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副司令并不是那种喜欢扮猪吃老虎的人,现在两个伤员躺在地上急需救治,他哪有心情和这帮警察废话,扭头严厉的喝道:“我是东南军区副司令员罗克功,现在我命令你们叫救护车!”

    李志腾鄙夷的一笑,从腰后拽出手铐说:“你要是军区司令,我就是军委主席。”说着就要给罗副司令上手铐。

    杨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里却是一惊,汽车大灯照耀下,这位老人五六十岁模样,满头银霜但是精神矍铄,身上的衣服也很考究,难道说……

    钢制手铐锁住了罗副司令的手腕,李志腾故意狠狠地往里多扣了几节,手铐直接勒进肉里,罗副司令大怒,都表明身份了对方还如此猖狂,摆明了不把部队的人放在眼里啊。

    小李脸上被重击了一下,淤青一片,依然咆哮道:“放开首长!”两个防暴队员按住他,其中一人从他身上搜出一把手枪来,拿着枪管挥舞了一下:“杨子,李子,立功了。”

    那边郭大爷也被人用枪顶着脑袋,被迫趴在冰冷的雪地上,小狗嗷嗷叫着从窝棚里冲出来,想去撕咬殴打主人的坏蛋,可是却被坚硬的大皮靴一脚踢到了一边没声音了。

    “混蛋,你们这样做是要承担后果的!”罗副司令气的浑身发抖,可是李志腾却不管他那一套,这个大块头以前是体院学散打的,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类型,看见缴获枪支,心里别提多兴奋了,哪还有脑子去思考什么问题。

    “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罗副司令脸上,副司令员的眼睛瞪大了,活了六十年,还是第一次被人家打脸!

    “李子,住手!”杨峰的头脑可比李志腾聪明多了,现场出现一把军用九二式手枪,一个自称军区副司令的老头,这事儿蹊跷啊,这种事情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万一真惹到哪尊大神,可不是自己能承担起的。

    但是他还是晚了一步,李志腾的手劲很大,一巴掌下去,罗副司令脸上出现五道清晰的指痕,一丝血迹从嘴角流出,老头不怒反笑:“你敢打我。”

    “打得就是你!”李志腾气势汹汹的喊着,扭头对杨峰说:“这老棺材瓤子还挺牛逼,要不带到队里先褪层皮吧。”

    杨峰有些烦躁的摆摆手,不知咋的,他心里有些不安宁。

    老七等人倒是兴奋起来,摩拳擦掌走过来说:“就是这几个人打得我们。”

    话音刚落,又是几道刺眼的光柱射过来,紧跟着是开门关门和杂乱的脚步声,大批黑影以极其迅猛的速度抢占了制高点并且将他们包围起来,手电光柱乱射,隐约能看见迷彩服和军靴。

    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响起,有人厉声喝道:“把枪放下,手举起来!”

    防暴队员们面面相觑,茫然看着四周,几十顶钢盔闪着寒光,自动步枪黑洞洞枪口瞄着他们,这唱的是哪一出?

    “误会,我们是警察!”杨峰一边喊着,一边把手枪丢在了地上,其他警察也乖乖把枪丢在地上,举起了双手。

    唯有李志腾反应比较慢,他一手还扭着罗副司令的胳膊呢,瞪着眼睛嚷道:“干什么,我们是办案的。”

    几个士兵冲上去,二话不说用八一杠的枪托狠狠砸在李志腾的面门上,一枪托把他放倒,按在地上用枪顶着头,其他人也被按翻在地,每人头顶至少三把枪顶着。

    一个军官匆忙上前扶起罗副司令,问道:“首长,您没事吧。”

    罗副司令打量一下他的肩章,是个中校,反问道:“你是今晚的值班领导?”

    军官敬礼说:“报告首长,我是江北军分区副参谋长,今晚我带班。”

    “赶紧把伤员送医院,把这些犯罪分子抓起来!”

    “是!”

    警通连紧急出动,来了五辆越野车,为了怕路滑耽误时间,还来了两辆履带式装甲运兵车,由于不明现场事态,怕火力压制不够,连PF89火箭筒和88狙击步枪都带来了,八十多个士兵全部实弹装备,子弹上膛,武装到了牙齿,唯独没有手铐。

    不过这难不倒当兵的,他们把靴带子解下来绑人,比手铐捆的还牢稳呢,正在捆绑人的时候,又是几辆车赶到了现场,是110出警人员到了。

    两辆派出所的桑塔纳警车停在外围,两个警察带着四个协警一脸纳闷的钻出汽车,就看见两辆迷彩涂装的装甲车上面,12.7MM高平两用机枪调转了枪口瞄准他们,吓得他们赶紧摆手,还是老王经验丰富,见状赶紧用对讲机通知了指挥中心。

    士兵们先把两个受伤的人抬进车里,卫生院先进行包扎止血,部队卫生院对付头疼脑热水平不够,治疗枪伤刀伤倒是再内行不过了,运载伤员的越野车先开出来向军分区医院驶去,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外科主任带着手下精兵强将已经就位。

    然后,大兵们七手八脚把俘虏们往车里塞,那么多枪指着脑袋,俘虏们谁也不敢反抗,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就算再笨的人都看出名堂来了,今晚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中校关切的说:“首长您没事吧,我帮你把手铐打开。”

    罗副司令一只手上还挂着铐子呢,他一摆手说:“不用,谁给我上的铐子,谁来开。”

    说完走过去把郭大爷扶起来,问道:“老排长,你没事吧?”

