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广场十八楼,至诚集团总部,李纨正在审阅本季度的集团合并财务报表,这个月的现金流量表波动很大,不由得引起了她的注意。

    波动的原因是由于物业一期分公司的收入大大增加,可不要小看物业费这一块,至诚一期虽然算不上豪华住宅区,但也是江北市比较高档的小区了,一百座楼,上万居民,每月的物业费不是个小数字,以前由于种种原因,一期分公司的物业费总是收不上来,集团几个老总都很头疼,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有了改观。

    李纨是个心细如发的人,集团任何一个中层干部的履历她都记得,接触过的普通员工也能说出名字,一期分公司为什么业绩突飞猛进,她心里清楚的很,这和副经理兼保安部长刘子光的努力分不开关系。

    上次刘子光组织了一次公安城管工商税务等部门的整顿群租大行动,效果奇佳,业主满意了,员工的干劲也被调动了起来,这才九月份呢,今年的物业费已经收缴了百分之九十六了,成绩好的让人不敢相信。

    上千万的现金流入公司,解了资金的燃眉之急,李纨很满意,董事们也很欣慰,当然主要成绩是要算在集团主管物业口的吕副总头上,正是这位副总在一期分公司放出去话,说征收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他就亲自去鞠躬道歉,当然现在他早把这句话给忘了,业绩那么好,今年的分红奖金肯定少不了。

    李纨按了一下铃,将助理卫子芊叫进来说:“一期的业绩不错,回头你拟一个嘉奖,全集团通报一下,还有,马上就是中秋节了,我想拜访一下员工们,草拟一份名单吧,不用太多,但是一定要有代表性。”

    卫子芊答应一声出去了,李纨看看时间不早了,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幼儿园接孩子了,她虽然是集团老总,但依然坚持自己接送孩子上学,就算再忙也要抽出时间陪伴儿子,集团公司只是她的事业,但儿子却是她的一切。

    开着沃尔沃行驶在马路上,李纨忽然想到了刘子光,这位新进的员工简直算得上是至诚集团的年度明星了,如果他愿意的话,应该会有更大发展,但是这人就喜欢留在分公司里当个基层小领导,真是猜不透他啊。

    忽然李纨又担心起来,让卫子芊拟的那份中秋看望名单,她会不会把刘子光给漏了啊,不过转念一想,卫子芊那么聪明的人,肯定明白刘子光对于集团的重要性,断然不会把他给漏了的。

    正是下班时间,道路上稍微有些拥堵,李纨打开CD,放着马克西姆的exodus,一边听着钢琴曲,一边想着儿子可爱的笑容,脸上不禁浮现出幸福的微笑,儿子五岁了,长得像自己,很聪明,在幼儿园一直拿小红花的。

    想着儿子,道路拥堵也显得不那么可恶了,不过周围的司机却都叫骂起来,堵的时间也太长了吧,都绿灯了怎么还不走。

    一阵凄厉而急促的警报声响起,一串警车闪烁着警灯疾驰过去,然后又是两辆黑色的依维柯特警车,还有草绿色的武警大卡车,朝着大连路方向开去,李纨忽然一阵心悸,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要知道儿子所在的幼儿园就在大连路上。

    警车过去之后,交通终于恢复了畅通,心急火燎的李纨开着车疾驰而去,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安,果不其然,快到大连路的时候,前面出现了警方拉的警戒线,已经禁止通行了,所有车辆必须绕道行驶。

    李纨心中更加不安,一打方向盘上了人行道,把车停下,拿起自己的提包,疾步往前走,走到警戒线边上,派出所的协警拦住了她,说是警方正在办案,禁止通行。

    李纨当即表示,自己的儿子就在前边不远处的幼儿园,请他通融一下,放自己过去,那协警却生硬的很,软硬不吃就是不放,李纨这个堂堂集团公司的总裁,竟然被一个协警拦在外面,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这难不倒李纨,她经常来这边接儿子,知道有一条小路可以过去,于是便绕到一旁,从小区破开的围栏处爬了进去,穿着名牌套裙的女白领,竟然和一个小孩子一样爬围栏,如果让至诚集团的员工看见一定惊讶死,不过此刻李纨心中挂念着儿子,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全不顾了。

    刚爬过围栏,李纨的手机就响了,接了一听,居然是幼儿园老师打来的:“李总,出事了,快来吧~~”

    幼儿园老师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李纨的第六感竟然是真的!儿子出事了!

    李纨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无力,手机滑落在地,她也不管了,脱下高跟鞋拎在手里,疯狂的王幼儿园方向奔去。

    地上的手机里,依然传出老师的声音:“喂,喂,李总你还在么?”

