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家惊异的眼神,司务长笑着说:“别大惊小怪的,这是电狗,玩具,刘总为了训练你们,特意托朋友从香港弄过来的。”

    大兵们这才松了一口气,退伍回乡,谁也不想和什么犯罪组织搞在一起,是玩具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只是觉得红星公司蛮有意思的,居然拿玩具来搞训练,对于他们这帮玩惯了真家伙的人来说,不免有些小儿科了。

    李建国注意到他们的表情,冷笑着说:“大家都不累吧,那咱们先来玩个游戏,我一个人到那栋建筑物里去,你们一起来对付我,就用这种玩具气枪咱们咱们模拟一场近距离作战。”

    退伍兵们轰然叫好,纷纷穿戴军装,领取器械,电狗种类繁多,什么M4,MP5,AK系列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两挺M249轻机枪,虽然是外军武器式样,但是大同小异,用起来差异不大,众人各自挑选了主武器和副武器,杀气腾腾的检查着弹药和电池,脸上荡漾着即将开始恶作剧般的笑容。

    十八个人对一个人,还不跟玩似的,而且这本来就是玩,BB弹打身上又不疼,精神压力没那么大,一些战术动作也会发挥的比平常更好,他们还把以前当兵时候的帽徽和军衔掏了出来,魔术贴的军衔领章贴在领子上,看起来和真的PLA如出一辙。

    李建国没换衣服,依然穿着他那一身87迷彩,拿了一把AK47,一把M1911手枪,几个弹匣,就走进了砖厂废墟。

    这是一栋两层楼房,门窗破损严重,断壁残垣,屋顶上长着茅草,不远处就是废弃的砖窑,看起来荒僻无比,李建国进去之后,喊了一嗓子:“可以进攻了。”

    退伍兵们嘻嘻哈哈的端着枪,摆出鬼子进村的架势往那边走过去,全然没注意到刘子光和王志军幸灾乐祸的冷笑。

    游戏规则很简单,击中要害部位即算阵亡,必须退出游戏,击中四肢可以继续战斗,战斗方式除了枪击之外,也可以用拳脚,只要打到对方即可。

    十几个人大大咧咧的走进了进去,不多时便响起了爆豆一般的枪声和鬼哭狼嚎,不到一分钟就有三四个人退出了游戏,电狗虽然没有杀伤力,但是打在身上也挺疼的,几个伙计愁眉苦脸吸着冷气走出来,卷起迷彩服下摆,身上都被打出了小红疙瘩。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王志军问道。

    “别提了,轻敌轻敌,还没看到人呢就被干翻了。”

    枪声继续响着,三分钟以后,全部人都退了出来,李建国也举着枪跟在后面,不出所料,十八人全军覆没,连李建国的影子都没摸到。

    “不算不算,这一局我们大意了,而且彼此配合也不默契,地形也不熟悉。”退伍兵们七嘴八舌的说着,大有愤愤不平之意。

    “对,这也怪不得你们,你们都是野战军出身,不习惯巷战,这样吧,咱们再来一次丛林野战,还是我一个人对你们十八个,怎么样?”

    众人纷纷说好,李建国补充了弹药上了山,这帮退伍兵们知耻而后勇,迅速分成三个小队,选出了指挥官,明确了各自责任,再也不敢麻痹轻敌了,排出专业的搜索前进战斗队形,也上山去了。

    “刘哥,你看这回胜负如何?”王志军给刘子光递了一支烟,问道。

    “你看呢?”刘子光反问。

    “我觉得,就是一百八十人,也未必能逮到建国哥。”王志军抽着烟,眯起了眼睛,似乎想起了遥远的过去,“以前老A到我们部队挑人,我见过那帮家伙,身手真的超乎寻常,我看建国哥以前就是老A的人,对不对光哥?”

    刘子光笑笑,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

    一直到天擦黑的时候大家才陆续归来,茫茫大山里搜寻一个人简直如同大海捞针,就是撒进去几个连的兵也不行啊,何况只有十八个人,据他们说,根本就没看见李建国的人影就被KO出局了,一个前野战军侦察连一级士官说,走着走着脚下一滑就栽倒了,然后就觉得脖子上被人抹了一下,再回头看人影都没有,自己也就乖乖下山了。

    陆续回来十六个人,大家坐在一起谈着各自被KO的经历,越说越心惊,李建国简直就是丛林战的高手,相比起来,还不如CQB简单呢,说到后来,大家原本爆棚的信心和不可一世的傲气都消失殆尽,谁也不肯说话了,基地里点起篝火,大家默默地坐着,等着最后三个人的到来。

