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子,我在里面。”防空洞深处传来卓力的回答,防空洞里漆黑无比,胡蓉还想去车里拿手电呢,被刘子光一把拉住就往里面跑,她看不见东西,脚下跌跌撞撞的,刘子光却跑的如风一般。

    “这家伙不会是个夜视眼吧。“胡蓉心中狐疑,两腿却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脚步往里面跑,双眼渐渐适应了防空洞的黑暗,深处隐约有昏黄的灯光闪现,上面是拱形的顶,下面是水泥地,阴冷潮湿,阴气森森,自有一番恐怖感觉。

    到了防空洞深处,两侧有一溜小房间,原来是设计用来当医疗室指挥室储藏室的,现在正好用来当刑讯场所,天花板上悬挂着一盏铁皮罩子的电灯泡,瓦数不高,灯光昏黄,两个横眉冷目的汉子站在门口,正在抽烟,看见刘子光带着个女人过来,便掐灭烟打招呼:“刘哥。“

    这两个人都是卓力的手下,原来晨光厂的保卫科人员,刘子光微微点头,问道:“卓力呢?”

    一侧铁门打开,满身鲜血的卓力一边擦手一边走出来,见刘子光便笑道:“来得挺快,还是你了解我啊。”

    刘子光说:“人呢?”

    卓力不搭茬,却拿出一张沾满血迹的纸说:“口供都在上面,还按了手指印,我已经替老李处置了这对奸夫淫-妇了。”

    后面胡蓉大吃一惊,把手按在了手枪柄上,如果卓力私刑杀人,那就是现形杀人犯,必须马上逮捕,可是在这防空洞中,自己势单力薄,万一对方拒捕的话,自己的胜算不大,最要命的是还有刘子光这个家伙在,他要对付自己的话,恐怕自己必死无疑。

    刘子光一脚踹开铁门,进去一看,墙上挂着老李的黑白遗像,一男一女已经躺在地上没了声息,身上血迹斑斑,地上还挖了一个深坑,大概是准备埋尸体用的。

    “不许动!”胡蓉用眼角瞥见了铁门内的景象,拔出手枪瞄准了这几个人,三个男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刘子光带来的竟然是警察,卓力的脸色一下子冷下来,眼睛瞟向天花板上的电灯,另外两人也蠢蠢欲动。

    胡蓉的威慑力实在太低了,哪怕手里拿着手枪也是一样,这种六-四式手枪的威力卓力很清楚,打狗都得一梭子才能死透,打在自己这种身板上,估计没有六发以上放不倒,实际上等不等她开第一枪,自己就有把握干翻这个小娘们。

    气氛非常紧张,胡蓉拿枪的手在微微颤抖,虽然她现在已经是一名刑警了,但是单独出警的机会并不多,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面对一群男人,不由得她不紧张。

    卓力的眼神很凶狠,一副杀红了眼睛的表情,他已经杀了两个人,不在乎多杀一个,哪怕是警察,最怕的就是这种没脑子的悍匪,为了所谓的义气什么都干得出来,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胡蓉再次大喊一声:“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喊什么喊!”刘子光从铁门里出来,没有丝毫犹豫,一步步走向胡蓉,胡蓉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手枪在颤抖,嘴角也在颤抖。

    “胡警官,保险还没打开呢。”刘子光揶揄的说道。

    胡蓉一惊,赶紧去看手中枪,却只觉得眼前一花,手中一空,手枪已经到了刘子光手里。

    “都发什么疯!人还没死,赶紧送医院。”刘子光吼道。

    几个家伙这才醒悟过来,赶紧跑进去将奸夫淫-妇抬出来往外面走。

    胡蓉刚要说话,刘子光一把将她推到墙上,身子紧贴上来,脸也伸了过来,胡蓉都能感到他鼻子里呼出的热气,以及强大的男人气息,少女的心怦怦乱跳起来,色厉内荏的喊道:“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想告诉你,以后我没发话,不许动刀动枪!”刘子光说着,一只手蛮横的伸到了少女丰满的胸部上上,吓得胡蓉尖叫一声,但是那只手迅速收了回去,刘子光也放开了自己,转身走了。

    胡蓉惊魂未定,这才发现手枪已经回到了腋下的快拔枪套上。

    “这个坏蛋!”胡蓉咬牙切齿,但现在却不是发作的时候,只好深一脚浅一脚朝着防空洞出口的光明走去。

    大切诺基开到了医院,将奸夫淫-妇送去急救,两人虽然受了很重的伤,流了很多血,但都是皮外伤,暂时昏迷而已,于性命无碍。

    胡蓉仔细看那张沾了血的供词,原来老李的媳妇早就和眼镜男勾搭上了,为了长相厮守,合谋害死老李,在他的凯美瑞刹车上做了手脚,等老李一死,就迫不及待的过来想接收财产,没想到太心急反而漏了马脚,卓力受老李恩惠,把他当做自己的大哥,大哥被人害死,当弟弟的哪能袖手旁观,他连出殡的日子都等不到,就带了两个人将奸夫淫-妇抓到防空洞里拷问。

