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刘子光从平川返回的时候,老宋已经成了风云人物。

    一直以来,江北市政法口就在寻找一位正面英模形象,此前曾经考虑过胡书记的女儿,刑警队员胡蓉,但是被胡书记以不利于女儿成长的理由否决了,但这一次,胡书记却全力主推老宋。

    老宋根红苗正,正经省公安专科学校毕业,年龄不小,四十出头,职务不高,科员级而已,岗位普通,卡口大队执勤干警,但正是由于这些最普通的因素,才最能打动人心,让广大对公安队伍有偏见、有敌意的群众改变看法。

    更重要的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被电视台记者用相机和摄影机忠实的记录了下来,惊心动魄的画面足以打动最顽固的人的心。

    事发后半小时,市局领导就赶到了现场,刑警大队、防暴大队都来了,从那辆蒙迪欧车上搜出了七千粒麻古丸,数额巨大令人震惊,死者手中拿的是一把德国造手枪,实弹已经上膛,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有打响,手枪已经被技术部门拿去检验了,老宋坐在岗亭里,接收着刑警大队同事们的笔录调查。

    调查很简单,都是自家人,走个过场而已,谁不知道老宋是老公安了,一双火眼金睛一逮一个准,平时眼高于顶的刑警队员们啥也没说,只是默默地在老宋肩膀上锤了一下,以此独特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敬意。

    手枪顶着头,还能从容的拔枪应对,击毙犯罪分子,老宋好样的!

    笔录做完之后,记者们就蜂拥而上了,面对众多话筒和镜头,老宋很朴实的笑了:“其实我也后怕,现在都站不起来了。”

    “请问一下,那一刻,您想到了什么?有没有退缩,胆怯?”一个报社的记者问道。

    “没有,说真的,那一刻啥也没想到,也没时间胡思乱想,他一扣扳机,枪哑火了,我就拔枪制止他的进一步行动,他不听,我就开枪了,就这样。”

    “请问请问,如果犯罪分子的枪没有哑火,您会怎么办?”

    老宋无奈的笑笑,现在的记者水平太次了,这种问题也能问出来,但是他很是很配合的说:“就算他打中了我,只要不倒下,我就一定会把他拦在卡口外面。”

    一阵掌声响起。

    ……

    当晚黄金档,江北电视台播出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当天的晚报也已头版头条刊登了英勇民警勇斗武装毒贩的消息,社会反响极其巨大,很多读者观众纷纷打电话给报社和电视台,赞扬这种大无畏的行为。

    市委书记的办公桌上,摆着一份晚报,上面赫然印着这样一张照片,汽车里的犯罪分子面目狰狞的举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民警老宋,镜头抓拍的非常之巧妙,两个人的面部表情,手枪,警徽,清晰醒目,非常抢眼。

    市委书记看完报道,拿起了红色的内线电话说:“给我接公安局小马。”

    “小马么,你们公安系统出了一个英雄啊,要抓住这次机会,好好地报道,大力的宣传,我会让宣传部配合的,对,对,一定要抓住机遇啊,这个正面典型很难得。”

    警衔晋级和职务评审工作迫在眉睫,本来老宋这次是没门的,但是局里已经有小道消息传出来,不但要升老宋的警衔,职务上怕是也要变动一下了,起码是个大队长等着他去做。

    出名的还有江雪晴,她拍的那张照片已经迅速在网络上风靡,同时流传的还有江雪晴本人的照片,既是美女,又那么搏命,一时间被网友们誉为“史上最美女记者”,“当代女卡帕”。

    据说省委宣传部的某位高官看了照片,也赞誉有加:“这小丫头真不要命啊!宣传战线上就缺少这样敢打敢拼的人。”

    一句话,江雪晴就鲤鱼跃龙门了,直接从记者、栏目主持人升级成了新闻频道副主任,至此,已经完全摆脱了父亲入狱带来的负面影响,成为江北新闻界响当当的人物。

    只有江雪晴知道,这机会,是刘子光给的,没有他的提点,自己根本不会去做这档节目,更不会拍下如此精彩的照片。

    发出同样感慨的还有老宋,这位怀才不遇的老警察在自己的不惑之年,终于迎来了事业上的春天,市局政治部的表彰和任命都下来了,人民卫士的光荣称号,明年五一劳动奖章也已经预定了,还有警衔晋级证书和调令,自己终于可以摘下一毛三,带上两毛一的警衔了,也不用在卡口大队受苦了,而是调任交巡警支队三大队任大队长,正儿八经的一把手,实职!

