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撞人事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本来肇事一方还咄咄逼人,仗着背景深厚想大事化小,但是事情被闹到了网上,各大论坛纷纷转载,影响非常之大,舆论压倒性的抨击肇事方的残忍和嚣张,对他的死只有两个评价,一曰死有余辜,一曰死不足惜。

    假如肇事者没死的话,事情就会很复杂,到底是按照交通肇事罪还是按照危害公共安全罪,到底是严判还是轻判,怎么应付死伤者家属,怎么赔偿,怎么善后,最后怎么把人从监狱里再捞出来,这关系到整个司法产业链的问题。

    但是人死了,事情就很简单,只牵扯到赔偿问题,但还有一件事,肇事者家属咬死口要追究那辆奔驰车以及交警的责任,说如果奔驰车和交警不去追赶的话,他们家的小谁也不会死。

    公安机关就有些不高兴了,得理不饶人也就罢了,没有理也不饶人,就是欺人太甚,但是碍于这些人的背景,只好追查下去。

    领导找到老宋谈话,老宋在交警队也是个刺头级别的人物,当场就和领导拍了桌子,那个醉驾司机死有余辜,你们想借着这事整我,门都没有!

    领导也怕事,这件事毕竟影响太大,传出去对谁都不好,只好说:“老宋你别急,这件事我们保你,就是那辆奔驰车,你当时看清楚没有,是谁驾驶的,什么型号,什么牌照。”

    虽然当天晚上的摄像头拍下了画面,但是由于速度过快,只能勉强分辨出是黑色奔驰,具体型号和牌照都不知道,必须要目击者的证言才能查出奔驰车的下落。

    老宋猛摇头:“夜色太黑,速度太快,我没看清。”

    领导大怒,拍着桌子说:“老宋,下一轮晋级就在眼前,你不想挂着一级警司的警衔退休吧,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你老婆孩子想想吧。”

    老宋把警帽摘下,掏出烟来点燃,悠然道:“爱咋咋地,随便。”

    领导摇摇头,说:“从明天起,你不要在市区执勤了,派你去卡口大队站岗。”

    这是一种变相的处罚,卡口大队距离市区较远,生活不便,没啥油水可言,立功的机会也很少。

    老宋一脸的无所谓,站起来把警帽戴上,看一眼领导,扭头走了。

    领导气的双手发抖,但又无可奈何,拿起电话说:“帮我把小李叫进来。”

    ……

    交巡警支队办公楼走廊内,李尚廷捧着警帽忐忑不安的坐着,刚才老宋出来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啥也没说,只是指了指帽子上的警徽,这个耐人寻味的动作让李尚廷想了很多,最后依然没猜出师傅的意思是什么。

    一个身段苗条的女警察走过来说:“李尚廷,副政委找你。”

    “是!”李尚廷站起来,端正的戴上帽子,走到办公室门口,高声喊了一声报告,走进去敬了一个礼,然后摘下帽子抱在手里,站在屋子正中央。

    “小李来了,快坐。”政委很慈祥的笑着,招手让李尚廷坐下,又亲自倒了一杯茶给他,坐在沙发上亲切的和小李交谈着,问他是哪年毕业的,最近干的怎么样,有朋友没有。

    领导和煦如春风的关怀让李尚廷心里很温暖,原本的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这个老宋,无组织无纪律,追逐肇事者致人死亡,组织上是要追究他的责任滴,还有那个神秘的奔驰车,追逐他人导致死亡,这个责任必须要有人承担滴,小李,那天晚上你们看到了什么,告诉我。”

    说着,政委灼灼的眼神盯着李尚廷,眼中带着鼓励,带着期待。

    李尚廷犹豫了,那晚的情形,他永世难忘,要不是贝小帅将自己扑倒,那么自己很可能就丧身于宝马车轮下了。

    那辆奔驰车的司乘人员,李尚廷都认识,几个月前曾经查过一辆套牌本田车,就是这几个人开的,而且那个副驾驶位子上的人,还曾经和自己一起解救过被拐卖儿童,当时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呢,他的名字李尚廷记得很清楚,叫刘子光。

    到底要不要告诉政委,李尚廷很苦恼,工作以来,见到的听到的事情都和他当初警校里的初衷大相径庭,公安队伍良莠不齐,既有忠肝义胆的好汉子,也有贪赃枉法之徒,简单的将人分为好坏两种显然是幼稚的,如何界定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是不是符合法律,符合道德,很难。

    仿佛猜到了小李的心思一样,政委耐心说道:“小李啊,法和情,究竟哪个大,你要分清楚,或许你觉得,这辆奔驰车是见义勇为,但是你不要忘记,这种行为已经造成了一条人命的损失,这是不能够容许的,这种行为如果不得到制止,那我们的道路交通安全怎么保证啊?”

