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到江北市的路程只有四百公里,现在铁路运输发达,乘坐动车组的话两个小时就到,但罗副司令却选择了一列车票最便宜的绿皮火车,和一帮民工、乡镇企业业务员挤在一起,咣当咣当坐了五个小时才到江北市。

    中午十二点出发,抵达江北市已经是傍晚六点钟,从火车站出来之后,小李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但他已经严格履行着自己的指责,紧随在罗副司令身边,警惕的目光四下扫视着。

    罗副司令站在火车站广场前,望着雪后江北市华灯初上的夜景,不由得感慨了一句:“变了,真的变了。”

    打了一辆出租车,小李坐前排,罗副司令坐在后排,吩咐司机:“去高土坡。”

    出租车司机发动了汽车,随口问道:“你们是外地人吧,有亲戚朋友住在高土坡的话可算倒了霉了。”

    罗副司令很感兴趣的问:“怎么这么说?”

    “唉,别提了,高土坡拆迁价只有1500,到处都传遍了,这大开发也太黑了,那么好的地段,自己吃肉也就罢了,连一口汤都不让人家喝,这世道……”

    碎嘴的出租车司机喋喋不休着,但罗副司令已经沉默了,手里捏着那张军报,心底一声叹息,老郭大哥,你过得不容易啊。

    不大工夫,出租车开到了一片棚户区前,临街的门面房已经开始拆迁了,窗户玻璃都被砸碎,到处写着大大的拆字,马路也被掘开,各种管线暴露着,路灯昏暗无比,一些下班回家的人小心翼翼的推着自行车,生怕掉进坑里。

    付钱给了司机,两人下车,罗副司令很客气的拦住一个放学的女学生问道:“小同学,报纸上这个人你认识么?”

    那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看了一眼就说:“是郭爷爷啊,我认识他。”

    “麻烦你,哪里才能找到他?”

    女孩伸着纤纤玉指:“往前走,左拐再右拐,算了,天那么黑,我带你们去吧。”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一会,终于来到郭大爷的修车棚附近,女孩子说:“就是这里了。”说完上了自行车走了,罗副司令冲着她的背影说:“谢谢你小姑娘。”慢慢的回转身子,端详着不远处郭大爷的窝棚。

    这是一座用碎砖头和油毡、石棉瓦和破木头搭建起来的简陋小棚子,仅仅能够在这寒夜里遮风挡雪而已,傍晚七点钟,正是下班的人刚回到家,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餐的温馨时刻,可是在这寒冷的破窝棚里,却只有一盏昏黄的孤灯,寒风肆虐的吹起窝棚上砖头压着的彩条布,似乎想从从每一个缝隙灌进去。

    正当罗副司令注视着这间小窝棚的时候,一个剃着平头的年轻人警觉的走了过来,问道:“你们找谁。”

    罗副司令扭头一看,用手指点着这个年轻问道:“我记得你,你是驻冷溪那个高炮旅的,你叫林浩,是那年全旅五公里负重越野赛的第一名,什么时候退伍的?怎么没转士官?”

    年轻人愣了一下,仔细打量着罗副司令,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您是……罗……”忽然他一个立正,举手敬礼说:“报告,我是去年退伍的,本来够转士官资格,被人挤了。”

    “嗯。”罗副司令拧起眉头,地方上的不良风气,有些时候在部队上更加严重,作为高层领导很难关注到普通士兵的去留问题,这种事情副司令也只能无奈。

    罗副司令示意他把手放下说:“我来看望老战友的,是私事,不用敬礼,你在这里做什么工作?”

    “报告,我奉命保护修车子的郭大爷。正在执勤当中。”

    “哦,你奉的是谁的命令?”

    “报告,我奉的是红星公司刘经理的命令。”

    “好,你继续执勤吧。”

    “是!”

    罗副司令让小李也站在附近守着,自己一个人慢慢走了过去,到了窝棚门口,他久久的站着,竟然无语凝噎,窗口的彩条布后面,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坐在煤球炉前做饭,钢精锅里不知道炖的什么东西,炉火不旺,他叹口气去拿扇子,忽然伸出去的手僵住了,看着外面的罗副司令不说话。

    “报告排长!597部队一中队战士罗可克功来到!”罗副司令一字一顿的说道,同时缓慢举起右手行军礼。

    郭大爷慢慢的站了起来,掀开彩条布看着罗副司令,两人就这样默默无语的对视着,良久,忽然四只手紧紧握到了一起,继而又狠狠地拥抱在一起。

    “老排长,不请我进去坐坐么?”罗副司令笑问道。

    “进来吧,家里小,见笑了。”郭大爷将客人让进了自己的小窝棚,低矮的窝棚让高大的罗将军感到一阵逼仄,砖头和门板搭成的床铺上铺着被褥,小煤球炉子上炖着米饭和剩菜,除此之外就是一些修车工具,几个内胎挂在墙上,打气筒斜靠在门后面,还有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狗,听见动静睁开腥松的睡眼,爬起来凑到主人身边讨吃的。

