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保全公司筹建处就设在至诚小区里面,新招来的十八个男性员工就在大会议室里等待着总经理的检阅,他们都是江北市以及伏击几个县区的人,不是同年的兵,有人服役两年就退伍,有的转士官又多干了几年,但是基本上都在二十五岁以下。

    刘子光回到公司的时候,这些人还在大会议室聊天打屁,抽着烟,吹着牛,当兵的人有个不好的缺点,就是特别喜欢夸大其词的吹牛逼,把听到的看见的事情夸大十倍,把别人的事情安在自己身上,这些人里陆海空武警都有,退伍前的军衔也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那干净利索的短发和蓬勃的精神。

    刘子光走到门口的时候,里面烟雾缭绕,老兵们都在眉飞色舞的聊着天,有俩人还在掰腕子,一帮人围着看热闹,没人注意到刘子光的到来,同来的王志军大吼了一声:“立正!”

    完全是条件反射,几乎所有人都跳了起来,直挺挺的站着,只有正在掰腕子的两个人还在继续,其中一个已经憋得满脸通红,快要撑不住了,优势一方却一脸的轻松,很随意的往下一压,赢了,随后两人才站了起来。

    王志军向大家介绍:“这位就是咱们红星公司的总经理,刘总,大家欢迎!”

    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大兵们显然没把这个老总当回事,他们在部队里可都是精英分子,在团里师里都是标兵,哪会把一个地方上的保安公司头头放在眼里。

    刘子光无所谓的笑笑,打量着这帮退伍老兵,虽然都是便装打扮,但是骨子里的军人味依然在,只怕让他们融入社会之后,这股精气神就要慢慢流走了。

    “大家好,我叫刘子光,喊我刘哥就行了,都坐吧,大家坐。”刘子光笑呵呵的说。

    所有人依旧直挺挺的站着,王志军喊了一声坐下,他们才各自坐下。

    “放松点,这里不是部队,大家都是朋友,将来还会是同事,兄弟。”刘子光很随和的笑着,走进他们中间,问了几个人的姓名年龄,以前当过什么兵,立过什么功,几句话之后,气氛融洽起来,大家都觉得这个老总挺随和的,便又开始吹起牛来。

    “对了,这个大块头,你以前是哪个部队的?”刘子光指着刚才那个掰腕子赢了的家伙问道。

    “报告,我以前是海军陆战旅的,我叫石涛。”大块头站起来答道。

    “坐下坐下,我看你力气挺大的,咱们来一局怎么样?”刘子光轻描淡写的说着,撸起了袖子。

    石涛挠挠头,显得有些为难,说:“刘总,要不然我让你两个手吧。”

    周围一阵哄笑,当兵的人都直爽豪气,只崇拜强者,他们不会因为刘子光是经理就会刻意的输给他以获取好感,不过这也正是刘子光所喜欢的性格。

    “不用让,玩玩嘛。”刘子光已经伸出了手。

    “那好吧,咱们一局定输赢。”石涛也伸出了右手,他的胳膊不但粗壮,而且极其坚硬,手掌粗粝,比常人大了一圈,这种蒲扇大的巴掌要是扇在人脸上,怕是一下子就要打晕的。

    反观刘子光的手却有些细嫩,手指修长像是个弹钢琴的,两只手在众目睽睽之下握到了一起,刘子光笑眯眯的看着对方说:“你说开始。”

    石涛点点头,很不在意的说了一声:“开……”

    第二个字还没喊出口,砰地一声,石涛的手背已经接触到了桌面,连带着整个人都被掀翻了,一阵惊呼响起,当兵的们眼珠子掉了一地,没想到这位刘经理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啊。

    “这一局不算,你偷袭,再来!“石涛的脸都红了,嚷嚷着要再来一次,刘子光微笑着点头答应,再次把手放在桌子上,这回石涛不敢大意了,认真的活动了一下胳膊和手指,再次伸出手来和刘子光较劲。

    这回刘子光没有发动突袭,甚至连一点力气都没使,石涛的表情却有些奇怪,脸憋得通红,汗都下来了,但是使出吃奶的劲,刘子光的胳膊依然如同钢铁浇铸的一般,岿然不动。

    “让你两只手吧。“刘子光说。

    石涛豁出去了,真用两只手去扳刘子光的手臂,依然如同蚍蜉撼大树,丝毫不动,周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傻眼了,要知道刚才石涛可是打遍他们所有人的,没想到在人家刘经理面前,就如同一个小孩一般不堪啊。

    “差不多了。”刘子光说了一声,慢慢施力,一点一点的将石涛的手扳下去,最终还是压倒了他,石涛擦一擦脸上的汗,说:“刘哥,我服了。”

    刘子光依旧和蔼的笑笑,说:“你是个好苗子,以后跟着我好好干吧。”

