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默默地看着周文,眼中有敬畏、有羡慕,官场上的事情传的最快,小小办事员升任市长秘书的事情已经在整个江北传遍了。

    各种传闻都有,有的说周文是周副市长的亲戚,有的说周文是靠出卖单位才上位的,不管是羡慕也好,妒忌也罢,都无法改变周文鲤鱼跃龙门的事实了,官场就是这样,一般来说不犯大错,只会上不会下,只要周文不是笨蛋,就不会再调回办事处了。

    事实上周文确实不是个笨蛋,这些年来耳濡目染也学了一些官场上的东西,当他站在办事处办公室里,接受众人艳羡目光的时候,并没有像个暴发户那样口出狂言,而是和以往一样,含蓄的笑着,客气的打着招呼。

    同事们纷纷离开座位,来和周文握手,尤其是那几个房产科的副科长,简直眉飞色舞,拉着周文的手热情的说着话,好像多年没见的亲人一般,周文很亲切的和他们握着手,寒暄着,没有半点架子。

    “小周回来了,赶紧屋里坐。”主任从办公室里出来,笑容可掬的和周文握手,勾肩搭背将他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将他按在沙发上,又是递烟又是泡茶,客气的不得了。

    “小周啊,上午区里的同志来过了,把咱们房产办的王科长给就地免了,这个老王也是,一直以来目无法纪,仗着背后有人……唉,不说了,其实你要是不调走的话,这个科长位子非你莫属,来来来,抽烟抽烟,以后到了市里,可不要忘了我们啊。”

    周文笑着说:“主任一直对我很照顾,我能被市领导看中,也是多亏了主任一直以来的锻炼和栽培,虽然我的工作还在市里,但是我的家还在咱们办事处辖区嘛,以后还要主任多多照顾。”

    主任爽朗的大笑,他不敢再拍周文的肩膀,拍着沙发背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只管找我,绝对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忽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叩响,主任扯着嗓门喊道:“进来。”

    门推开一条缝,进来的是副主任,这位昨天还颐指气使让周文从外面把门带上的基层小官,现在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整个脸笑的菊花一般绽放,进来就和周文握手,寒暄了半天才说:“我这个人脾气直,有些时候说话不过脑子,周秘书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周文在基层五年的锻炼也不是白给的,热情洋溢的拉着副主任的手说:“老大哥,你这样说就外了,你批评我也是为我好嘛。”

    副主任客气两句就走了,当他出门的时候,周文不咸不淡说了句:“把门带上。”昨天的话,原封不动还给了副主任。

    他这边刚出去,主任的脸就冷了下来:“这个家伙,忒不是东西,这回电视台曝光咱们办事处,就是他惹出来的祸,好好的公益用地非要拿来赚钱,他又不缺这个钱,这不是自找难看么,你等着瞧,不出一星期,纪委就得来找他。”

    周文抽着烟不说话,两位主任之间的矛盾由来以及,这回借着曝光事件把副主任整倒,也算间接帮了主任的忙了。

    主任也很开心,一直图谋架空自己的副主任即将完蛋,往日不起眼的小办事员周文一跃成为副市长秘书,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在市里有人了。

    中午主任说啥都要留周文吃饭,周文也没拒绝,中午办事处的同事们来到附近酒店吃了一顿,快结束的时候周文借口上厕所,去把帐给结了。

    “小周,你咋这样呢!”主任发觉之后,一脸的气愤。

    “主任,我在办事处这么多年,也没请过大家,这次借调市政府工作,我很高兴,也很感激同志们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真的谢谢大家,希望大家也能给我这个机会表达一下感谢。”周文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大家纷纷鼓掌,暗赞周文会做人。

    ……

    房产科长被免职,副主任被纪委调查,办事处又成了主任的天下,有了周文这层关系,金宝贝那处房子的租赁就顺利多了,不但办手续一条龙服务,租金也大幅度减免,每年七万五而已,这回电视台又是全程报道,上回因为曝光事件而大丢面子的办事处,这回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完全将面子找了回来。

    金宝贝幼儿园的硬件设备不是盖得,那可是全市顶级的贵族双语幼儿园,草坪花园游乐场,各种玩具、教具一应俱全,都不需要另外添置了,只是二楼那间出事的教室,一天花板的血迹,还有地上用粉笔画的人躺下的图形,都得粉刷一遍。

