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宾馆走回家,已经耗尽了母亲的精力,回到温暖的家里,面对最亲的人,在外人面前一滴泪都没有落的母亲,终于哭了,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吓得父亲不知所措。

    “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早上不还好好地么?”父亲手忙脚乱的将母亲搀扶到屋里板凳上坐下,又拿起热水瓶给她倒水,焦急的问道:“别哭,到底怎么回事?”

    “老刘,儿媳妇没了。”母亲哽咽着说。

    “啊!方霏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老爸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虽然方霏还没进门,但是老两口已经将这个乖巧善良的女孩子当成亲女儿一般看待了,方霏出事,老爸自然心急火燎。

    “不是,小方好好的,是她妈妈来找我了。”母亲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拿出那一对翡翠手镯来。

    “怎么退回来了?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的好好地么,过几天双方父母见面,谈谈儿女婚事的么,怎么老方家这么快就变卦了?不行,我找他们去!”老爸血往头上涌,站起来就要走。

    “老刘,你回来,不用找了,方霏她妈妈人挺好的,说话又客气又在理,是咱们高攀不上人家啊。”

    “怎么就高攀不上了,小光那么能干,都当经理了,每月三千多块,还有养老保险,咱们比他们家不差啊。”老爸依旧是义愤填膺。

    “老刘,你听我说,方霏她妈妈是厅长,和咱们市长一般大的官。”

    老爸顿时愣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能长叹一口气,蹲下来抽烟。

    “袁厅长说了,方霏才二十一岁,想让她出国深造,到英国去念大学,将来当医生,她的意思我明白,是怕咱们家小光耽误了女儿,都是当爹娘的人,她这样做我理解,只是苦了咱们家小光了,快三十岁的人了,上哪再找一个去啊。”

    老两口沉默了,母亲暗自垂泪,父亲低头抽烟,好好的一桩婚事就飞了,对此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要不,给儿子打个电话说一下吧。”母亲问道。

    “算了,等他回来再说吧。”父亲答道。

    两人又沉默了,虽然马上就是中秋节了,但是家里还没有准备,本来打算等方霏从省城回来,大家一起过的,现在看来已经不用了。

    ……

    至诚集团,庶务部已经采购好了给员工们发放的中秋礼物,按照惯例,董事会成员将会亲自去员工家里发放礼物,当然这些员工都是从集团各公司中挑选出来的劳动模范,业务精英。

    名单是卫子芊拟定的,没有出乎李纨的预料,刘子光名列其中,实际上刘子光因为龙阳竞标和至诚一期的物业费收缴工作出色,已经被提名为今年的集团明星员工,但这是年底才公布的事情。

    开完晨会之后,天气晴朗,秋高气爽,李纨和董事们准备启程去员工家里送礼了,李总为此还特地小小的以权谋私了一下,把刘子光的那份礼物归到自己发放的范围内,并且特意把卫子芊也支开了,让她单独去给退休员工送节礼,反正卫总助的级别也挺高,足以独当一面。

    因为是公务活动,所以李纨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乘坐着集团的GL8,根据刘子光档案上记载的地址,来到了高土坡。

    好大一片棚户区,如果拆迁的话,得花费多少精力和金钱啊,这是李纨看到高土坡棚户区后的第一印象,GL8开到巷口头便进不去了,李纨带着两个总裁办的小女生,提着东西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巷子里。

    公共厕所里发出刺鼻的味道,垃圾遍地,年久失修,污水横流,矮墙上蹲着机警的野猫,癞皮狗遍地走,不知道多少年历史的老房子墙根下,生着绿色的苔藓,不时有骑着三轮车的收破烂小贩吆喝着经过,这就是刘子光居住的地方。

    原来的前台接待员小江已经调到总裁办工作了,她拿着一张纸挨家挨户的看着门牌号码,最后还是搞得晕头转向,幸亏有个老奶奶出来倒尿罐子,小江等她倒完,才客客气气的问道:“老奶奶,请问108号在哪里?”

    老奶奶狐疑的看着她,反问道:“你找谁?”

    “哦,是这样的,我们领导来给员工送温暖来了,想找一个人,叫刘子光。”

    “哦,找小光的啊,他在那边住。”老奶奶一指远处说:“那边,大桑树底下有个门,进去有个大杂院,靠南墙第二个门,红色的,就是小光家。”

    “谢谢老奶奶了。”小江请功一般看了李总一眼,拎着两桶色拉油,头前开路去了。

    ……

    老爸老妈正在家里长吁短叹,忽然家门被敲响了,彬彬有礼的三下,然后是一个小姑娘清脆悦耳的声音:“请问有人在家么?”

