搁下电话,疤子倒吸一口凉气说:“公主的感觉,刘弟这要求也忒高难度了。”

    玄子不屑道:“有啥高难度的,现在公主也不值钱了,无非是汽车好一点,保镖多一点,穿的衣服派头点,人刘哥又没让你整一队太监宫女过去,有啥难的,回头我安排一辆加长大轿子不就行了么。”

    卓力说:“其实宫女也不是没有,回头我安排二十个技师过去迎驾,不过太监这一块就欠点。”

    贝小帅一撇嘴:“二哥你拉倒吧,就你那帮风骚技师还装宫女呢,也太伤害我对古装美女的感情了,我不同意,还是全让爷们上吧,我打个电话,让物业那边出成建制的人,咱们这边再凑一些,二三百总是有的吧。”

    “二三百?那也太寒酸了,要整公主派头起码一千起,不过刘弟刚才说了,就给十分钟准备时间,也只有按照小贝的意思办了。”疤子拍着光头说。

    “几位大哥,我提个意见。”王星插嘴道,自从替卓二哥挡了一刀后,他也上位了,决策圈也能旁听了。

    “猩猩你说。”

    “正好咱们进了一批工作服,都是黑西装,我觉得统一着装的话效果可能好点,要不然只能整出一个黑道公主的架势。”

    “毛,光子就是咱们江北的黑道之王,他的侄女不是黑道公主是什么?”卓力很鄙视的看了一眼,但其实还是很赞同王星的意见。

    “黑西装也好,统一,气派。”一直不说话的建国哥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好,那就开整!”众人全都站了起来,打电话的打电话,找人的找人。

    ……

    一中门口,天依然阴沉沉的,陆续有家长和学生从校门里走出来,都不自觉的朝路边看了一眼。

    校门口绿化带附近,蹲了七八个小痞子,都是黄毛吊裆裤子板鞋打扮,五颜六色的鲜艳小夹克,头整的鸡窝一般,手里都拿着烟卷吞云吐雾,背后花坛里隐约还藏着一些棍装物体。

    东少今年十八岁,已经成年了,他是高二才转过来的,以前在某贵族学校就读,后来因为伙同几个家伙把班里某个女生拉到树林里轮了,结果被开除出校,至于后来赔了多少不知道,反正对方不过是个做服装批发生意的小老板家庭,虽然有几个钱,但是怎么也牛不过东少的老爸,金碧辉煌的老板,江北黑道数的着的泰山北斗人物----阎金龙。

    后来东少就转学到了一中,到底花了多少钱不清楚,反正这个害群之马是堂而皇之的进了一中这所德智体美都全面优秀的重点高中,而且进的还是最好的班级,高三一班。

    东少的性格随他老爸,胆子大敢花钱,能结交朋友,当初贵族学校里就隐隐是个领头人物了,同时还在外面经营着自己的势力,通过网络游戏纠集了一个小团伙,名字叫傲气堂,东少亲任老大,手底下也有不少敢打敢拼的小兄弟,经常带着砍刀去网吧砍人,反正出了事自然有老爸出面捞人。

    对于儿子的这种行为,阎金龙是赞许和支持的,老子英雄儿好汉,金碧辉煌的家业迟早是要交给儿子的,早点上道也好,所以他暗中给了不少帮助,别人也是看阎老大的面子,很照顾这个小家伙。

    蹲在学校门口堵人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开始的时候学校方面很震怒,报警处理,但是派出所来了也没辙,人家小孩子蹲在学校门口又不犯法,也不好处理啊,一来二去学校也就容忍了,传达室里的几个保安早就看到蹲在外面的小痞子们了,但也只是瞄了两眼就拿起报纸来挡住眼了,心里暗叹道:不知道哪个学生又招惹了这尊瘟神了。

    小痞子们很欢乐,他们最喜欢跟龙少做这种事情,看到那些学生和家长们嫌恶畏惧的目光,他们愈加的兴奋起来,不时把手指赛在嘴里,发出一两声尖锐的流氓哨,眼睛盯着人流中的漂亮女生,轻佻的议论着,点评着。

