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老二是阎金龙手下大将,金碧辉煌的那些特服人员都是他一手培训出来的,为了教导那些不听话的小妞,不知道打断了多少台球杆,揍折了多少条玉腿,但正是由于姚老二的严酷,金碧辉煌才成为江北市数一数二的高档会所。

    平安夜那天闹的乱子实在太大,先是高土坡华清池的人闹着找人,然后是内部出事,一个新进来的小姐竟然逃跑,还狠狠踢了二叔的下面一脚,要不是二叔年轻时候练过铁档功,这一脚非断子绝孙不可。

    壁垒森严的金碧辉煌居然跑了小姐,这要是传出去,二叔也不用混了,他当即亲自带人追出去,连家法都预备好了,这个叫“玛丽”的小妞好像挺有心计,这种人最留不得,一定要杀一儆百才行。

    可是就在即将追上玛丽的时候,半路杀出来一个刘子光,把她接上车,大庭广众之下,硬抢是不行了,影响倒在其次,能不能抢过来还是个问题,于是二叔立刻打电话联系朋友老顾,让治安大队来逮人。

    治安大队的巡逻车正在附近,闻讯立刻出动,截停了刘子光的车,但是意外突然发生,老顾打了个手势,让二叔先回去,当时二叔就知道事情不对了。

    果不其然,随后接到阎金龙的电话,说是出事了,那个叫玛丽的小妞是警方的探子,可能过一会刑警大队就要来扫场子了,让二叔赶紧避一下。

    姚老二根据阎金龙的安排,直接驱车去了省城,家里的事情他不担心,金龙哥足智多谋,背景深厚,还能怕几个小警察不成。

    二叔星夜来到省城,阎金龙在这边路子野挺野,正好有个朋友的KTV一直想找个内行来培训一下,定定规矩,二叔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省城毕竟不是自家地盘,二叔行事相当低调,也不开那辆卡迪拉克了,上班下班都是步行,反正老板帮他租的房子就在KTV附近,步行五分钟就到,每天下午上班,半夜下班,吃吃喝喝,不亦乐乎。

    凌晨时分,姚老二伸着懒腰从KTV出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今晚有点累,老板从南边弄过来一批野性十足的小野猫,让二叔调-教,好久没有施展功夫的二叔好好地过了一把瘾,恩威并施,震慑的那帮小妞服服帖帖,他也得到了极大地满足感。

    连续试了三个小妞的活儿,又喝了一瓶芝华士,二叔走路都有些发飘,如同踩在棉花堆里一样,他谢绝了别人送他回家的建议,一个人走在空无一人的小巷中。

    还有两天就是元旦了,天气依然寒冷,凌晨四点,周围高楼大厦都是黑洞洞的,四下里一片死寂,路灯的光芒黯淡惨白,二叔走了几步,忽然觉得胃部不舒服,便扶着路灯杆呕吐起来。

    吐了一番之后,他感到有人在拍自己的后背,手法很粗鲁,不像是在帮自己,回头就要骂人,还没骂出口,眼前就出现一只钵盂大的拳头,金星直冒,顿时昏了过去。

    刘子光等人在这里已经等候了两个小时了,为的就是这一刻,二叔软绵绵的趴倒,被卓力轻轻扶住,架着他走到阴暗处,那里停着一辆没有牌照的汽车,把他放进后座,自己跟着坐进去,说:“开车。”

    刘子光从后视镜里看到二叔的尊荣,微微皱眉道:“给他擦擦。”然后发动了汽车,卓力斜眼一看,不耐烦的扯出一张餐巾纸,帮二叔把鼻子上的血擦了擦。

    这是一辆很不起眼的海福星轿车,前后牌照都被摘了,走的路线也很刁钻,都是没有警察和摄像头的小巷,三拐两拐到了一处废墟的工地。

    “醒醒!”一盆冰冷刺骨的水泼过来,姚老二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发觉自己正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没有灯光,只有窗外渗进来的阴冷月色,让他看清楚面前两个人的脸。

    高个的那个人他认识,正是前几天打过交道的刘子光,那个稍矮一点,身材壮实的彪悍男子,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卓力吧。