    ……

    此时刘子光正在和平饭店和疤子谈事,疤子想干房地产生意,苦于找不到业内人士,便将刘子光请来了,刘子光虽然只是个物业人员,但毕竟是房地产公司业界人士,又认识木三水等项目经理,经常跑各个工地,想必也是圈内人。

    刘子光抽中南海,疤子抽雪茄,反正沈芳去接妞妞了,两个大烟枪就可劲的抽吧,屋里烟雾腾腾,刘子光的牛逼也是吹的云山雾罩,疤子叼着大雪茄坐在老板椅上,一边听刘弟介绍房地产,一边煞有介事的频频点头。

    忽然,桌上摆着的手机开始跳舞,并且发出:“老公老公接电话”的铃声,疤子将雪茄从嘴里拔出来,拿过手机按了下说:“老婆,啥事?”

    手机里传出急促的声音,刘子光只听见“劫匪,绑架、警察,刀”几个字眼,那边疤子忽地站起来,说:“芳芳你别急,我马上就到!”

    刘子光噌的一下也跳起来了,问道:“怎么了?”

    疤子一边披衣服一边说:“幼儿园出事了,闯进来一个疯子绑架了孩子们,妞妞也在里面。”

    刘子光二话没说,跟着疤子就下了楼,与此同时,饭店里待命的兄弟也都拿着家伙跟下来,疤子大喝一声:“没你们的事,在家守着!”然后钻进了驾驶室,刘子光在副驾驶位子上还没坐稳,汽车就如同离弦利剑一般冲了出去。

    疤子的脸色铁青,全神贯注开车,嘴唇紧绷一言不发,刘子光也不说话,他明白疤子的心情,上回妞妞就出过一次意外,被老三劫持在银行里,差点没命,后来接孩子的时候,疤子总是安排两个兄弟跟着沈芳一起,没想到今天再次出事,就算是巧合,也不会这么频繁吧,搞不好是有人针对疤子呢。

    比疤子心情还要差的是金宝贝幼儿园的园长,这所幼儿园可是江北市最好的私立幼儿园,师资优良,双语教学,普通人家的孩子根本交不起那么高昂的学费,可是幼儿园短短半年之内,就出了两次恶性事故,这简直让她欲哭无泪。

    第一次是有人在幼儿园门口绑架小孩,然后劫持到对面的银行里,当时惊动了全市的警察,闹的很大,虽然完满解决,小孩子安然无恙,但也给园方敲响了警钟,安全问题不可忽视,从此幼儿园方面更加重视孩子的安全问题,决不让陌生人领走孩子,必须出示接送证,并且经过家长电话核实才行,而且,严禁任何人,任何车辆进入园区,为此幼儿园还聘请了两名保安把守大门呢。

    今天下午四点半的时候,一个年轻男子来到幼儿园门口,说要接孩子,门卫见他是生面孔,就让他出示接送证,这人便突然发难,打翻保安,另一个保安吓得不敢乱动,这人趁机冲进幼儿园,挥舞着利刃绑架了全部还在上课的中班学生和老师。

    幼儿园马上报警,派出所110警车五分钟内抵达现场,但由于情况太过复杂,他们也不敢往里面冲,只能请求上级支援。

    因为,幼儿园保安说,似乎看到那个人胸前有十几根扎在一起的柱状物体,以及红红绿绿的电线,警方判断,很可能是雷管!

    警方立刻启动应急预案,出动特警、武警、谈判专家,派出所警察以及协警负责封锁道路,疏散群众,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点。

    同时,让幼儿园方面通知幼儿家长,争取找到劫匪的作案动机,这才是破案的关键所在。

    李纨疯狂跑到幼儿园门口,这里已经停了一圈警车,一辆插满天线的指挥车里,市局领导正在进行紧急部署,一名身穿白衬衣的高阶警官看到李纨试图冲击封锁线,便赶紧招呼手下:“去把那个女同志请过来。”

    这位白衬衣警官正是市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宋健峰,他当然认识江北市商界的头面人物李纨,但此时并不是说闲话的时间,他开门见山的说:“李总,现在有一名劫匪在幼儿园了,身上有炸药,手里有管制刀具,劫持了三十名儿童和一名教师,我知道您儿子也在里面,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冷静下来,配合我们的工作。”

    “需要我做什么?”李纨脱口而出。

    “认识这个人么?”宋健峰拿出一张照片,是狙击手用长焦相机拍摄的照片。

    “是他!”李纨惊呼道。
最近阅读