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知秋翻身栽下了天台,所有人一声尖叫扑了过来,趴在天台沿上往下看,叶知秋吊在半空中,杀猪一般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你干什么!”老王瞪着眼睛质问刘子光。

    刘子光一手抓着绳子,满不在乎的说:“我有数,摔不死他,就得让他尝尝跳楼的滋味,不然下次还跳。”

    “对,就得好好教训教训这孩子,要是我的儿子,早一刀砍死他了。”卓大叔也是一脸的不以为意,自顾自的点上了烟。

    下面围观群众看到这一幕都轰动了,吵吵嚷嚷越围越多,消防队员们赶紧七手八脚把叶知秋拉上来,宅男颓废消沉的神情已经被惊悚恐惧所代替,瞪着眼睛直打哆嗦,卓大叔抛出的绳索正好套在他身上,这种绳结是越勒越紧的,所以刘子光才敢把他踹下去。

    叶知秋的父母扑上去抱着儿子痛哭起来,派出所民警和消防队员们劝解着把他们搀扶下去,楼下保安们也开始清场,意犹未尽的围观群众们慢慢的散开了。

    天台上就剩下刘子光和卓大叔了,两人谈了一会儿卓力的事情,说到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老人就是一脸的痛心疾首:“这个小畜生跑出去也不知道给家里来个电话,真是白生了这个儿子。”

    刘子光说:“卓大叔别往心里去,卓力出来创业总比待在厂里拿那点可怜巴巴的工资强吧。”

    卓大叔说:“唉,社会变了,现在是笑贫不笑娼,我们老辈人是跟不上潮流了,对了,卓力出去之后有没有和你联系过?”

    刘子光说:“他还在省城待着,等过一阵子风头过去再回来,我想用不了多久了。”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下楼,电梯下到四楼停下,电梯门打开,外面站着的是老王:“正找你们两人呢,叶教授要感谢感谢你俩。”

    随即老王不由分说将两人拉出电梯,敲响402的房门,叶教授,也就是叶知秋的父亲过来开门,招呼道:“真谢谢你们了,快进来歇歇,暖和暖和。”

    刘子光和卓大叔没有推辞,走进叶家一看,这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连客厅里都摆了书架,装修简单朴素,但是看客厅里摆放的红木中式家具,应该是个殷实的中产阶级家庭。

    叶教授请大家坐下,又要给他们泡茶,卓大叔快人快语,扯着大嗓门说道:“我说你家这个儿子是怎么教育的,动不动寻死觅活,这样可不对头啊。”

    叶教授惭愧的说:“我和他妈妈工作都忙,从小对孩子管理的也比较严格,反而造成了他孤僻的性格,现在后悔也晚了,不怕你们笑话,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寻死了,就为这个,我们家连电闸都关上了,百密一疏,终于还是被他钻了空子,今天中午他妈妈出去买东西的空当,他就偷偷上了天台,不过这一次还好,从楼上摔下去之后总算受了点教训,也不叫着要死要活了,说起来还得感谢你们两位。”

    刘子光说:“人生中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以后让你儿子多交朋友,多出来走动走动,别没事老憋在家里,正常人都能憋出毛病来,那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忙。”

    叶教授起身要送他,内室的门开了,叶知秋的妈妈走出来,很不好意思的说:“您能不能帮个小忙,我儿子想找人说说话,他说我们和他没有共同语言,非要您……”

    今天是平安夜,刘子光还有不少正事要办,但是看到叶母通红的双眼,心中感慨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要不自己就牺牲一点时间,开导一下这个宅男吧。

    推开门,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标准宅男的房间,墙上贴着大幅的漫画海报,书架上堆得满满的都是军事类杂志和科技类教材,玻璃橱里摆放着几十个造型精美的模型,飞机坦克大炮军舰应有尽有,一张大大的电脑台上,光电脑就三个,一个台式机,一个15寸笔记本和一个9寸便携本。

    这小子不但是宅男,还是个军武宅呢,不过这年头军武宅可不吃香,小MM们宁可对那些成天泡吧,染着黄毛的辍学无业青年爱的死去活来,也不会喜欢这种闷不吭声的眼睛宅男的,更何况叶知秋迷上的那位姐们是大开发的售楼部小姐,那都是什么人啊,眼高于顶比空姐都拽,就凭叶知秋这条件,人家能看上他才叫奇怪。

    叶知秋捂着毛毯坐在床上,一脸的沮丧,见刘子光进来也不好意思说话,还是刘子光先打开了局面:“这艘军舰很漂亮啊,是不是传说中的大和号啊?”

