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家属大院不比那些平常住宅楼,保安严密,闲杂人等根本进不来,所以窗户上并没有安装防盗网,方霏将真丝床单撕成两条,中间挽了个扣,一头系在床腿上,一头垂下去,心惊胆战的爬出了二楼的窗户。

    舅舅他们都在饭厅吃饭,没人注意到她的行动,小护士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紧紧抓着床单往下溜,可是由于事先判断不足,床单的结打的太大,以至于还差一人多高才能垂到地面。

    望着下面的草坪,方霏犹豫了,手心里全是汗,想着到底要不要跳下去,想着想着,额头上的汗也留下来了,正在这时,一楼饭厅里传出小舅舅的声音:“小霏这会子不闹了,是不是饿了,张阿姨,打一份饭送上去吧。”

    不好,保姆要是上楼的话,自己的逃跑大计就完蛋了,方霏把心一横,眼一闭,手一松,整个人呈自由落体掉了下去。

    本来方霏以为会落到草坪上,已经做好了崴脚的准备,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刚撒手就被人一把接住,惊得她刚要惊声尖叫,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是我。”

    “啊,是你!”夜色黑暗,方霏还没有看清那人的相貌,但是熟悉的中南海混合卷烟的味道和那温暖的怀抱,坚实的臂膀,都让她立刻认出,是刘子光来了。

    方霏小嘴一扁,眼瞅着就要哭出来,刘子光也做好了安慰她的准备,就等她将一颗小脑袋埋在自己胸怀里畅快的哭一下,然后自己轻轻拍着小护士的后背上,你受苦了。

    但是事实是,方霏恶狠狠地扑过来,在刘子光脖子上咬了一口,恶声恶气的说:“臭坏蛋,怎么才来?”

    刘子光无奈的苦笑,心说我中午才收到消息,傍晚就赶到省城我容易么。

    忽然楼上传来保姆惊慌失措的喊声:“不好了,人不见了。”

    方霏赶紧从刘子光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低声道:“快走!”两人一溜小跑,钻进了路边的奔驰车,方霏钻进后座在发现同事小丽,惊喜道:“小丽,你也来了。”

    话没说完,汽车猛地窜出去,将方霏摔到了靠背上,奔驰车迅速启动,掉了个头直奔大门而去。

    别墅二楼上,远远传来妇人的惊呼:“我的真丝床单!”

    ……

    奔驰车出了家属大院,绝尘而去,刘子光一边开车一边问:“是不是你妈妈把你关起来的?”

    “不是,是我小舅舅,唉,我也知道他们是为我好,不想让我去非洲,不过我已经是成年人了,这点权利还没有么,真是的。”方霏撅着嘴抱怨着,看样子根本不知道母亲已经背地里又帮自己做了一个决定。

    “那你现在逃出来了,待会你舅舅肯定会去宿舍抓你,不如这样,今晚我们在外面开个房间住吧。”刘子光头也不回,轻描淡写的说着。

    方霏的脸顿时红了,马小丽还在车上呢,刘子光就这么正大光明的说什么开房间,真是羞死人了,不过善解人意的马小丽装作看夜景的样子,头朝着窗外只当没听见,方霏脸上的红晕这才稍微减退一些,扭捏着说:“我舅舅还真能办出这个事儿,要不然就去外面躲一躲。”

    刘子光一指远处高楼上的霓虹招牌:“就那里吧,咱们先住一晚,明天我送你去考场。”

    高楼上四个霓虹灯光组成的大字熠熠生辉:锦江之星。

    奔驰车开到了快捷宾馆楼下,刘子光扭头对马小丽说:“小丽,不好意思啊,我不能送你回去了。”

    马小丽很体谅他们,说:“没事,我打个车回去就好,明天见。”说着就下车去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医科大去了。

    马小丽乘坐的出租车消失在远方,刘子光还没有下车的意思,方霏趴过来问道:“臭坏蛋,想什么好事呢?”

    刘子光一踩油门,竟然驶离了锦江之星,转了几个弯进了一个居民小区,把车停好之后,刘子光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楼上下来个男人,一脸掩饰不住的江湖气,见到刘子光就赶紧握手:“刘哥是吧,你好你好,我是小皮,疤哥给我打过电话了,都安排好了,上楼吧。”

    刘子光把方霏叫下车,向她介绍:“这是皮天堂,自己人,喊他小皮就行,这是我媳妇,方霏。”

    小皮赶紧点头致意:“嫂子好。”

    方霏很大方得体的笑笑说你好,等小皮前面领路上楼,这才在后面猛掐刘子光腰上的肉:“啥时候成你媳妇了?还没求过婚呢。”

    小皮的家在四楼,一百多平方的大房子,装修的还可以,一个长的挺恬静的少妇带着个小女孩正在家里坐着,见客人来了赶紧客气的打招呼,小皮说:“这是我老婆,省中医的护士长,这是我女儿。”