    摸着证书和调令,老宋泪流满面,当了大队长,手里有了权,老婆的工作问题分分钟都能解决,儿子毕业后的就业问题也简单多了,更重要的是自己能扬眉吐气了,可以在老同学老同事面前抬头了。

    这一切都要感谢刘子光。

    聪明人打交道最方便,很多话不用说的很透,点一下就足矣,老宋帮刘子光打掩护,这事刘子光很清楚,投桃报李,他也没亏待老宋,一个线报送过去帮他立功不说,还安排了记者在现场采访,最稀奇的是那把哑火的手枪,天知道被做过什么手脚,竟然打不响,老宋相信,这一切都是刘子光安排好的。

    ……

    这个案子比较大,既是枪案又是毒品案,刑警二大队接管了案件,对太子的身份进行了深入的调查。

    太子,原名尚飞云,江北市城郊区松林乡尚家庄五组村民,二十八岁,初中文化,曾经因打架殴斗被劳动教养一年,又因故意伤人罪在广东坐过三年牢,算是个惯犯了。

    据公安机关侦查,最近江北市酒吧舞厅内销售的摇头丸麻古等软毒品都是太子组织的货源,此人还收罗了一帮打手,为自己保驾护航,有几起故意伤害案都和他有关。

    太子的货源很可能是从平川市拿的,因为在他身上发现了一张平川某宾馆的收据,平川市公安局协查通报,前日晚在市郊根据群众举报,拘捕了两名携械毒贩,并且顺藤摸瓜,捣毁了一处贩毒制毒窝点。

    江北警方不甘示弱,连续扫了几个场子,抓捕了一些贩卖摇头丸的粉客,其中有个叫大飞的,向警方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事发之前,太子曾经和一个叫刘子光的人起过冲突,甚至派人刺杀刘子光,但不但没有得逞,还引起对方报复。

    结合其他信息,滨江大道延长段发生的恶性伤害案很可能就是刘子光做的,可惜的是那名伤者至今没有恢复神智,好像是傻了,断手的人也没有找到,似乎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刑警二大队当即传唤刘子光。

    一般来说,刑警中队派驻派出所,刑警大队派驻分局,二大队的办公室就在江岸区分局里,刘子光接到电话之后没有耽误,立即赶到刑大办公室,接受讯问。

    负责问话的是刑警大队长韩光,笔录是胡蓉,韩光今年三十来岁,也是刑警学院的高材生,胡蓉的学长,刑警界的骄傲,多少无头案到了他手里都迎刃而解,几乎成为江北警界的传奇人物,多少警花对他芳心暗许,可是韩大队一心扑在破案上,至今无暇顾及个人问题。

    刘子光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警方传唤了,现在的他也不是当初那个没有背景的小保安了,怎么说也是事业小有成就,颇具社会影响力的人物,和公安局高层的关系也比较好,警方也不敢造次。

    没有手铐,没有电棍伺候,没有台灯耀眼,只有舒服的座椅和一杯茶一盒烟,刘子光被请到座位上,韩光锐利的眼光盯着他,似乎想将其看透,但是看了半天,韩光却不得不承认,他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

    刘子光坦荡的面对着韩光的目光,眼神清澈,从容淡定,他越是显得气定神闲,心理素质强大,就越是激起了韩光的斗志,一定要压倒这个人。

    “说说吧,最近都做了什么。”韩光说。

    “忙工作呗,物业那一块,幼儿园那一块,还有家里的装修,都是头疼事啊。”刘子光若无其事的说。

    “不是问这个。”

    “那你想问什么?”

    “你心里清楚,是你自己说出来,还是我问出来,这是两个性质的事情,希望你有个分寸。”

    “你做的那些事情,以为我们没有掌握么!”一直在旁边做着笔录的胡蓉忽然拍案而起。

    刘子光笑了,笑的那么轻松,似乎面前是两个耍脾气的幼儿园大班学生一般。

    “敲山震虎啥的就不用玩了,那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坐,不要送了。”刘子光起身便走。

    “站住!你不要嚣张,我一定会把你绳之以法!”胡蓉指着刘子光厉声喝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