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老妈一直把李纨她们送上车才回来,大杂院的邻居们都端着碗出来,好奇的问:“老刘,那是谁啊,这么有气派?”

    “哦,是我儿子的领导,集团总裁,来家送节礼的。”老爸轻描淡写的说,但却掩不住话里的骄傲。

    “啧啧,老刘家的小子出息了,集团老总都上家来送礼了。”邻居们纷纷投来艳羡的目光,让老两口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回到家后,却忽然感到空落落的,房子有了着落,可儿媳妇还是飞了啊。

    十分钟后,刘子光进了家,看到一桌子没动的饭菜,便问李纨人呢。

    “等你老不来,走了,说是孩子在公司等着呢,李总可真是好人啊,就喝了几口水,连饭也没吃。你看,这月饼还是人李总做的呢。”父母解释道。

    刘子光点点头,没说什么,李纨来家拜访倒也不出乎预料,她属于那种当机立断的女强人,只要认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百折不挠誓不回头的那种。

    “小光啊,人李总还说了,集团有福利分房呢,让你抓紧填表申报,她会帮咱们争取的。”老妈继续说道。

    到底是女强人啊,出手绝对不一般,什么帮我争取,恐怕这个政策都是为我一个人设计的吧,刘子光暗想,但是自己和李纨的暧昧关系当然不能说出来,他含含糊糊的答道:“知道了,咱们吃饭吧,我还没吃呢。”

    一家人坐到桌子旁开始吃饭,刘子光端起饭碗刚要吃,忽然发现爹妈都不动筷子,神情也有些不对劲,便放下碗筷说:“爸妈,是不是李总说什么了?”

    “小光,和李总没关系,是方霏家里……早上她妈妈来了,找你妈谈过话了,把翡翠镯子退回来了。”老爸一边解释,一边看着儿子的脸色。

    让他惊讶的是,儿子脸上并无怒色,反而一脸的不在乎:“关她什么事啊,方霏二十多岁了,又不是未成年人了,你们不要在意,吃饭吃饭。”说着又端起饭碗来。

    “小光,你可能不知道,方霏的妈妈很不简单,是省里的厅长……”

    刘子光忽然把筷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放,问:“妈,她对你说难听话了?”

    “没有没有,小光你别冲动,袁厅长很客气,说的那些话也都在理,方霏还小啊,不能因为急着结婚耽误了出国留学深造的机会,都是当妈的,我也理解她,谁不想让自己的儿女过好日子啊。”老妈深知儿子的脾气,赶紧解释,生怕刘子光一怒之下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妈,你就别骗我了,我最了解这些当官的了,高高在上,说话不带脏字,但字字伤人,你放心,我不会去找她的,我娶的是方霏,又不是她。”

    儿子如此自信,老爸老妈心里又燃起了希望的火焰,老爸说:“话虽这样说,可是袁厅长真要下决心阻挠,她可是和市长一样大的官啊。”

    刘子光淡淡的笑了:“爸妈,不说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她看不起咱们,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官衔么,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会仰视我的。”

    “好,是我们刘家的儿子。”老爸夸赞道,其实老两口也明白,儿子虽然很有本事,但距离厅局级高官还是千里遥远,但不管怎么说,儿子有这个信念也是好的。

    一家人埋头吃饭,刘子光狼吞虎咽吃了两碗米饭,又拿起一个月饼啃了一口,赞道:“月饼真好吃。”

    “可不是么,那是李总和的面,调的豆沙馅。”

    刘子光:“……”

    饭后,刘子光给方霏打电话,不出所料,手机关机了,不过这难不倒刘子光,立刻给玄子打电话:“玄子,我是你光哥,我现在需要一辆车,要最好的。”

    “光哥,大红旗行不?”

    “不行,要有手续的车,我要去省城。”

    “明白!”