    他们在等人,等一个敢冒犯东少虎威的工人,据说是个学生家长,还是个练家子呢。

    练家子,毛!功夫再高,也怕板砖,兄弟们今天带了不少铁管子大砍刀过来,到时候一拥而上,管他是什么练家子不练家子的,先撂倒再说,死命的往上招呼就是,打死也无所谓,反正东少家里有背景,到时候打声招呼赔几万块钱拉倒。

    通常干完这种事,东少都会大摆筵席,犒赏三军,而且都是在金碧辉煌里面,金碧辉煌哦,那可是江北市最高档的会所,玩一晚上起码上万块哩!所以,小兄弟们最喜欢跟着东少混,一个电话下去,绝对一呼百应。

    这七八个只是东少在学校里收的小弟,社会上的人马还在路上,东少随他爸爸,做什么事都讲究个气派,堵人也得堵的轰轰烈烈,他没动用老爸的关系,只是自己打了十几个电话,让小弟们全都过来,能多喊几个就多喊几个。

    大队人马陆续到来,不少人是接到电话从网吧里,从酒桌上直接过来的,有十六七岁穿着时髦的小痞子,也有穿着运动服挂着金链子夹着手包的大流氓,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互相递着烟,点着火,讨论着道上的新闻。

    几分钟之内,学校门口就聚集了三四十号人,停了一排摩托车,一眼望过去,人头攒动,不是鸡窝头就是青皮,道上朋友大聚会,泡网吧的,看场子的,混学校的,道上三六九等的朋友都给来了,见到东少也都打一声招呼,东少很矜持的点点头,让小弟上去给他们上烟,已经俨然有了江湖新一代大佬的派头。

    今天家长会阎金龙没来,他去陪一位领导谈事情了,来给东少开家长会的是云姨,阎金龙的二奶,开完家长会就去做头发了,没心思管这个便宜儿子的事情,没人管才好呢,东少就喜欢无拘无束的感觉。

    但是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头,人来的也太汹涌了一些,刚才这一阵功夫,又有上百号人涌过来,其中虽然有不少熟面孔,但是这些人和老爸的关系只是泛泛啊,怎么也跑来捧场了?

    傍晚的一中校门口,人头涌动,道路两旁已经站满了,连花坛里都是人,形成两堵厚厚的人墙,传达室里的保安们直犯嘀咕,这是要堵人呢还是开会呢,要是堵人的话,犯不上这么大排场啊。

    两道雪亮的氙气大灯发出的光柱刺破了黑暗,随着三声威严的喇叭声,一辆高大的陆地巡洋舰开了过来,进气栅里还闪着红蓝爆闪,汽车径直开了过来,停在学校门口,从车上跳下来四个身材高大,穿全套黑西装,黑超墨镜,佩戴耳麦的彪悍男子,那种气度一看就是军人出身,绝非一般江湖人士。

    “啧啧,东少,你真够威!”一个小弟献媚的拍着马屁,东少心里却挺纳闷,我没调车来啊。

    这才只是刚开始,紧跟着后面又来了两辆大面包车,车门拉开,从里面跳下来三十多个统一着装的壮棒小伙子,一水的棒球帽,黑色夹克上衣,泥色5.11战术裤子,沙漠靴,战术腰带上悬挂着对讲机和强光手电,正宗保镖打扮,他们分成两路排开,开始维持秩序,把人往路边赶。

    这是咋回事,难不成某位学生家长是大明星?不对啊,如果是大明星的话,门口应该有不少狗仔队记者才是啊,可是看来看去不是地痞流氓就是保镖,不像那种阵仗啊,东少毕竟是年轻人,好奇心也上来了,堵人倒在其次了,主要想看看一中哪个学生这么拽,风头把自己都超过了。

