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吧。”魏副总拉上了窗帘,宝马750慢慢驶离了现场,魏总拿起车载电话拨了公司办公室的电话。

    “喂,虎哥联系上了没有?”

    “魏总,刚联系上张经理,他出了些意外,住院了。”

    “啪!”魏总直接把电话挂了,这个张大虎,关键时刻掉链子,以前做事还挺敬业,现在发了财,有事都交给小喽啰去做,自己只顾着吃喝玩乐,这回事情失手,非好好敲打他一顿不可。

    又给聂总打电话,电话那头聂总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很不以为然,只说了三个字:“我知道了。”

    聂总一贯如此,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再大的事情到了他面前也能烟消云散,对此魏副总很是了解,他长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

    回到公司,魏副总被聂总单独召见,宽敞无比的大办公室里,聂总正凭栏眺望,老实说聂总的身量不高,只有一米六五不到的样子,但是总会给人高山仰止的感觉,即使是作为集团副总的魏良信也不例外,他站在门口,轻轻叩了叩门,毕恭毕敬的说:“聂总,我来了。”

    “小魏进来,坐。”招呼副手坐下之后,聂总也坐回自己的大班椅,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来说:“小魏,还要麻烦你去省城走一趟。”

    魏良信说:“聂总有什么安排?”

    “是这样的,我在省城有个朋友,他很有军方背景,这次的事情一定能说上话,正好他父亲前几天过世,我实在走不开,你就代劳跑一趟吧,这是我给预备的烧纸钱,你帮我交给他。”

    魏副总心中一喜,聂总就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他接过信封,信誓旦旦的说:“聂总您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处理好,另外……虎哥那边?”

    “虎子被人敲了黑砖,住院了,这件事我会找人处理的,你忙你的事情就好。”

    ……

    胡蓉在刑警学院时可是优等生,她的毕业课题就是化装侦察,为了摸清那些卖-淫-女的生活习性,她专门花了两星期的时间和她们接触,大队长让她化装侦察,那可真是找对了人。

    家里现成的皮短裙,黑网袜、松糕鞋、还有红的黄的假发,根本不需要另外购置,但大队长给了自己一整天的时间,胡蓉决定利用起来,去侦破另一件事情。

    她先是开车到至诚一期,找到白队长了解情况,然后又来到滨江锦官城小区物管处,亮出证件调阅昨晚的监控录像,当晚七点四十分,刘子光驾驶着辉腾轿车从地下停车场入口进来,监控摄像头里拍的清清楚楚,绝对不会错。

    然后是刘子光一路上楼,进电梯,直到李纨家门口,阿姨开门请他进去,胡蓉看完,紧咬嘴唇一言不发,继续往后快进画面,直到夜间零点,也就是虎爷事发之时,那辆辉腾一直停在车库里,而刘子光也没有在大厅、走廊、车库的任何角落出现,换句话说,当晚他一直待在李纨家里。

    看到这里,胡蓉就不想再往下看了,刘子光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李纨家已经不需要知道了,她也不想看到那两个人卿卿我我的样子。

    同时她也确信,这件案子一定不是刘子光干的,倒不是因为没证据,而是因为他的做法,为了保住李总的清誉,宁可自己被冤枉也不愿说出当晚是在李总家度过,这很能说明问题。

    离开了物管处,胡蓉上车,静静地趴在方向盘上,肩膀一耸一耸的,老半天才抬起头来,看着后视镜里自己通红的双眼,低声说:“胡蓉你有点志气好不好,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些无聊的事情!”

    ……

    刘子光拍虎爷黑砖这件事情,是经过精心策划,亲自执行的,胡警官要是能找出证据才叫奇怪,目送着胡警官的大切诺基离开停车场,他耸耸肩膀上楼去了。

    “咦,你怎么回来了?”李纨望着推门进来的刘子光,诧异的问道。

    “没事了,胡警官这人性子急,办事毛毛糙糙的。”刘子光解释着。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当刑警,办事还那么毛糙可不好啊。”李纨莞尔一笑,放下了手中的电话簿,嗔怪道:“我还想帮你找律师呢,你说,昨晚跑哪去了?”

    刘子光刚要编个瞎话进行解释,忽然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想了想还是接了。没想到对方居然是郭大爷。

    “郭大爷,怎么是您啊,您老在哪里打的电话?”

