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人全都慢慢的站了起来,只有卓力眉头都不皱一下,继续坐在那里享受着,大波妹感觉到气氛不对,想跑,却被卓力一把按了回去。

    “小六,别给师兄丢人,自个爬起来。”卓力淡淡的说。

    桌子是那种小方格镶嵌玻璃的长条桌,挺结实的,贝小帅的身子砸上去竟然没有碎,他哼哼着爬起来,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说:“马勒格壁够狠的,见血了,你TM知道我是谁的人么?”

    虽然贝小帅血流满面,但只是皮外伤而已,眉骨上让人踢了个豁子,鼻子也破了,他抹一把脸上的血,刚想爬起来,对方一个高大的汉子上前一脚踩在他身上,傲然道:“我管你是谁的人,得罪了太子哥,别想站着出去!”

    太子哥,是道上新近窜起来的一号人物,和四哥、疤子这种老江湖有所不同,玩的大,玩的狠,一般江北出来混的人,都不大愿意碰枪和毒品,这两样都是杀头的罪,但太子就有胆玩,滨江一带的场子用的K粉、摇头丸、冰,都是他供的,听说手底下养了几号体校开除的学生,打架下手极狠,老江湖们对他们是又怵又恨,还又无可奈何。

    江湖就是这样,江山代有才人出,每时每刻都有大哥在隐退,在凋零,同时又有新的大哥在上位,在继续着前人的风光和猖狂。

    同样,贝小帅和卓力也都是新近上位的大哥级人物,人家都欺负到头上了,这口气哪能咽下去,包厢里的兄弟们纷纷撩开衣服,拔出了雪亮的三棱刮刀。

    三棱刮刀这种东西扬名于八十年代的流氓斗殴,这种原本用于机加工的工具刀含碳量高,极其坚韧锋利,别说是人体了,就是薄钢板也是一刀就穿。捅在人身上,巨大的三面血槽同时放血进气,方便迅速拔出再刺第二刀,被这种刀刺中的伤口,很难缝合,长好了也是一堆肉疙瘩,极其丑陋。

    江北市道上已经很久没有人用三棱刮刀了,就算刘子光这种狠人也不过是用消防斧头而已,但卓力和他的伙计们不同,他们都是晨光机械厂的保卫干事,本来就是厂里的刺头,混社会之后自然要用得心应手的家伙事,于是便倒腾出一批大号的三棱刮刀来,用硬皮鞘装着别在腰里,打架的时候一亮,别人的气势就先减了三分。

    但是这次不同,对方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显然没把包间里这七八条好汉放在眼里,为首一人一撩上衣,从后腰上拔出一把黝黑的铁家伙,哗啦一声推弹上膛,傲然道:“谁敢来,我一枪蹦了他。”

    靠!动枪了,怪不得贝小帅吃瘪,刚才肯定是被人用枪顶着头才挨揍的。

    包间里顿时鸦雀无声,只有大液晶电视里的周杰伦在无声的扭动着,拿枪的汉子年岁不大,一脸的张狂,手举着枪点着众人,鄙夷道:“在太子哥的地盘上还敢带家伙,我看你们是活的腻歪了。”

    几个坐台小姐吓得花容失色,悄悄拿起小包从门边溜出去,直到这时,卓力才舒服的哼哼了一声,放开胯间的大波妹,提上运动裤,毫不畏惧的走了上来,顿时,所有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包括被人踩在桌子上的贝小帅和躲在沙发角落里,正在擦拭唇边白浊液体的大波妹。

    这个粗壮汉子,难道不要命了么。

    卓力个头不高,只有一米七左右,那个拿枪的汉子接近一米八,但是两人站到一起,汉子竟然被卓力的气势震慑的有些慌乱,他本来只是个体校散打运动员,自从跟了太子哥之后才算上了轨道,大风大浪的事情毕竟经历的不多,全靠蛮横和手枪吓唬人,他已经习惯了那些成名的江湖大佬在自己枪口面前哆嗦,认怂,但是这回有点不同,这个生面孔竟然连枪都不怕。

    卓力就这样站在他面前,鄙夷的看了看他手中的家伙,揶揄的说:“青海化隆造,仿五四,这种破玩意打不了几枪就得报废,老子当年玩真五四的时候,你TM还在吃奶呢,你就拿这玩意吓唬我,嗯!”

