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碧辉煌高级娱乐会所,每天都有大量客人前来就餐、洗浴、住宿、娱乐,迎来送往都是客,金碧辉煌的停车场上,永远都停满了豪车。

    几个穿着西装夹着皮包,看起来很规矩的客人谈笑着从奥迪车里钻出来,走进金碧辉煌,和普通客人那样换了拖鞋进去洗浴,消费,每天都有大量这种客人进进出出,实在引不起安保人员的注意。

    十五分钟后,刚才上来的那波客人已经分散到了各处,和其他客人有所不同的是,他们身上穿着桑拿服,手里却依然拿着皮包,这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做生意的客人很多,皮包里不是公章就是汇票,丢了不好,随身带着也是正常。

    几乎在同一时刻,金碧辉煌里突然浓烟滚滚,都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黑烟,充斥着巷道和房间,呛得人直咳嗽,报警器尖利的响起来,但是天花板上的水龙头却喷不出水来,客人们被呛得拿毛巾捂着嘴,惊恐的大叫:“失火了!”

    烟太大,人太多,无数穿着桑拿服的客人和妖艳暴露的技师从房间里冲出来,怪叫着往电梯奔去,有人大喊:“失火不能坐电梯!”于是大家又涌向楼梯。

    忽然,电灯又全灭了,到处一片漆黑,尖叫声此起彼伏,金碧辉煌的保安人员们拿着灭火器想去救火,但是到处却又看不到明火,人流汹涌,将他们挤得东倒西歪,站都站不住。

    阎老板正在顶层办公室坐着,忽然电灯一闪,灭了,与此同时一个保镖推门进来,手里拿着湿毛巾,借着窗外的月光,能看见保镖脸上全是惊慌,隐隐约约还有一阵阵尖叫声传上来。

    “怎么了?”阎老板镇定自若。

    “老板,不好了,失火了,快走。”保镖急道。

    “失火?还不去救!打119,110喊人!”阎老板一把将窗帘完全拉开,俯身看下去,附近几座建筑物以及路灯都是亮的,唯有金碧辉煌灯火全灭,黑洞洞一片,下面几层的窗户中还有黑烟滚滚冒出来。

    “去,检查线路,肯定有人捣乱!”阎老板火眼金睛,立刻想到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现在人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来了。

    果不其然,他话音刚落,电灯又亮了,桌上的电话也响了起来,阎金龙拿起电话,一个急促的声音响起:“老板,电闸被人拉了,肯定有人故意放火,捣乱。”

    “还不快去抓!”阎金龙气急败坏放下电话,拿起衣服下楼,他在顶楼,这火要是真烧起来,可没他的好果子吃。

    尖锐的警笛声响起,几辆红色的消防车开了过来,消防队员们忙着架云梯,准备氧气瓶防火服进去救人,此时门口广场上已经聚满了大堆逃出来的客人,不少人穿着桑拿服和拖鞋,但更多人赤着脚,还有一些女子跑得太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捂了条床单在身上,白花花的特别刺眼。

    大家惊魂未定,叽叽喳喳议论着,消防队员们动作就是麻利,架起水枪朝着二楼窗户就喷了过去,喷了几分钟水,黑烟更淡了,里面有人喊道:“别喷了,没有火!”

    消防队员们停止喷水,进去调查,只见满地都是拖鞋,还有几个人被挤晕了躺在地上,赶紧把他们抬出去急救,再往里走,终于在更衣室、客房、休息大厅的角落、楼梯间等几处发现了已经烧空的铁罐子。

    阎老板在保镖的护卫下走了过来,想和消防队带队的领导握手呢,结果人家根本不理他,一挥手道:“你们这里消防设施根本不达标,停业!”

    消防队有这个权力,所有经营场所必须经过他们的审批才能营业,越是公共场所越是如此,金碧辉煌别看表面装修的不赖,其实为了省钱,很多地方都是偷工减料的。

    改用防火板的地方,用的是普通木工板,该放置消防器材的地方,摆的是弥勒佛,该设置消防救生紧急通道的地方,也堵死了变成炮房,还有天花板上的消防报警器和喷水头,都是形同虚设,根本没连上。

    幸亏不是明火,而是土造发烟罐,如果真的失火了,那这次的损失就大了,起码要伤亡几十个人,到时候难看的不止是阎老板了,消防队的这些人都得受牵连。

    消防队领导把话说得很死,整改不好就别想开业,阎老板赶紧递烟,陪着笑脸说:“王队,一边整改一边营业你看行不,我这生意耽误不了啊,一天就是上十万的进账。”

    王队直接把烟挡了回去:“不会,必须限期整改,回头我派人过来,收队!”

