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江锦官城,一辆漆黑锃亮的辉腾轿车驶向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卓力和贝小帅已经被安全送到了省城,暂时安置下来,等一切风声平静之后再回来,左膀右臂都不在了,什么事都要刘子光亲自出马。

    郭大爷那边,刘子光派了两个人轮流站岗,发现安居公司的人过来就用对讲机通知大部队支援,暂时不会有什么事,他自己开着车去找李纨商量事。

    主动去找李纨还是头一次,汽车来到车库门口的时候,没等他说话,升降栏杆就竖了起来,小区保安还向辉腾车敬礼,刘子光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前风挡,原来有一张锦官城的VIP出入证,看来李纨想的还真是周到。

    汽车下到停车场,熟门熟路来到李纨的停车位旁边,那辆红色的沃尔沃依旧停在车位上,但是上次来的时候看到的旁边那个停着罩着车衣的车位却空了,定睛一看,空荡荡的车位上还写着车牌号码,不正是辉腾的车牌号么。

    刘子光顿时明白了,这辆车并不是李纨专门买给自己的,而是李纨的亡夫留下的,一种奇怪的感觉浮上心头,李纨这样做,说明自己在她心里,起码可以和亡夫相提并论了,李纨是个聪明人,或许她这是在释放一个信号,让自己当小诚的继父呢。

    清官难断家务事,面对这种棘手的感情问题,刘子光也无计可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下了车,从怀里摸出一张带有芯片的通行卡,这也是李纨给他的,几乎相当于进家门的钥匙了,当然名义上是说方便联系工作啥的,刘子光也只有接着。

    上了楼,敲门,阿姨过来开门,见是刘子光,见怪不怪的冲里面喊了一声:“刘先生来了。”

    话音刚落,小诚就一溜烟的奔过来,身后还跟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叔叔叔叔。”小诚扬着小脸张开双臂等着刘子光抱。

    “哦,叔叔抱一个。”刘子光无奈,只好抱起这个便宜儿子,还抛向空中玩了两个杂耍,逗得小诚咯咯直笑,小狗也跟着撒欢,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李纨正笑眯眯的站在旁边看着他们爷俩。

    锦官城是暖气房,外面寒风肆虐,屋里温暖如春,李纨在家里只穿了一件低胸的开衫,休闲裤子,下面趿拉着拖鞋,一副慵懒居家少妇的打扮,她轻轻一扬手,很自然地说:“来,吃饭。”刘子光便乖乖跟着去餐厅了。

    两人坐在餐桌旁吃着饭,小诚坐在自己的小桌椅上一边吃一边喂狗,一家人其乐融融,但刘子光总有一种莫名的负罪感,他干咳一声打破沉默说:“对了,我有件事想咨询你。”

    “说,嗯,今天的青椒牛柳做的不错,对了,明天吃火锅,你来吧。”李纨似乎心不在焉,信手夹了一筷子牛肉送到刘子光碗里。自然的好像老婆给老公夹菜一般。

    “最近挺忙的……”刘子光说。

    李纨的筷子停下了,问道:“哦,有什么事咨询?”

    刘子光开门见山:“我想知道,怎么才能让高土坡的居民得到实惠,快快乐乐的搬家。”

    李纨放下了筷子,皱眉说:“这个可就难了,地块已经被大开发买下,资本家都是逐利的,你们两家不可能双赢,他们开出1500的价格,说明以下问题,第一,为了争夺江北市的地王,他们下了很大本钱,甚至可以说不惜血本,第二,他们的资金链有缺口,不得不借助某些灰色的手段,第三,也是最根本的一点,他们的成本高,墙外损失墙内补,只能在你们这些弱势人群上想办法捞回来,我们至诚集团和大开发也交过几次手,他们的手段,我清楚。”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就根本没办法了。”刘子光问。

    “办法当然有,重新换一家来做,不过这块地大开发已经吞下去了,让他们吐出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许……有办法让大开发垮掉,这块地不就吐出来了么?”

    李纨莞尔一笑:“你真聪明,说到点子上去了。”

    “那么,怎么才能让大开发垮掉呢?”刘子光接着问。

    李纨嘻嘻笑道:“刚说你聪明就犯傻了,你不正在做这件事情么?”

    “我?我没做什么啊。”刘子光一脸的无辜。

    “高土坡拆迁,阻力很大,这个大家都知道,你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我就不多说了,你们拖延一天,大开发的资金链就紧绷一天,他们到处开工,贷款已经达到天文数字,如果花了天价买下的地王不能尽快产生效益,光是利息就能压死他们。”

    刘子光恍然大悟,笑着说:“我知道怎么做了。”说着一推椅子站了起来。

    “怎么,不吃了?”

