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头伤的不轻,为了老板一句话差点把命赔上,肩膀一块皮开肉绽,血淋淋的,要不是他在运动服里面穿了一件生牛皮的坎肩,整个人都会被马刀劈成两片。

    他是金碧辉煌的保安主管,会所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是他的失职,但是他立刻就用行动挽回了自己在老板面前的失分,在道上混,手底下没有几个敢打敢拼的马仔,肯定不行。

    秃头的英勇行为让阎金龙稍微有了点面子,听说对方也有个人被砍成了重伤呢,双方就算是打平了,对付这种靠蛮力起家的混混,还是要动用上层关系能事半功倍,硬拼只能两败俱伤。

    金碧辉煌只能暂时停业了,阎金龙请了消防队的领导吃了一场酒,对方明确指出,消防设施必须到位,不然说啥都是白搭,这也是为了你们好,真要出点什么事,那都是惊动全国的大事,谁也捂不住。

    阎老板寻思了一下,这事确实马虎不得,便下狠心重新装潢,同时又给某人打了电话,生意干到金碧辉煌这种地步,已经不算小打小闹了,逢年过节光是送出去的烟酒补品,折合成人民币都得有上百万,更别说那些其他好处了,他的背景和社会关系可是若干年来打下的,绝非一日之寒,一个电话过去,治安大队当即出动,扫了华清池的场子。

    阎金龙心里很有数,江湖沉寂多年,现如今忽然冒出来一帮年轻的愣头青,想把这批老人干翻重起炉灶,他们想得美,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平时一些小事情,他只是请治安大队的杨子帮忙而已,一方面因为这小子上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杨子父亲的关系。

    可是如今指望杨子是镇不住场面了,必须更高层的关系出面,多年经营的好处在这一刻显示出来,高层发下号令,治安大队一星期连查了三次华清池,当然每次都是无功而返,但这样下去,客人哪还敢光临,那些技师也得饿死,幸亏二哥仗义,大家也都捧场,虽然生意冷清,依然没有跳槽。

    这是一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消耗战,金碧辉煌财大气粗,停业几天虽然损失巨大,但是人家底子厚,撑得住,但是华清池本小利薄,全靠这点收入维持呢,治安大队隔三差五来扫场子,这谁能受得了。

    私人城市还在继续装修中,那些烧的焦黑的垃圾运出去,又买了一批新的材料进来,卓力整天扛着马刀在里面看着,哪知道金碧辉煌方面反而偃旗息鼓了,本以为他们怂了,结果三天以后就有另外一股人马找上门来。

    这些人可不是一般角色,白色无牌面包车,豆绿色制服,城管执法大队的臂章,蛮横桀骜的面孔,孟恒就连卓力这样凶悍的角色都不得不将刀柄捏了再捏,最终还是没能拔出来。

    城管们看到一脸凶相的卓力,和那把六五式骑兵刀,倒也没敢造次,只是扯单子罚款了事,说什么装潢材料不是放在门口,罚款三百。

    好,罚款三百,卓力忍了,让人交了罚款。

    第二天,城管们又来了,这回说装修没有在外面蒙彩条布,罚款五百。

    第三天,城管们又来了,说乱搭乱建没有办许可证,罚款八百……

    如此这般天天骚扰,令人不胜其烦,这才只是个开始,照这种形势下去,以后工商局、税务局、卫生局、质监局,这些有行政执法权的单位隔三差五就要来骚扰,这酒吧也别开了。

    卓力都快把牙咬碎了,但依然忍着没动手,有一句老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这也是刘子光告诫卓力的话。

    阎金龙找人给卓力带话,想玩,老子奉陪到底。

    ……

    想玩,那就玩吧,第四天的时候,城管们开着白色的面包车再次来到私人城市门口,颐指气使的说装潢施工噪音太大,要罚款一千块的时候,却没注意到有一台摄像机已经对准了他们。

    酒吧负责人是个很斯文的年轻人,很惶恐的询问,只不过用电锯切木板了,哪里有什么噪音,再说这一带都是酒吧KTV,整天吵得要死,何来噪音一说?

    城管们不管哪个,你辩解一句,他就多撕一张罚单,反正那个满脸横肉的小子不在现场,大伙的胆气都比较壮。

    好说歹说,最后还是罚了两千块,城管们扬长而去,摄像机从暗处出来,将镜头对准了那张收据,除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公章之外,根本就没有财政局的监制章。

    当天晚上的电视里便播出了这一节目,题目叫“百姓创业何其难”主持人江雪晴从深入的角度分析了当今江北市软环境建设面临的各种错综复杂的问题,节目最后,她很发人深省的说道:“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百姓创业这么难,为什么有关部门总是采取一张管而不是帮的态度?”