    消防队员们收起家伙事走了,阎金龙悻悻地把烟塞回去,脸上冷若冰霜:“装什么装,还不会,成箱子中华往你家里送的时候怎么没说不会。”

    黑西装上满是污垢的保安领班秃头走了过来,低声说:“老板,有人在搞咱们。”

    阎金龙一转身上楼去了,丢给秃头一句话:“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把捣乱的揪出来,要不然你就别干了。”

    秃头愣了片刻,一股戾气展现在脸上,回到地下室的员工更衣室,从自己的柜子里取出两把锋利的尼泊尔狗腿刀,试试刀口,别在后腰上,换下西装,穿了件运动服,戴上棒球帽,上楼招呼了七八个兄弟,出门去了。

    阎老板回到自己办公室,拿起电话拨号。

    “杨子,我是你金龙哥,最近怎么样,怎么也不来玩了,忙啊,呵呵,大家都忙,对了,刚才出了个事,不知道哪个13养的跑来捣乱,弄个几个铁罐子放狼烟,把客人们吓得乱跑,消防队都惊动了,对对,你看这事咋整,……行,你看着办吧,行,哥哥谢谢你先。”

    放下电话,阎金龙坐回自己宽大的皮椅子,一只手按在脑门上开始想事,这件事是谁做的他很清楚,但是报复起来却不大容易,对方是高土坡新近窜起来的一伙人,打架够狠,够团结,名气响,老四那么牛逼的大混子都折了,何况自己已经金盆洗手多年,光顾挣钱不大玩这些打打杀杀的游戏了。

    遥想当年,自己单人独骑去广州进货的时候,腰里就别一把螺丝刀,有次在火车上遇到打劫的,为了保护进货的三千块钱,硬是以一敌四,放倒了那几个流窜抢劫犯。

    阎金龙燃起一支烟,青烟袅袅,往事如风,当年的自己是多么的生龙活虎啊,现在年纪大了,钱多了,胆子竟然也怯了,唉。

    刚才治安大队的杨子说了,这案子不好弄,说是危害公共安全也行,说是恶作剧也行,反正没死人,就看操作手法了,其实说白了就是要钱,这样也好,阎老板喜欢这种只认钱不讲交情的人,和他们打交道,轻松。

    明天让人送两万块钱过去就是。

    ……

    华清池,楼上办公室里,几个人笑成一团,墙上还挂着他们刚才穿的西装,王星这小子的本事还真不是盖得,自己用奶粉罐子、化肥硝酸铵、锯末、煤粉、硫磺做出了发烟罐,兄弟们扮成客人潜入金碧辉煌,玩了一出“烟熏金碧辉煌”效果相当理想。

    “我说猩猩,这一套你是哪学的啊?”卓力乐不可支的问道。

    王星挠挠脑袋,说:“我爸以前是防化兵,后来转业进了消防队,这些路数我都懂,金碧辉煌我先进去查看了一下,那些消防设备很不到位,这样搞他一下,起码歇业两个星期,他和咱们不一样,歇业这么久,损失可大了。”

    “行,你小子是个人才。”卓力伸出大拇指赞道。

    忽然对讲机响了,是楼下把风的伙计在报告:“二哥,金碧辉煌的人来找茬了。”

    “走!”卓力从椅子上跳起来,抓起马刀下楼,兄弟们也抄起家伙鱼贯而下。

    到了门口,伙计们已经和秃头对峙起来了,秃头抽着烟,很从容的样子,让自己的手下退后三步,独自一人面对几把三棱刮刀,眉头都不眨一下。

    卓力来到门口,看见秃头便哈哈大笑起来:“秃子,找我有事啊?”

    秃头点点头:“卓二哥是吧,想找你谈谈。”

    卓力很牛逼的挥手让兄弟们闪到一边,把马刀也丢给手下捧着,大大咧咧走到跟前,说:“想谈什么?说。”

    秃头诡异的笑笑,把头凑过来好像要说话的样子,忽然从腰后拔出狗腿刀,劈头就砍过来。

    卓力到底是练家子出身,脚一点地往后撤去,秃头紧随其后扑上猛砍,动作之快令人眼花缭乱,现场没有一个人能反应过来。

    除了一个人,王星。

    王星手里只是提了一个台球杆,此时迅速抢上用台球杆招架狗腿刀,哪知道对方的刀锋太过锋利,台球杆当场被砍断,眼瞅着钢刀就要劈到卓力头上,说时迟那时快,王星竟然扑上去用后背挡住了刀锋。

    “噗”的一声,江湖人士对这种声音都很熟悉,是利刃切入肉体的声音,此时卓力已经拿到了自己的马刀,长刀出鞘,寒光闪闪,大吼一声向秃头杀去,此时兄弟们也终于反应过来,挥舞着家伙打过去,双方战成一团。

    这里到底是高土坡兄弟们的大本营,援兵迅速赶到,秃头一帮人落荒而逃,秃头本人也吃了不少亏,肩膀被卓力劈了一刀。

    ……

    医院里,卓力和贝小帅焦躁的来回踱着步,卓力一边抽烟一边说:“真TM的,王星要是废了,我怎么给他表哥交代。”

    贝小帅说:“猩猩真够猛的,要不是他替你挡一刀,恐怕废的就是你了。”

    “就是,这兄弟绝对够义气,等咱们的酒吧开业了,我让他管着。”卓力说。

    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走出来,一边摘口罩一边说:“谁是家属?”

    卓力和贝小帅赶紧掐了烟上去问:“医生,怎么样了?”

    “小伙子身体素质不错,缝了二十八针,皮肉伤,没事,好好休养,少打架。”医生说完就走了。

    卓力和贝小帅兴奋地用拳头对撞了一下,走进了病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