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孩子的爸爸及时赶到,真的不堪设想啊。”医生在后面说道,李纨一转身想分辨:“他不是……”

    “你爱人说了,孩子随他的血型,我们也就没验血直接抽血输上了,多亏了这关键的五分钟啊,要不然的话……”医生摇了摇头,将一张单子递过来说:“签个字吧,住院单。”

    这回李纨的手不再颤抖了,从容的在住院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放下笔问道:“我儿子不会有事吧,医生?”

    “小孩子恢复力强,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吧,应该没多大问题。”医生说完,夹着本子走了。

    李纨呆呆的站在门口,看着病房里一大一小两个人,一时间有些恍惚了,病床上的刘子光似乎变成了自己的丈夫,父子俩血脉相连,父亲慈祥的看着儿子,儿子甜美的熟睡,场面温馨感人至极。

    “李总,李总”耳畔传来卫子芊的叫声,李纨从恍惚中醒来,尴尬的笑笑,接过卫子芊递过来的纸巾,擦擦脸上的泪水,说:“子芊,明天我不去公司了,有什么事情你安排一下,重要问题给我打电话。”

    卫子芊点点头,关切的说:“李总,你要注意身体啊。”

    “好的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李纨说。

    卫子芊似乎有些不情愿离开,深深看了一眼病房内的刘子光,这才向李纨说再见,离开了急诊科。

    李纨蹑手蹑脚走入病房,但还是惊动了刘子光,他睁开双眼,眸子中闪耀着全是善良与温情,就像一个体贴的丈夫,慈祥的父亲,这副形象很难和站在天台上手持狙击枪,英姿勃发锐气逼人的那个刘子光联系起来。

    “你醒了,坐吧。”刘子光轻声说,语气神态都极其的自然,就像是一家人那样。

    李纨找了张椅子在两张病床间坐下,动作轻的不能再轻,生怕惊醒儿子。

    “刚才我撒了一个慌,说是孩子的爸爸,要不然他们坚持要验血,肯定会耽误孩子,你不要见怪啊。”刘子光说。

    “怎么会呢,我谢你还来不及呢,对了,你也是这种血型么?”

    “是啊,我的血型也比较奇特,没想到今天正好派上用场,说起来我和小家伙也挺有缘分呢。”

    忽然小男孩在床上动了一下,嘴里呢喃着什么,房间里静悄悄的,可以清晰的听见小男孩先咕哝了几声妈妈,然后又口齿不清的说着:爸爸、爸爸。

    李纨心中一阵黯然,沉默不语了,刘子光心里明镜似的,也不再说话

    病房里的气氛稍微有些沉闷,忽然护士推门进来,检查了一下输血装置,说:“已经输了八百毫升血液了,足够了。”然后就帮两人拔下了针头,刘子光掀开身上的被子跳下床,就去拿挂在门边的衣服。

    护士赶紧劝他:“抽了那么多血,你还是休息一下吧。”

    刘子光穿上外套说:“不用了,我身体好得很,抽这点血没关系的。”然后又对李纨说:“李总,再见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声李总喊得李纨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刚才营造出来的那种温馨的家庭气氛一下子被这声李总完全冲淡了,但是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也摆摆手,轻声说:“再见。”

    ……

    当晚李纨一直陪伴着儿子,直到第二天儿子苏醒过来,卫子芊办事很细致,将李总家里出事的消息严密封锁起来,集团里没有几个人知道,所以也没有来打扰,中午十分,卫子芊过来帮着李纨把孩子转到了ICU病房,其实孩子的伤势没有那么重,但李纨觉得自己亏欠儿子太多,想用这种方式补偿一下。

    儿子恢复的很快,连医生都觉得惊讶,外科主治医生检查过之后说:“孩子的伤势痊愈的很好,以后也不会留下后遗症,可以考虑转入普通病房了。”

    李纨想想也是,她倒不是在乎ICU一天上万的费用,为了儿子花再多的钱也无所谓,而且她也有这个实力,不过人家医生都说了,儿子痊愈的很好,继续住在ICU也显得不吉利,所以便愉快的将儿子转到了高级单间病房去了。

    李纨这几天都没上班,只是在病房里用笔记本上网遥控公司的运作,她还将家里的阿姨调过来照顾儿子,另外在家政公司花大价钱请了两个护工,把儿子的一切照顾的井井有条。

    儿子最喜欢吃妈妈做的番茄蝴蝶面,于是李纨亲自回家下厨,做了一份蝴蝶面用保温桶盛起来,开着沃尔沃送到医院。

    出了电梯,来到走廊尽头的病房门口,刚想推门进去呢,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儿子的欢笑声,要知道自从那天出事以后,儿子就没有笑过,医生说是受到过度惊吓,需要缓解一段时间,实在不行就找心理医生,因为这事儿,李纨暗地里没少掉眼泪。

