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军区总院,一辆锃亮的黑色奥迪A8驶入了大门,门口的卫兵目不斜视,潇洒利落的敬礼致意。

    车到高干病房主楼前停下,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秘书迅速下车拉开了后门,老将军下了车,将军帽戴在头上,怒气冲冲向主楼大门走去,秘书夹着褐色的皮质公文包快步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医院领导带着一帮医生正从楼上下来,看见老将军慌忙迎了过来,敬礼说:“罗副司令,您怎么来了?”

    罗副司令愤怒的一摆手:“我的老战友就要走了,我难道不能来么,我想问问你们,你们说的保守疗法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要把人保守到坟墓里去么?”

    一个戴金丝眼镜的中年医生说:“罗副司令,不是我们没尽力,实在是……病人体质太差了,各个脏器都衰竭了,现在全靠药物和呼吸机维持生命,我们确实无能为力了。”

    老将军还要发火,楼上冲下来一个女人,哭着说:“罗叔叔您来了,我爸爸想见您。”

    罗副司令狠狠的说:“回头找你们算账!”说完便带着秘书跟着那女人上楼去了。

    高级特护无菌病房内,一个枯瘦的老人躺在病床上,脉搏、心跳、血压、血氧等指标都在监控仪上显示出来,他浑身都插满了管子和电线,脸上还带着氧气面罩,床边坐着两个人,都穿着全套的隔离衣。

    罗副司令换上了无菌隔离衣,进到了病房里面,发现军区政治部的另外两位领导也在现场,大家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没有握手。

    躺在床上的人看见罗副司令来了,虚弱的抬起一只手,指了指椅子,罗副司令赶紧坐下,握住枯瘦老人的手说:“老政委,我来了,我来看你了,咱们西北军区调过来的,就剩下你和我两个老家伙了,你莫动,有啥话只管说。”

    老人艰难的拿掉了氧气面罩,喘着气说:“我日子不多了,今天找你们来,是有一件事要说,这件事……这件事我憋了三十年了。”

    现场三个肩膀上带将星的人都狐疑的对视了一眼,预感到这件事似乎很严重。

    老人继续说:“小罗,你还记得三十年前的瓦汗塞钦事件么?”

    罗副司令有些动容,点了点头说:“记得。”

    老人咳嗽了两声,说:“我累了,你把事情叙述一遍。”

    罗副司令说:“三十年前,总参组织了一次境外行动,保密级别为绝密,至今还未解禁,我只能大致说一下,二部的人和西北军区的人组成一支别动队深入境外执行任务,由于指挥失误,任务失败了,全军覆灭,别动队长被俘,后来辗转归来,却被军事法庭判处枪决,在军委首长的过问下才改为开除军籍,退回地方。”

    另外两位首长交换了一下眼神,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一些。

    “本来这次行动有我,但我的普什图语不过关,临时调换为军区情报部的翻译,那个人,是我大哥。”罗副军长又补充了一句。

    床上的老人喘了一阵粗气说:“小罗,我今天把你叫来,就是想告诉你,其实……任务失败的责任在我,不在老郭……你哥哥,是我害死的。”

    罗副军长眼睛顿时瞪大了,握住老人的手不由之主的捏紧了,问道:“什么?怎么回事!”

    “是我把情报搞错了,弄错了一个地名,结果让别动队钻到了敌人重兵驻扎的要塞里,我……全是我的错啊。”说着,老人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来。

    “为什么当时你没有报告?”罗副司令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我……那时候正要提副营,怕影响了前途,就把这件事遮盖过去了,我也不想这样啊,三十年来,无时无刻我不在煎熬中度过,三十七条人命啊,我对不起他们啊,我更对不起老郭,是我害了他,让他蒙受了不白之冤啊。”老人枯涩的眼中,滚出了一串浑浊的泪水。

    “算了,人都死了,老徐你好好休息吧。”罗副司令冷漠的站了起来。

    “不对,老郭没有死,你看。”老人指着床头柜的抽屉说。

    罗副司令拉开抽屉,里面是一个小皮包,里面厚厚一叠汇款单,都是被退回来的。

    “老郭没死,也没失踪,是我把他的信息隐瞒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给他汇款吗,想弥补一下,他……他一分钱都没有收过。”

    厚厚一摞汇款单,上面的地址是江北市国营晨光机械厂郭援朝收,这些陈年单据拿在手里,竟然是如此的滚烫,如此的沉重。

    “我对不起老郭,对不起他三十七个兄弟,我的军装呢……”

    护士拿过了老将军的军装,肩膀上金星闪烁,老人深情的抚摸着肩章和领花,说:“这金星,本应该是属于老郭的啊。”

    忽然一抬头,眼神竟然出奇的亮,“小罗,你去帮我找到老郭,我想和他好好叙叙旧,喝喝酒,把这三十年欠他的,都还给他……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医护人员赶紧围上来抢救,但是老人虚弱的身子甚至已经经不起某些必要的医疗手段,十五分钟的急救之后,终于宣告失败。