    又过了半小时,李建国才背着一个家伙回来,身后还跟着一瘸一拐的石涛,他们两人跟踪李建国到了大山深处,结果不幸摔伤,而且还迷路了,要不是李建国出现,恐怕就要困死在山里了。

    晚饭很丰盛,是军用牛肉罐头和野菜、大米炖的粥,大家都没心思吃,一个个都抓着头发在想,今天到底哪里出错了,为啥那么多人就干不过一个李建国。

    他们带着郁闷和不解钻进帐篷睡觉了,李建国和刘子光还在外面闲谈,天上的月亮弯弯,如同吴钩一般,山风阵阵,刺骨的寒冷,篝火的余烬依然闪着暗红的光芒,李建国啜着军用水壶里的白酒,感慨道:“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日子了,今天让我想起了许多往事,那些经我手训练的小兔崽子们,不知道现在哪里啊。”

    刘子光说:“你以前做过教官?”

    李建国捡起一根树枝挑了挑篝火,点头道:“算是吧,训练过一些特种人员,毛孩的爸爸就是其中之一,可惜他那么年轻就牺牲了,至今还长眠在异国他乡,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相比战友们,我算是幸运的了。”

    一阵默然,只有篝火底下发出细碎的炸裂声,李建国说:“对了,你想把这批人训练成什么?杀手还是保镖?”

    刘子光说:“一个优秀的保镖,往往也是专业的杀手吗,矛与盾的关系从来都是不离不弃的,这批人先做一个试点,你按照你的路子传授就行,咱们争取打造一支中国的黑水来。”

    “黑水?可能么?”李建国露出疑惑的神情。

    “现在不可能,将来就不好说了,咱们必须未雨绸缪啊。”刘子光说。

    ……

    第二天一早,十八个退伍兵便被高亢的起床号惊醒,到底是多年的老兵了,匆忙穿戴整齐出来,按照个头高矮排列整齐,那边李建国也走过来了,一张没有表情的脸上遍布冰霜,王志军和红蟑螂两个人袖子上带着红色袖章,腰间佩戴手枪,如同哼哈二将一般站在李建国身后。

    “我招你们来,是因为你们都是各部队的优秀分子,可是昨天的两场测试却让我很失望,相当失望,你们简直就是TMD一群垃圾,废物!怪不得部队不要你们来,你们再呆在部队里也是浪费粮食的料!”

    一通臭骂之后,退伍兵们个个面红耳赤,心里那个羞辱啊,偏偏却又没法反驳,事先他们可都是牛皮吹破的,结果十八个人都没干过人家一个中年大叔,还有啥好说的。

    “不服?你们好意思么,这里只是地方保安公司的训练营,你们连测试都没通过,还好意思提自己曾经是部队的一份子么?从现在起,你们以往的所有立功受奖的经历都统统作废,你们的军衔也不要再提,你们不配!现在我命令,把军衔领章都取下来!”

    十八个人全都默不作声的取下了领章塞在口袋里。

    看到士兵们的傲气都被打击殆尽了,李建国才话锋一转说:“我知道你们想拿回面子,现在就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听从我的命令,在这里进行集训,什么时候你们能打败我了,你们才可以重新佩戴帽徽和领章,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十八个人齐声吼道。

    “没吃饭吗!我听不见。”

    “明白了!”

    “你们是娘们么,这么小声音!”

    “明白了!!”声嘶力竭的呼喊,每个人脖子上青筋乍现,山林中宿鸟惊飞,东边一轮红日跃出了地面。

    初冬的山林里,一队赤膊穿迷彩军裤和战斗靴的汉子扛着一根粗大的原木,开始了他们独特的晨练。

    ……

    训练是枯燥乏味的,在练兵上刘子光并没有什么先进的经验,全盘交给李建国即可,他带着红蟑螂开车回了江北市。

    回到高土坡家里,就发现居民们炸了窝,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说事,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一打听才知道,出了拆迁通知,高土坡的住户们按照每平方一千五百块给予拆迁补偿,搬迁完毕后一次性付清,两不相欠,至于大家原先猜想的原拆原建,或者高价货币赔偿都成了水月镜花。

    每平方一千五,亏他们能说得出口,这简直就是抢劫!这个地段的房价已经超过了七千块,还是普通民居价格,如果建设CBD商圈的话,利润更大,这些丰厚的利润和GDP增长,都是以高土坡老百姓的居无定所为代价得来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