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你怎么了?”刘子光关切的问道。

    “哦,没什么,我想到爸爸了,如果我考上外地的大学了,爸爸没人照顾怎么办。”小雪低声说。

    一阵沉默,刘子光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善良孝顺的女孩,只能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定会有办法的。”

    晴了一阵的天又开始飘雨,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似乎代表了少女此刻的心情,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孩,从小就背负了同龄人所难以承担的苦难,照顾病人,操持家务还要坚持学习,换了一般人,早就撑不住了。

    这一刻刘子光忽然明白,为什么小雪那么爱哭,只有泪水才能宣泄她的压力和苦闷啊。

    “铃铃铃”上课铃响了,聚在阶梯教室门口的学生家长们开始陆陆续续进去了,小雪撑开雨伞说:“叔叔咱们进去吧。”刘子光点点头,两人并肩在伞下朝着教室走去,小雪特意将伞往刘叔叔那边多靠了一些,等走到阶梯教室门口的时候,女孩子半边衣服都湿了。

    阶梯教室门口有个签到簿,每个学生家长都要在自己孩子的名字前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刘子光依稀记得,以前自己中考的时候一中高中部每年级不过六个班而已,这是因为一中的录取线特别高,能达标的人就那么多而已,可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为了经济效益,一中大规模扩招,光是高三一个年级就有二十个班,每个班级六十个学生,要知道高中阶段已经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想怎么收费都是可以的,有一中这块金字招牌,多少人趋之若鹜啊,花费再多钱也在所不惜,这位校长可真是个人才。

    当刘子光在高三一班温雪的名字后面签上自己的大名的时候,负责签到簿的小老师惊异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学生的什么人?”

    刘子光说:“我是小雪的叔叔。”

    “叔叔?那你……”小老师疑惑再次看了看龙飞凤舞的签名,第一个字怎么看都像是刘而不是温啊。

    “这次家长会很重要,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代表家长的。”小老师终于确定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温雪的直系亲属,义正词严的说道。

    “小雪的家庭比较特殊,我想我可以代表他父亲。”刘子光一脸的严肃,小老师显然是个刚分配来的大学生,一根筋的拦住他说道:“不行,不是家长不能进,温雪,温雪在哪里?”

    小雪站出来怯生生地说:“我在这。”

    “温雪,你爸爸妈妈怎么不来开会,这是决定你们毕业生前途的家长会你知不知道?”小老师神气活现的训斥道,周围同学都看着小雪,有几个善良的女学生帮腔道:“老师,小雪她没有妈妈,她爸爸长期住院,不能来的。”

    “怎么回事?”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师走了过来问道。

    “陈老师,是这样,温雪同学的家长没有来,找了个人代替。”

    陈老师看看刘子光,点头说:“我知道了,温雪同学家庭情况比较特殊,可以例外。”说完又背着手走了。

    小老师无可奈何的一摆手,示意刘子光可以进去了,刘子光一边走一边问:“小雪,那个陈老师是什么人?”

    “是我的班主任,也是高三年级的年级组长。”

    刘子光点点头,想必就是这位陈老师照顾了小雪,没让她买那种昂贵的校服,看来市场经济大潮下也是有不沾铜臭味的人的嘛。

    进了大教室,四下里已经坐的满满当当,老校区面积有限,高三年级只有六个班在这里,所以勉强还能坐下,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站在主席台上敲了敲话筒说:“大家都到的差不多了,现在家长会开始。”

    一阵掌声之后,会议开始,如同其他国家单位一样,是冗长的开篇词,小雪低声介绍道:“这是朱主任,教务处的。”

    朱主任口才不错,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套话,然后进入实质内容,由高三年级组长陈老师讲话,他打开投影机,向家长们展示了这次期中摸底考试的成绩单,在座每个班级的分数详细列表都在,家长们可以一目了然。一些不及格的分数都用红字加以标示,显得格外刺眼。

    温雪的名字位列最上方,几乎都是接近满分的成绩,第二名距离她都相去甚远,刘子光不禁有些咋舌,扭头看了小雪一眼,这丫头,厉害啊!

