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大工夫,两辆警用摩托车便驶了过来,警察拿着罚单和数码相机一下车,私家车的车主们便如同惊弓之鸟般钻进车里,慌忙发动离开,体检中心门口的道路是不能长期停车的,罚一次就是二百,不值得啊。

    交警找了几辆司机不在车内的汽车,贴上罚单拍了照便扬长而去了,那些私家车也不敢再停到路上,纷纷驶离了现场或者开到了旁边的巷口里去。

    本来高招体检是安排在高三下学期,也就是来年春季四月份的,但是为了防止到时候出现意外,学校先组织了一次体检预演,有什么问题早知道早解决,影响了孩子的前途就不好了。

    这场体检一直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一直到四点半才结束,学生们说说笑笑陆续从体检中心出来,此时外面的雨还在继续,天空中雾蒙蒙的,道路上都是积水,学生们欢笑着在雨里跑动着,到处都是十七八岁的男孩女孩,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下雨的时候出租车很难打,人一多起来就更难打车了,一群群的学生在马路上挥着手臂拦车,小雪一个人站在角落里,手插在兜里,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兜里只有几个硬币,从这里回学校却要转两次车,晚上还要吃饭,怎么办呢?

    “小雪。”一声熟悉的召唤在身后响起,女孩一回头,顿时笑颜绽放:“叔叔,你没走啊?”

    “来,上车。”刘子光拍拍车座,同时将一把伞递给小雪,这是他刚才在附近超市里买的。

    小雪开心的爬上了二八大永久的后座,一只手揽住刘子光的腰,另一只手撑开伞举在头顶,兴冲冲的说:“好了,开动吧。”

    “走喽。”刘子光左脚在地上一蹬,自行车向前划去,一车两人,在满街同学们惊异的眼神中徜徉在雨中,起初小雪有些脸红发烫,但随即又抬起头来,坦然面对着那些来自于私家车和出租车中的目光。

    ……

    江北市第一中学是一所有着悠久历史的学校,建校已有八十年了,一直以来就是江北市乃至全省升学率最高的重点高中,刘子光中考的时候就差了分没到分数线,托了关系也是白搭,最终还是上了一所普通高中。

    一中老校区门口,仿古建筑巍峨耸立,大理石的校门标识醒目又气派,大门敞开着,一条整洁的道路两侧,是被雨水冲刷的碧绿的松树,远处的教学楼和操场,都呈现出一种磅礴大气的风范来,是晨光子弟中学那种学校很难比拟的。

    一中的校园非常宽敞,阶梯教室旁边的篮球场上已经停满了汽车,体检站门口那些私家车到了这里就显不出丝毫的气派来了,只能丢人现眼,宝马奔驰凌志皇冠奥迪,一排排豪华轿车锃亮耀眼,司机们聚到一起抽着烟聊着天,狼一般的目光追随着校园里一个个青春靓丽的身影,不时发出阵阵会心的笑声。

    阶梯教室另一侧就是学校大操场,崭新的红色橡胶跑道,完善的体育设备,都彰显着学校的硬件实力,一帮穿着校服的男生,聚在高低杠附近,手里藏着烟,悄悄地吞云吐雾,不时追打嬉闹着。

    一般中学的校服都是那种绿色白色相间的运动装,但是一中的校服别具特色,上衣是那种毛料的藏青色西服,左胸绣着学校的徽标,里面是淡蓝色的衬衫,男生蓝色领带,下面是灰色长裤和皮鞋,女生是蓝白相间的领巾,下面格子裙,量身定做,熨帖合体,很能表现一中学子们的优良气质。

    但是似乎从没见过小雪穿这种好看的校服啊,刘子光一边推着车子一边问道:“咦,你怎么没穿和他们一样的衣服?”

    小雪身上是一件蓝色的夹克上衣,经过一番改动倒也合身,刘子光认识,这是晨光厂的工作服,老爸也有一件这种衣服呢。

    小雪低着头说:“我……校服太贵了,班主任说可以不定做,反正不参加集体活动就行。”

    刘子光明白了,小雪家的窘迫情况远超自己的预料,老温大哥重病在身,光是每星期透析的钱都能拖垮一个正常的家庭,更何况他们家基本上没有任何生活来源,大人的病还能靠医保,但是生活费就只能指望那少的可怜的社区低保了。

    每月四百二十块,吃饭都要省着花,哪有闲钱买这种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校服啊,一时间刘子光有些后悔,不该问这个敏感的问题,刺伤小女孩的自尊心。

