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辆越野车直冲到金碧辉煌大门口才急刹车停下,十余名彪悍的便衣警察跳下车来,二话不说就往大门里冲,与此同时从大门内涌出二十多个穿黑西装的保安,排成一堵人墙挡在门口,当先一人秃头锃亮,嚣张跋扈。

    韩光右手举着九二式手枪,虎口掐在击锤位置,枪口朝天,径直走过去,秃头迎上来伸手推他,厉声喝道:“有搜查证么!”

    “警察办案,闪开!”韩光手一挥,枪柄正砸在秃头脖颈处,趁他弯腰之际,抬起膝盖狠狠一击,当场将他放翻在地,刑警们一拥而上,正要闯入之际,趴在地上的秃头捂着肚子爬起来,大喊一声:“别放他们进去。”

    保安们立刻胳膊挽着胳膊组成人墙,一双双充满戾气的眼睛盯着警察们,这些人是阎金龙手下最忠实的打手,大场面见得多了,区区十几个警察还吓不倒他们。

    “别以为我不懂法,没有搜查证就不能进,警察行凶打人,我要告你!”秃头揉着脖子上的伤恶狠狠地说。

    一个小刑警怒极,用手枪指着秃头喝道:“赶紧让开!”

    “有种你就开枪,不开枪不是人养的!”秃头彪悍之际,迎着枪口撞上来,大有悍不畏死的架势。

    韩光的拳头慢慢的握紧了,现在正是客流高峰期,金碧辉煌门口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大堂里还不断有对方的保安人员增援过来,金碧辉煌竟然猖獗至此,连刑警都敢阻拦,这反倒说明一个问题,他们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妨碍执法,给我铐起来!”韩光一声令下,两个刑警拽出手铐扑上去,但对方毫无惧色,竟然和警察推搡厮打起来,刑警们虽然有枪,但是投鼠忌器,枪在手里反倒成了累赘。

    正在纠缠之际,“砰砰砰”三枪响起,震耳欲聋的枪声吓得围观群众仓皇逃窜,打手们也为之一颤,对方真敢开枪,他们也就怂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开枪者身上,胡蓉手里举着冒着青烟的手枪,怒形于色的喝道:“拘捕袭警是重罪,谁敢以身试法!”

    保安们不说话,都在看着秃头,秃头恨恨道:“算你们狠,弟兄们让路!”

    保安们乖乖闪到一边,胡蓉对两个刑警说:“把他们全抓起来,谁敢反抗就开枪。”

    “是,胡探长。”两个警察举着枪过去喝令道:“全都蹲下,手抱头。”

    秃头和他的手下们都按照警察的命令蹲在了一边,但是秃头一双恶狠狠的眼睛依旧紧盯着胡蓉,同时也发现了站在胡蓉身边的刘子光,心中不禁一惊,这小子居然和刑警们搞到了一起,麻烦了。

    刚才,就在刘子光想打车离开分局的时候,那辆大切诺基又飞快的倒了回去。胡蓉面无表情的说:“上车,帮忙。”

    刘子光明白,自己算是目击证人,可以帮得上忙,便二话不说,拉开车门跳了上去。

    金碧辉煌的大门打开了,大厅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带着工牌穿着考究的服务员们惊慌的开着这帮不速之客,都不敢说话。

    韩光站在大厅中央,大声喊道:“警察办案,所有人站在原地不许动。二队上楼搜查,三队控制嫌疑人,一队跟胡探长抓人!”

    “是!”刑警们齐齐应了一声就要展开行动,这时候金碧辉煌的大老板终于露面了,电梯门打开,阎金龙在几个高级管理人员的陪同下出现在现场,他紧皱眉头问道:“韩大队长,这是怎么回事?”

    “你就是阎金龙?你公司涉嫌非法拘禁,我们要展开调查,请你配合。”韩光冷冷的说。

    “好,我配合,但是请你们不要为难我的客人。”阎金龙彬彬有礼的说道,又命令几个手下:“你们配合警方调查,给予一切方便。”

    “可是,阎总……”一位经理为难起来。

    “没有可是,全力配合!”阎金龙眉头一皱。

    警察们各自执行搜查任务去了,刘子光依然站在原地,悠闲地看着阎金龙的表演,从刚才他镇定自若的表现就能看出,这家伙肯定已经得到风声,并且做了必要的安排。

    阎金龙也发现了刘子光,他眯缝起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位新近上位的江北市黑道明星人物,高土坡那帮小混混的老大,身量普通,相貌普通,眼神中也没有传说里那股凌厉的杀气,看起来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而已。

    但阎金龙毕竟是老江湖了,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太多,寻常人等搭眼一看就能估摸出对方的斤两,但这次他有些心里没底,难道这个人真的是刘子光么?

