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瑙河风情园,只是江北市房地场市场上的一个小项目,总共不过三十座楼,一千八百套房子而已,周围环绕着一条小河沟,建筑风格带一点不伦不类的所谓欧洲风格,就号称多瑙河风情,开价四千八一平方。

    这个小区位于外环路附近,地势不算很好,公交车也只有一趟,周边设施也不完备,按说这个价格不算低,但是如今房地产市场那么火爆,市区的房子都快涨到七八千了,购房者的理智也随着房价的增高而变得愈加疯狂,只要是新楼盘,开盘必定抢购一空,大开发正是仗着这一点,觉得自己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悍然在开盘之时就提价。

    购房大厅里群情激奋,买房子不是儿戏,大家都是精打细算好了才来购房的,忽然增加了12%的额外开支,就算是炒房子的也无法接受啊,众人纷纷挥舞着拳头呐喊着表示抗议,有脾气比较暴躁的甚至开始推搡保安,想冲上台去质问大开发的营销经理。

    大开发的工作人员早有准备,购房大厅里已经安排了大批保安,购房者们掀不起多大浪花就被压了下去,人家售楼人员根本不理睬他们的抗议,爱买不买,随便,直接放下一拨购房者进来。

    第二批购房者听说这一噩耗之后也都惊呆了,一些人愤慨的说着,闹着,另一些比较精明的人却悄悄的拿着银行卡走向了购房柜台,只是每平方多加了六百块钱而已,勒一勒裤腰带,少吃点肉,孩子少买点玩具也就熬过去了,买房子是大事,不差这一点,要是这一波买不上,下回不知道涨多少呢。

    售楼人员也趁机用大喇叭吆喝起来:“开盘第一天照顾大家,每平方惊爆价五千四百元,明日起按照相关规定,价格将开始浮动。

    大家一听这个,也顾不上闹了,赶紧舞动着存折往前挤,是啊,没办法,谁让房子那么好卖呢,现在哪一行都不好干,只有房地产业最牛逼,买房子的是孙子,卖房子的才是上帝。

    也有几个一根筋,叫嚷着要退定金,人家购房处才不理你呢,那是定金不是订金,你不愿买有啥办法,想退钱,门都没有。

    一千八百套房子,一天之内全部售罄,至少对外宣布是如此,当然售楼部会留下相当一部分优质房源,囤积居奇,反正房价是一天比一天高,有道是炒股不如去炒房,同样的资金,放在楼市里比交给最优秀的基金经理都赚钱,而且是稳赚不赔。

    看着闹哄哄的抢购场面,售楼部二楼上的一帮大佬发出会心的微笑,今天是集团旗下多瑙河风情园开盘的日子,几个主要的董事会成员都参加了,刚才一楼的剪彩仪式就是他们动的剪刀。

    一个满头大汗的西装男从楼下上来,扯开领带汇报道:“场面热烈了,比预想的还要好,早知道多加一点价了,购房人也能接受的了。”话音刚落,他才看清楚座位上都是集团重量级的人物,顿时缄口不语,生怕说错话。

    大佬们都淡淡的笑了,这种场面他们见得多了,买房人就是这样,越是提价越是买,你降价反而卖不出去了。

    大佬们交换了一下看法,大家都频频点头,看样子满意之极。

    “好了,你下去招呼客户吧。“其中一位大佬一摆手,西装男诚惶诚恐的下去了,来到楼下,他拉住一个同事兴奋地说:“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是聂总,咱们大开发的董事会主席!”

    “啊,聂总也来了,他有没有和你说话?”同事显然也很激动,聂总是大开发的创始人,也是江北市首富,他的从商经历在全国来说,也是一个传奇。

    “没有,不过聂总对我笑了一下。”西装男幸福的挥动了拳头,“聂总太伟大了,太有范了。”

    售房大厅喧闹无比的时候,大开发的董事会成员已经下楼去了,一些穿着黑色立领衣服的彪悍男子护卫在他们周围,耳朵上都戴着耳麦,鼻梁上架着墨镜,不经意的站位,往往却是最佳的防守位置,这是大开发聘请的专业保镖,素质不在至诚集团曹达华那帮人之下。

    聂总是个身高一米六的矮胖子,长着一张很正面的国字脸,稀疏的头发用发蜡固定在头上,一丝不苟,笑起来很有春风和煦的感觉,下楼的时候,他很有礼貌的对开门的服务人员说谢谢,搞得两个服务员激动地要命。

    聂总和董事会成员的车停在售楼部后面的内部停车场,一水的宝马740,颜色各异,聂总的座驾却是一辆纯黑色的宾利雅致,穿着黑色制服,短发剃的很精神的司机拉开车门,护着聂总迈进宽大的后座,其他人也都各自坐进自己的座驾,当地派出所的一辆桑塔纳警车开道,车队打着双闪向市区驶去。

    车里,宽大的奶白色真皮座椅上,聂总正在一位董事会成员商量着事情,那人谦卑的帮聂总点上雪茄,问道:“规划局那边,已经表示过了,可是他们不收,可能是嫌多怕烫着吧。”

    “多大尺寸?”聂总将雪茄从嘴里拔出来,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个数。”那人伸出五个手指。