    小雪腼腆的笑了,这还是刘子光第一次看到小雪笑的这么甜,这么有自信,是啊,我虽然没有妈妈,虽然没有漂亮的衣服,时髦的鞋子,但是我学习好,学校就算再变质,也是以学业为重,这种骄人的成绩,足以傲视所有看不起自己的同学。

    家长们看到自家儿女的成绩单,轰的一声就乱了,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陈老师伸出手四下里压了压,说:“成绩大家都看见了,同学们之间的差距比较大,有些同学甚至几门课都不及格,当然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学扩招,高中也扩招,生源良莠不齐……”

    听见这句话,当场就有家长站起来嚷道:“学生考不好,是你们老师的责任,怎么能怪孩子呢,我儿子那么聪明,怎么进了一中就差了?我要找你们校长要个说法。”

    众多家长纷纷响应,责备老师们失职,在座的就有些年轻老师坐不住了,想站起来反驳,可是都被陈老师以眼神制止,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如今的一中已经不是以前的一中了,花钱就能上,优秀生源被严重稀释,现在更加恶化,后进学生已经影响到了优秀学生的成绩,高三年级考试分数整体下滑,已经引起了校党委的严重关切。

    “这位家长说得很好,您的儿子的确很好,是我们学校的氛围不适应他,所以我们学校准备了一个方案,把二十个班级大乱,重新编配,新组正的一班到十四班,转移到新校区封闭式学习,在老校区只留六个班。”

    此言一出,下面更加哗然,家长们都是老油条了,当然明白学校此举的意思,无非是将好学生和差学生隔离,大家互不相干,有钱有势的你们玩你们的,反正到时候花钱也能上个二流大学,可千万别把优秀学生给带坏了,要知道学坏容易学好难,高三年级正是十七八岁叛逆期,很容易误入歧途的。

    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身为老师,都不希望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可是现在一中的状况已经到了危在旦夕的时刻,大批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进入学校,成天不好好学习,攀比家庭条件,互相斗富,一到放学,门口全是豪华轿车,这种风气在学校蔓延开了,迟早把一中的口碑给砸掉,到时候没了重点高中的金字招牌,还怎么捞钱啊。

    所以,就连那位视财如命,经济效益挂帅的校长大人都同意了这一建议。

    校党委定下的决议,已经很难改变了,不过家长们自有办法,好学生的家长自然不需要担忧,那些花钱把子女送进来的父母更不担忧,既然能把儿女花钱送进一中,就还能花钱送进重点班,钱算什么,咱不差钱。

    即便钱不好使的话,还有关系嘛,找教育局的领导写个条子,校长敢不照办?借他八个胆子都不敢。

    所以,家长们闹了一阵子也就情绪稳定了。

    陈老师又讲了一些督促子女复习功课的事情,和选择高校时需要注意的事项,都是些老生常谈,家长们已经开始嗡嗡的自己说话,互相递名片,联系关系网了。

    “王局长,您儿子也在一中啊。”

    “是啊李处长,这么巧啊,最近你们那里忙么。”

    “钱总你好你好,这是令嫒吧,长的真漂亮,真随吴大姐,哦,不是吴大姐的孩子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马行长,也来开家长会啊,那笔款子的事情您还要多费心啊,晚上一起聚聚?”

    台下一片混乱,家长会变成了社交晚会,陈老师依然自顾自的讲着,刘子光注意到,这位老教师的眼中隐约有一丝悲哀。

    六点四十,家长会结束,不少家长直接去找校长、主任联系分班的事情,到处人头攒动,乱糟糟一片,刘子光带着小雪正要出门,忽然有两个女同学气喘吁吁的跑来,低声说:“温雪,不好了,阎东找了好多人在校门口堵你,你赶紧报告老师吧。”

    温雪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抓住了刘子光的外套下摆,雪白的小手白皙无比,微微颤抖着,刘子光拍拍她的肩膀说:“小雪不怕,叔叔在。”

    “嗯”小雪抬头望着刘叔叔,眼神慢慢坚定起来,是啊,有刘叔叔在,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刘子光没有去找学校领导,也没有急着出校门,而是打了个电话:“小贝,你在哪里呢?”

    “哥,我在华清池呢,二哥,玄子、建国哥,还有疤哥他们都在,商量酒吧参股的事情呢。”

    “别开会了,我这边出点事,一个杂碎找了些小痞子在一中门口堵我侄女,对,就是咱们院里的小雪,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反正今天这个面子不能丢了。”

    电话那边顿时热闹起来,除了建国哥之外,全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疤子抢过电话说:“刘弟,你说吧,想整多大的景?”

    刘子光说:“整多大我不管,反正要让我侄女有公主的感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