    郭大爷摇摇头,走到一旁焦虑的呼唤道:“狗娃,狗娃。”

    角落里传出一阵微弱的哼哼,郭大爷上前把瘫在地上的小狗抱起来,包在棉袄里面,无奈的摇摇头:“可怜的畜牲啊。”

    罗副司令脸色铁青,冲中校说:“给我在这里设岗,谁敢拆我老排长的家,我枪毙谁!”

    “是!”中校一个敬礼,扭头喝道:“一排长,马上在这里设岗,要加双岗,配游动哨。”

    ……

    已经是深夜零点了,在罗副司令的劝说下,郭大爷终于抱着小狗坐上了军分区的越野车,车队向警备司令部驶去,刚开出来,几辆汽车迎面而来,是分局领导来了,分局长和政委下了车挥舞着双臂,可是军车根本不理睬他俩,从他们身旁呼啸而过,溅起的泥水打湿了他俩的裤子。

    车队扬长而去,派出所的几个人凑过来,也是一脸的不解,分局长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王说:“有居民报警说附近有人打架斗殴,我们就出警过来看看,结果遇到部队执行任务,没让我们靠近。”

    “那不是杨峰的车么?”政委指着远处一辆路虎览胜说道,分局长也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也看到,路虎旁边停着的,正是防暴大队的帕拉丁。

    两位领导对视一眼,正要上前查看汽车,前面一声怒喝响起:“口令!”伴随着一阵拉枪栓的声音,两个小战士端着步枪拦住去路。

    “小同志,我们是公安局的,这是我们的车。”政委耐心的解释着,分局长的脾气就没那么好了,要知道杨峰的父亲可是市委组织部的头头,自己想动一动位置的事情还想麻烦人家呢,如果杨峰出事的话,这事儿肯定要黄。

    “把你们领导找来。”分局长威严的说道,可是对方两个二等兵根本不理睬他,端着枪严厉的说道:“这里是军事禁区,你再往前一步就打死你!”

    和这种十七八岁的小兵根本没道理可讲,刚参军入伍的小战士心里只有班长排长,你就是市长来了也照样不鸟你,看他俩那副认真的样子,政委一点都不怀疑,如果自己真的往前闯的话,对方一定会开枪。

    他只是不明白,这块破地方咋就成了军事禁区的呢。

    没辙,还是赶紧打电话给马局长吧。

    ……

    军分区警备司令部,被绑成粽子一般的俘虏们几乎是被提下车的,全都押到牢房里看管起来,司令部新建了一座办公楼还没投入使用,正好把他们关进去,一人一间还没法串供,门口派了士兵严加看管,慢慢长夜,熬着去吧。

    军分区招待所,司令员和政委以及江北军分区大大小小的军官全都到了,忐忑不安的在房间外面等候着,医生正在屋里给罗副司令治伤,听说副司令员伤的很重呢。

    过了一会儿,医生推门出来,军官们呼啦一下围上去,七嘴八舌的问,医生摇摇头说:“这是谁下的手,连老人都打,真缺德,噢,伤的不重,你们可以进去了。”

    军官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几个主要领导敲敲门,走进了房间。

    “老罗,你过来也不打声招呼,搞得我很被动嘛。”军分区何司令员呵呵笑着说道,但是他一眼瞅见罗副司令员脸上的手指痕,顿时便笑不出来了。

    这比中了枪还严重,堂堂军区副司令被人扇了耳光,这还了得,何司令沉下脸说:“老罗,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处理好,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罗副司令倒是一脸的不以为然:“老何,这事和你没关系,军区保卫部会处理的。”

    何司令一听就明白了,这事大发了,罗副司令是打算上纲上线了,不过也好,省的自己和地方上扯皮了。

    “老何,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郭援朝,我的老排长,老郭,这位是军分区何司令员,于政委。”罗副司令岔开那事不提了,转而给他们互相介绍起来。

    罗副司令的老排长,江北市居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两位高级军官赶紧敬礼:“老排长好。”

    郭大爷也给他们回礼,双方寒暄起来,似乎把不愉快抛到了脑后。

    寒暄了几句,何司令借口上厕所出来,把警卫连长招呼过来,低声交代了几句,这才再次进屋。

    警卫连长得了命令,马上下楼把军分区上次散打比赛,拳击比赛的前十名都给找来了,一帮人在招待所楼下集合,连长杀气腾腾的说:“现在组织上有一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们,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

    壮小伙子们恶狠狠地答道:“有!”

    声音震得一楼玻璃都乱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