    对方正是刘子光,确实没错,这一点毋庸置疑,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对方是个比自己更加深藏不露的老江湖,极好的将杀气和戾气都掩饰住了,这种人,你猜不透他的想法,猜不透他下一步想做什么,是相当难缠的对手。

    在阎金龙打量刘子光的同时,刘子光也在注意着阎金龙,不过此刻他的眼神是那种淡然的,很不经意的,嘴角也是微微翘起的,似乎阎金龙只是一本只有图画没有文字的幼稚园读物,一眼就能看透。

    阎金龙个子不高,一米七上下,偏瘦的体型,体面的衣着,脖子上和手上并没有那种江湖人物喜爱的粗大金链子,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背着,偶尔一笑,满嘴焦黄的牙齿,如果事先不告诉你,你或许会认为这不过是个有点狡猾的小奸商而已。只有他不经意间一两个细微动作和金碧辉煌员工们看着他的时候那种敬畏的眼神,才能猜出阎金龙黑道老大的真实身份。

    “你是阎金龙?”刘子光含笑问道,掏出烟来点上。神情淡定,仿佛大厅内的紧张气氛丝毫也沾染不到他。

    “你就是高土坡的小刘?”阎金龙也笑了,仿佛看到了神交已久的老朋友一般。做老大的当然知道,这种场合不能失了面子和气度

    “华清池是你找人扫的吧,还有滨江大道65号那块地,也是你在土地局托了关系吧?”刘子光问道。

    “对,是我,有问题么?”阎金龙从容答道,笑容可掬。

    “没事,我就问问,对了,你那个儿子挺不争气的,一点也不随你,下次我再遇到他,帮你教训一下,没意见吧?”刘子光也是一脸的笑意,和煦如春风般。

    “哦,东东调皮,有我这个当爹的教训,你还是管好你的小弟吧,现在卓老二和小贝在省城吧,离乡背井挺不容易的,我在省城还有几个朋友,有事你说话,我安排。”

    两个人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话,韩光则冷冷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

    刑警们在金碧辉煌迅速搜查着线索,但是情况很不理想,刑警二大队不像其他单位人员那么充足,队伍相当精悍,侦破案件不会受到影响,但是遇到这种大规模搜查的时候就力有不逮了,本来这种任务至少需要交巡大队封路,治安大队配合搜查,武警支援,但是事发仓促,韩光只带了二大队的一半人马,搜查这么大一个会所,警力相当紧张。

    在来的路上已经呼叫支援了,但是支援警力还未抵达,这不得不让韩光有些烦躁,自从前任市委书记调走,李书记扶正之后,江北官场大换血,政法口的变动也很大,主管刑侦,功高震主的宋剑锋副局长已经被贬到司法局当副职去了,政法委书记胡跃进也被架空,估计还有三四个月时间就退休了,到时候马局长就会兼任政法委书记,成为名副其实的政法口一哥。

    韩光是胡跃进赏识的人,又是宋剑锋麾下爱将,属于胡派嫡系,马局长早就对这个作风强硬,不懂得顾全大局的大队长看不顺眼了,这么大的综合行动,调动上百警力,可不是大队长就能组织起来的,起码要支队长级别的才能批,可是……

    看阎金龙淡定的样子,很可能已经得到某些败类的通风报信,做好了应对工作,金碧辉煌这种场所,暗道机关不计其数,真想藏几个人还不跟玩似的,现在韩光只能寄希望于胡蓉了,这位勇敢的卧底女警官,深入看守所后获得了可靠的情报,发现金碧辉煌和一系列杀人案有牵扯,并且不顾自己的命令,冒险深入到金碧辉煌内部,获取了第一手资料,有她带路,兴许能发现金碧辉煌不可告人的密窟。

    此刻胡蓉都快急死了,白天明明是被他们带到金碧辉煌地下室的,那里隐藏着数百名被骗来抢来的女孩,毫无人身自由,终日不见阳光,所有通讯工具都被没收,身上连纸笔都不允许存在。