    李尚廷忍不住反问:“政委,那那个醉驾导致数人死亡的肇事司机呢,他算什么?”

    政委大手一挥:“那是另案,已经移交法院,不关咱们的事了。”

    李尚廷沉默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个问题,似乎不管怎么做,心里都会有不安,忽然,他看到了自己的帽徽,银色的警徽上,银盾熠熠闪光,在这一刻,他的心安了,很镇定的说:“政委,那辆奔驰没有牌照,车上的人我记得,如果下次再见,一定能认出来。”

    政委摇摇头,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不过看来再问下去也没什么进展了,这个小李,也和老宋一样,是个一根筋。

    “好了,你回去吧。”政委坐回了椅子,头也不抬地说。

    其实政委也不想管这档子闲事,只是被逼无奈罢了,其实这案子也不是破不了,下大力气排查,肯定能有眉目,但是精力有限,放着那么多大案不去管,反而却搞这样一个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实在无趣,假如真的找到了,如何处理也是一件极其头疼的事情,到时候再闹得沸沸扬扬,谁都不好过。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件事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算了吧,政委想。

    ……

    那辆奔驰车已经连夜被运走了,送到外地鼓捣一下好歹还能卖上价,毕竟发动机没坏,不过玄子心疼的不得了,刘子光承诺他,将来帮他搞几辆老嘎斯玩玩,他的心情才好起来。

    玄子帮着又安排了两辆车,一辆凯越,一辆爱丽舍,都是那种臭了街的车型,走在路上停在路边绝对不会引人注意,刘子光带着卓力和贝小帅,又把马超带上当司机,这回不把太子做掉,绝不收兵。

    太子这种人是属疯狗的,会乱咬,留下肯定有隐患。

    中午时分,一辆黑色蒙迪欧轿车从太子暗藏之处开了出来,戴着墨镜的太子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四周,似乎很安全,他一踩油门,汽车窜出来,径直向西驶去。

    等他开出一段距离,一辆银色凯越才从巷口里出来,开车的马超,他已经在这里守了几个小时了,终于等到太子出洞。

    马超一边开车一边拿起对讲机联系说话:“01,01,我是02,目标出现,目标出现,按既定路线行驶。”

    这种对讲机是至诚花园保安们配备的泉盛大金刚对讲机,7.5瓦的功率,空旷地带通话距离十几公里,效果很好,还能频道加密,安全性也不差。

    收到讯息之后,刘子光马上带着卓力和贝小帅上了爱丽舍,沿着大街一路向西,太子的行程早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了,这小子的上家在平川,好像生意做得比较大,麻古药片批发价只要24元即可,这回太子下了大手笔,准备批发七千粒过来兜售。

    最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太子身边连个马仔都没了,他只身一人前往平川拿货,说起来也算艺高人胆大了,一路之上,凯越和爱丽舍互相交替,跟踪着太子的汽车,三个小时之后,终于抵达了平川市。

    太子的蒙迪欧来到一家宾馆门口,停好车进去了,刘子光等人也悄悄停车,派马超进去打探情况。

    太子开了个房间住下,马超也进了宾馆,用假身份证开了房间,就挨着太子住下,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可是太子竟然住下就不出来了,连吃饭都是叫到房间里来吃的。

    路边汽车里,卓力和贝小帅躺在车里休息,刘子光坐在驾驶位子上监视着宾馆大门,眼睛都不眨一下。

    “哎呀我现在算明白了,那些警察蹲坑有多难受,一等就是十几个小时,尿都得憋着,这一行也不好干啊。”卓力感慨道。

    “还说呢,那是因为技术手段跟不上,要是有跟踪器和窃听器啥的,装在太子身上,哪还用这么麻烦,电脑一开什么信息都有了,那多拉风啊,跟CIA似的。”贝小帅拿开挡着脸的画报,很向往的说。

    “要我说,夜里顺着排水管爬进去,直接把这小子勒死算了,省的那么麻烦。”卓力不耐烦的说。

    “咱们是文明人,哪能干那事,手上不沾血才是最高明的手段,不然哪天事发了,很麻烦的。”刘子光说。

    眼瞅着已经是傍晚七点了,太子那边还没有动静,贝小帅去买了几份盒饭过来吃,回来的时候发现两个哥哥一脸兴奋,便知道有转机了。

    “太子刚才上网了,和上家用QQ联系过,今夜交易,交易量很大,七千粒麻古!”卓力两眼放光。

    贝小帅高兴地一挥拳头,“偶也!,太棒了,咱们今夜就来个黑吃黑。”

    “不对,我们是在主持黑暗的公正。”刘子光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