    时间还早,家长会半小时后才开,那些先来的家长们纷纷跑到校长主任的办公室里去说事,刘子光这个冒牌的家长偶尔客串这么一回,也用不着正儿八经的干啥,看了看四周,指着操场上说:“走,咱们去那里歇歇吧。”

    此时雨已经停了,被秋雨冲刷过的大操场显得格外清新,进口的草皮依旧翠绿,小雪看了看高低杠那里聚集的男生们,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但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刘子光锁好自行车,带着小雪来到运动器材区域,刚要跳上双杠一展身手呢,忽然男生那边发出一阵聒噪,一帮学生冲着小雪喊道:“温雪,那是你男朋友还是你爸爸?”随即一阵哄笑。

    小雪低下头不敢回应,脸红得滴血,刘子光大怒,指着那边喊道:“谁起哄的,站出来!”

    对方显然没料到这位“大叔”脾气这么暴躁,顿时一惊,但很快就平静下来,而且做出了反应,他们中为首的一个是个看起来满帅气的男生,但是这种帅气里却含了过多的戾气。

    帅男生一甩头发,从双杠上坐下来,脚上是纽巴伦的运动鞋,校服上衣外面套着防水户外运动装,他个子高,别的男生围在他周围,如同众星捧月一般。

    一帮男生彪呼呼的迎着刘子光走过来,小雪吓得左顾右盼,但是周围根本没有老师,只有停车场上几个司机远远的看着笑话。

    小雪想跑,但是一扭头看到刘子光脸上恶意的笑,便又站住了,咬了咬嘴唇,站到了叔叔背后。

    一帮桀骜的学生娃毫无惧色的走到了高土坡刘老大的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学生们对于服装的品牌和价位的欣赏水平远超他们的父辈,一眼就看出这位大叔穿的是再普通不过的仿品M65和低端品牌牛仔裤,这种兰博式的行头早就过时几百年了,再加上大叔是骑自行车来的,水平可想而知。

    帅男生走到刘子光面前,高三男生的个头已经发育完全了,一米八的身高足以俯视刘子光,手中笼着的烟卷肆无忌惮的拿出来,抽了一口,蓝色的烟雾很嚣张的从嘴里喷出来。

    “大叔,你叫我?”帅男生斜着眼瞅着刘子光,一脸的轻狂。

    刘子光当然知道这声大叔并不是尊称,而是年轻人们为了显示自己的青嫩而故意这样叫的。

    其余的学生们也一脸幸灾乐祸样的围过来,大有看刘子光怎么出糗的意思,刘子光才懒得和他们废话,直接一个凌厉的飞脚从帅男生脸上掠过,香烟被踢到了九霄云外,帅男生的头发都被劲风带的飘舞起来。

    这种镜头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学生们震惊之余不由赞道:“太帅了!”“酷毙了!”

    帅男生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显然不能接受这种丢面子的事情,但是对方的功夫之高,也让他明白,即使自己这帮人全上也不是对手,还要背负在学校打架的罪过,于是他狠狠的一点头,说:“行,算你狠,你知道我爸爸是谁么?”

    周围男生们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是哪一头的,赶紧七嘴八舌的叫道:“连我们东少都敢惹,你不想混了吧?”

    “东少的老爸可是正经黑社会老大!”

    刘子光忽然很畅快的笑起来,仿佛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一般,他指着这帮学生骂道:“亏你们还是重点高中的学生,崇拜什么不好崇拜黑社会,你们爹娘花钱送你们来就是学混黑道的么?”

    学生们哑口无言,都看着东少,东少狠狠瞪了刘子光一眼,扭头就走:“我们走。”男生们也都气势汹汹的瞪了刘子光一眼,跟着东少屁颠屁颠的跑了。

    “小雪,你们学校怎么尽是这种人渣?”刘子光纳闷的问道。

    “也不全是啦,如果家长对社会有突出贡献的话,可以入学的。”小雪认真的解释着。

    “突出贡献……哦,我明白了。”刘子光点点头,这位校长的如意算盘打得真是噼里啪啦的,这些有社会地位的,面子也能当钱用,怪不得停车场那么多豪车呢,那都是对社会“有突出贡献”的家长们的座驾啊。

    “那要是超出分数线很高的优秀学生有奖励么?比如小雪你,超过一中录取分数线一百分啊?”

    小雪被逗笑了:“叔叔真会开玩笑,一中的分数线很高的,就是考满分也无法超过太多,其实老师们还是很好的,对我也很照顾,比如校服就没逼我买……”

    说着,小雪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大概是又想到了什么伤心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