    “老排长,这就是你的家么?条件未免太艰苦了些,这些年你受苦了。”罗副司令摘下帽子,坐在小马扎上感叹道。

    “习惯了。“郭大爷淡淡的说了一句,掏出烟来给罗副司令,正好对方也摸出烟来,都是一样的中南海,两人呵呵一笑,各自点上自己的烟。

    “老排长,徐政委去世了,就在昨天。”罗副司令喷出一口烟说。

    郭大爷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盛了一小碗饭招呼小狗吃。

    “他临终前,告诉我一个秘密,三十年前的那次失败的绝密行动,责任在他,别动队从一开始就掌握了错误的情报,是往敌人枪口上撞的,所以,对你的处理是冤案。”

    令罗副司令震惊的是,听到如此震撼的消息,郭大爷竟然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继续忙着喂他的小狗。

    “怎么?你早就知道?”罗副司令追问道。

    “对,我当时就知道。”

    “你为什么不说!难道你想忍受这种不白之冤么!”罗副司令难忍心中愤慨,激动地站了起来。

    “他有责任,但关键还是我指挥失误,组织上信任我,同志们把命托付给我,我却辜负了他们,这个责任,我应该担。”郭大爷继续面不改色。

    “可是……”

    “没有可是,是男人就应该承担责任,而且……老徐的孩子小,老婆又刚随军,经不起风浪。”

    “所以你就替他背了!这口黑锅一背就是三十年!老排长,郭援朝!你简直!”罗副司令气的扭转身,习惯性的想来回踱步发泄愤怒,可是窝棚太小,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哪里还能踱步,无奈下他只好吧嗒吧嗒猛抽烟。

    “算了,老徐也死了,你也老了,这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你吃饭了么?还没吃吧,我也没吃,咱们一起吧。”罗副司令不由分说,冲外面喊道:“小李!”

    “有!”

    “去买酒菜来。”

    郭大爷赶紧劝:“别差遣人家孩子了,想买东西的话隔壁小铺就有。”

    “那正好。”罗副司令推门出来,到隔壁小铺买了一大堆火腿肠、卤鸡翅、茶叶蛋、豆腐干、午餐肉罐头,还有二锅头。

    小铺老板和郭大爷是好朋友,一听说对方是老郭的战友,说啥也不收钱,罗副司令也不是个矫情的人,也就收起了钱,邀请小铺老板一起喝酒,对方欣然同意,三个老家伙,外加上小李和一只小狗,在郭大爷的四处漏风的窝棚里开始了一顿独特的晚餐。

    ……

    虎爷今天喝的很开心,夜里十点钟的时候才醉醺醺从金碧辉煌出来,看看金劳,又给老七打了个电话:“老七,你小子别忘了,今天晚上必须给我把事情摆平,我不管你杀人放火还是磕头作揖,必须把那俩老家伙撵滚蛋,听见了么?”

    老七笑着回答:“虎哥你又喝多了,刚才不都打过电话安排过了么,弟兄们都预备好了,今天晚上把这个事做了,你就放心回去睡觉吧。”

    虎爷慢慢收起手机,上了自己的卡宴,揉了揉眼睛,打了个酒嗝,虽然有点大,但是神智还是清醒的,

    才一斤三两白酒就想放倒虎爷,哪有那么容易,他小声嘀咕着,发动汽车离开了金碧辉煌的停车场,天气阴冷,空中似乎又飘起了雪花,虎爷把汽车调到雪地模式,慢慢的开着,夜幕下的江北市一片寂静,雪亮的车灯照耀下,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

    “下下下,就知道下雪,咋不冻死那帮要饭的。”虎爷嘀咕着,一打方向盘,卡宴进了滨江某高档小区,这里有他名下的一处房产,还保养了一个艺术学院的女学生常年住在这里。

    下了卡宴,虎爷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满身酒气,回头那死妮子又要逼着自己洗澡了,洗澡就洗澡,但是要一起洗才过瘾,虎爷脑子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边想一边走,根本没注意到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一阵劲风袭来,虎爷下意识的一回头,就看见黑乌乌的一个长方形物体拍向自己的面孔,对这玩意他再熟悉不过了,工地上随处可见,信手拈来。

    这种东西叫板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