    老人眼睛最终没有闭上,微微睁着,似乎是在思念战友。

    看着护士用白色的被单将老人盖了起来,罗副司令和另外两个高级军官脱帽默哀,完了,一名军官说:“罗副司令,刚才徐老的遗言我们已经录下来了,具体怎么处理,还要组织上拿意见。”

    罗副司令点点头:“军区党委那边,我会打报告。”

    两人戴上帽子,敬礼离开,罗副司令也离开了病房,推开了走廊的门,外面天色很阴沉,小雨夹着冰雹落下来,老将军捏着那一叠汇款单走到雨里,默默的站着,许久没有动,冰雨从他绣金的帽檐上滴下来,刚毅的脸庞上,似乎有水滴闪现,不知道是雨还是泪。

    秘书轻轻走了过来,将一件军用雨衣披在老将军肩头,轻声说:“副司令,小心着凉。”

    罗副司令一把掀掉雨衣,说:“回军区。”

    ……

    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里,罗副司令的座位后面,竖立着军旗和国旗,一旁的博古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奖杯、证书,那都是他和他的部队曾获得的荣誉。

    罗副司令静静地坐着,徐老的临终遗言给他很大触动,三十余年前的一幕幕映入脑海,在别动队的每个日日夜夜,不论是在南部异国的热带雨林,还是在西北边陲的戈壁大漠,他和战友们摸爬滚打,生死与共,有欢笑有眼泪,有挫折有荣耀……

    拉开抽屉,拿出最深处藏着的一张照片,泛黄的照片上,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有着刚毅面孔和笔直腰杆的汉子,一帮挎着自动步枪,穿着没有任何军衔符号军装的士兵围在他左右,一张张面孔上透射着勇敢和果决,其中一张面孔就是属于今天的罗副司令。

    罗副司令叹了一口气,拿出手绢擦拭着照片,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勤务兵拿着报纸进来,送到副司令的桌子上。

    是军区办的报纸,每天早上勤务班都会按时发放,罗副司令不是很爱看报纸,上面除了诗歌散文就是军中那些酸秀才写的官样文章,实在缺乏可看性。

    随手将报纸丢到纸筒里,忽然罗副司令好像看到了什么,蹲下来慢慢将报纸捡了起来,翻开,其中一个页面的角落里,刊登着一张照片,是个穿着65式军装的老人,满胸的军功章……

    副司令办公室的电铃响了,秘书推门进去,罗副司令冷着脸说:“备车,我要去江北市。”

    秘书迟疑道:“徐老的治丧事宜还需要您主持呢。”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让别人去做吧。”

    ……

    又下雪了,城市每个角落都被皑皑白雪覆盖,整座城市显得洁白无瑕,看不到半点丑恶和龌龊。

    滨江大道,金碧辉煌国际水文化会所门口,几个讨饭乞丐缩在暖气管道上方,抱成一团取暖,今天是金碧辉煌重新装修后开业的日子,阎老板大发善心,不但没赶他们走,还每人发了个红包呢。

    停车场上豪车云集,金碧辉煌的外墙上挂满了十几米长的竖条幅,几乎将整个外墙都盖满了,上面统一写着某某单位恭贺金碧辉煌开业大吉,仔细一瞧,吓人一大跳,公检法税务工商全有,此外江北市能排上号的大中型企业也都榜上有名,这可是强大实力的象征,金碧辉煌能做到这一步,确实不简单。

    杨峰穿着一件黑色皮夹克,整个人显得帅气无比,站在门口和阎金龙握手:“金龙哥,恭喜你重新开业,招财进宝,大展宏图啊,分局和大队都送过条幅了,这是我个人送的花篮。”

    说着示意服务员把一个硕大的花篮从自己的路虎揽胜车厢里拿出来,阎金龙激动万分,紧握着杨峰的手说:“弟弟,有心了!”

    后面传来一声喊:“我的龙哥!”

    阎金龙一见大喜:“虎弟,你来了。”

    两个人热烈的拥抱在一起,阎金龙指着杨峰介绍道:“这个是自己弟弟,治安大队杨子,以后有啥事找他,绝对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虎爷咧开嘴哈哈大笑,过去搭着杨峰的肩膀上:“我和杨子老朋友了。”

    阎金龙哈哈大笑:“那就好,你们上去吧,回头多喝几杯。”

    虎爷和杨峰勾肩搭背上了二楼,虎爷一边走一边问:“那个事你帮我问了么?”

    杨峰说:“问过了,民政局是有底子的,那些军功章也是真的,不过这个人当初犯过错误,军籍已经开除了,没啥大不了的,这样人到处都是,显摆自己老资格,其实狗屁不是。”

    虎爷说:“那我就放心了,聂总有交代,现在网络发达,什么事只要弄到网上去,P大点事都给你揪出来曝光,还有什么人肉搜索引擎,听说连你小时候几岁不尿床的事儿都能查出来,怪吓人的。”

    杨峰轻蔑的一笑:“没啥大不了的,已经要立法禁止人肉搜索呢,对了,你适当也注意一下,有啥事黑天做,动手的时候避人,打人的时候别打脸,别见血,内伤最好。”

    虎爷一挑大拇指:“兄弟,还是你高!”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