    儿子竟然笑了,李纨惊喜万分,推门进去,赫然发现病床上坐着一个男人,正在和儿子疯在一起,儿子开心的满床打滚,小脸红扑扑的别提多兴奋了。

    “宝贝儿,小心你的伤口。”李纨把保温桶一放就冲过去了,这时那个男人一回头,不是刘子光还能是谁。

    “呵呵,我来看看孩子,你儿子很可爱,也很勇敢呢。”刘子光摸着小男孩的头,笑着说。

    “妈妈妈妈,飞人叔叔说我是最勇敢了,等我病好了就能当奥特曼了,专打小怪兽。”儿子兴奋的说。

    没想到儿子记性这么好,还记得刘子光是飞人叔叔,李纨抱起儿子,狠狠的亲了一口,说:“小诚就是勇敢,刚才叔叔和你玩什么呢?”

    “叔叔教我怎么打怪兽呢,打最坏的幼儿园大怪兽大恶龙,叔叔是大奥特曼,我是小奥特曼。”

    “呵呵,小诚最乖了,妈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番茄蝴蝶面,赶快趁热吃吧。”

    哪知道儿子一点也不买账,小脑袋晃得像个拨浪鼓:“我不,我不,我要和叔叔玩。”

    “小诚不乖,妈妈生气了哦。”李纨故意板起了脸。

    小男孩依旧闹个不停,就是不愿意吃饭,这时候刘子光说话了:“小诚,这一桶是宇宙能量块,你要不补充能量的话,就打不过怪兽了,就不能当奥特曼拯救幼儿园了。”

    小男孩立马乖乖坐下,说:“我要补充能量,补充能量!”

    李纨呵呵一笑,打开保温桶,让阿姨给小孩系上小围兜,准备餐具开饭,刘子光看看表说:“李总,我还有事,再见啊。”

    “就走啊?”李纨言不由衷的说着,还是将刘子光送到了门口,房间里阿姨护工都在,她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对刘子光有什么别的感觉。

    再说了,刘子光毕竟是自己的员工,两人之间不可能有什么的,怀着复杂的心情,李纨将刘子光送了出去,哪知道刘子光前脚刚走,儿子后脚就闹起来了,非要看着叔叔才能补充能量,把个李纨搞得焦头烂额,毫无办法。

    “天啊,这可怎么得了,难道非得以权谋私,通过行政手段把刘子光调来当男保姆才行?”李纨望天兴叹。

    忽然病房的门敲响了,砰砰砰三下,彬彬有礼不轻不重,李纨赶紧跑过去拉开门说:“小东西正哭着闹着要你呢。”

    来人一怔,随即笑道:“小诚什么时候这么喜欢赵叔叔了?”

    来的不是刘子光,而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三十来岁,斯斯文文,穿着挺括的蓝色衬衣,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

    “赵秘书你好。”李纨脸上的喜悦迅速的消散,换成了一副冷冰冰但是很有礼貌的表情说。

    “李总永远是这么客气,我听说小诚出事了,特地来探望,对了,伤情不严重吧,我认识几个北京的外科医生,医术相当的好……”

    李纨打断他说:“谢谢你赵秘书,小诚没事了,吴妈,该抱孩子下去了。”

    赵秘书显然不在意李纨的冷淡,举着手中的花束说:“小李,这是你最喜欢的马蹄莲。”

    李纨接过花,交给护工插起来,依旧冷淡但又不失礼貌的说:“赵秘书,谢谢你的花,我该陪儿子下楼散步去了。”

    赵秘书呵呵笑道:“没关系,你忙你的,我下午还有一个会,也该走了。”说着看了看腕子上的浪琴表,冲阳台上的小诚喊道:“小诚,叔叔走了哦。”

    小男孩回过头,很有礼貌的说:“叔叔再见。”但是脸上并没有笑意,纯粹是那种优良家教下的礼貌回答。

    赵秘书又冲李纨笑了笑,转身走了。

    李纨关上门,走到阳台边愁眉紧锁,沉默良久,下面医院停车场上,赵秘书钻进一辆陆虎揽胜,一溜烟走了。

    “妈妈妈妈,我补充完能量了,我要去找叔叔当奥特曼。”小诚拉着妈妈的裙子,一脸期盼的说。

    “小诚乖,叔叔去打怪兽了,要去几天才能回来。”李纨蹲下来哄儿子。

    “妈妈骗人,妈妈就会骗人!”小诚撅起了嘴。

    “咦?小诚为什么这样说。”

    “妈妈说爸爸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出差了,就是骗人,幼儿园的小朋友说,我没有爸爸。”小男孩一本正经的说。

    李纨鼻子一酸,一把搂住了儿子。

    好不容易将儿子哄睡着了,李纨思量再三,还是拿起了手机,第一次亲自给刘子光打电话。

    “刘子光么,你好,我是李纨,我想请你吃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