    “孩子,昨晚出了点事,我现在军分区招待所小红楼,有个人想见见你,你来吧。”

    刘子光挂了电话,对李纨说:“昨晚的事儿咱们有空再说,现在我有点事情去办一下,走了。”说完转身就走。

    “什么事情啊,晚上你来不来吃饭?我买了牛腩。”李纨慌忙起身追了出去,碰巧卫子芊捧着文件进来,眼前的李总哪还有半分女强人的本色,分明是个跟在丈夫后面的受气小媳妇。

    看到卫助理进来,李纨赶紧停下脚步,用手拂一下额前的碎发,羞涩的笑了。

    卫子芊心中一震,好久没看到李总笑了,而且是笑的如此娇羞,看来刘子光和李总之间,似乎已经发生过超乎友谊的事情了,她心中一阵酸楚,但还是强忍住心情的波动,说:“李总,龙阳项目的汇报在这里。”

    ……

    刘子光驱车来到军分区招待所,在前台通报了自己的姓名,大堂经理用电话通知了小红楼,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派了一个服务员带刘子光过去。

    当刘子光离开大堂的时候,随意的扫了一眼,赫然发现酒店大堂的休息区域内,几个高阶警官正坐着闲聊,当听到刘子光是去小红楼的时候,他们的目光紧盯过来,表情非常复杂。

    走到小红楼下,一个穿着常服的少校军官出来迎接:“您就是红星公司的刘经理?”

    刘子光点头道:“我是。”

    “欢迎,罗副司令员在等您。”少校伸手和他握手,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摇晃着,久久没有分开,旁边的女服务员瞪着大眼睛看着他俩,刘子光若无其事,嘴角含笑,少校的脸色却从正常变成了猪肝色,冷汗也从额头上渗出。

    两只手终于分开,少校把手藏在背后猛甩着,一边上楼一边装作很随意的问道:“刘经理当过兵?”

    “嗯,当过一段时间。”

    “在哪个部队?”

    刘子光含笑不语,少校有些不服气了:“就算是特种部队,也不需要保密吧?”

    刘子光低调的沉默着,却更显得高深莫测,少校见问不出什么也不再开口,到了三楼,敲敲门说:“报告,客人到了。”

    “进来!”里面传出一声雄浑有力的回答,少校推开门,做了个有请的手势,刘子光冲他点头致谢,迈步走了进去。

    偌大的套房内,摆着几张宽大柔软的沙发,以为将星闪烁的老将军正坐在单人沙发上抽烟,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刘子光,郭大爷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也微笑着看着自己。

    “小伙子,你坐,抽烟么?”老将军很客气的问道。

    刘子光也不客气,在沙发上大马金刀的坐下,罗副司令望了郭大爷一眼,暗暗点了点头。

    一个人的坐姿往往表明了他的精神状态,是颓废还是昂扬,一看便知,在如此松软舒服的沙发上,刘子光依然保持着腰板挺直的状态,说明这是一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的好小伙。

    刘子光掏出自己的中南海叼在嘴上,摸摸口袋里却没火,罗副司令呵呵一笑,拿出自己的纯铜外壳ZIPPO帮他点上,说道:“小伙子,找你来是想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老排长的照顾。”

    刘子光说:“首长见外了,尊老爱幼是我们中华民族起码的美德,郭大爷没有亲人,我们这些老邻居不帮他谁帮他。”

    罗副司令赞许的点点头,又问道:“你的红星公司有很多退伍兵?”

    “是的,正好今冬退伍高峰来到,现在就业形势这么艰难,光指望国家也不行,身为社会一份子应该出一份力,所以我就成立了红星安保公司,安置这些年轻人,给他们找点事干,省的在社会上惹是生非。”

    “好,这个公司成立的好,名字也很有正气。”罗副司令哈哈大笑,对郭大爷说:“老排长,你的这个晚辈很不错啊,我很欣赏他。”

    房门被轻轻敲响,张秘书推门进来,走到罗副司令前面附耳说了一句话,罗副司令起身道:“我去接个电话,你们爷俩先聊,回头中午一起吃个饭,不醉不归啊。”

    罗副司令出了屋门,脸色顿时变了,问道:“总参为什么这么急打电话过来?”

    张秘书说:“是叶部长来的电话,好像是说您的老部队出了点事。”

    “579部队出了什么事?”罗副司令的脚步忽然停下了,口气严肃起来。

    张秘书笑笑:“听叶部长的口气,好像不是坏事。”

    ……

    室内,刘子光和郭大爷闲聊着。

    “郭大爷,您可以啊,将军都是您的老部下,这还了得。”

    唉,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了不提了。“

    忽然刘子光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红蟑螂打来的,赶紧按下接听键。

    “蟑螂,啥事?”

    “光哥,我正好到县城来补充给养,有个事告诉你啊,我们训练的时候,和部队的人杠上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