    “谁啊?”母亲答应一声,擦一擦脸上的泪水,过去开门,打开门之后,站在门口的赫然是三个靓丽的女子,看打扮和气质明显不属于高土坡。

    “你们是?”母亲疑惑的问道。

    “小光他妈,是不是街道卖老鼠药的?告诉他们,咱家买过了。“父亲在屋里喊道。

    “您好,我们是至诚集团的,来给员工送中秋节礼来的,这位是我们集团李总。”小江呵呵笑着,向母亲介绍。

    “集团?李总?”母亲一下子呆住了,反应不过来。

    这时候父亲已经从屋里出来了,他可是在一期分公司当过保安的,曾经在公司的广告宣传册上见过李纨,此时突然见到真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总?真的是集团总部的李总啊。”父亲不由自主的惊呼道。

    李纨恬静的笑笑,伸出手说:“阿姨您好,大爷您好,我是李纨。”

    老爸老妈不知所措,这个拜访简直太突然了,让人接受不了,要知道李总可是资产上亿的超级大老板啊,做梦都想不到她能屈尊到家拜访。

    还是老爸先反应过来,把手使劲在裤子上擦了一下,和李总握手:“李总您好,屋里坐吧。”

    老妈也反应过来,赶紧招呼客人:“别在门口站着了,屋里坐,唉,家里乱糟糟的也没收拾,见笑了。”

    李纨就这样走进了刘子光的家,坐在八仙桌旁边的太师椅上,仔细打量着家里的陈设布置。

    这是一间面积不大的房子,最多二十平方,最外面是自家用石棉瓦和彩条布搭的棚子,煤球炉就放在下面,算是家里的厨房,然后外间是刘子光的卧室,一张简陋的小床,铺着蓝色印花床单,床底下摆着几双鞋。

    里面是父母的居室,兼客厅餐厅活动室,房子很老旧,墙皮已经有些剥落,家具也很古老,八仙桌太师椅,五斗橱,那张大床下面,竟然垫着草苫子,床底下塞满了坛坛罐罐。

    老妈匆忙去洗了几个茶杯,拿着暖瓶给她们倒水喝,两个总裁办的小女生都摇着手说不渴,其实李纨知道,她们是喝不惯自来水烧的茶,江北市的水质不好,稍微有点钱的人家都喝桶装的纯净水。

    家里面积很小,各种杂物却堆积如山,再加上一个新买的大电视和大冰箱,空间更加逼仄,一下子涌进了三个人,似乎连喘气都紧张。

    “这些新家电,都是刘子光买了孝敬你们的吧?”李纨捧着茶杯,乐呵呵的挑起了话头。

    谈起儿子,老两口的心情才稍好些,老爸自豪的说:“这些大彩电大冰箱都是我儿子用奖金买的,他本来是接我的班当保安的,不出一星期就当了领班,不出一个月就当了部长,现在又是副经理,我这个儿子,能干啊!”

    这些话都是父亲在邻居面前说了无数回了,驾轻就熟,但是忽然想到面前的是集团老总,要不是人家老总慧眼识才,儿子再有本事也不可能爬的那么快,父亲赶紧又说道:“多亏领导赏识他,提拔他,我和他妈在这里谢谢您了。”

    说着就要拉着母亲给李总鞠躬,惊得李纨赶紧站起来搀住老人,笑容可掬的说:“大爷,阿姨,千万别这样,刘子光是金子,不管在哪里都会发光的,这样的人才能留在我们至诚集团,是我们的福气,不瞒您说,上回龙阳竞标的事情,要不是你儿子出力,我们集团至少要损失几个亿。”

    老爸老妈对视一眼,都震惊了,他们知道儿子有本事,没想到这么有本事。

    李纨接着说:“你们二老培养出这样一个人才,我还没谢谢你们呢,怎么能让你们谢我呢?说起来我还要请求你们答应我一件事呢。”

    老爸老妈异口同声的说:“什么事,您说。”

    李纨笑眯眯的说:“是这样的,我觉得刘子光在物业公司做,有些屈才了,想让他到集团总部去担任某一方面的领导工作,我相信他有这个实力独当一面。不过上次提过,他谢绝了,所以我想请二老出面,帮我劝劝他。”

    老爸老妈感慨万千,李总的话让他们被袁厅长打击殆尽的自信心重新又回来了,人家李总是什么人,大集团的总裁啊,年纪轻轻手握亿万资产,人家的眼光能有错么?人家李总都这么看重儿子,那说明自家儿子真的不差啊。

    “李总你放心,我们一定劝他。”老爸老妈同时答应。

    “他要是不答应,我就打断他的腿。”老爸又补充道。

    “那可不行,打断了小刘的腿,我可得找您算账。”李纨开玩笑的说,屋里顿时发出一阵笑声,气氛融洽之至,两个总裁办的小女孩都暗暗感慨,李总就是李总,调动情绪鼓舞干劲都是一流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