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清池的男工作人员是被单独押在一起的,七八个人双手抱头老老实实的蹲着,旁边是一群拎着橡皮棍的协警在虎视眈眈。

    贝小帅和卓力在街角探头探脑的时候,王星也在往四下里张望,正好看见他俩鬼鬼祟祟的脑袋,王星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却被协警一橡皮棍打在膝盖上:“蹲下!看什么看!”

    王星咬了咬嘴唇没说话,继续沉默的将头埋在两个膝盖间,今天晚上事发突然,先是两个客人在楼上借酒发疯,把保安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之后,警方就突然发难了,连报信的时间都没有啊,王星他们被当场擒获,两个捣乱的客人亮出证件,带着人搜遍了包房,把技师和客人都给抓了,这回是证据确凿,赖都赖不掉了。

    被押出来的时候,王星就一直在搜寻卓二哥的身影,但却一无所获,难道他已经跑了?要知道他的办公室可是在三楼上啊,这要是跳下去腿还不得摔断。

    一帮人被押上了警车,依维柯闪着警灯驶离了现场,涉案人员都被送进了分局大院,挨个处理。

    院子里,沿着墙根蹲了一排人,寒冷的冬夜冻得他们瑟瑟发抖,一个个嘴唇都乌青了,王星举手喊道:“报告!”

    协警问:“干什么!”

    “我有事报告政府。”

    “等着,轮到你的时候有你说的。”

    没办法,只好捂抱着膀子继续等,洗浴中心里温度很高,平时大家只穿一件衬衣和西装外套,此时蹲在这冰天雪地里别提多冷了,好在警察们也不想耽误时间,笔录做的很快。

    终于轮到王星了,被提进去之后,审问他的正是杨峰警官。

    “名字、性别、籍贯……”一串问题之后,王星说:“警官,我想打个电话。”

    “我让你说话了么!”杨峰狠狠瞪了他一眼,对身边做笔录的人说:“这个人是华清池的打手领班,涉嫌几起故意伤害案件,先刑拘吧。”

    说完一摆手,两个协警把王星拉了出去,先关在拘留室里,等明天一并送往看守所。

    拘留室里人满为患,大家都挤在一起取暖,不得不说,治安大队办理这种抓嫖的案件效率出奇的高,那些嫖客都已经陆续往外放了,每人五千块的罚款,交了就走,不交就是治安拘留十五天,还要通知单位通知家属,哪个合算自己看着办吧。

    半夜时分,隔壁女犯拘留室的铁门开了,哭哭啼啼的技师们被押了出去,不知道带何处,王星被惊动,问旁边人:“不是明天才送看守所的么,怎么今晚就走了?”

    那人也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

    外面下着雪,天寒地冻的,贝小帅和卓力深一脚浅一脚的沿着墙根走着,来到大路上打了辆出租车去火车站,到了车站一看,售票厅和进站口都站着警察,全副武装的警察警惕的目光扫视着站前广场上的人,卓力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步,他脚上穿着一双拖鞋,这就足以露出马脚来。

    “这里不能呆,快走。”两人又钻进了出租车仓皇离开,两人茫然看着外面的纷纷扬扬的雪花不知道往何处去,忽然卓力眼睛一亮,说:“有了。”

    半小时后,两人摸进了晨光机械厂的旧厂区,卓力迫不及待的钻进一个废弃的车间,从破烂的铁皮工具箱里翻出一双劳保皮鞋来,又撕了一块窗帘把脚包上,穿上皮鞋才缓缓呼出一口气:“真暖和啊。”

    忽然外面手电光一闪,卓力拉着贝小帅趴下,忽然想到这里是自己的地盘,便喊了一声:“谁?”

    “我。”外面有人回答道。

    贝小帅惊喜的喊道:“是光哥!”

    两人出来一看,果然是刘子光来了,三人相对,默默无语,刚才的事情刘子光已经知道了,高土坡被翻了个遍,几乎所有年轻人都被抓了进去,这场浩劫真的是来势汹汹啊。

    刘子光将呢子大衣脱下来披在卓力身上,关了手电说:“就知道你们会躲在这里,跟我来。”

    三人离开废弃车间,从一处围墙爬了出去,刘子光的辉腾正停在外面,卓力迟疑道:“去哪里?坐你的车安全么?”

    刘子光说:“还没那么严重,到不了通缉的地步,放心吧。”

    贝小帅和卓力上了车,马超坐在驾驶座上,一脸的紧张,刘子光帮他们关上车门,俯下身子说:“车里有钱有证件,你们到了省城找皮天堂,他会关照你俩的,等风声过去,我亲自去省城接你们。”

    卓力和贝小帅用力的点了点头,汽车慢慢开动了,消失在纷纷扬扬的雪雾之中,直到看不见尾灯的光芒,刘子光才竖起大衣领子,叹一口气,踩着积雪吱吱呀呀的回去了。

    ……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就去了市公安局,他打算找副局长宋剑锋打探一下情况,毕竟只是一桩斗殴案件,又没死人,大不了赔点钱拉倒。

    在市局传达室就被拦了下来,问找谁,刘子光说找宋局长,被告知,宋副局长已经不在公安局工作了。

    刘子光大惊,问:“宋局调到哪里去了?”