    “这帮家伙,多了不敢拿,少了又抱怨,回头让检察院的老陈出面,每人给一方拉倒。”

    “聂总英明,对付这些黑心的家伙,老陈最管用。”

    “对了,临江CBD那个项目进度怎么样了?”聂总问道。

    “动迁办已经进驻了,不过效果不佳,街道和建设局的人,干活就是不如自己人利落啊。”

    “这样吧小魏,先等等看,另一方面让虎子出面搞一个拆迁公司,拆迁这种事情比较敏感,我不希望大开发和钉子户打交道。”

    “明白了聂总,我会和虎哥交代的。”

    ……

    江北市中心商业区,帝豪商厦第四层皮草专柜。几位财大气粗的老板正带着各自的小蜜来此消费。

    其中一位老板,硕大的秃头上闪着油光,粗短的脖颈后面是大团的槽头肉,虽然穿着一件价值不菲的阿玛尼西装,但是脖子上粗大的金链子还是将他粗犷豪迈的品味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虎爷,人家想要那件大衣,对,就是那个五万块的。”老板怀里的小妞娇滴滴的说道,水蛇一般的身子在老板臂弯里扭动着,大冷的天,小妞只穿了一件豹纹紧身裙子,V型的领口下面波涛汹涌。

    “五方,我操,你真会挑。”虎爷乐呵呵的在小妞屁股上摸了一把说:“不是刚给你买过跑车的么,怎么又要虎爷掏钱。”

    “什么啊,说给人家买保时捷,其实是个美人豹,人家在同学面前都丢死人了,不算不算,虎爷你要补偿人家嘛。”小妞娇嗔道,细嫩的小脸简直能掐出水来。

    “好好好,买,营业员,这个衣服是什么料子的?”老板指着模特身上的貂皮大衣问道。

    “先生,这是獭貂皮大衣,今冬最新款,现价五万八千八百元,不打折。”

    “什么塔吊?小姐你别唬我,我是干建筑的,塔吊是铁架子,哪能做衣服。”虎爷故意装糊涂,以为自己很幽默。

    “先生,獭貂是一种动物,毛皮细密轻柔,做成的衣服也比较名贵。”帝豪商厦的营业员也不是吃素的,什么有钱人没见过啊,此刻她们表面上还保持着尊敬,但是心里已经在暗暗嘲笑这个乡下包工头了。

    “虎爷你好坏啊,故意捣乱,人家就要獭貂皮的大衣嘛。”小妞又撒起娇来,虎爷乐呵呵的逗她:“塔吊哪有买的,都是租的,泥头车要不?虎爷有三个车队呢。”

    小妞气的背转身去不理他了,虎爷豪爽的一笑,装作很内行的样子捏着貂皮大衣的毛说道:“小六万,也太贵了吧,这种货色的大衣,在海宁皮草城五千块要多少有多少。”

    营业员很有礼貌的解释道:“这是北欧进口獭貂皮,国际标准尺度00号,质量标准是SAGA级,我们帝豪商厦是精品商厦,不是商场。”

    “哦”虎爷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大手一挥,豪爽的说:“买两件!男式女式各一件,给我包起来。”

    “哎呀虎爷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来么么一个。“小妞转怒为喜,扑过来在虎爷满脸横肉的肥脸上小鸡啄米一样啃了一口。

    虎爷得意洋洋,也不擦擦脸上的唇膏印子,从皮包里拿出金卡付账,旁边几位老板也纷纷依样画葫芦,捡最贵的买,一买还都是两件,他们怀里的女孩子们兴奋地叽叽喳喳乱叫,纷纷表示这回大学里开圣诞晚会不愁没体面衣服穿了。

    忽然一阵歌声响起,“我在遥望,月亮之上……”声音之大令人侧目,虎爷从腰带上的手机皮套里摸出一个金色的手机,按了接听键大嗓门喊道:“喂,谁?我啊,我在帝豪商厦买东西呢,什么,聂总有安排,好好好,我马上到。”

    放下手机,虎爷一脸的严肃:“你们先遛着,聂总找我有事,我先走了。”说着连小妞也不带了,一个人下楼,来到停在人行道上的卡宴旁边,伸手将挡风玻璃上的罚单扯下来扔掉,旁若无人的上车发动,逆行离开。

    虎爷来到大开发集团总部,停车上楼,所有见到他的人都停下毕恭毕敬的招呼一声,有喊虎哥的,有喊经理的,更多的却是称呼他为虎爷。

    虎爷是大开发的头号打手,脏活都是他出面干的,心狠手辣丧良心,谁都知道。

    来到主管开发的副总办公室,虎爷大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坐,说:“魏总,你找我?”

    魏副总说:“是这样的,聂总安排你去负责临江CBD的动迁工作,你做个准备吧。”

    虎爷眼睛一亮,说:“是不是夜市南边那一大块贫民窟啊,那可是一块好地方啊,绝对黄金地段,对了,夜市拆不拆?”

    “应该也在拆迁范围之内。”

    “NND,八年前我在夜市让人攮了一刀差点挂了,至今没找着头,没想到这夜市也要拆了,我这一刀的仇,看样子是报不了啦。”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