    如今江雪晴在宣传口的地位可不同往日,百姓生活栏目也被广大群众誉为江北的“焦点访谈”,影响力非常巨大,主持人的风格也日渐犀利,据说省里有些领导每天都要看她的节目呢,说这小丫头有前途。

    节目播出之后,市城管执法局立刻做出反应,严肃处理了几名乱罚款的相关责任人,当然,他们都是临时工而已。

    此事过后,没有什么单位再敢来找私人城市的麻烦,谁都知道这里的老板后台硬,连江雪晴都能请动,这个面子可不是一般的大,谁闲着没事跑来自找麻烦啊。

    卓力可不是任人欺负的窝囊废,当即带人去金碧辉煌大打出手,打伤了几个看场子的保安,砸烂了一块价值二十万的玉石浮雕屏风,还闯进阎金龙的办公室,用马刀把他那张价值不菲的红木大班台砍得全是豁子。

    卓二哥放话出来,要玩的话,绝对奉陪到底,大不了一命换一命。

    阎老板害怕了,毕竟现在不是二十年前那个自己了,有家有院,有老婆,有儿子,还有二奶啥的,多少张嘴指着自己开饭呢,哪能和这种亡命之徒硬拼,有权有势,背景吓人,也不能把警察请来24小时保护自己,卓力那小子是属驴的,惹急了真可能玩命上,更何况卓力不是一个人,他背后的那个人才是真正可怕的,通过这些天的较量,阎金龙已经敏锐的觉察到,他很有头脑和手腕,不好对付。

    不值当得啊,阎老板就再次托和平饭店的疤子给卓力带话,这件事先这么搁着吧,不打了。

    治安大队也不来扫场子了,华清池的生意渐渐又好起来,私人城市的装潢也没人捣乱了,但大家的警惕性并未降低,阎金龙这种老江湖,嘴上一套背后一套,指不定又在玩什么鬼花样。

    不过这一战再次打响了卓二哥的名气,阎金龙是什么人,那是江湖上响当当的老大,八十年代的万元户,洗浴中心业的鼻祖,当别人还是那种大澡堂子烟雾缭绕,更衣室一人一张床,吃萝卜喝热茶的时候,人阎老板就搞起了什么鲜花浴,牛奶浴,什么泰式按摩,港式按摩,从南方弄来一批小娘们,号称温州技师,生意不要太好哦。

    这样一个业界鼻祖,卓二哥都敢和他叫板,一把马刀把人阎老板的大班台劈的稀巴烂,老江湖们纷纷摇头叹息,这江湖真不再是以前的江湖了,一点伦理辈分都不讲了,年轻一代却热血沸腾,纷纷将卓二哥视作偶像,同时又对卓二哥背后的那个神秘之人产生了相当的敬畏。

    道上人都知道,卓二哥是高土坡刘哥扶起来的,刘哥出道的时候也比较猛,一个人抡着大砍刀追着十几口子满街跑,后来在江边和老四大战,那可是上千人的大会战,江北黑道上空前绝后的大事件,人刘哥就靠着一帮初中毛孩子和几十个小区保安,硬是打赢了。

    阎金龙做过调查,刘子光现在是至诚物业分公司的副经理,实际上已经架空了经理,公司里他独大了,手底下养着上百号的保安,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壮小伙子,能打敢拼的猛人,和江北黑道也不怎么交集,打起来没有什么香火情。

    此外,他还经营着一家挖沙场,给各大工地供应建材,现在房地产市场异常火爆,沙子价格也跟着节节攀升,那可是个日进斗金的大买卖,华清池也是他投资的,夜市的地地道道烧烤的幕后老板也是他,李建国那么牛逼的一个人,和他关系好得很,和平饭店的疤子,那也是道上数得着的角色,和他称兄道弟,据说这家伙在公安局里也有熟人,和如今风头正健的宋副局似乎是战友呢。

    所以,刘子光这个人绝非善茬,不可等闲视之,他和卓力最近的一系列行为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想击垮金碧辉煌,抢占江滩这块宝地。

    滨江一座独栋小别墅里,阎金龙把玩着景泰蓝的茶杯,饱经风雨的脸上写满了阴沉和狠辣,想抢我的生意,没那么容易!

    “龙爷,吃饭了。”楼下传来二奶的呼唤,这位外室年仅二十三岁,是阎老板从江北师范学院找来的女大学生,年轻貌美又风骚,听到二奶娇滴滴的呼唤,龙爷脸上才出现一丝笑纹。

    ……

    其实阎老板真的误会刘子光了,自始至终想抢他生意的只是卓力而已,那一堆破买卖,人刘子光根本就看不上眼。

    此时刘子光正在看守所接待室里和孟知秋谈话。

    “小孟,你表弟来江北了,我把他留下了。”

    “表弟?我哪个表弟?”孟知秋挠着光溜溜的大脑袋,一脸疑惑。

    “叫王红星,哈尔滨人,长的人高马大,孙红雷似的。”

    “哦,我想起来了,是我小姑夫弟弟家的孩子,论辈分是该叫我一声表哥的。”

    “那你们熟不熟?”

    “谈不上熟,小时候经常一起玩,多少年没见过面了,听说他后来挺上进的,考了个什么大学来着.”

    "“哦,他父亲是消防队的么?”

    “不清楚,反正是穿制服的,怎么了,刘哥?”

    “没事,小伙子挺能干的。”刘子光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