    答曰:“平调司法局当副局长去了。”

    无奈,刘子光只得回去,司法局和公安局虽然都是局,但是级别和功能差距很大,宋剑锋这么强悍的侦破高手,又是正当年的岁数,居然被调到一个陌生的单位当副职。

    这次高土坡被抓的人不少,平时跟着贝小帅混的那些半大孩子都被抓了,罪名是打架斗殴,处理结果是治安拘留十五天,全部送桃林看守所。

    忽然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居然是晨光子弟中学老王校长打的,刘子光接了,那边说有事情要商量,让他赶紧到学校来一趟。

    ……

    拆迁阻力消失了,安居拆迁公司的工作人员们再次来到现场,初冬的第一场雪并不大,后半夜就停了,人来人往汽车轧,道路上很快就变得泥泞肮脏不堪,到处是黑乎乎的污迹。

    老七的耳朵接上了,头上缠着绷带,戴着狗皮帽子站在拆迁公司门口,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唾沫星子横飞,指挥着拆迁工人们进入现场。

    昨夜一场行动,将恶意阻挠拆迁进度的人都拘了起来,老七心中畅快无比,嗓门都比昨天大了许多,一辆小型挖掘机轰隆隆开了进来,在地上压出两道履带痕迹,小卖部的老板绝望的蹲在门口,欲哭无泪,郭大爷也站在自己经营了几十年的修车铺前,神色凄然。

    高土坡的居民们都来了,无言的站在拆迁公司拉起的警戒线外面,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今天是拆迁正式动工的日子,为了震慑这些刁民,经虎爷联系,区城管执法局也来人配合行动,几个身穿豆绿色冬季执勤服的城管执法人员,手举着DV,拿着对讲机站在旁边,他们是来捧场的,拆迁的主力,还是安居公司的人。

    今天是个大日子,阴历十月三十,虎爷看过黄历,说今天适合动迁,上午九点二十五,也就是动工前五分钟,虎爷开着卡宴来到了现场,前几天在帝豪商厦买的貂皮大衣穿在身上,气派非凡,一看就是大款级人物。

    虎爷下了车,潇洒的关上车门,上前先和城管执法局的几个头头握手致意,然后对老七说:“老七,你行啊,轻伤不下火线。”

    老七说:“虎哥你交代的事儿,我不得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要不然喝酒都不香。”

    虎爷一笑,掏出三五烟给老七递了一支,斜眼看了看小卖部和修车铺,问道:“怎么,他们不愿意搬么?”

    “这俩老东西,不见棺材不落泪,虎爷你看好了,我这就拆了他的窝棚。”

    虎爷在场,安居公司的人都急于表现一把,老七一摆手,大家一拥而上,将小卖部里的东西七手八脚搬了出来,挖掘机轰隆隆开上来,硕大的铲子眼瞅着就要将小卖部夷为平地,小卖部的老板哭天喊地,可是两条胳膊被人架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

    忽然,郭大爷挺身而出,站在了挖掘机前面,张开双臂喊道:“停!”

    挖掘机停了下来,现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郭大爷身上,虎爷把烟头一扔,眯着眼问:“这谁啊?”

    “修车子的,老棺材瓤子。”老七很鄙夷的骂了一声。

    郭大爷站的笔直,腰杆如同标枪一般,神色凛然,高土坡的居民们都有些愣了,平日里总是佝偻着身子,慈眉善目的郭大爷,竟然还有如此勇敢的一面。

    “老李的小卖部在这里三十年了,我的修车铺也有三十年了,三十年来,我们照章纳税,合法经营,从没招过谁,惹过谁,这房子也是办事处审批过的,有手续的合法建筑,两个花甲老人赖以生存的小生计,你们有什么理由说拆就拆,难道我们不是共和国的公民么?难道我们的生存权不受法律保护么?”

    一番义正言辞的话语说出来,城管执法局的同志们就都轻轻笑了,这种事情见得多了,说破大天也不行啊,违章建筑阻碍城市发展,那当然要拆了,这些老家伙,就是一点大局观都没有。

    虎爷讥讽的一笑,又叼了一支烟,说:“老货还挺能侃的,老七,看你的了。”

    老七利落的一摆手:“铲!”

    挖掘机再次轰鸣起来,郭大爷两手在胸前一拽,军大衣的胶木扣子全都开了,露出里面的草绿色军装,两面鲜红的领章下,是一排排耀眼的勋章!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