    大家一起鼓掌,刘子光站起来说:“在座的各位是咱们红星公司第一批招募的人员,但是你们这些人不一定全都能成为正式员工,后面还将有一系列的考核,通过考核的人员才能佩戴上我们的红星标志,正式员工的待遇想必你们都知道了,三险一金都有,还包括宿舍和伙食,工资待遇的高低,就看你们的水平如何了。”

    有人喊道:“报告。”

    刘子光一看正是石涛,便说:“你发言。”

    “我想请问,考核什么方面的知识和能力,工资待遇最高能达到多少。”

    刘子光说:“考核的当然是你们最擅长的,至于工资待遇,我只能告诉你四个字,上不封顶。”

    下面十八个人顿时喜不自禁,无非是考一些越野跑,徒手搏击啥的,这些正是他们的拿手项目,简直小菜一碟啊。

    刘子光又说:“咱们的基地还在建设中,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建好,这段时间你们抓紧和家人团聚一下,享受一下平民生活,过几天又要过集体生活了。”

    大兵们都说好,老话说得好,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骤然离开充满阳刚味道的军营,回到地方上来,多少都有些不适应,尤其这些野战部队的兵,早上没有起床号简直不习惯,现在又能和一帮新认识的战友聚在一起,真是求之不得。

    “今天晚上我请客,喝酒洗澡,弟兄们当了几年兵肯定都憋坏了吧,今天让你们开荤!”刘子光说。

    一片欢腾。

    站在门口的王志军和红蟑螂都是一撇嘴,就知道刘哥要整这一出,这可是杀手锏啊,他们只是担心,今晚华清池里那些技师要辛苦了。

    刘子光讲完话就走了,退伍兵们纷纷挤到王志军跟前问:“班长,刘经理以前在哪个部队啊?”

    王志军一瞪眼:“刚退伍保密条例就忘了么!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知道的不能知道,明白不?”

    “是!”

    ……

    当晚刘哥掏钱请客,地地道道大摆筵席,这些当兵的是真能喝,哪个拉出来都能干翻贝小帅他们一群人,都是连队里最牛逼的角色,在兄弟部队战友面前哪能丢人,每个人都憋着一股劲,宁愿喝趴,喝伤,也不能露怯。

    现在已经是初冬季节了,大家都喝的白酒,拿大茶缸子干的,这一通猛喝,吓得贝小帅他们这帮黄毛小子都不敢靠近,大赞:退伍兵凶猛啊。

    喝完了酒,醉醺醺的一车拉到华清池,卓二哥早就给预备好了服务人员,一人一个,包房里请,全部是包夜,随便折腾去吧,反正包房里隔音设备好得很。

    一夜鬼哭狼嚎,据说次日就有好几个技师请假了,说腰酸背疼起码三天不能工作了,二哥一笑置之,每人发了一千块钱当做补偿。

    这帮当兵的同样也是腰酸背疼,不过个个神清气爽,尤其是那些深山老林里当了几年兵老母猪都能赛貂蝉的伙计,都握着卓力的手不放,二哥长二哥短的感谢着。

    二哥说:“要先感谢国家,再感谢刘哥,然后是感谢咱们无私的技师们,最后再感谢你二哥吧。”

    休息了三天,第四天一早,十八个老兵来到公司,已经有两辆草绿色涂装的无牌东风卡车停在那里,车厢上还蒙着篷布,看起来蛮像军车的。后面还有一辆民用牌照的陆地巡洋舰,当兵的看着这车也觉得眼熟,部队里这种车相当常见,虽然是日本货,但是青海甘肃西藏那些地区,就这车最好使。

    李建国和王志军身穿八七式迷彩服站在那里看表,这些大兵还算自觉,没有一个迟到的,七点一刻,全员登车出发,向着位于大河乡附近的山野挺进。

    车开了一上午,先是走省道,然后是县级公路,最后连公路都没有了,是那种乡间土路,大河乡往西就是茫茫大山,最近几年退耕还林,农田都变成了树林,这里虽然算不上人迹罕至,但确实是相当的荒凉。

    已经和乡政府打过招呼,随便送了点礼物就借了一大块地方,反正又不盖屋,又不破坏植被,正是开一个户外开拓训练营而已。

    终于到了地方,一帮老兵全都傻眼了,条件还真的很艰苦,哪有什么营地啊,就是一座废弃的砖厂而已,没有水没有电,连手机信号都没有。

    另一辆东风卡车上装满了箱子,李建国指挥大家把东西卸下来,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幸亏还有柴油发电机和帐篷,还有一些奇怪的纸盒子里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

    李建国任命红蟑螂为司务长,先给大家发衣服,全套07式林地数码迷彩服,制式军靴,凯夫拉盔,装具、武装带、牛皮手枪套,李建国自己跳到车上,拆开一个牛皮纸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杆自动步枪来,有点像81杠,但是又不是,火帽和枪托明显不一样,弹匣也是红棕色的工程塑料质地。

    有些见多识广的老兵倒吸一口凉气,天啊,这是AK74啊,老毛子货,使用5.45MM子弹的军用自动步枪,这这这,这红星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