    这一对奸夫淫-妇的嘴很硬,如果是公安机关讯问的话,恐怕问不出什么,但是落到卓力这种莽汉手里,再硬的嘴巴也能撬开,说和不说都是一死,只不过说出来会死的痛快一些罢了。

    有了口供,案子就清楚了,这可是一桩谋杀案啊,胡蓉自己花了两个小时就破了,不得不说是开创了刑警队的最新记录。

    刑警队的同事们赶到了,领导已经签发了逮捕令,逮捕这对谋杀嫌疑犯,同时也要以故意伤害罪的罪名逮捕卓力和他的同伴。

    卓力很光棍,面对警察没有跑也没有拒捕,只是很遗憾的对刘子光说:“光子,华清池的生意耽误了,怪可惜的。”

    刘子光说:“你放心,我会让人照看着,等你回来。”

    卓力被戴上了亮晶晶的手铐,押走了,刘子光站在阳台上抽烟,身后忽然传来胡蓉的声音:“你放心,我会努力帮你的朋友的。”

    刘子光没有回头,只是简短说了声:“谢了。”

    ……

    卓力终因故意伤害罪被关进了看守所,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但是正因为此事,他在江北市黑道的名声也急剧拉升,本来只是一家洗浴中心看场子的打手而已,经历了此事后一跃成为忠肝义胆,为兄弟两肋插刀的好汉,堪比为报兄仇,血溅狮子楼的武松武二郎,自此以后,江湖上的朋友见到卓力,都要尊称一声二哥。

    江北市不属于山东,二哥本来是骂人话,但是在卓力这里,却是道上兄弟们发自内心的尊称。

    卓力在看守所里过得很舒坦,孟叶落这家伙早就在看守所里称王称霸了,得了刘子光的口信,哪能不尽心照顾,两位猛人惺惺相惜,在看守所里拜了把子,承诺出来以后共图大事。

    老李出殡的时候,可谓极尽哀荣,他本来地位也不高,经卓力这么一闹,在道上的名气反而响了,能结交上卓力这样好汉子的大哥,肯定也是条响当当的汉子。

    出殡这天,江北道上有头有脸的人全来了,其中一大半根本是八竿子搭不上关系的闲人,但是也都穿了黑西装,戴了墨镜,煞有介事的来凑热闹,花圈摆了整整一条街,各色车辆排出去好几里地。

    公安机关法外开恩,准许卓力参加葬礼,当他在警察的押送下带着手铐出现在现场的时候,掌声雷动,所有人都热情的喊着二哥,卓力也捧起带着手铐的双手频频致礼,脸色严峻,威风凛凛。

    华清池的几十名技师也来了,都穿着黑色的裙装,一群莺莺燕燕在寒风中颤抖,老板挂了,手下小姐来参加葬礼,也是个稀罕事,这种无意识的炒作,反而成就了华清池的名声,本来是高土坡一带名不见经传的二流洗浴中心,现在却名声大振,隐隐有了挑战金碧辉煌的软实力。

    老李是遗像是他那个没满周岁的儿子捧着的,儿子又是让卓力抱着的,实际上这个儿子的血统也值得怀疑,不过没人打幡总是不好,等卓二哥上完大学出来,还会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

    ……

    卓力进去了,老李死了,华清池的生意全然没人管了,老李临死前已经开始重新装潢华清池,买了那么多的装潢材料,家具建材水暖管道,还请了装修队伍,拉了一屁股的债,这些后续事情不得不让刘子光承担起来,他只好从挖沙场的利润中拿出几十万来填进去,不过却不是以自己的名字,而是用卓力的名义。

    ……

    方霏在省城的考试很顺利,每天都打电话来通报情况,无论是理论基础还是实务操作,亦或是外语基础,方霏的排名都在前列,这次援外任务,基本上没有悬念了。

    父母本来担心方霏出国影响结婚,但是听了儿子的劝告,觉得儿媳妇的事业也很重要,反正是去非洲支援,又不是飞上火星不回来了,等三年再结婚也没什么关系,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

    “这样吧,等她回来,先把婚事给定了,双方家长见面,你们就安心了。”刘子光这样说。

    “好好好,怎么都好。”老爸老妈笑成一朵花。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