    有个叫二叔的四十余岁男子是这里的培训师,专门负责**新人,新人进来之后先听他讲解会所的规矩,通常外面娱乐场所和旗下小姐的分成是五五开,或者四六,但金碧辉煌却是三七,而且规矩极其严苛,稍微违反一点,比如和客人多说了几句话,够钟没有及时出房间,亦或是工作现场落下了什么杂物、用具之类的,再或者被客人投诉,那么连三成都拿不到,还要被倒扣。

    这些是基本的规矩,只要不违反就不至于丢命,但是如果触犯了二叔定下的高压线,比如逃跑,试图报警、私自和家人联系,说会所的坏话,不服从管理,骂二叔、三姐,或者阎总,就要被处以家法,用台球杆或者灌满沙子的橡胶软管打腿,直到打断为止,这样的人在金碧辉煌可不少,据老人介绍,凡是金碧辉煌腿脚有残疾的清洁工,基本上都是这么来的。

    二叔还组织这些新从看守所搞来的员工参观了地下室内的一个房间,不足六平米的小屋内,一个两腿都被打断的女人躺在肮脏不堪的床上,奄奄一息。

    据说,这是不服从二叔管理的典型,几次三番试图逃跑,不但报了警,还从老家叫来几十个亲戚想抢人,最后还不是被金碧辉煌硬压下去,不了了之,本来是想把她弄死拉到的,后来考虑到缺少一个反面典型,就留了下来以儆效尤。

    听到、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事情,新来的技师们吓得脸色惨白,有个叫丽莎的女孩当场腿都软了,居然哭着闹着说不干了,二叔当即现身说法,拿了根台球杆子抽的丽莎哭天喊地,连连求饶才罢休。

    这些证据虽然不足以证明江边的无头女尸案是金碧辉煌做的,但是起码非法拘禁,组织容留卖-淫罪是少不了的,胡蓉当机立断,停止侦查,马上出去打掉这个黑窝点。

    说起来胡蓉这次化装侦察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稍有不慎就会陷身在此,连通风报信的机会都没有,不过幸好她聪明,见势不妙便装出害怕的样子,极力迎合二叔,还挺身而出愿意第一个被试活。

    试活也是二叔的专利,他会根据技师的素质进行评分,优秀的会调去高级包房服务,稍逊一筹的发到洗浴那一块去,当然能进金碧辉煌的人没有素质太差了,毕竟看守所的梅姐会把关的。

    胡蓉身材高挑,胸臀丰满挺翘,充满青春活力,正是二叔喜欢的类型,于是当即把她带到楼上房间去试活,那是金碧辉煌里专门设置的炮房,天花板上的大镜子,水床,浴池,专门定制的椅子,充气球,红绳套索,大屏幕液晶电视等设备应有尽有,

    为了迷惑二叔,胡蓉还是被占了些小便宜的,但这样也使二叔放松了警惕,他脱了裤子躺在水床上,等着出浴的“玛丽”帮他吹箫的时候,却迎来狠狠的一脚。

    那一脚几乎用尽了胡蓉全身的力气,二叔这般铁打一般的精壮汉子都一声没吭昏死过去,胡蓉当即反锁房门,从容出去下楼直奔大门口。

    别人以为胡蓉是服务小姐,就没搭理她,直到胡蓉接近大门的时候保安才发现这个小姐没带工号牌,而且这时候二叔也捂着裤裆从房间里跌跌撞撞的出来,声嘶力竭的大喊:“抓住那个小婊子!”

    胡蓉拔腿就跑,警校的训练此时派上了用场,门口两个保安被她迅速放翻,但胡蓉也付出了代价,腿上被狠狠敲了一棍,她扔了高跟鞋直奔出去,一边跑一边大呼救命,金碧辉煌的保安在二叔的带领下紧随其后追出来。

    假如不是刘子光适时的出现,胡蓉一定会被他们抓回去,一定会遭到二叔惨无人道的殴打和虐待,甚至有可能变成淮江岸边的某具无头女尸,这绝不是耸人听闻。

    在警车里,刘子光开玩笑说咱俩是不是犯冲的时候,胡蓉没有回答,其实那一刻她想说的是,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守护神。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