    最后这一声,是带着强烈质问的语气,拿枪汉子又气又怕,攥着枪柄的手心都有点出汗了,本来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就是上厕所的时候和人扛了一下肩膀,他们自恃是太子哥的人,张嘴就骂,哪知道对方也不是吃素的,竟然直接一脚踹过来,结果不得已动了枪,把对方揍了一顿,并且寻到这包间来,也没想怎么的,就是吓唬一顿,讹几个钱拉倒,没想到现在弄得骑虎难下。

    卓力见对方眼神闪烁,更近一步,用两支手指拈住枪管,搁在自己脑门上说:“小子,有种你就往这里打,手指一扣就行,我的脑浆就会溅你一脸,不过你们三个今天别想出去了,我兄弟的刮刀也不是吃素的,对不对,小帅!”

    话音刚落,躺在桌子上的贝小帅一个乌龙摆尾就起来了,手里早就捡了一个啤酒瓶,翻身的同时啤酒瓶在地上磕碎了瓶底,变成犬牙交错的锋利模样。

    锋利的酒瓶茬子恶狠狠的刺向踩着贝小帅的那条腿,鲜血璞的一下就出来了,那人惨叫一声捂着腿就倒了,贝小帅扑上去继续猛刺,整条大腿血肉模糊,血嗤嗤的往外冒,贝小帅这才狠狠地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骂道:“操!”

    与此同时,卓力捏着枪管的两只手指顺势一翻,大拇指就握住了手枪击锤,那人猛扣扳机,但击锤不动,子弹哪能打得出来,卓力胳膊往回一拽,那把粗制滥造的化隆造也到了卓力的手里,那小子的食指还在徒劳的扣动着。

    卓力在夺过手枪的同时又是狠狠一记撩阴腿,拿枪这小子就捂着裤裆蹲下了,脸色惨白动也动不了。

    还剩一人,见状腿都软了,撒腿就想往外跑,早有人上前拦住去路,一脚踹翻,大伙一拥而上,三棱刮刀照着屁股大腿上肉多的就是一阵捅,包间里全是噗噗的利器入肉的声音和被捂住的惨叫声。

    血腥味和尿骚味弥漫了整个包间,卓力冷冷的看着蹲在地上的人,单手就把华隆造给拆成了零件丢在他面前,伸出右手打了个响指,立刻有兄弟递上来一把三棱刮刀,卓力一瞪眼,立刻又给换成了啤酒瓶。

    “我TM最烦有人拿枪指着我了。”卓力一边说,一边将那人的右手按在桌子上,手中啤酒瓶很潇洒的在空中转了一圈,握住瓶颈,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砸了下去。

    一声刺耳的嚎叫划破夜空,甚至压过了隔壁包间正在飚的《青藏高原》,俗话说的话,十指连心,怪不得当初白公馆渣滓洞这些中美合作所的特务们都喜欢用竹签扎手指来拷问我党人士,这一手真的很管用啊。

    偌大一条汉子,刚才还威风凛凛神气活现呢,拿酒瓶子照着手爪子来了一下,疼的他差点休克过去,脸上汗珠子比黄豆还大,不过卓力并不罢休,用已经烂掉的啤酒瓶子底继续扎过去,把手背捣的稀巴烂,这双手以后别说拿枪了,就是拿筷子都困难。

    丢下血糊沥拉的酒瓶子,卓力点上一支烟,沉着的说:“走!”

    众人都不禁暗叹卓二哥这次上山进步不小,气度从容,下手狠辣,比进去之前老练多了,这大学真不是白上的啊。

    此时那三位太子哥的手下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贝小帅和卓力都是下手极狠的角色,除了那个屁股上挨刀的小子之外,那两个敢于冒犯虎威的人肯定是残了,包间的地毯都被血浸透了,屋里弥漫着血腥味,酒味和莫名其妙的各种其他味道。

    外面走廊里,各个包间的客人都惊讶的伸头出来看热闹,几个穿白衬衣的年轻人气喘吁吁的跑上来,见到凶神恶煞的卓二哥和贝小帅等人,都下意识的将橡皮棍藏在了身后,他们是KTV的保安,不是打手,犯不上招惹这些玩命的货。

    保安们站在走廊两边,唯唯诺诺不敢说话,更不敢直视这些人,但卓力却停了下来,问道:“认识我不?”

    保安吞吞吐吐,语无伦次:“二哥,不敢。”

    “什么他妈不敢,这事我扛了,让太子找我,TM的卖白粉的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操!”

    说着拿出一叠钱来撒给他们,啥也不说,昂首走了。

    ……

    这事儿第二天就在江北道上传开了,卓二哥废了太子手下三个马仔,还扬言要铲平白粉仔,老江湖们听说这消息之后都是摇头感慨,江湖又有风云起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