚阴险的笑道。

    “不了,急着赶车。”小伙子们有些害怕,肖大刚肯定是收到什么风声了,保不齐会把他们几个交给阎金龙,可是出来的匆忙,什么家伙也没带,肖大刚等人腰里却都是鼓鼓囊囊的,真打起来一点便宜也讨不到。

    正在彷徨无助之际,出站口的铁门开了,大批旅客走了出来,人流汹涌而过,遮盖住了外面的视线,肖大刚的手下们狰狞的笑着,掐住了忠义堂小伙子的脖颈,正要往一边押,忽然一声喝问响起:“刚子,我的人也是你能动的?”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出站口外站着三个铁打一般的汉子,为首正是高土坡老大刘子光,背后两人是卓老二和贝小帅,三个人如同中流砥柱一般,将人潮分成了两股。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