    又是三辆汽车开了过来,都是锃亮的黑色,前面一辆是加长林肯,后面一辆是加长凯迪拉克,中间一辆尤其牛逼,庞大老派的车身,鲜艳的有机玻璃红旗呈飘舞状立在引擎盖上,乖乖,是世面上罕见的老红旗啊。

    ……

    校园里,刘子光正在和陈老师谈话,本来刘子光已经打算走了,是陈老师主动找他的,小雪毕竟是一中学习最好的学生,作为年级组长不能不重视。

    “小雪这孩子天资很好,也很踏实用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肯定能考上重点院校,她的家庭情况我知道一些,很不容易,这样更要自强不息,对了,您是?”陈老师说。

    刘子光说:“我叫刘子光,是小雪的邻居,一个大院里的,平时来往也很多,她爸爸今天透析,实在来不了,有什么话我可以传达。”

    “嗯,你多费心了,你们这些长辈,还有我们老师,都要关心这个孩子,一棵好苗子不能坏了啊,学校这边我会照顾,家里就全靠你了。”

    刘子光赶紧点头,“那是一定的,陈老师您放心。”

    陈老师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来说:“没别的意思,这个钱你拿着,给小雪补充点营养,她平时吃饭都很节俭,高三阶段不能亏了身体啊。”

    刘子光赶紧推:“这个钱我不能拿。”

    陈老师生气了,说:“小雪的学习成长要靠大家,这钱你一定要拿着。”

    刘子光拗不过陈老师的一片好心,只好接过钱说道:“陈老师你放心吧,小雪家里的事情,我们一定帮忙,不让她分心影响学习。”

    “那我得好好感谢你,学校这边我来安排,尽量让她留在老校区上课,这样上学放学也比较方便。”

    远处有人呼唤陈老师了,他伸出手来和刘子光握手说:“那就这样了,麻烦你了刘师傅。”

    陈老师走了,刘子光回头一看,小雪就站在不远处,眼中含着泪水,他叹一口气,走过去揽住小雪的肩膀说:“回家吧。”

    推了自行车往门口走,校门处已经堵塞了不少车,家长们的豪华车堵了一长串,都纷纷下车骂骂咧咧,但是看到门口的盛况,又都乖乖住嘴了。

    这阵仗,有点吓人。

    停在最前面的是那辆现代索纳塔,车里的女生正是白天笑话小雪的那个,此时她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刚才她爹非要硬闯,被人拿砖头把风挡玻璃都砸烂了。

    还有众多的学生和家长以及老师们都站在校门口,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大派头,把一中校门都给堵了。

    刘子光推着车子,带着小雪走到门口,看到这副阵仗,小雪惊呆了,还以为是东少喊来堵自己的人马,一只手紧紧拽着刘子光的衣服不敢撒手,脸上掩不住的慌张,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惹人怜。

    “叔叔,我怕。”声音都是颤微微的。

    “不怕,往前走,叔叔在你身边。”刘子光鼓励道。

    众目睽睽之下,小雪出现在校门口,背后映衬着刘子光挺拔的身影。

    在她面前是两排人墙,至诚公司的制式保安和统一黑色西装上衣的社会人员,专业的黑超保镖们则两手交叉放在小腹上,面无表情的站在车门口。

    三辆加长轿车的门齐刷刷的打开了,从车里下来几个人,在场所有小混混顿时异口同声的发出惊叹。

    疤哥,建国哥,卓二哥,玄哥,还有小贝哥,这都是道上响当当的人物,他们几个跺跺脚,江北黑道要大地震的。

    东少此时已经觉察到不妙了,原来那些后来的人根本不是看自己面子来的,而是别人喊来捧场架势的,瞧人家这排场,成建制的人马啊,光汽车就好几辆,还惊动了几位老大,而且这几个老大似乎和自己老爸关系都不怎么地。

    看到正主出现了,贝小帅打了个手势,现场所有人一起喊道:“刘哥好,大小姐好。”

    声音震天动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