    大家客气的寒暄几句,饭菜已经准备好了,都是很可口的家常菜,丰盛而实在,两个男人喝酒,两个女人一见如故,聊起了护士们之间的话题,不大工夫吃喝完毕,因为方霏明天还要考试,所以先安排住宿,刘子光和小皮出去住,小女孩和妈妈睡大床,方霏睡小女孩的单人床。

    安排好了之后,刘子光便和小皮出去了,临走交代方霏,明天一早来接她。

    洗澡水和睡衣都准备好了,方霏舒舒服服冲了个热水澡就钻进了被窝,住在人家里的感觉就是好,和宾馆的感觉截然不同,今天成功逃离了外公家,摆脱了母亲和小舅舅的魔爪,方霏很是得意,就连睡着的时候嘴角都是翘起来的。

    ……

    方霏却不知道,自己酣然入睡的时候,外面已经闹翻了天。

    本来姐姐交代,一定要把方霏看牢,小舅舅以为把外甥女关到屋里就没事了,哪想到外甥女竟然玩起了越狱的把戏,还把舅母的真丝床单给撕了。

    保姆最先上楼的,当方霏钻进奔驰车的时候,正好被她看见,但是乡下保姆笨嘴拙舌,说不出车子的型号,也记不清号牌,小舅舅气的暴跳如雷,连说反了反了,哪里来的野小子,连省委家属大院都敢闯。

    封门堵车是不可能的,毕竟这里居住的都是有地位的人,小舅舅只好到门卫室查看监控,调出了奔驰车的号牌。

    赶紧给姐姐打电话通报消息,袁副厅长倒没有弟弟那样沉不住气,她很冷静的说:“你先发动你的关系,去各大宾馆找这辆车的下落,我这边也会处理的。”

    小舅舅诺诺连声,放下电话就拿起了自己的号码本,开始寻找警方的朋友。

    那边袁副厅长一个电话打到医科大招待所,找江北市立医院的带队领导,几句话下来,那边就心领神会,迅速找到马小丽谈话。

    马小丽晚饭的时候坐一辆奔驰车出去的,这是大家都看到的事情,想抵赖都没办法,在领导强大的政治攻势面前,马小丽终于投降了,招出了刘子光和方霏的下落。

    领导赶紧打电话请功,袁副厅长再打电话通知弟弟,小舅舅马上带着一票人马杀奔锦江之星,哪知道查遍登记本,也没有方霏或者刘子光的名字,人家前台说了,今天晚上根本就没有符合你们说的那样人来住宿。

    小舅舅带着人悻悻离去,但又不甘心,于是把能召集的人全都调动起来,别管黑的白的,全都撒出去寻找那辆黑奔驰。

    省城可不是小县城,寻找一辆车和大海捞针差不多,当他们彻夜奔波于各大旅馆酒店快捷宾馆以及网吧洗浴中心等地的时候,那辆黑色奔驰车早就静静地放在某处封闭的车库里了,而方霏,也已经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开着小皮提供的黑色帕萨特去送方霏考试,帕萨特在车流中远不如奔驰那样扎眼,小舅舅在医科大附近安排的人马根本就没留意到这辆不起眼的汽车里坐的正是他们要堵的人。

    今早六点钟,忙乎了一夜无功而返的小舅舅垂头丧气的给姐姐打电话,说是没找到外甥女,对草包弟弟的斤两很清楚的袁副厅长丝毫也不惊讶,说你带人去医科大附近等着就行,你外甥女一定不会放弃考试的。

    小舅舅很傻的说:“姐,你不会写个条子,直接让小霏退出考试么?”

    袁副厅长终于生气了:“这是外交部和卫生部联合搞的项目,外长都亲自过来视察,我在这种关键时刻,把自己女儿从名单上弄下来,你觉得合适么?”

    小舅舅吓得顿时不敢说话,想想也是,这种事情姐姐确实不好亲自出面,只能靠自己了。

    知女莫若母,方霏真的去参加考试了。

    直到方霏下车的时候,才被小舅舅的一个手下发现,他拿着A4纸打印的照片对照了两眼,指着远处说:“那个那个,好像就是咱们要找的人。”

    小舅舅转头一看,正是自家外甥女,顿时招呼一声,领着兄弟们扑过去,可是帕萨特正好停在考试区门口,方霏下车就进门了,这场考试外长和卫生部的领导都会到场,所以省武警总队派了不少人战士站岗,方霏脖子上挂着准考证,得意的躲到了站岗武警的后面,冲着急匆匆赶来的小舅舅吐了吐舌头。

    小舅舅气的说不出话来,但是又不敢闯岗,只好拿手指点着方霏,咬牙切齿道:“小丫头,等你妈妈来看她怎么收拾你。”

    方霏冲他做了个鬼脸,转头跑了,这边有人捅了捅小舅舅,说:“袁哥,你外甥女就是坐那辆帕萨特来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