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时候是晚上六点钟,家里已经做好了饭菜,刘子光一边吃饭,一边把省城发生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听说未来儿媳态度坚决,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儿子,老两口都放了心。

    “三年就三年,趁这三年抓紧赚点钱,房价可能还回落一点,可以给你买个大点的两居室了。”父母这样说。

    至于袁副厅长的阻挠,刘子光是这样劝的:“方霏父母早就协议离婚了,这老娘们根本没尽到当母亲的义务,人家方老爷子都没说什么,啥时候轮到她插嘴了,咱们不用理她。”

    ……

    刘子光吃了晚饭便穿着拖鞋出去闲逛,刚走出巷口,后面就有人喊他:“刘子光。”

    回头一看,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挎着提包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你是……刘晓静?”刘子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刘晓静也是他初中同学,大家都是晨光厂的子弟,住在一个大杂院,上学在一个班,又是同位,说起来她还是刘子光懵懂的初恋呢,当然只是单相思而已。

    昔日扎着羊角辫,天真烂漫的小女孩,现在已经明显发福,眼角也有了一些浅浅的鱼尾纹,显然保养的不是很好,这就是岁月的磨砺啊,刘子光不禁感慨。

    “呵呵,你还记得我,不错嘛。”刘晓静走过来笑吟吟的看着他,“听说你回来了,现在哪里干呢?”

    “哦,回来老长时间了,快半年了,现在做物业工作,对了,你呢。”

    “我在大润发超市当会计,这几天下雨,我担心老房子漏雨,特地过来看看,没想到碰到你,真巧啊。”

    两人边说边走,原来刘晓静也是住在高土坡的,后来嫁人就搬走了,再后来把父母也接过去住了,这里的老房子就空着,偶尔过来看看。

    两人并肩走了一会儿,来到巷口头,一辆灰色的国产轿车正静静地停在路边,车里的人看到自己媳妇和一个陌生男人走在一起,赶紧出来狐疑的看着刘晓静。

    “老公,你看看这是谁?”刘晓静招招手。

    男人走过来,扶一扶眼镜,仔细打量着刘子光,刘子光也打量着他,笔挺的藏青色西裤,黑色利郎商务男装,偏分头一丝不苟,鼻梁上架着一副精巧的金丝眼镜,看起来就是个有身份的人。

    “刘子光!”

    “周文!”

    两人同时认出了对方,原来刘晓静的老公也是刘子光的初中同学,当年也曾经暗恋过刘晓静的,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当年的青涩小男生小女生都已经长大了,而且还结成了伉俪,想起来真是让人不胜唏嘘啊。

    “啧啧,没想到晓静居然被你给娶了,怎么样,孩子几岁了?”刘子光掏出中南海来请周文抽。

    “来来来,抽我的。”周文看了一下刘子光的烟盒,笑着推过去,矜持的掏出自己的金南京来给刘子光上烟。

    “小孩三岁了,为了上学方便,才买的汽车,怎么样。”周文顾不上寒暄别的,很急于在刘子光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新车。

    刘子光前前后后打量着这辆国产轿车,除了外形比较新潮之外,确实看不出什么门道,只好虚夸一句:“不错!”

    “何止是不错,简直就是神车,奇瑞A3,四连杆独立后悬挂,自带ESP主动防滑系统,前后全钢保险杠,意大利名师设计,这样的厚道配置,如果是进口品牌,起码要15万以上。”周文眉飞色舞的说着,眼睛里闪耀着光彩,似乎买的不是汽车,而是娶的二房媳妇。

    “不错不错,真不错。”刘子光赶紧一番猛夸,然后问:“周文你混得不错啊,都成有车一族了,在哪里工作啊?”

    周文眼中兴奋地神色顿时黯淡了一下,刘晓静在一旁接口说:“周文在街道办事处上班,工资不高,但好歹是公务员,旱涝保收。”

    “别提了,小办事员而已,整天看人脸色,我都不想干了。”周文言不由衷的说着,但刘子光看得出,他脸上的一丝骄傲,当然了,在高土坡这些下岗工人面前,小办事员也是他们望尘莫及的。

    “是啊,最近幼儿园那块地租不出去,周文压力挺大的,其实关他什么事啊,科长都不关心,让我们周文管。”刘晓静说。

    刘子光心中一动,问:“是不是金宝贝幼儿园那块地,如果价钱合适的话,我想租下来。”

    “你?”周文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子光,“那块地就算闹鬼,价钱也不会低,你要是有认识的朋友想租,可以找我。”

    周文说着拿了一张名片给刘子光,这才想起来问:“对了刘子光,你在哪上班呢?”