    “不吃了,我要去做事。”

    “晚点再去吧,你瞧,饭才吃了几口,小诚都比你吃得多。”李纨嗔怪到。

    小诚拿着塑料勺子也在一边起哄:“叔叔,你还没有啸天吃得多呢。”

    啸天是刘子光帮那只小狗起的名字,小狗听见有人叫它名字,兴奋地汪汪了几声,众人一起笑起来,屋里充满欢声笑语。

    “迟点再走,不耽误的。”李纨轻声说道,脸上飞起一抹红,刘子光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

    等他们吃完了饭,阿姨过来把碗筷盘子收拾好,洗了,打扫一遍后,就回到自己的佣人房看电视去了,李纨连恐吓带哄骗,终于将小诚哄睡着了,这才抬头含情默默的看了刘子光一眼。

    ……

    时间调回五小时前,省城军区大院,罗副司令说要紧急去江北市一趟,秘书赶紧安排随行护卫人员和车辆,副司令这个级别的军官出行可马虎不得,要提前通知当地驻军单位接待,还要安排前导车,护卫车,警卫参谋带队,起码一个班的警卫员。

    罗副司令最烦这些繁文缛节,他大手一挥:“全部不用,我是去看老战友,老领导,不是去视察工作,不要给当地单位添乱,也不要增加警卫战士的负担,我这不是公务,连公务车都不要派.,坐火车就可以了。”

    秘书一听急了:“副司令,这样可不行,我要为您的安全负责。”

    罗副司令轻轻一笑:“小张你多虑了,你忘了我是干什么出身的么,就这样定了,就带小李一个人,其他人不用忙乎了。”

    秘书坚持说说:“副司令,我要求陪同。”

    罗副司令拍着这位扛着中校肩章的秘书肩膀说:“小张啊,你媳妇带着孩子来了,多陪陪他们,我没事的,就这样吧,我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么?”

    秘书无奈的点点头,这位特战部队出身的副司令爽朗的笑了,说道:“小李,咱们走。”

    小李原来是基层部队的一个小战士,有次罗副司令视察部队,检阅的时候,小李被马蜂蛰了两下,硬是纹丝不动挺了一个半钟头,罗副司令很欣赏他这种硬骨头精神,特地提拔到自己身边观察一段时间,等合适的机会,直接送去特种大队深造。

    罗副司令换了便服,俨然就是一派翩翩学者风度,到底是特战人员出身,至今功夫没撂下,扮什么像什么,小李就逊色一些,小平头,漆黑的面孔,直挺挺的腰板,不管穿什么衣服都遮不住军人气质。

    为了以防万一,秘书特地交代小李携带了必要的武器,一把九二式手枪和两匣子弹藏在腰间。

    “小李,你一定要保护好罗副司令,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他,如果出了问题,我枪毙你,明白么!”张秘书极其严肃的对警卫员小李说。

    小李一个立正,腰杆挺得比标枪还直:“请张秘书放心,保证完成任务,谁要是敢碰副司令一根毫毛,我枪毙了他!”

    张秘书无奈的摇摇头,大家跟着罗副司令久了,口头禅都一样了,动不动就要枪毙这个那个的,不过小李这孩子一根筋,认死理,这种人当警卫员是最合适的。

    穿好了便装,一老一少从后门出了军区大院,打车直奔火车站。

    当他们离开之后,秘书左思右想,还是放心不下,终于拿起了电话说:“喂,给我接江北军分区警备司令部。”

    ……

    金碧辉煌国际水文化会所,宴会厅内,虎爷正推杯换盏喝的痛快,忽然手机响了,是老七打来的。

    “虎哥,看好了,他们找了个小子在那里把风,别人都回去了,夜里动手应该没问题。”

    虎爷说:“好,记得下手重一点,别留下痕迹就行。”

    “知道了虎哥,我干活你还不放心么。”

    安排好了夜里的行动,虎爷心情愉快,又去找杨峰喝酒,左右扫视了一圈,只见杨峰正在阎金龙那桌,两人低头密谈着什么,虎爷拿着酒杯笑呵呵的走过去,就听见杨峰最后说:“行,明天我就把人送过来,价钱的事情好说,咱俩谁跟谁啊。”

    “杨弟,哥哥来敬你了,刚才咱们那三杯还没走完呢,金龙哥你坐着,我也饶不了你,三大杯跑不了的。”

    气氛热烈,欢声笑语,站在窗边的服务员觉得有些气闷,悄悄将窗户推开一条缝,外面依旧是寒风怒号,风呜呜的怪叫着钻进来,吓得他赶紧推上窗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