    还有个闹鬼的问题,若是别人也还是不好处理,但是刘子光就完全不同了,那个死鬼龙少可是被他一枪爆头的,鬼也怕恶人啊,由刘子光投资兴办这个幼儿园,还怕个毛。

    一挂五千响的大地红噼里啪啦放过之后,新的红旗幼儿园就算开张了,采用红旗的名字是为了纪念以前的红旗钢铁厂办幼儿园,刘子光和大多数高土坡的青年们都是那个幼儿园毕业的。

    至于生源问题,根本不用担心,高土坡的孩子们上幼儿园需要跑几公里远,接送都不方便,学费也不便宜,现在家门口就有了幼儿园,肯定转学过来,而且这家幼儿园的学费还那么低廉,根本就是福利性质的。

    幼儿园不属于九年义务教育,所以通常学费都很高昂,即使刘子光漫天要价兴开出上万的赞助费,恐怕也有生意,但是他却采取了保本经营法,根本不想在这上面赚钱,李纨很奇怪,问他为什么这样,刘子光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一切都以钱为目的,那这个社会的良心就死了。”

    红旗幼儿园开园的时候,电视台来采访,办事处领导也来了,几百名孩子家长带着他们活泼可爱的孩子也来了,晨光机械厂和红旗钢铁厂那些退休老人们也来了,子弟中学的老王校长也来了,老年腰鼓队,中学鼓号队,锣鼓喧天,鼓乐齐鸣,一根扎着大红花的绸带子横在幼儿园门口,穿着一新的刘子光在街坊们的陪同下,和办事处主任,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江雪晴一起,剪断了红绸子。

    掌声四起,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电视台趁机采访了几个幼儿家长,大家都对这种利民事业赞不绝口。

    “以前接送孩子,要提前一小时出发,挤公交,遇上下雨刮风就得迟到,麻烦死了。”

    “现在幼儿园就在家门口,接送孩子都不用过马路,又便利又安全,我们上班也放心了。”

    年轻的家长们这样说。

    “啥也不说了,感谢党的政策好。”这是退休老人的话。

    刘子光首次高调亮相,闪光灯在他面前噼里啪啦闪个不停,记者簇拥着他不停发问,刘子光很得体的回答着,应对着,俨然一副中年成功人士的模样。

    现在刘子光实际掌控着的已经有四家实体,但只有这个幼儿园是挂在自己名下的,地地道道的营业执照依然是李建国的名字,挖沙场用的是王志军的名义承包,华清池有点说不清楚,现在虽然是贝小帅管着,但名义上是帮卓二哥看的场子。

    唯有红旗幼儿园,刘子光当仁不让,担任了创办人和投资人的角色,但是管理依然是交给专业人士,原来国营红旗幼儿园的老园长斯阿姨,已经七十岁退休的特级幼教,被刘子光返聘过来当园长。

    老人家虽然七十多岁了,自从接了这个园长位子之后,精神愈加的好,简直就是焕发了第二春,她忙前跑后,组织了一大帮有幼教资历的老师,刘子光又委托居委会帮着找了一帮手脚勤快的下岗女工当保洁员、保育员、助理员,解决了一大批下岗工人的再就业问题。

    好不容易摆脱了记者们的纠缠,刘子光刚想喘口气,喝口水,忽然两个人出现在眼前,正是周文和刘晓静两口子,他俩的孩子正好也送到红旗幼儿园来上学,而且和办事处打交道的事情,也全是周文一手操办的。

    “老同学。”周文一把抓住刘子光的手,用力的摇晃着,啥也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刘晓静激动地眼角都红了,悄悄擦了一把眼泪,老公的前途有了着落,孩子上幼儿园也不用开车接送了,真是好事接连不断啊,这一切,都多亏了老同学刘子光。

    “周文,以后有事还要多麻烦你啊。”刘子光笑呵呵的说。

    “刘子光,你要是有事不来找我,我才找你算账呢!”当了市长秘书的周文气度显然和以前不一样了,一回头大声招呼道:“李主任,过来照相!”

    办事处主任立马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几个人站到一起,晚报记者啪的按下了快门。

    ……

    滨江锦官城,李纨一边轻轻搅着咖啡,一边看着几天的晚报,刘子光的照片就在第三版上,灿烂的笑容,成熟睿智的姿态,背景是红旗幼儿园的大门。

    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李纨不禁思绪万千。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