    “不是,这是第三帝国的俾斯麦号战列舰,排水量41700吨,极速功率16万马力,八门双联装380毫米52倍口径主炮……”

    军武宅男滔滔不绝的介绍着战列舰的重要数据,刘子光煞有介事的点着头,继续问他:“如果俾斯麦遇到大和号会发生什么情况?”

    叶知秋眉飞色舞起来,打开电脑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早就做过架空分析,帖子发在论坛上了,你可以看看。”

    两人由战列舰话题讲到了二战,又从二战讲到了现代战争,此时的叶知秋亢奋不已,哪还有半分宅男本色,分明就是一个热情澎湃的学者,他深入浅出的向刘子光讲着自己的各项研究心得,听的刘子光瞠目结舌。

    外面客厅里,正在探讨子女教育问题的叶知秋父母和卓大叔、老王听到房间里的对话,都欣慰的对视了一眼,不管咋说,儿子的情绪是恢复正常了。

    叶知秋对刘子光是一见如故,从没有哪个现实中的朋友会听他讲这些枯燥的玩意,谈着谈着,话题就深入了,叶知秋敞开了心扉阐述了自己的内心世界。

    他出身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在科委工作,从小家里就不缺书,叶知秋是在书堆里长大的,反而和小朋友们的接触比较少,后来进了学校,学习成绩也不是名列前茅,总喜欢鼓捣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高中的时候就申报了四五项发明创造,学习成绩反而不是很优秀,临到高三下学期才奋发读书,竟然以高分考入了华中科技大。

    四年大学平淡无奇,都花在电脑游戏和动漫上,女朋友是一个没谈到,学位证书都差点没拿到,毕业之后进了南方一家高科技公司工作,因为适应不了人际关系被辞退了,回到江北市,家里托了关系把他安排在事业单位工作,在某图书馆当管理员,又托人给他介绍了个对象,这就是麻烦的开始。

    按说叶知秋的家庭条件还算不错,书香门第,家道殷实,小伙子名牌大学毕业,又在事业单位工作,所以女方很爽快的答应见面,女孩叫王丽,是大开发售楼部的工作人员,大专毕业才二十三岁,叶知秋一看就迷上了。

    听叶知秋滔滔不绝的谈着他和王丽之间所谓的“爱情故事”,刘子光立刻就明白了,人家王丽从一开始就是把你当备胎,后来觉得这种宅男连备胎都不配当,就直接发了好人卡,可怜叶知秋还蒙在鼓里,以为可以靠着真心真意打动对方,回心转意。

    “这是我给她做的圣诞礼物,可惜用不上了。”叶知秋拿出一个直升机模型摩挲着,感叹着。

    “能飞么?”刘子光问。

    “当然可以飞,上面带视频探头,可以遥控指挥,根据指令做出动作。”叶知秋说着,扳动直升机下面的开关,啪的一声,机腹打开,一根红色的丝带垂了下来,上面写了几个字:圣诞快乐。

    “这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机体是用商店里买来的成品,但是动力系统和遥控装置我做了些改动,可以直接用电脑遥控,GPS定位,视频探头辅助,一公里内想飞到哪里都可以。”

    刘子光惊愕了,这东西强悍啊,简单就是现成的监控利器啊,要是稍微改装一下,机体扩大一点,机腹里装点TNT,那就是土造巡航导弹啊。

    没想到叶知秋不但是个军武宅,还是个动手能力很强的军武宅呢,这样的人才放在图书馆当个管理员确实可惜了。

    “你还惦记着王丽是吧,我告诉你,只要你听我的话,保准她回心转意。”

    叶知秋一愣,手里的直升机差点脱手,用发颤的声音问道:“真的么?”

    “说话算话,不过事先说好,你要是不听我的安排就没戏了。”

    ……

    客厅里,叶教授两口子正在长吁短叹,儿子养了二十多年结果成了半个废人,内向孤僻,不爱和人沟通,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抑郁症吧。

    “我考虑是不是帮他办个停薪留职,送到心理医院去看病,住上一段时间兴许会好转。“叶教授说。

    “实在不行只能这样了,总不能让儿子真废了吧。“叶母也这样说。

    “没你们说的那么严重,正好我们公司开了个拓展训练营,我想让叶知秋去锻炼一下,结交一些朋友,应该是有好处的。“刘子光推门出来,充满自信的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