    半小时后,一辆锃明瓦亮的黑色奔驰S350L开到了刘子光家附近,刘子光也没准备什么东西,直接空着手出来,从玄子手里接了钥匙,说:“可能明后天才能回来,给小贝他们打声招呼,多照看着点场子。”

    “好嘞,光哥你慢点开。”

    刘子光上车挂倒档,头也不回直接倒车出去,出了巷子一个急刹甩尾,空气中顿时传来一股橡胶烧灼的味道,心疼的玄子倒吸凉气,我的哥哥啊,那可是一百多万的香港走私平治啊,还没出手呢。

    玄子路子野,认识几个做假牌照的,牌照弄的和真的差不多,不过话又说回来,奔驰这种豪华车,交警路政啥的一般也不会主动去查,刘子光一路疾驰上了高速,京沪线一直往南,直奔省城而去。

    江北市距离省城四百公里,长途客车四个小时才能到,但是自己驾车就快多了,刘子光一路飞驰,见谁灭谁,以一百八十公里的平均时速在傍晚前就赶到了省城,反正是假牌照,超速被拍了也无所谓。

    昨天还和方霏联系过,她说考试和住宿的地方是医科大学,直奔那里去就是,奔驰车开进鸟语花香的校园,停在路边,顿时引起了不少女大学生的注意,刘子光降下车窗,露出一口白牙,向一个过路的龅牙妹发问:“这位同学,请问援外项目的考生住在哪里?”

    龅牙妹立刻很热情的介绍道:“往前走一拐弯就能看到招待所的楼了,你要是不认识,我可以带你去。”

    “谢谢不用了。”刘子光一踩油门,按着龅牙妹的指点来到了大学招待所,很巧,考生们正要下楼吃饭,其中就有方霏的急诊科同事小丽。

    “马小丽。”刘子光远远地喊道,小丽狐疑的看了一圈,终于发现了坐在奔驰车里面的刘子光,顿时一脸惊喜的跑了过去:“刘子光,你怎么来了,是来找方霏的么?”

    “是啊,她在么,怎么手机也关机了。”

    “哎呀,方霏昨天晚上被她妈妈家里人接走了,到现在也没回来呢,明天外交部的领导要来视察呢,可能还要敲定人选,她到现在没回来,我也急死了。”小丽急切的说。

    “报告领导了没有?”

    “说了,但是没用,我也是刚知道,方霏的妈妈竟然是卫生厅的副厅长,我们医院领导巴结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么敢过问人家的家事。”

    刘子光顿时明白了,方霏的母亲不但不想让女儿嫁给自己,也不愿意女儿参加医疗援建非洲的项目,大概是方霏的脾气太过执拗,她束手无策之下只好选择了软禁。

    “小丽,方霏妈妈家住在哪里你知道么?”

    “嗯,听说过,就在省委大院。”

    “上车!”

    ……

    省委家属大院位于省城市中心地带,解放前是国民党高级官员的别墅区,风景秀丽,闹中取静,这种地段的房价,就算是高层住宅也要三万以上,更何况是别墅,能住在这里的,都是省里的高级领导。

    车到大院门口,几辆高级跑车正堵在那里,穿着时髦的俊朗靓女和门卫交涉着,大概是门卫要核实身份才放行,但是电话总也打不通,那帮人吵吵嚷嚷说要去参加什么二丫的生日PARTY,迟到了就不好了,说着说着就骂起来,省城特有的骂人话很是刺耳,在“呆B,呆B”的骂声中,门卫不得不屈服让步,放行了。

    刘子光一踩油门跟了过去,轮到他的时候,也傲慢地冲着门卫的嚷了一句:“阿要打电话联系?”

    门卫一看是奔驰车,里面坐着的男女也是衣冠楚楚,哪还敢阻拦,依旧放行,刘子光顺利进入了省委大院,但是另一个问题出现了,不知道哪里才是方霏的家。

    省委家属区很大,除了一些独栋小别墅之外,还有一些联排叠加的房子,干净整洁,绿草茵茵,喷泉淙淙,宝马香车遍地都是,刘子光这辆奔驰350到了这里一点招眼了,在那些保时捷法拉利面前反而很低调。

    刘子光暗想,方霏的母亲只是副厅长而已,按说没有资格住在这种地方,难不成这里是方霏外公的家?

    刘子光开着奔驰车慢慢的转悠着,拿出手机准备给贝小帅打个电话,让他上网百度一下省里有没有姓袁的高级干部,不过想必这种信息也不太好查,正在踌躇之间,忽然眼尖的小丽指着远处说:“那不是方霏么?”

    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省委家属院里一排排造型别致的路灯亮了起来,远处一栋别墅的背面,二楼上,一个苗条纤细的女孩子正将撕成条的床单垂下来,不是方霏还能是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