    “我在至诚集团,干物业。”

    “哦,那个公司挺大的,你要是有高层的熟人最好了,让他们出钱把那个地方租下来,我请你喝酒。”

    “好,我知道了。”刘子光将名片收了起来,周文和刘晓静两口子钻进奇瑞A3,对他摆摆手,动作生疏的挂档倒车,开走了。

    送走了这两口子,刘子光又往前走了几步,蹲在郭大爷的修车摊子前,递了一支烟说道:“大爷,马上中秋节了,预备咋过啊?”

    郭大爷正在给一辆自行车补胎,生满老茧的手上拿着锉刀,乐呵呵的说:“还能咋过,和以前一样,买两包月饼,再给小四和几个狗崽子买根火腿肠,就算过节了。”

    趴在一边睡觉的小四很通人性的坐起来,走过来舔了舔郭大爷的手,嗓子里呜呜两声,好像小孩撒娇。它趴着的窝里,四个粉嫩的狗崽子嗷嗷待哺。

    刘子光掏出五块钱递给小狗:“小四,买烟去。”

    小四两眼放光,叼着钞票颠颠的去附近小铺买烟去了,刘子光说:“郭大爷,要不这样吧,和我们一起过节,我去酒店包个大房间,咱们一起热闹一下。”

    “那多不好,我一个人习惯了。”郭大爷很慈祥的笑着。

    “没事,就这么说定了,和平饭店,到时候我来接你。”刘子光说着,刚要站起来,忽然很好奇的盯着郭大爷那件颜色晦暗的外套说:“大爷,你这件褂子式样挺潮啊,要是洗干净弄整齐点,绝对比犀利哥还犀利。”

    郭大爷笑笑,说:“几十年的老货了,别的好处没有,就是经折腾,防水防火,防风防寒,一年四季都能穿。”

    刘子光惊讶道:“这什么衣服啊?”

    这件上衣被郭大爷穿了很久,只能隐约看出底色彷佛是绿色的,上面沾满了各种油泥污垢,不过却更加厚重,四个很夸张的大口袋,铝制拉链,酷酷的立领,配上郭大爷那张饱经遍布沟壑的脸,都显出一种沧桑的感觉来。

    “呵呵,老美的军装,他们不分三军,都穿这玩意。”郭大爷说。

    “哦,我想起来了。”刘子光恍然大悟,好像电影第一滴血里兰博就穿这个呢。

    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修车老人竟然穿了一件越战版的M65,仔细看,手肘袖口位置都有磨损,应该是穿了几十年的旧衣服了,刘子光不禁感慨起来,这位从自己小时候就在巷口头修自行车的老人,莫非也有着辉煌的过去啊,只是他如此的低调,如此的平凡,以至于从没人注意罢了。

    兴趣上来,刘子光不禁仔细观察起郭大爷来,让他失望的是,除了这件正宗军版M65之外,郭大爷的其他衣着都是很普通的货色,蓝色的帆布裤子,解放鞋,都是劳保用品商店买得到的便宜货。

    忽然郭大爷低头拿胶水的时候,胸口亮光一闪,刘子光注意到那是一块手表,用皮条穿起来挂在衣襟内,他好奇的问:“大爷,您怎么还戴怀表啊?”

    “不是怀表,是手表带子断了,我就找个绳子挂起来了。“郭大爷说着,将手表摘下来给刘子光看,这是一块很老旧的上海牌手表,黑色的表盘外面刻着度数,里面的数字符号和指针都特别粗大,上面似乎涂了一层荧光材料。表盘12位置是上海的中文和汉语拼音商标,6点钟位置印着24钻和中国制造的字样,三点钟位置还有一个显示日期的小窗口,手表磨损的厉害,但依然走时准确,秒针啪啪的走动着。

    “咦,这是什么手表,式样挺老的。”刘子光记得,小时候父亲也有一块上海牌手表,是那种松紧金属表带,钢壳表盘,听说还是老爸结婚时候买的呢,那时候流行三转一响,什么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能买得起这些的就是生活水平比较高的了,但父亲的那块老上海却明显不如郭大爷的这块表拉风。

    “这块手表啊。”郭大爷拿着表长叹一口气,似乎回到了无尽的往事回忆中,忽然远处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音响起,然后是凄厉的狗叫声。

    不好,小四被车轧了!郭大爷和刘子光同时起身,但毕竟刘子光的动作更快一些,跑过去一看,一辆白色的宝马车520一头撞在树上,车底下一滩血流出来,司机位子上有个女人尖声叫道:“妈呀,吓死我了,谁家的狗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