    “你们想干什么?”二叔色厉内荏的问道,心中却扑通扑通直跳,对方是什么人物他很清楚,那都是心狠手辣的道上成名人物,什么事干不出来。

    “不干什么,弄醒你就是想让你死的明白点。”卓力冷笑着把姚老二从地上提起来,二叔想挣扎,却发现手脚上都绑了绳子,越挣越紧。

    整个人被卓力扛在肩膀上,走到外面,把他放在地上一个挖好的坑里,这个坑挖的很有艺术性,长一米八,宽八十公分,浅浅的,正好能放下一个人,简直就是个量身定做的墓穴。

    二叔不断挣扎着,但无济于事,想喊,却被轰隆隆的机器声遮盖住了,一辆巨型混凝土搅拌车倒车开了过来,正停在墓穴边上,驾驶室的门打开,贝小帅的头伸出来狰狞的一笑。

    刘子光把车尾倒混凝土的漏斗调整了一下方向,正对着二叔的脚部位置,一拉开关,轰隆一声,水泥砂浆汹涌而下,瞬间掩盖了二叔的小腿位置。

    二叔的脸色忽然变得极其惨白,瞪着眼睛语无伦次的说着什么,别人根本不理他,继续倒着混凝土,这个坑挖的很好,带有一定的坡度,头部位置略高,所以二叔可以清晰的看见自己的身体被慢慢的掩盖。

    当混凝土淹没到他小腹位置的时候,刘子光终于停手了,蹲下来问道:“还有啥要交代的么?”

    “有!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那些小姐藏在哪里我全知道,阎金龙行贿,杀人的事情我也知道,只要你放了我,我全告诉你!”姚老二的语速极快,头部尽量抬起,生怕混凝土掩过来。

    “马勒格壁的,一点诚意都没有,死到临头还讲条件,放!”刘子光一抬手,卓力又扳动了开关,一股灰黑色的泥石流泄出来,混凝土淹到了二叔的胸部,这是优质速干水泥拌成的混凝土,脚部位置已经开始有些凝固了。

    “我说!我全说!”二叔声嘶力竭的吼起来,刘子光又是一抬手,卓力拉起了开关。

    “我说了,你能饶了我的命么?”二叔气喘吁吁的说。

    “那要看你的态度了,兴许说的让我满意,把你放了也有可能。”刘子光说。

    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谈条件,狗日的纯粹就是老狐狸,别信他的,直接弄死拉倒,灌成水泥块拉到江里沉了,一辈子不会有人发现。“卓力很不耐烦的说。

    “别急嘛,他要是都招了,也可以把他交给警察嘛,还省得咱们费事了。”刘子光悠悠的说。

    二叔敏锐的意识到事情还有转机,赶紧说:“金碧辉煌地下室有夹层,电梯不停那一层,那些小姐都关在里面,其中就有你们华清池的人,还有,阎金龙给土地局的领导送礼,一送就是上百万,还有,他杀人,前几个月江边的无头女尸就是他让秃头干的,三个不听话的小娘们,有四川的,湖南的,东北的,都是他杀的!”

    刘子光脸色严峻起来,问道:“地下室夹层怎么进去?”

    “有暗藏的专门电梯,我带你们去,要不然你们找不到的。”

    刘子光点点头,站了起来,冲卓力打了个手势,卓力嘿嘿一笑,再次扳动了开关,混凝土的巨型大桶转动起来,水泥石子瓢泼一般冲下来,迅速淹没着姚老二的身躯。

    “等等,饶命,不是不杀我的么!”二叔发出最后的悲鸣。

    “对你这种人,需要讲信用么?”刘子光冷冷的说,注视着混凝土一寸一寸的淹没姚老二的胸口,脖子,脸,从他大张着的嘴里灌进去,淹没他的头部,可怜的二叔连一丝气泡都没吐出来,就停止了蠕动。

    半分钟后,彻底没了动静,卓力拉过一张彩条布遮住了墓穴,刘子光说:“明晚再动,拉到江里沉了。”

    “嗯,从此世界上再没有姚老二这个祸害了。”卓力跟着说。

    “我说,咱们这算不算替天行道啊?”贝小帅也跟着说。

    “如果法律不能主持公道,那么只能我们自己来干了,不过不是替天,而是替那些枉死的冤魂。”刘子光最后总结了一句,转身离去。

    海福星开到了某座跨越火车道的天桥上停下,一个人影走下车,将一包东西抛到下面轰鸣而过的运煤炭的货车上,包里只装着一部开机状态的手机。

    ……

    姚老二失踪的消息传到金碧辉煌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KTV的老板等他来上班,左等右等不来,派人去家里找,结果房间里根本没人,卡迪拉克也停着没动,到处搜寻了一番也没有踪影,打电话也没人接,于是赶紧给阎金龙打电话询问。

    阎金龙亲自给二叔打电话,电话里的长鸣音响了许久,依然无人接听,阎金龙神色有些忧虑,姚老二知道金碧辉煌许多秘密,万一他出事的话,得赶紧采取预防措施才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